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语文的实在难点是当代市场总值缺失

“我主张高考不是一次考。只要国家批准,上完高二的学生都可以参加高考,我们可重点录取高二参加高考的。”这是南方科大创建校长朱清时即将开始的教育改革新尝试。从开始“一口回绝”做南方科大校长,到有信心为中国高等教育种一亩试验田,主张“学者治校”,“去行政化”。有人期待,朱清时的试验将为中国高校改革缩短一大步。也有人怀疑,南方科大真能逃脱窠臼,改变现状。(9月23日《广州日报》)

“我主张高考不是一次考。只要国家批准,上完高二的学生都可以参加高考,我们可重点录取高二参加高考的。”这是南方科大创建校长朱清时即将开始的教育改革新尝试。从开始“一口回绝”做南方科大校长,到有信心为中国高等教育种一亩试验田,主张“学者治校”,“去行政化”。有人期待,朱清时的试验将为中国高校改革缩短一大步。也有人怀疑,南方科大真能逃脱窠臼,改变现状。(9月23日《广州日报》)

新华每日电讯评论员 丁永勋

学者治校,去行政化,这是近年来高等教育领域最热门的话题,也是当下教育改革最难过的一道关口。在这样的背景下,朱清时令人耳目一新的办学理念,就成了一个夺人眼球的焦点。但是,以中国高等教育之现状,朱清时的愿望能在多大程度上实现,又存在着太多的不确定性。仅一个“去行政化”,就足以让人有太多的理由把朱清时想象成勇斗风车的“堂吉诃德”,相当现实和具体的挑战,足以可能把这场变革做成“一锅夹生饭”。

学者治校,去行政化,这是近年来高等教育领域最热门的话题,也是当下教育改革最难过的一道关口。在这样的背景下,朱清时令人耳目一新的办学理念,就成了一个夺人眼球的焦点。但是,以中国高等教育之现状,朱清时的愿望能在多大程度上实现,又存在着太多的不确定性。仅一个“去行政化”,就足以让人有太多的理由把朱清时想象成勇斗风车的“堂吉诃德”,相当现实和具体的挑战,足以可能把这场变革做成“一锅夹生饭”。

日前,卸任中国科技大学校长的朱清时,正式受聘为南方科技大学创校校长。据报道,朱清时是国内大学首位按照国际惯例,由猎头公司全球遴选出的校长。在接受聘任后,朱清时表示,南方科大将实现去官化和去行政化,按照教育规律办事,实现教授治校。

第一个挑战,地方政府对高校支持的动力,能否摆脱太强的功利性。身在某地的高校,自然不能少了地方政府的支持,而如何要求回报这种支持,却有着各种各样的选择。近年来,全国名校成了地方名校,招生名额向所在城市太大的倾斜,已引起公众的广泛诟病。把驻地高校当作享受教育特权的“后花园”,发不合格文凭,为地方政府办一些不符合教育规律的培训,向高校硬塞就业人员,让高校动员学生强制消费本地商品……如果地方政府支持高校的全部目的,只是为了这些,“学者治校,去行政化”根本不可能实现。

第一个挑战,地方政府对高校支持的动力,能否摆脱太强的功利性。身在某地的高校,自然不能少了地方政府的支持,而如何要求回报这种支持,却有着各种各样的选择。近年来,全国名校成了地方名校,招生名额向所在城市太大的倾斜,已引起公众的广泛诟病。把驻地高校当作享受教育特权的“后花园”,发不合格文凭,为地方政府办一些不符合教育规律的培训,向高校硬塞就业人员,让高校动员学生强制消费本地商品……如果地方政府支持高校的全部目的,只是为了这些,“学者治校,去行政化”根本不可能实现。

熟悉中国高等教育和朱清时院士的人,都会对这所位于深圳特区的崭新大学寄予厚望。

第二个挑战,教育部对教育的宏观管理,能否打破常规。如果套用如今高校管理的一些常规模式,今天一个考核,明天一个验收,后天一个达标,会议不断,文件频繁,报表一个接一个,一切都要讲上下对口,上级机关随便哪个部门对你不满,都可以给你“穿小鞋”,你的行政人员怎么可能降下来?如果行政人员比教师还多、还牛,谁为谁服务,也就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了。“学者治校,去行政化”岂不知易行难?

第二个挑战,教育部对教育的宏观管理,能否打破常规。如果套用如今高校管理的一些常规模式,今天一个考核,明天一个验收,后天一个达标,会议不断,文件频繁,报表一个接一个,一切都要讲上下对口,上级机关随便哪个部门对你不满,都可以给你“穿小鞋”,你的行政人员怎么可能降下来?如果行政人员比教师还多、还牛,谁为谁服务,也就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了。“学者治校,去行政化”岂不知易行难?

如深圳代市长王荣所说,深圳是创造奇迹、实现梦想的地方。而这所筹建中的大学,从校长遴选到治校理念,以及政府与高校的关系,也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期待这条“鲶鱼”,能发挥类似于当年经济特区的作用,为中国高校改革闯出一条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