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解读酒驾交通事故与保险赔偿法条

 在交通事故中伤残的,可以请求人身损害赔偿。交通肇事后逃逸,找不到责任主体,可以诉请保险公司赔偿吗?通过下面一则案例,希望能加深你对此项问题的理解。

  时报记者 孙佳丽 通讯员 杨茜 金娜 文 唐玮洁 制图

:2014-04-25 10:34:00
出租车停在路边,当乘客打开车门准备下车时,正巧刘先生骑车经过,刘先生撞到车门上造成骨折。刘先生遂将出租司机朱某告上法庭要求赔偿损失。4月23日,记者从开发区人民法院获悉,经过法院调解,出租车主朱某赔偿刘先生医疗费、误工费等6000余元。
2012年11月的一天,上午10点左右,朱某驾驶自己的出租车搭载客人在某商场门口处停车,当刘先生骑摩托车想要从朱某车的左侧过去时,恰巧乘客打开左后车门准备下车,刘先生躲闪不及,撞在车门上,并栽倒在地。
因为乘客趁乱离开了现场,朱某也不能提供乘客的信息,经交警部门认定,朱某因违章停车负事故的全部责任。
刘先生的伤情经医院诊断为左锁骨肩峰端撕脱骨折等,因左上肢功能障碍构成十级伤残一处。
2013年3月,刘先生诉至法院要求朱某承担责任,赔偿医疗费、误工费等9.5万余元。
经法院审理查明,朱某所有的肇事车辆在某保险公司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
法院认为,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肇事车辆参加机动车责任强制保险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先行赔偿。
此案中交警部门认定朱某负全部责任,因此保险公司应在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超出责任限额的部分,由朱某赔偿。就原告诉求的合理部分,经调解朱某赔偿刘先生6000余元。(记者
李培安 实习生 张菁 文中案例及相关法律解释由开发区人民法院 徐国安
刘洋提供)

河南省巩义市的赵女士在驾驶电动车回家途中被后方汽车追尾,事故发生后,肇事司机康某不但没有及时下车对赵女士进行抢救,反而驾车逃逸,意欲逃避责任。赵女士因事故先后损失医疗费、误工费等共计37.3万余元,为索要赔偿,无奈之下,赵女士在康某一直躲避的情况下,起诉肇事车辆的承保公司。2014年3月13日,河南省巩义市人民法院审结了这起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时报讯
城市发展,路网发达,私家车也是越来越多。发生交通事故,逃跑,罪加一等;醉酒驾驶撞了人,刑事责任背上身;故意制造意外去索赔,情节更恶劣。这些情况如果有造成第三人受伤,保险公司是不免责的。但作为肇事司机,并不意味着损失会少一点,因为保险公司可以找肇事司机追偿。

2013年5月16日晚上10时左右,赵女士驾驶电动车行驶至巩义市新兴桥中段时,突然被后方一辆汽车追尾,事故造成两车受损,赵女士受伤。赵女士被撞倒后,本以为会得到肇事司机的及时抢救,但没想到,该肇事车辆在因事故停下了约半分钟后,竟绕过受伤倒地的赵女士扬长而去。后经路过的好心人帮忙,当晚赵女士被送往医院救治,其伤情经诊断为:重型颅脑损伤、右肾挫伤、全双肺挫伤及多处软组织挫伤。在住院治疗78天,花费医疗费6.9万余元后,赵女士才基本康复出院。后经鉴定,赵女士的伤情构成四级伤残。

  今天,我们找了一位经常审理交通事故纠纷的法官为我们解读相关法条,无论你是司机还是行人,无论你有车无车,都不妨看看哪些行为是需要特别引起注意和警醒的。

期间,交警部门依据事发路段监控录像确定了肇事车辆,后经联系车主查明,此事故系车主张先生的朋友康某驾驶机动车上道路行驶未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发生事故后未保护现场、未抢救伤者而造成。康某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赵女士无责任。但事故发生后,康某一直在外躲避,因事故而遭受身心、经济多重损失的赵女士,无奈之下只得先行起诉肇事车辆的承保公司,要求其赔偿各项损失12.1万余元。

  案例一 逃逸

巩义市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赵女士的医疗费、误工费、伤残赔偿金等各项损失为37.3万余元。后在案件审理期间,康某经人劝说,终于露面与赵女士达成赔偿协议,双方约定由康某一次性赔偿赵女士损失23万元,其余损失由保险公司承担。

  在嘉兴市城东路某路段,阿海驾驶着小轿车碰撞了骑自行车过马路的阿莲,阿莲摔倒后又碰撞了对向开来的阿鹏驾驶的小轿车,两辆小轿车和自行车都损坏,阿莲受了伤。

巩义法院审理认为:此事故康某负全部责任,应赔偿原告赵女士的合理损失。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首先应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被保险人对交通事故的发生有责任时,保险公司应向受害人支付的财产损失赔偿限额为2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为1万元,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为11万元。

  事故发生后,阿海驾车到前方掉头,再次回到现场,但很快他就弃车跑了。交警对该交通事故作出责任认定:阿海承担主要责任,阿鹏承担次要责任,阿莲承担次要责任。

因此,巩义市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保险公司赔偿赵女士各项损失共计12.1万元。

  而阿莲被送进医院,并两度住院,之后更多次门诊治疗,共用去医疗费4万多元。经湖州浙北司法鉴定所鉴定,已属十级伤残。

  为什么阿海要逃走?原来,他没有驾驶证,他开的车也是老婆的。这辆车的交强险投保于A保险公司,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阿鹏开的车交强险投保于B保险公司,事故也发生在保险期限内。所以事后B保险公司垫付了1万元,阿海垫付1.5,阿鹏垫付1万元。

  其后,阿莲又把阿海、阿海的妻子、阿鹏及其两家保险公司告到法院,要求赔偿。

  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次事故造成阿莲各项损失达13万余元,A保险公司和B保险公司,均应先行在交强险赔偿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阿海、阿鹏驾驶机动车,阿莲驾驶非机动车,根据三方事故责任的承担,对于阿莲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中超出交强险赔偿限额的部分2万余元,由阿海负担70%,阿鹏负担20%,阿莲自负10%。阿海妻子作为车辆所有人应知阿海无驾驶证,故对损害发生有过错,其对阿海负担部分承担10%的赔偿责任。

  法院一审判决:扣除已经垫付的钱,A保险公司赔偿阿莲5万多元,B保险公司赔偿阿莲4万多元,阿海妻子赔偿1600多元。

  案例二 醉驾

  阿明驾驶着小轿车,沿嘉兴市区勤俭路由东向西开到解放路口时,撞倒了骑着电动车的阿才,又撞上了桥护栏。小轿车、电动车、桥护栏都有损坏,阿才也伤得不轻。

  之后,当地交警大队对该交通事故出具责任认定:阿明醉酒后驾驶机动车,在夜间通过交叉路口时未降低行驶速度,是本起交通事故的直接原因,应承担全部责任。阿才无责任。事故发生后,阿才被送进医院,花掉了5万多元。经嘉兴新联司法鉴定所鉴定,阿才受伤落下了一个九级伤残、一个十级伤残。

  阿明自知责任重大,之后他和阿才达成了一个协议,由其一次性补偿阿才4.8万元(不包括阿明此前支付的4万元医疗费),此项补偿不用于抵充交强险应赔款项,由阿才另行向阿明车子的保险公司主张交强险赔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