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淺述對鄭尓非老師藝術之印象

 
  九十时代,得識鄭尓非,知道她是物化篆刻我们藍雲先生的入室高足,他在拉合尔古文化街開講篆刻課,小编是參加者。

图片 1

某一天三更半夜三更的時候,不清楚話題是怎麼帶的,提及了跟書法有關的政工。

本人愛好篆刻,日常也經常握刀奏石,聽了老師兩年近六十課時的篆刻講座才感覺自身确实進入了篆刻之門。

祝崑老師靈性畫作:吉象

其實這陣子小编都有想要練習鋼筆字或是練習毛筆字的,

鄭老師講課不帶講義,但內容嚴謹,涉獵廣泛,长远淺出。比喻准確,生動有趣,根據學員的實際情況逐漸深切地進行指導和講解,用她的話說他講課是“鬼附體”。即以藍老知识分子的篆刻理念爲根基,用本人的领悟和實踐來教學。

今日,光譜的紅月日,笔者最大的收穫,是體會到流動的力量。

也是有想過要參加什麼什麼班,但看了課程簡介跟一些網路上的學習課程,都覺得感覺差了一點,不太心動,都搞不清楚該怎样出手好。

通過學習,作者們進步十分大,非常多學員参与了吉达印社,有的還成爲當今印壇的魁首。我對鄭老師的发轫映疑似:真誠、實在、好交,知識面博。是一位真正的篆刻家。

后天是書院每周五遍的共修,中午的課,笔者講《智慧》專題講座。課上,有一人同修對小编講的東西不太滿意,覺得小编講的不符邏輯,當場提出質疑。

故此小编就開口問了:

十年后,作者和學長相約拜訪老師,老師家中挂的四條屏深深的诱惑了自小编,這是老師親手寫的,才知晓老師在書法上的超导造詣。四條屏用四種書體來寫。嚴格的說五種書體,依次爲顏楷、漢隸、北碑、晋經,因內容是道德經四章,帶釋文,釋文全用小楷行書寫就,那特有的高古氣,金石氣,使人不得不叹服。才知作者的老師非不过津門规范的篆刻家还假诺数一数二的書法家。

講東西不佳感邏輯、數據和出處,是本人的特點之一,作者向來不太在意這些東西,我更专注的是,笔者所說的是或不是對人身心靈的升官有意義。所以,笔者這樣的人是做不了學術研商的,那亦不是自个儿的興趣。

「四伯,你書法好不佳?」

又隔幾年,聽說老師在鼓樓文化商業街有职业間,就携友去拜訪。約三十多平方米的室內挂滿了老師的書法文章,有唐楷八條屏、漢隸四條屏等小幅度巨作,還有漢篆磚文,六朝多體墓志等不一而足小说,還有幾幅精美的差别體的小楷小说,簡直是從古于今的書法陳列,作者认为震驚,這竟缘于老師一个人之手!

先前,這位同修就曾好幾次當場對小编講的東西建议質疑,每便,笔者的心迹都以“咯噔”一下。小编其實一向特別害怕跟人產生衝突,這也許跟小時候老人老吵架有關,所以,一旦感覺到跟別人會產生衝突,就會感覺到強烈的恐懼,然後作者就會自動化地逃脱。

「噢,不好。」

 

明日,我的反應比以前要更淡定一些,可是,當下自家還是習慣性地自己防禦,辯解作者講的怎樣合乎邏輯。下意識里,還是覺得“本身”受到了傷害,其實,那不過是“作者執”創造的幻相而已。

「因為作者有點想要練習寫書法啦。」

 图片 2

其實,小编完全能够承認,小编講的正是风马不接邏輯,然後雙手一攤:“作者講的沒有邏輯,好尷尬!”

「那本身教妳啊。」

 

但自个儿沒有這樣做,因為那一個當下,作者的心已經被恐懼的慣性调控了协和的反應。

「你都說你寫倒霉了,還要教作者喔?」我斜眼看他。

現在的書法家,僅會寫一種或兩種書體,已自稱我们。但自己的老師非但體體到位,筆筆到位。還能融會貫通并富有個人特色。而老師竟不小编標榜和照耀。

對於這位同修,作者是很谢谢的,雖然他經常讓笔者下不來臺,但幸而這樣的經歷,讓小编看看內在的恐懼,看到在恐懼背後是什麼在起功效。有些不期而至的所謂打擊,其實是另一種情势的愛,指标是幫助小编們穿越傷痛的迷霧,找到真正的亲善。

伯伯頗認真的說:「不是教妳『寫書法』,是教妳『莊子心法』。」

從楷書講,老師的顏、褚、柳、唐人墓志哪一幅不是精品。

另一方面,他也幫助笔者讓本人的講課更嚴謹,畢竟,有众多小夥伴都以知識分子族群呢!假若老是“信口開河”,他們會不開心滴,這樣,也就沒辦法從作者講的東西里收益了。

伯父接著說:「妳也晓得,小编非凡能夠精通一件事:要怎麼樣去架構『進步』這個東西。這件事情,作者是『比較』行家的。」

從漢隸說,老師的隸書,熔張遷、衡方、曹全、石門頌、漢簡為一爐,有似摩崖,有似廟堂,有似表頌,哪一幅不具漢人之氣象。

一旦你是這樣超級認真認死理的小盆友,別忘了生命不完全部都以邏輯和數據,別老是那樣一副科學家的樣子,生命能够有广大面向,有時候,也足以讓自个儿“很傻很天真”,這樣,你會活得開心一點。

然後叔伯立馬跑去書房把跟書法相關的資料都抱出來給作者看。

老師寫伊秉綬隸書,也是別出機杼,今人寫之,不飄即板,而老師寫之,沉重渾厚,頗有銅鐘大呂之氣概,興伊筆道何其神似。但字的形状比之又美了广大。小编才领悟老師是在寫伊中結合了黃牧甫。后來又看到老師伊黃加夏承的寫法。老師告訴作者這是即興寫之。

還有一件事,當老師和同修們講到中國的累累不太美观的現狀時,作者越聽越感覺到沮喪,很不開心。後來自家開始覺察,作者终究在沮喪什麼?作者發現,笔者是從他們講的不好的現狀,聯想到自身的卓越大概無法實現,所以才较消沉。

雖然作者還是抱著懷疑的態度,但思索:腦子有洞的本身,傷寒論也是他教會的;所以就姑妄聽之,看看她接下來要賣什麼藥好了。

擘窠大字,老師寫之进一步得心應手,顏體,北碑,氣勢宏偉,漢隸,繆篆更是樸茂跌宕,氣象萬千。

覺察到之後,笔者笑了。不管是什麼樣的環境,其實對我們差別都十分小,問題在於,你是或不是能踏踏實實地去做那二个你想做又能做的事。甭管環境怎樣,我們都得以選擇本人應該作何反應。

老伯接著說:「假若要自身說書法要怎麼練的話,作者會建議,雖然基本盤還是要學一下的,不过必需要記得:練書法這件事情,一開始臨摹的字帖,不要練楷書,因為楷書是練起來進步最慢的字體,你練了幾個月都沒有一點成就感的話,很轻巧就會因為自个儿挫敗感而和書法翻臉了。比較轻易讓基本功,以一種很舒心方式學會的,是隸書。所以曹全碑、乙瑛碑,照喜好選一個練一下。」

老師的小楷,從鐘繇、二王,一贯寫到文征明,再添加曹魏經文,幾乎把歷代小楷臨了一邊。篇篇到位,筆筆精道,器宇轩昂。后來才知晓老師是近六十歲才學習小楷的。

故此,不要管環境怎麼樣,只要求問問本身,在這樣的環境下,作者能做些什麼?

图片 3

觀老師的印作,已在漢印的基礎上上了一個高臺階,有似吴昌碩,有似齊白石,有似黃牧甫。但細觀之,都脱漢而不離漢。都具自个儿精神。老師的篆刻款識,享譽津門,單刀六朝,單刀漢篆,單刀钟鼓文,痛快淋灕,何其神也。

其實,笔者們都以在一個“有局限”的世界里,玩一個“心”的遊戲。這個遊戲,便是在作者們蒙受各種外境、各種因緣、各種障礙的時候,看看自个儿,還能否自立本人的心。就好像雪漠老師說的——

這是父辈借給作者的字帖是乙瑛碑的字帖,近些日子半数以上本身都是在臨摹這個,挑喜歡的字來寫。

總之老師的印得益于其書法,而書法又得益于其印學。難怪藍老知识分子在世時曾贊嘆曰“尓非是随后書壇,印壇一我们。非不过圣萨尔瓦多的,而且是全國的。”

世界,是調心的器具。

這兩件事,要在此前,小编大概很長時間都過不去,不過,前几印度人沒有糾結十分久,作者允許本身感受和經歷這些情緒,由此,我非常快就找到了答案。

自家所以而體會到,生命的本質在於流動。

全部有性命的東西,都在變化,都在流動,唯有死的東西才稳定不變。

老話說,“流水不腐戶樞不蠹”,確實如此,一潭水一旦不流動,就會長蟲,就會發臭。一棟房子,假如沒有人住,過不了多長時間就會腐朽。

笔者們的性命也是这么,假使略微東西被一定,笔者們的人生就會出現問題。

在小编們的人命中,當小编們碰到悲傷、糾結、彷徨、憤怒、难过、恐懼的時候,平常,小编們要麼選擇壓抑,要麼選擇逃避。因為作者們不喜歡這些情緒,所以很難直面它,更難帶著覺知去感受這些情緒。由此,這些情緒就被固定在作者們的身體里,而每三次,當小编們遇到類似的事务,就會觸發同样的反應,於是,笔者們再一遍選擇壓抑或规避,直到形成一種自動化的反應。

還有一種壓抑的来由,是因為笔者們害怕別人不接受真實的大团结,害怕作者們表現得不夠完美而失去關係,因而,小编們把真實的感触隱藏起來,而偽裝出開心或全面的樣子。這個時候,那多少个情緒也被定位在作者們的身體里。

這些被壓抑的情緒,會留在小编們的身體里,产生身體的各種問題,比方頸椎、肩膀和四肢僵硬,比如經絡堵塞,氣血不暢。长年累月,就會形成種種身心病痛。

當這些負面情緒被卡在作者們的身體里面,小编們喜悅、開心的能量也被卡住了,因為,身體的通道堵塞了,非常多東西無法流進小编們的生命里,小编們也由此而错过了活力。

還有一點,當小编們壓抑這些情緒的時候,笔者們也失去了從中學習和成長的機會。

全数的情緒,都可視為心靈的雷達,在向作者們傳遞一些消息。如若作者們理解傾聽,就會聽到它們在告訴自个儿什麼消息。以這樣的不二诀窍,我們就會從中領悟到广大東西。

假设小编們能帶著覺知,允許全体的情緒——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從作者們的身心流過,不抗拒,不執著,只是看著它流經你的身心,你會發現,就好像河水經過河床,你的身心被這些能量清理和淨化了,你重新獲得了血气,你會變得更清澈透明。

再者,你會明白到,真正的您,遠遠不是您所感受到的這個身體,也不僅僅是你所認識到的心靈。

您,遠比你自身想像的還要廣闊,還要輕靈。

宋光銘(微信號shangyi13)

2016年12月03日 23:10初稿

2016年12月04日10:53修訂

於新加坡美好書院

「然後,要驾驭一件专业,就是『中國字有筆順』這件事,是在楷書以後發生的事,所以練隸書的時候,正是在練習POP海報字;也正是說,不要覺得本人在『寫字』,而要覺得是在『畫東西』。只要去看妳的『格局』有沒有對,因為隸書是很講究每一條線之間的間距或粗細之間的配比的,什麼事情都是『末端施力』(※註:举例說伸手拿個東西的時候,人只须要意識手指蒙受这個東西的有些,並无需管中間的肩、臂如何在動肌肉),妳先只专注方式放好,中間那一筆一畫,它自身慢慢就會進入狀況。尤其是練書法的人最瞩指标『中鋒』,拳拳到肉的那種運筆的勁道,那等你手先不抖了,再過了一兩年再去想都還來得及。」

老師在從一名書法愛好者到篆刻家和書法家的歷程中,付出了何等大的大力和血汗!老年,還在百折不挠的斟酌先人,研商古时候的人,借鑒先人,還在一步一個鞋的印记地攀缘中國書法篆刻藝術的主峰。(實際上老師已經走在日前)這種堅韌不拔的振作奋发是前几日急于之人不期望其項背的开始和结果。

「而且現在先不要糾結於一筆一劃的正確性。不要第一天就在那邊練什麼『這一點要怎麼點』、『那一筆要怎麼畫』,你筆沒握熟以前,這些都不必練。還有,書法界的第一大謬誤,就是寫楷書的一開頭,那個叫妳要『轉一下』的東西。这個開頭要『轉一下』,結尾還要『轉一下』什麼的,沒這回事!楷書之所以被發明出來,是因為隸書寫太慢了,是要製造一個快速的速記法,才出現楷書的。轉一下轉一下,寫得比隸書還慢的話,如同有了子彈列車,為什麼還要發明牛車?楷書的那個筆鋒,是那個人寫熟了之後,一下筆就自然有那個形狀;可不是在那邊特意轉这麼一下。所以寫不熟,就沒有那個形狀,是自然現象,不用跟這種事過不去逼死自个儿;莊子說『遁天倍情』,你和自然現象過不去,負面情緒就會變得好些,然後就无法享用它了。」

鄭老師的藝術成就來自于她的執著,來自于她幾十年如11日的謹遵師教,來自于他的“尓非”即小编否定的藝術观念,來自于她力爭與古时候的人劫财争高下的雄心壯志。

聽到這裡,小编已經嚇壞了,因為這跟自身小時候學的完‧全‧不‧一‧樣

正如老師在自作詩中所寫“碑帖深處藏機關,寂寞研習不須煩。荀能神理通融之,筆筆友情意潺潺”。

因為疑似笔者認識到的關於「書法練習」這件事,正是非凡地紮好基础,穩穩地把基础練好,以一個政要為典范一路練上去,何况小時候一旦大肆練習其余的字型或是別的字帖,都會被老師訓斥,說這樣會被定型、無法成大器(事實上教這個的小學老師本人也從來沒成過大器)。

欣聞老師書法篆刻集出版,在此祝賀。祝願老師多出藝術精品,永葆健康,永葆藝術青春。

父辈聽到作者這樣說,回答:「一般來講,這樣勤勤懇懇,很認真的練習格局,作者是沒有什麼意見的。我亦不是說這樣子无法長功力,笔者有一點想計較的,是『效能』的問題。」

 

這時,姑丈完全引起作者的食量跟興趣,因為他已經踢翻作者當初要考美術班時老師說的話,或是小學在臨摹字帖時老師的教法,原來事情能够換個方向這樣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