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就是不断找寻自己的过程

这位走得最远的文人认为,丝绸之路的价值无与伦比,丝路文化的本性就是中华文明的本性

编者按:6月6日,本版刊登了吕文浩先生《吴景超、潘光旦关于“民族自信力”先天根据的论争》一文,文章刊发后引起了反响,有作者来稿认为,当前在复兴中华、建设文化强国的形势下,正好以吴、潘两位前辈的讨论为基础,进行一场关于国人“民族自信力”的讨论。

当我们旅行,面对敦煌莫高窟、洛阳石窟、东坡故居、石门栈道时,若不知晓其中的历史与文化背景,又怎能说旅行让生命更丰富呢?

走近余秋雨,宛若品味一场文化盛宴,享用一次文化饕餮。

笔者受《团结报》6月6日所登吕文浩先生《吴景超、潘光旦关于“民族自信力”先天根据的论争》一文的启发,觉得当前在复兴中华、建设文化强国的形势下,正好以吴、潘两位前辈的讨论为基础,开展一场关于国人“民族自信力”的讨论。所以特写此文,希望能为有关问题的讨论抛砖引玉。

钱钟书先生曾说:如果不读书,行万里路,也只是一个邮差。

从学术研究、教育行政到实地考察、随笔写作,余秋雨经历了不少彻底的拦断和转换,每次都是在别人认为状态最好的时候离开,一遍遍地从零开始。他说:“我是个行路者,不愿意在某处留连过久。”余秋雨认为,“行走”本身比写作重要,脚板比笔头重要,文字只是脚步和情感“现在进行时态”的实录。

从吴、潘两位前辈对中华民族的评价说起

尤其是,当你读过《文化苦旅》后,书中的深邃浑厚、气象万千,更会懂得:读书,是另一种形式的旅行。

他曾为远行而辞职,并给自己下了一个任务——穿越百年的苦难,去寻找千年的辉煌。“我们要寻找到我们所立足的这个文明的根基到底是什么。我觉得千年的根基是在于大汉、大唐是怎么起来的,这个一定和丝绸之路有关,它让中国变成一个世界性的大国。”丝绸之路推动着亚、非、欧地区之间的商贸往来,也交织着中华文明与波斯文明、印度文明、希腊罗马文明等诸多文明的对话。余秋雨说,如果将“一带一路”建设与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相结合,建立起一条宏伟的文化交通线,那么不仅可对外传播中华文化,还可帮助亚洲文化在多元交流与碰撞中得到提升。

吴、潘两位前辈,虽对“民族特性”的先天与后天各自强调的角度和分量有所不同,但是,即使在潘光旦先生摘译鲍蒂斯所说“中国人的智力比不上大部分西洋人”时,他也没有肯定鲍蒂斯的断言有什么科学依据。二人实际上都认为,无论从生物基础,还是从文化基础看,“没有什么科学证据,能把中华民族列入劣等民族的行列”,而吴景超先生则更明确肯定,无论“离开文化而谈民族,离开后天的而谈先天的,就可发现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是有一个灿烂的将来的”。我们很同意,并认为:“那些没有科学依据的断言,不过是西方一些无知的狂人对处于羸弱时期的中国人狭隘的偏见而已”。所以,根本不应该影响我们的民族自信力。尤其到今天,时代的发展已经证明,我们的国家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的航天技术、尖端科学的发展也不比西方落后,按当代移民国家美国对其国内各国高级知识分子贡献的统计数字看,“若以人口比例计算,华人遥遥领先,居于首位。”这足以证明中国知识分子的优秀。当代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承认:若比贡献和成就,“犹太人和华人在美国的表现是最优秀的。”种种事实说明我们中国人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优秀民族,我们的智慧绝不比西方人差。这难道不应该增加我们的民族自信力吗?当然,我们也承认中华民族的发展是不平衡的,也确实存在陋习。这些恶劣素质,也的确让我们看到中华文化沉沦的负面影响。但由此对民族的前途悲观失望,那也是很片面的。中华民族的文化沉沦也不过是近代以来的事,这对一个漫漫近万年的文明古国来说,也只是一段短短的伤痛史。

或许,有生之年我们不会去那么多地方,但有一个人能用他的文字,带我们领略丝绸之路、河西走廊、茶马古道……这些壮丽景观深厚的历史与人文底蕴。

让人费解的生活方式

现在中国已经在重新崛起,中国共产党已经在从自身开始整顿种种陋习,这让我们看到中华民族复兴的曙光。我们不如承接吴潘两位前辈的话题,在中国梦号角下振奋精神,多多研讨一下如何恢复与培养我中华民族的“民族自信力”,提高我们的民族素质,做复兴中华的逐梦人。

而他,就是当年用一本《文化苦旅》震撼中外的余秋雨。

余秋雨的妻子马兰是著名黄梅戏演员,18岁登台献艺以来,先后在黄梅戏的舞台和影视剧中精心塑造出张玉良(《风尘女画家》)、李碧翠(《无事生非》)、红杏(《遥指杏花村》)、贾宝玉(《红楼梦》)、祝英台(《梁山伯与祝英台》)以及云花公主(《龙女》)、严凤英(《严凤英》)、崔莺莺(《西厢记》)等等艺术形象,光彩照人。

中华民族是世界唯一没有中断的万年古文明文化传人

他用散文的方式,将城市古迹文化,一一道尽,如同一幅幅历史画卷,文化卷轴,在你面前一一展开。

2000年,已离开舞台的马兰决定陪伴丈夫余秋雨共走“千禧之旅”。“千禧之旅”是一次以探寻古文明为目的的文化考察,是一档电视节目,也是余秋雨写书的素材来源。“千禧之旅”始于希腊奥林匹克,终于中国万里长城,历时4个多月,跨越4万多公里,踏遍了全球10个国家。观众们跟着余秋雨一起,重游了四大古文明发源地和三大宗教发祥地,一起探索、破译、感悟古文明的演变和兴衰。

我们一般把中华早期文明称作华夏文明。总的看来,国内对华夏文明的有关研究中,争论最热烈的是关于其起源到底有多久,起源地在哪里等问题。自从上世纪90年代,以中华民族史研究会会长史式先生与一批海外华人为代表,提出中华万年文明史观点后,中华万年文明史基本得到认同
。尤其是经过近十多年来的发掘、考证、研究,可确认为万年左右华夏文明遗迹的源头地分布极广,如:湖南道县玉蟾岩遗址;江西万年仙人洞和吊桶环遗址、江苏溧水神仙洞遗址;河北徐水南庄头遗址;河北阳原于家沟遗址;广西南宁豹子头遗址和湖南澧县城头山遗址等等,另外还有八千年文化史的甘肃大地湾遗址;彝族万年古文字文献遗址(西南各省和英美法德等国都有收藏)以及江南古越族七千年驾舟出海的海洋文明古迹等等,这些已经使学界认识到:尽管黄河、长江是华夏文明典型的母亲河,但也证实了华夏古文明起源地还同样分布在中国江南沿海地区和西北甘肃一带,所以我们认为,可以说华夏文明的起源地是“多地多元的”。而且这些早期遗址的内涵不仅有代表中原农耕文化的,而且还有超过了欧洲地中海文明的古越海洋文明。追溯到史前时期,则甘肃齐家文化、辛店文化、寺洼文化、四坝文化、沙井文化等等代表的,还有氐羌、西戎等西部游牧族群的文化遗存,加上彝族古文字文明,又证实了华夏文明是中华各地各民族共同创造的、具有农牧海陆多元内涵的悠久文明。

一路苦旅

马兰曾说,余秋雨是上帝给她的最珍贵的礼物,她的人生因为余秋雨而完整。但在世俗的眼光里,人们总是习惯性地不去看好那些年龄差距较大的夫妇。因为尽管爱情没有年龄的界限,可年岁的区别总是容易带来思想的差距。为此,马兰做出了许多方面的努力,尽力去弥补与余秋雨之间的思想差距,让两人的心灵处于同一起跑线,保持爱情的温度和婚姻的长久。余秋雨说:“马兰不仅仅是有外貌美,在古典概念中,读书的权利全部交给男子这一方,现在情况发生变化了。她不仅仅只是看重我的才,我也不仅仅看重她的貌。”

国际社会,虽对中华文明的作用及其对世界曾经有过的影响,评价不一,但是面对上述史前时期的出土物及其考证解读,不管到底是五千年还是一万年,都已无法否认中华文明是世界最古老的几大悠久文明之一,也已经证明它是全球唯一一个至今没有断绝的古文明,因为反映中华文明的那些远古的古文、古籍、简牍等等,不仅至今有遗存,到处被发现,而且我们中国人至今还能够对这些遗存出土物进行识别、释义,这种奇迹般的文明传承现象,世界上还没有任何其他文明能够做到,无论是埃及古文明、印度古文明、希腊古文明,不是古史中断,就是证据消亡,唯有中华文明能数千年源源不断地传承发展至今,与世长存,一枝独秀。这难道不是中国人是世界最早开化、最智慧的种族之一的明证吗?当然,我们也不会忘记维护这支世界文明之花的许多外国学者,如,200多年前,法国汉学家德•吉涅通过研究《梁书•诸夷传•扶桑》,于1761年发表了《中国人沿美洲海岸航行及居住亚洲极东部几个民族的研究》一文,首先提出中国僧人慧深于南齐永元元年到达过美洲墨西哥,比哥伦布到达美洲早一千年的论断。1863年法国学者阿贝尔•雷米萨将中国僧人法显(公元337—422)所著《法显传》翻译成法文出版,到1900年前后,法国史学界研究认定,发现的确比哥伦布早一千年已经到达过美洲。再如,中国古籍《山海经》的“世界舆地图”在中国已经佚亡,但在法国却幸存着其宋版舆图,朝鲜还有唐版“世界舆地图”,1936年前后美国享莉埃特•墨茨博士经过十多年潜心研究,并在美洲实地考察,得以证实这地图位置和实际“对得上号”,更惊人的是该图上的亚洲、欧洲、非洲、澳洲等的位置竟然与当今世界地图基本吻合。她不禁喟然感叹,说:“对于4000年前,就为白雪皑皑的峻峭山峰绘制地图的刚毅无畏的中国人,我们只有顶礼膜拜!”只不过我们这些中国先人没有像所谓“哥伦布发现新大陆”那样,之后带给土著民族的是掠夺、屠杀的灾难,中国人留下的只是和平的文明记录。这样的民族,谁能说不伟大,谁又能阻止我们有更灿烂而神奇的未来!

寻找中华文化的魂

即使因为工作原因,两人时常分开,可感情也没有因为相守时间的减少而变淡。大部分时候,余秋雨和马兰都会携手出席各类社会活动,两颗心因此贴得更近。余秋雨接受采访时说:“几乎每三个月总会传一次我和妻子离婚了,我和妻子一听总是哈哈大笑,觉得他们真正关心过头了。”

弘扬当代世界需要的和美共荣的中华文明

为了寻找中华文化的魂,90年代余秋雨毅然选择辞职远行,独自考察并阐释了大量中华文化的遗迹。为了对中华文化进行比较研究,他贴地穿行四万公里当今世界上最危险的地区,亲身考察了人类全部重要古文明的遗址。

“我们感情很深,感觉很好,思想同步,我们属于一见如故,从始至终关系都是非常的和谐和密切。我们既是夫妻,又是艺术伙伴,我们都非常尊重对方的父母,我的文化活动跟我的专业有关,也跟我妻子的专业有关。”看得出余秋雨对妻子的真情。绝大多数的社会活动,余秋雨和马兰都会携手出席,这样两颗星星发出的光芒比一颗星星更加灿烂。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前述中华各地的出土物,已经证明黄河文明源、长江文明源、渭水文明源、古越民族海洋文明源、彝族古文字文明源等等,都是中华大地“各民族农牧海陆多元古文明”的实证。如果深入研究华夏文明近万年源远流长中表现的“和美”特色,会更充分证明中华文明是一种以“多元共融”
、“和谐优美”为特色的文明,所以可以立论为 “中华多元共融、和美文明论”。

“了解中华文明,首先要了解中华文化脉络。”他穿行于历史文化的时空隧道,像朝拜的行者,在探询中遴癣体悟着传统文化与人文精神。

余秋雨的每一篇文章出来,马兰都是第一个读者,她用不太演员腔的自然方式读给他听。他闭着眼睛听,觉得在她读的过程当中有点绕、或者有点卡的地方,他就会拿笔记下来,再回书房改,他说这等于照镜子,因为马兰可能代表很多读者的感觉。

这种“和美共荣”特色的形成,是各民族共同铸造的,特别是春秋战国、十六国魏晋南北朝等历史时期各少数民族大力吸收汉文化,促进了各民族和多元华夏文明的共融发展,形成了诸子百家文化互相吸收、南北各民族地方政权轮番交替的民族大融合的局面,从而也诞生了多元共荣和美文明的特色。

澳门微尼斯人手机版,“希望自己笔下的文字能有一种苦涩后的回味,焦灼后的会心,冥思后的放松,苍老后的年轻。”

为了潜心治学,余秋雨至今还坚持着“不订报、不用电脑、不上网、不用手机”的原则。现代资讯如此丰富而日新月异,余秋雨的这种生活方式的确让人难以接受。“作为一个社会的观察者,您不担心自己会与时代脱节?”他笑了笑,答道:“不会脱节,我还看电视中的新闻节目,做一个新闻评论员也基本合格。我不上网、不看报,主要是没有时间去接受大量过眼云烟的信息——我以前的博客是两个女孩帮我弄的。我不参加会议,甚至从来没有手机。要找我,只能打我妻子或秘书的手机,由他们筛选。要想保持头脑的疏朗、空阔,这样才有可能面对长天大地,静思生命的价值。”他说,他很想安安静静地生活。“我也不印名片,也不会开车,这是算过命的,说不能开车。我不全信,且也姑妄听之。”

而促进华夏文明交融发展的交融枢纽地,起作用最早、最明显的莫过于今甘肃。甘肃自古是祖国边陲与中原内地的交汇地。不仅在远古,甘肃东部地区是周人崛起和周文化的重要发祥地,到秦人先祖西迁陇右,历经十四代,在渭河流域和西汉水上游定居,就以中原文化为基础,与西戎、北狄等周边诸族交融,形成了以农牧并举、华戎交汇为特征的早期秦文化。从西北多民族共同融合和发展的文化史看,农耕文化和游牧文化正是在这里开始交融互动,形成了多族群与多元文化得以汇聚融合、取长补短、和美共生的格局,所以甘肃自古就是典型的、为华夏文明和美互动、不断注入新鲜血液的创新性枢纽地,如果没有交流互补注入新元素,尤其是像盛唐时期,如果中原农耕文化,没有来自西北的马文化的注入,没有突厥回鹘民族帮助平定安史之乱,没有游牧民族远播大唐文化,何来中华文明古国和源远流长的当今唯一流传于世的中华文明。所以中央批准甘肃为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意在深远,需要培育甘肃重新成为文化交汇的枢纽地。

所以,我们才在他的文字里,读到一种寄托在历史深处真正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