图片 2

“江山如此多娇——傅抱石毛泽东诗意画特展”南博开幕

7月9日,由省博物馆和南京博物院主办的“江山多娇——南京博物院藏傅抱石绘画精品展”在省博物馆举行。开幕式结束后,记者对傅抱石先生之子、著名山水画家傅二石进行了独家专访,他向记者讲述了傅抱石绘画及生活中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因“来路不明”而备受争议的傅抱石作品《雨花台颂》曾于2006年7月29日在北京以4620万元人民币高价拍卖成交。

本网讯[2010.12.23]:今天下午,
“江山如此多娇——傅抱石毛泽东诗意画特展”在南京博物院开幕。开幕式由南京博物黄鲁闽副院长主持,江苏省文物局局长、南京博物院院长龚良发表讲话,傅抱石先生子女代表傅二石为展览致辞。参加开幕式的嘉宾还有南京炮兵学院政委马玉虎大校、江苏省国画院周京新院长,傅小石先生夫妇、傅二石先生夫妇、傅益玉女士夫妇等。

 

在拍卖会上,该作品一亮相即引起了在场人士的激烈争夺,现场频频举牌,叫价很快就飙升到3000多万元。最终,画作被来自深圳一家公司的一位刘姓商人以4200万元的落槌价夺得,加上佣金总计为4620万元。这一价格,不但打破了当时傅抱石画作成交的最高纪录,也缔造了当时中国近现代书画拍卖成交的最高纪录。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还直播了拍卖过程。

一代伟人毛泽东,是20世纪中国最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政治家、军事家和诗人。他以理想的勇气和坚毅的决心,改变了现代中国的面貌和世界历史的进程;他以气势磅礴的诗词和极富个性的书法,感动和征服了包括他的朋友和敌人在内的所有人。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在漫长的革命征程中,他一路征战、一路抒怀,留下了众多豪迈壮美的诗词,并在之后的几代人心灵深处激起强烈共鸣。他的诗词,“发黄钟大吕之强音,吐山川日月之精华”,气魄雄伟豪迈,格调阳刚恢弘,意境高远壮阔。

  采访在省博物馆一楼贵宾厅进行,70多岁的傅二石,不仅继承了父亲的事业,还秉承了父亲那种自然放达的性情,他天性直率,诙谐幽默。

据说,傅抱石一共创作过五幅《雨花台颂》。1958年,傅抱石初作《雨花台颂》,该画作60×105厘米,1959年曾在《人民日报》上发表。1960年3月,他创作了第五幅《雨花台颂》,尺寸为240×360厘米,就是前面提及的这件拍卖品,是五幅同名作品中最大的一幅。1960年6月,这件作品收入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江苏省国画院画集》。1983年6月,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傅抱石画选》中再次收录了这幅作品。此幅《雨花台颂》是除了收藏在人民大会堂的《江山如此多娇》之外,迄今所见傅抱石最大的作品。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傅抱石和李可染、关山月、黎雄才、钱松嵒、陆俨少、何海霞、潘天寿等一批中国山水画家,深深地被毛泽东的诗词所感染,他们心怀崇敬,深刻揣摩,反复画绘,大量创作毛泽东诗意山水,使之成为一种极具时代特色的山水画品类。1959年9月,值新中国成立10周年前夕,傅先生与关山月以毛泽东《沁园春?雪》为意合作《江山如此多娇》,将创作毛泽东诗意画推向了高潮。其气魄之大,意境之新,布局之美,世所罕见,在某种意义上象征着一个时代的民族文化心态,树立了民族绘画新的审美范式。“诗因名传,画因诗显”,毛泽东诗词、毛泽东诗意山水画珠联璧合,相得益彰。

 

关于此画的创作动机,有两种说法,一说是傅抱石为全国文教群英大会献礼而创作的;另一说是当时傅抱石正在北京和关山月创作那幅《江山如此多娇》,顺便为人民大会堂江苏厅创作了这幅《雨花台颂》。

傅抱石是新中国美术史上最早探索毛泽东诗意山水画创作并取得历史性突破和成就的画家,以其那惯用的表现文学作品的方法,将毛泽东诗词中那些激动人心的篇章移入到自己的画面中,构成了他后期中国画创作中比较独特的一部分,并因而成为全国画坛开毛泽东诗意画风气的第一人。从1950年初直至1965年9月去世,为了紧随时代潮流,傅抱石扬长避短,将自己的注意力和精力投注于“毛泽东诗意画”的创作,几乎将当时发表的37首毛泽东诗词全部进行了诗意的图解和诠释。事实上,由于某种精神上的契合,毛泽东诗词的确为傅抱石的个人创作提供了一个适合的舞台。在15年的晚年生命里,傅抱石大约创作毛泽东诗意画近200件作品,成为创作毛泽东诗意画最多的画家,并通过展览、出版等传播途径将毛泽东诗意山水画引入大众化审美领域,从而为当时的山水画家提供了成功的典范。。题材的扩展、手法的大胆和想象的丰富,这些毛泽东诗意画构成了傅抱石后期绘画创作中极具特色而又颇为新颖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傅抱石充分发挥了善于营造整体氛围的绘画语言技巧,使他的毛泽东诗意画具有浓郁的个人特点。

  傅二石介绍说,此次展览精选了傅抱石20世纪20年代至60年代的作品78件,系统展现了傅抱石的绘画艺术历程、风格和特色。傅二石说:“1979年,母亲罗时慧将父亲傅抱石的380余件作品慷慨地捐献国家,并入藏南京博物院;2007年1月,我们兄妹6人又将珍藏的父亲的写生画稿、著述手稿、自用印章等再次捐献国家。

《雨花台颂》拍卖之前在南京进行巡展时,傅抱石之子傅二石看过后通过新闻媒介对该作品的来源提出质疑,认为该作品为江苏省国画院旧藏,不能出现在拍卖市场上。但拍卖方北京嘉信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认为,江苏省国画院指出该院确实藏有《雨花台颂》,但画幅尺寸与上拍的这幅有所区别,国画院无法提供曾经收藏有该画作的相关纪录。

不仅如此,傅抱石也是国内毛泽东诗意画创作经验系统总结的第一人。他将个人经验上升到一定的理论高度,提出了毛泽东诗意画创作的若干体会,给他人予启示,这在当时的确十分少见。正是这种理论感,使傅抱石在新中国的美术发展进程中永远保持领先。事实上,阅读新中国美术史,1960年后的毛泽东诗意画创作几乎无不出自傅抱石的三点体会。从这个角度来看,傅抱石的毛泽东诗意画创作及其理论总结具有特殊贡献。

 

据傅二石回忆,1990年秋,在纪念傅抱石逝世25周年画展举办前夕,傅二石曾进入江苏省国画院库房为此次画展挑选父亲的作品。当时他发现,一张《龙盘虎踞今胜昔》和一张《雨花台颂》,两幅画叠在一块保存在一口大箱子里。傅二石将这两张画摊开铺在地上,进行了比较。虽然那张《龙盘虎踞今胜昔》尺寸略小,但艺术水准似乎更能代表傅抱石的艺术风格。考虑了许久,傅二石决定选取《龙盘虎踞今胜昔》参展,他随后把这张《雨花台颂》卷好放回那口箱子里。傅二石怀疑,在1990年之后,有人从国画院库房“窃”走了这幅画。

2010年,是傅抱石逝世45周年纪念,也是傅抱石首创毛泽东诗意画60周年。12月23日,也毛泽东主席诞辰日前夕,南京博物院举办“江山如此多娇——傅抱石毛泽东诗意画特展”。众所周知,南京博物院是海内外收藏傅抱石作品最多、最全、最系统的收藏机构,其中“毛泽东诗意画”70余件。此次展览即精选60件作品,与其
“毛泽东诗意画”创作相关的手稿1份:《创作毛主席诗词画的几点体会》、印章7方:“不及万一”、“换了人间”、“当惊世界殊”、“江山如此多娇、”“毛泽东印”,组成一个立体的综合性展览。该展览通过勾勒傅抱石毛泽东诗意画创作的发展轨迹和基本面貌,分析他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为中国画发展所做的探索,追索其在20世纪中期中国画发展史上的独特意义。

  一位慈父严师

而后来据陪同傅二石选画的管理员周汉说,傅二石到库房挑画时他一直陪同在旁边,没有看到傅二石所说的那张《雨花台颂》。因此,声称在库房里看过这张巨幅《雨花台颂》的目击者只有傅二石,成了孤证。

展览时间:2010年12月23日—2011年农历春节后

 

1993年,江苏省国画院的保管员换人,藏品的目录随即移交,省国画院的相关领导等4人一起进入国画院库房鉴定字画,当时并没有人看到过这幅《雨花台颂》。

展览地点:南京博物院现代艺术馆

  傅抱石1904年生于江西南昌,是当代著名山水画家和美术理论家。在傅二石眼里,父亲傅抱石是一位慈父严师。傅二石说:“在父亲心目中,女儿是玉,儿子是石,他的第一个孩子是我的哥哥傅小石,之后他想要个女儿,但没想到又是一块石头,这就是我傅二石。

对于傅抱石创作的这幅作品,许多老画家对当年情景仍历历在目:为了画好纪念碑,傅抱石特意让学生去现场画来速写研究。为了体现“颂”这个主题,他省略了雨花台附近一些不适合入画的实景,特意用红色在前面画了一些花上去。

图片 1

 

画家喻继高透露,他于1960年春,曾在人民大会堂江苏厅看到一张傅抱石画的巨幅《雨花台颂》,开始画被挂在江苏厅中,后来有人认为,该画的主体像个大坟包,感觉不好。于是,人民大会堂就悄悄地取下了这幅画,换成了其他画家创作的作品。

图片 2

  因为父母都是画画的,家里往来的朋友也都是徐悲鸿、李可染等这样的大师,耳濡目染使得傅二石兄妹6人也都先后学起了画画,并且一辈子与画结下情缘。虽然平时傅抱石总是对孩子们慈爱有加,常给兄妹几个讲故事,还常讲些自己留学时的所见所闻,让兄妹几个受益良多,可是一提到作画,傅抱石就成了严师。七八岁时,傅二石开始真正动笔学画,初学画者大都是以临摹起步。傅二石说:“父亲坚决不让我临摹他的画,如果被他发现了,我是要挨批的。父亲认为我模仿他的画不会有出息。父亲常说,一个画家最后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那是他经过很多年的摸索和积累后慢慢形成的,是画家个人修养和学问的体现,他也不例外。他希望我也能像他一样在探索的过程中形成自己的东西,这一点让我受益匪浅。

画家卢星堂回忆了他亲眼所见傅抱石创作这幅巨作的情景。他说,1959年8月,他被安排在首都人民大会堂江苏厅布置办公室工作。傅抱石曾约他去家里看他创作《雨花台颂》。卢星堂表示,他看到的那张应该要比即将拍卖的这张小一些。

江苏省文物局局长、南京博物院院长龚良发表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