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轮椅男孩考上海大学学 母亲做儿的腿

图片 1张雪松和中学同学在聚会上的合影

图片 2轮椅男孩新生报到

昨日,本报报道了台州学院应届毕业生泮楚枫因患白血病陷入求职难题。

中国计量学院招收了一名特殊的新生,他从11岁起开始半身瘫痪,胸部以下的身体部位没有知觉。他叫张雪松,19岁,八年来只能坐在轮椅上生活与学习。今年高考[微博],他以优异的成绩被中国计量学院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中外合作专业录取。

昨日,中国计量学院迎来一位特别的新生。他叫张雪松,19岁,台州三门人。

相比于泮楚枫的求职还处于困惑阶段,有些跟他有相似病患经历的高校毕业生,已经深切感受到其中的难处,2011年高分考入浙大的“玻璃男孩”金鑫,得了脆骨症、历经20余次骨折的玉环男孩应忠彬,就是其中二位。

11岁遭受病痛

他的“特殊”要从小时候说起。张雪松小时候就得了脊髓海绵状血管瘤,从11岁起开始半身瘫痪,胸部以下的身体部位没有知觉。今年高考[微博],他以优异的成绩被中国计量学院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中外合作专业录取。

最终,金鑫选择回台州,边做兼职工作边继续求职,应忠彬则选择考读研究生学位,为自己再添技能——

走上漫漫求医路

张雪松的生活和学习都在轮椅上,所以他上大学也有比普通人困难得多的地方。

本报记者吴世渊

2004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正在做作业的张雪松突然肚子疼痛,父母立即把他送到了三门县人民医院。

正因为如此,中国计量学院的师生们,也为这名特殊的新生,做好了一切力所能及的准备:特殊的寝室、特殊的床、专门的轮椅……

台州学院的应届毕业生泮楚枫,因得有白血病的缘故,遭遇求职困惑。

“原本以为只是以为闹肚子或是患了肠胃方面的疾病。但在输液之后没多久,突然下肢失去知觉,一下子不能行走了。”张爸爸说,第二天,又把孩子送到了台州医院。在那里,雪松住进了重症监护室。

学校为他的住宿提供诸多方便

事实上,诸如泮楚枫一般的现象,在台州并不罕见。那些身患顽疾,却凭借自身毅力完成高校课程的人,普遍在就业时身处迷茫。

之后,母亲卢春梅从医生手里接过了一张病危通知书。医生告诉她,雪松得的是脊髓海绵状血管瘤的疾病。在短时间里很难完全治愈,必须靠病人的毅力,坚持不懈地进行康复锻炼,以求有一天能康复。如果病情没有好转,小雪松将会在轮椅上度过一生。卢春梅还没听完医生的话,就当场晕过去。

床也多配了几张

譬如,椒江的“玻璃男孩”金鑫,因先天骨骼不足,脊柱s形弯曲,除了脑袋,几乎全身瘫痪。他在轮椅上苦读12年,在2011年高考时,以648分的成绩考入浙江大学。

为了能让张雪松恢复健康,父母两人又带着他先后到浙江大学[微博]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北京宣武医院等大医院治疗。但是,治疗的结果并不理想。

来到新校园,张雪松格外兴奋,在爸爸妈妈的陪同下,到处转转,自己不停地用手机拍照。拍完立即传给老家的奶奶看,希望她放心。

当年,他的事迹由媒体报道后产生轰动,一时间,金鑫成为“正能量”的代名词。

一天晚上,一家人坐在病床前聊天。聊着聊着,卢春梅潸然泪下,正在一旁看书的张雪松轻轻拉扯妈妈的衣角说:“妈妈,您放心,我的病会好起来的。要不我给你们讲个笑话吧,我刚从书上看到的。”望着只有10岁的儿子,卢春梅擦干了掉下的眼泪,会心地笑了。

逛了一圈,张雪松来到了学校特别为他准备的寝室。寝室在学校生活区5幢的一层,约30平方米大。寝室朝南有4面窗,外面就是绿化带,视野宽广。里面有多张床,还有一张课桌、一张四方桌子、多张椅子、一个衣柜。

四年的光阴很快过去。如今,金鑫已从浙大毕业半年了。然而,令人唏嘘的是,他努力求职无果,目前仍赋闲在家,由母亲照顾着。

  每天5点起床深夜睡觉

知道张雪松的妈妈卢春梅和一些亲戚可能会在下沙陪读照顾儿子,学校还特地在寝室里留了好几张床。张雪松的个子不高,但床宽超过1米,比其他学生的都要大。这样,他睡觉时就不会跌落。

儿子的就业,成了母亲的心病

一边治疗一边学习

当看到学校给自己安排的寝室时,张雪松非常开心。他说,这已经超乎自己的想象。

椒江三甲街道石柱村一户普通农户家里,施冬娟正缝制着衣服。

张雪松从小热爱读书,在班级里学习成绩优异。自从生病之后,最大的痛苦就是不能跟其他孩子一样正常上下学。为了让儿子像普通学生一样学习,父母俩坚持每天背着儿子上下学。当时,这也成为当时三门实验小学校园里一道动感人的风景。

但看了卫生间后,妈妈卢春梅却开始担忧。“雪松胸部以下没有知觉,一般洗澡、上洗手间都是坐在马桶上的。”有点担心地说。

房子临街,施冬娟将前厅改成了店面样子,摆些衣服杂货来卖,但几乎没啥生意。

每天早上,张雪松5点起床进行双脚按摩、练习架腿,然后靠在墙上慢慢直立,一个小时下来每次都是满身大汗。除了康复锻炼之外,张雪松还要进行草药泡脚,以便促进筋骨的血液循环。之后还要喝下几大罐苦苦的药汤,而晚上往往要学习到深夜。

听到卢春梅这么一说,一旁陪伴的学校后勤部工作人员表示会马上为张雪松换上一间有马桶的寝室。

她从附近厂子里拿来些衣服的半成品,带回家做,赚些微薄的薪水,只有这样,她才有余力照顾儿子金鑫。

承受着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张雪松从来没有叫过一声苦,反而时常安慰自己的父母。“看你们背得这么辛苦,我怎么好意思不站起来啊。”

同学提议“护送”他上下学

从杭州回来这半年,有时村里邻居闲聊起来,当问到金鑫的工作时,施冬娟会撇开话茬,或是匆匆结束对话。儿子的就业问题,已然成为她的一块心病。

张雪松的小学班主任吕明权始终记着这样一件事,他告诉记者:“有一年学校运动会,班级里没有学生参加长跑项目。正当我急得不可开交时,雪松推着轮椅来笑着说,等他腿好了,一定第一个报名参加长跑项目。”

张雪松委婉拒绝

自小到大,金鑫一直是施冬娟的骄傲。

看着这个不幸的学生,吕明权心中顿时阵阵酸痛,望着雪松真诚的眼睛说:“老师一定会等你来的。”在小雪松那清澈的明眸里,吕明权仿佛读到了一种力量,更多的是感动。

高秋艳是张雪松的辅导员,昨天她早早就和几名学生来给张雪松的寝室打扫卫生,并送上了一束鲜花。

从三甲石柱小学、三甲中学,到台州一中,金鑫在学校里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施冬娟则当起了陪读妈妈,一边在学校里打工,一边背着儿子上课、下课。

张雪松的坚强乐观和积极努力,从小就感动了很多人。2005年张雪松光荣地被评上了2005年度感动台州十大人物。2006年获得三门实验小学“章文晋奖学金”。2006年被评为三门县十佳少先队员,并出席了三门县少先队第三次代表大会。2007年六月被评为浙江省优秀少先队员和四星雏鹰奖章等,这一切都让张雪松在对待病魔上能更加坚强,对待生活能更加乐观,希望有一天能重新站起来。

“暑假里就开通了新生QQ群,张雪松在群里非常的活跃,还没见面就已经和同班同学聊成一片。”高秋艳说,张雪松非常独立。在QQ群里,有同学提议每天两名同学推着轮椅送雪松去课堂,他拒绝了。他说,自己的手能动,上课堂可以自己转轮椅去,没有问题。

金鑫考入了浙江大学,施冬娟也跟着儿子来到杭州,在大学里做后勤保洁工作。大部分时间,依旧花在照顾儿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