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交通事故死亡抚慰金能否作为死者遗产处理的问题

关于死亡赔偿金数额的计算,在《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中,第二十九条规定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案情】:张某在从A地前往B地的路上遇车祸当场死亡。其生前与妻子共同经营生意,欠下债务达七万多元。现债权人向A地法院起诉要求张某的妻子偿还欠款。应债权人的要求,A地法院对死者张某的保险理赔款进行冻结。而保险公司根据B地法院对死者张某与保险公司的道路交通损害赔偿纠纷案件的判决,将保险理赔款汇入B地法院的账户。现债权人根据A地法院的判决要求保险公司履行给付义务。保险公司提出执行异议,认为张某死亡赔偿金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债权人对此无权主张。

  有损害有赔偿,这是法律的原则规定。在交通事故中,被侵害人死亡,死者可获得死亡抚慰金。但在司法实践中,却存在着这样的疑问:死者继承人能否继承这一笔死亡抚慰金?即是关于交通事故死亡抚慰金能否作为死者遗产处理的问题。本文整理了相关法律知识与条文,为您提供一定的参考。

对于死亡赔偿金的性质一直有不同观点,但目前主流意见是“继承丧失说”。此观点认为,假设没有发生致害人致人死亡的事实,那么死者在余下的生命历程中将会挣得一批财富,但由于致害人的行为致人死亡,那么相应的这笔财富也就化为乌有,那么死者的各法定继承人也就不可能再去继承这笔财产。基于此,各法定继承人可以自己为共同原告要求致害人进行赔偿。由于人和人之间有个体差异,比如有的可能会活到40岁也有的可能会活到90岁,有的人挣钱能力很强,有的则很弱,因为法律是广泛适用的,为公平起见,国家统一规定赔20年,计算依据就是上一年的人均可支配收入。

【评析】本案的争议焦点是死亡赔偿金是否是法院可执行财产?

图片 1    
目前关于此争议,存在两种不同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死亡赔偿金是交通事故责任者支付给死者的补偿费,具有遗产性质。另一种观点则认为,死亡赔偿金是交通事故责任者支付给死者近亲属的,不属死者的遗产。在立法上,除了《保险法》第64条明确规定被保险人死亡后,在没有指定受益人或出现法定情形时,保险赔偿金为遗产。此外,我国很多法律、法规虽然也都规定了死亡赔偿金,但这些规定对赔偿金的性质及归属并没有明确。根据目前的法律、法规、司法解释规定以及审判实践,笔者认为交通事故中的死亡赔偿金不是遗产,其理由如下:

那死亡赔偿金是否属于遗产呢?

分析:在本案中,死者生前的债权人是否可以对死亡赔偿金提出偿还债务的主张,包括对死亡赔偿金申请保全及申请执行,涉及到死亡赔偿金的性质问题。死亡赔偿金是对谁的何种损害的赔偿。如死亡赔偿金属于对死者本人的赔偿,则债权人可以要求死亡赔偿金的获得者对死者债务承担偿还责任。如死亡赔偿金属于对死者近亲属的赔偿,则债权人没有主张的权利。笔者尝试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分析:

  其一,《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规定,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也就是说遗产是公民生前或死亡时存在的个人合法财产。死亡赔偿金是在受害人死后才产生的,在公民死亡时并不现实存在,故不符合遗产的法律特征。因此,将死亡赔偿金作为遗产处理,在我国有关法律和司法解释中找不到依据。

为了能较清楚的说明这个问题,我们以举例的方式讨论一下,要不然太过于抽象的话,既不好讲,也不容易理解。

一、死亡赔偿金是对谁的赔偿?

  其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规定,公民的遗产包括:(一)公民的合法收入;(二)公民的房屋、储蓄和生活用品;(三)公民的林木、牲畜和家禽;(四)公民的文物、图书资料;(五)法律允许公民所有的生产资料;(六)公民的著作权、专利权中的财产权利;(七)公民的其他合法财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中对公民可以继承的其他合法财产是这样解释的:公民可继承的其他合法财产主要包括有价证卷和履行标的为财物的债权以及承包人死亡时尚未取得的收益。从《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继承法的若干问题解释的规定我们可以看出,公民的遗产并不包含公民在交通事故中死亡时事故责任者支付的“死亡赔偿金”。

张某出交通事故死亡,张某的妻子、7岁的儿子、张某的父亲、母亲向肇事者提起诉讼,要求赔偿。包括医疗费15000、护理费1000、误工费800、交通费200、被抚养人生活费8万元、丧葬费10800元、死亡赔偿金28万元。在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可以要求哪些赔偿项目,以及各项目应如何计算,在我录制的《交通事故处理实务》中均有较详细的讲解,在这里我就不再过多讲解。

关于死亡赔偿金的性质,学界和立法实践中主要有二种不同的观点:观点一,固有侵害说,认为死亡赔偿金是对死者近亲属生活利益及扶养利益等固有利益损失的赔偿,而非对死者的赔偿。观点二,继受说,认为死亡赔偿金的受偿主体仍然是死者,近亲属所享有的损害赔偿请求权系经由继承而得。二种观点均各有利弊。依固有侵害说,死者近亲属的利益能够得到较好的保护,但却忽视了对死者生命权的尊重。继受说本身亦存在固有缺陷,难以解释请求权的继承是如何发生。

  其三,死亡赔偿金是一种特殊的财产,填补的是受害人近亲属因受害人死亡导致的生活资源的减少丧失,是对受害人家庭损失的弥补,对死者家庭利益的赔偿,不应属于死者的遗产范围。死亡赔偿金的受益人只能是死者的近亲属。

医疗费用来赔偿张某治疗的开销;护理费用来赔偿因护理张某而支付的费用;误工费用来赔偿张某在治疗因不能工作进而减少的收入;交通费用来赔偿因治病而发生的交通费用;丧葬费用来赔偿安葬死者而支付的费用;被抚养人生活费用来赔偿因为张某死亡而导致收入减少,进而导致死者法定被抚养人的受抚养权损害。在以上项目中,张某的家人对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交通费和被抚养人生活的分配都没异议,但唯独对死亡赔偿金该如何分配,产生了异议。而且,此时,死者张某生前的同事李某,拿着已经生效的判决文书要求法院强制执行赔偿款,用以清偿张某生前所欠8万元的夫妻共同债务。

笔者认为,从法理上分析,死亡赔偿金的产生是因受害人的生命权遭受侵害。但受害人一旦死亡,其民事主体资格消亡。而死亡赔偿金是产生在受害人死亡也就是受害人民事主体资格消亡之后。所以,死者不是死亡赔偿金的赔偿权利人。死亡赔偿金不属于死者的遗产或死者的夫妻共同财产。虽然死亡赔偿金是尊重生命权的体现,具有对侵害生命权的侵权人进行惩罚的性质,但同时死亡赔偿金更多的是为了进一步安抚生者。

  其四,从死亡赔偿金产生的法理分析,受害人如没有死亡,便没有死亡赔偿金的发生;受害人一旦死亡,则其民事主体资格消亡。在受害人死亡这一法律事实出现时,便在加害人与受害人亲属之间形成民事法律关系。既然死者不再是权利主体就无需进行救济,近亲属依其与受害人之间的亲属关系,直接享有相关损害赔偿请求权。受害人已经死亡,如果将死亡赔偿金作为遗产,就可能认为死者本人还取得了财产。向不存在的民事主体赔偿,既不符合逻辑,在法学理论上也存在障碍。

张某的妻子认为死亡赔偿金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一部分,应当先分出一半给自己,剩余一半依《继承法》按继承人数按比例进行分割;

二、死亡赔偿金是对何种损害的赔偿?

  其五,2005年3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就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死亡赔偿金能否作为遗产处理的请示》作出了(2004)民一他字第26号《关于死亡赔偿金能否作为遗产处理的复函》,内容为:“空难死亡赔偿金是基于死者死亡对死者近亲属所支付的赔偿。获得空难死亡赔偿金的权利人是死者近亲属,而非死者。故空难死亡赔偿金不宜认定为遗产。”从该规定可以看出,死亡赔偿金是专属于死者近亲属的财产。该复函虽系个案答复,但也充分体现出死亡赔偿金不宜认定为遗产的价值所向,对审判实践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