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事故罪刑罚配置的原则是什么?

  旅客景区住店 煤气中毒死亡
店主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刑罚配置的原则是指立法机关进行立法活动必须遵循的准则。它反映了立法者选择刑罚种类和设定刑罚幅度的观念和理性认识。从一般立法原则与刑法立法实际相结合的角度看,刑罚配置应当坚持体现犯罪危害程度的原则、等级设置合理的原则、体现刑事政策的原则。

【李满英过失致人死亡案(《刑事审判参考》指导案例第243号)裁判摘要:驾驶交通工具在非公共交通范围内撞人死亡,构成过失犯罪的,一般应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定罪处罚。】

  案  情

一、医疗事故罪刑罚配置的要求

驾驶交通工具在非公共交通范围内撞人死亡的应如何定性?——李满英过失致人死亡案【243号】-刑事审判参考总第32辑

  周某在某旅游区开办了一家旅店。2002年,江先生等10余人到旅游区旅游。在周某的旅店住宿时,江先生要求住有火炕的房间。周某考虑到有火炕的房间可能存在不安全因素,本不想租,但又想到只要开着窗户,不至于发生危险。于是,便将有火炕,但长期没有使用的储藏室租给江先生住宿,并提醒江先生睡觉时不要关窗。储藏室不在周某依法核准的旅店威澳门尼斯人www997723,经营范围内,不属于可出租房屋。周某一直没有在旅店内巡查。次日早晨,他发现江先生因一氧化碳中毒死亡。此案被检察院起诉到门头沟法院。

(一)遵循过失犯罪刑事责任的要求

西青区检察院以被告人李满英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向法院提起公诉。

  分歧意见

医疗事故罪作为过失犯罪,在具体配置刑罚时要实现以下要求:

法院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经公开开庭审理查明:2001年11月9日18时许,李无证驾驶一辆无牌号摩托车,在华北石油天津物资转运站大院内行驶时,将正在散步的张岳琴撞倒。李满英随即同他人将张岳琴送到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李满英在医院内被接到报警后前来的公安人员抓获。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关于周某的行为如何定性,合议庭产生了三种意见:

(1)过失犯罪刑事责任应当比故意犯罪轻。这在大陆法系国家已成通例。因为“与故意犯罪相比,过失犯罪行为的不法内容和责任内容较轻”。过失犯罪作为被追究刑事责任,是主观主义时代的产物。在某些情况下,过失犯罪的社会危害性并不比故意犯罪小。但在主客观相统一的中国刑法理论上,应当承认,过失犯罪的人身危险性比故意犯罪要小。医疗事故罪作为过失犯罪的一种,在刑罚的设定上,应该设定比故意犯罪(如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的刑罚要轻。

法院认为:李无证驾驶无牌号摩托车,在非公共交通范围内,撞倒他人,致人死亡,且负全部责任,其行为已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应予支持。李在事故发生后,为抢救被害人而未能自动投案,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本人罪行,虽不能认定为自首,但应当作为酌定从宽量刑情节予以考虑,且李能够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鉴于此,依照《刑法》第233条,第67条第一款和第72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被告人李满英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

  第一种意见认为,周某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周某与江先生之间存在住店服务合同关系。周某的旅店因设施及管理方面存在瑕疵,造成江先生中毒死亡,其应负违约责任或侵权责任,而不构成犯罪。

(2)过失犯罪的刑事责任应当针对过失的形态有所区分。过失犯罪作为在犯罪归责的层面上考虑,应当根据刑法责难的重点不同而有所区别。在一般过失犯罪的场合,刑法尽管也责难行为人的主观,但重点在于责难其所造成的客观后果。这也就是为什么过失犯罪以结果定罪的原因。而在业务过失中,除了责难行为人的客观外,重点在于责难其主观的渎职性。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未上诉,公诉机关也未提出抗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第二种意见认为,周某的行为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我国法律规定,在商业经营、生产经营过程中违反有关规章制度,造成人员伤亡的,可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周某经营旅店时,把不在经营范围内的房屋出租给江先生,属于超范围经营,且造成了江先生煤气中毒死亡的严重后果。周某可以将房屋随意租给任何不特定的人,危害的客体就不特定,因此,其行为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

(3)强化防范过失犯罪的特殊刑种。过失犯罪由于其在犯罪发生机制上是由规章的规定性被违背而被确定的,因此需要对防止继续违章作出规定。这方面,资格刑的选择是必需的。

【裁判理由】

  第三种意见认为,周某的行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周某将有火炕的房屋出租给江先生时,已意识到在此房内住宿可能会有危险,但却轻信其采取的开窗措施能避免危险的发生,最终导致江先生中毒死亡,其行为已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二)遵循业务过失犯罪的特点和规律

所谓公共交通管理范围内,应当是指纳入公安交通管理机关管理范围内的道路。一般而言,机关、企事业单位、厂矿、学校、封闭的住宅小区等内部道路均不属于公共交通管理范围。在上述区域道路上因使用交通工具致人伤亡,在排除行为人出于主观故意以及不能构成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情况下,如构成过失犯罪,需要定罪处罚的,不能按交通肇事罪处理。原则上

  分  析

业务过失犯罪属于广义职务犯罪的一种,它具有以下特点:

讲,一般应首先考虑以过失致人死亡罪追究刑事责任,如该行为同时又符合重大责任事故罪或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的构成要件,则应按特别法条优于普通法条的适用原则,以重大责任事故罪或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等罪名追究刑事责任。具体地说,其一,在工厂、矿山、林场、建筑企业或者其他企业、事业单位内部交通范围内,该单位职工使用交通工具违章生产作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应以重大责任事故器追究刑事责任;如该职工使用交通工具但并非是从事单位的生产作业,虽造成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仍应以过失致人死亡罪追究刑事责任。其二,在工厂、矿山、林场、建筑企业或者其他企业、事业单位内部交通范围内,该单位用于生产、运输的交通工具不符合国家劳动安全规定,经有关部门或人员提出后,仍不采取措施,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应以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追究相关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如不符合上述情况,虽因使用交通工具造成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仍应以过失致人死亡罪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

  笔者同意第三种意见。

(1)犯罪主体是从事业务活动的人,他们负有业务上要求的比普通人更高的特殊注意义务。当行为人没有尽到应尽的注意和谨慎义务导致了危害结果发生时,其“对结果持不注意或不充分注意的心态”,就应当承担与这种较高的注意义务相适应的较大的刑事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第二庭编:《刑事审判参考》
2003年第3辑(总第32辑),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第29~33贾。供稿:天津高院;

  民事侵权行为是对民事主体的侵害;民事违约行为是合同当事人违反合同义务的行为;犯罪行为是具有社会危害性,应受刑罚处罚的行为。这三种行为对于损害程度的要求有很大不同。犯罪行为必须达到具有社会危害性的程度,要对刑法所保护的社会关系造成或可能造成一定的损害;侵权行为不必具有社会危害性,而只要具有违反有关规定,损害他人权利的违法性;违约行为既无需具有社会危害性又无需具有行为违法性,它只要求合同当事人对双方的合同约定有违反行为。本案中,周某与江先生之间确实存在住店服务合同关系,但是其将不在依法核准的旅店经营范围内的储藏室出租给江先生使用,致其身亡的行为已经侵犯了公民的人身权利,具有了一定的社会危害性,超出了一般的民事违约与侵权行为的损害结果范围。因此,周某的行为已构成犯罪。

(2)业务过失的行为人作为具有专业技能和特种技术的人,他们对危害结果的发生具有超过一般人的预见能力和避免能力,但由于行为人严重不负责任违反规章制度最终还是造成了危害结果的发生,其主观的可责性显然要比普通过失犯罪大;

�2.

  司法实践中,法院认定过失犯罪的案件,一般要综合考虑被告人的过错、注意义务、履行义务的状况、在事故中的责任等。本案中,周某将江先生领进垒有火炕的储藏室住下后,双方就形成法律上的住店服务合同关系。作为经营者的周某就有保障江先生生命、财产安全的义务。这种义务的履行,不仅要求周某尽到关于安全的提醒义务,还要求其采取切实有效的保障措施。对此,周某显然没有完全、适当地履行其应尽的义务。尤其在他把明确不符合条件、不在经营许可范围内的储藏室租给江先生的情况下,更加增大了他的注意义务。北京市实施《旅馆业治安管理办法》细则规定,经营旅馆,必须遵守下列治安管理规定:服务台昼夜有人值班;客房区不设服务台的楼层,昼夜有人值班巡查。本案中,周某一直没有巡查。同时,周某在明知垒有火炕的房间没有通风设备,易造成危险的情况下,没有采取相应的安全防范措施,而只是提醒江先生不要关窗。这表明,周某认为只要提醒了江先生就不会发生煤气中毒,但事实上,此储藏室根本不具备充分防止危险发生的条件,这充分体现了周某轻信能够避免损害结果发生的心理状态。此外,周某的行为是引发江先生中毒的直接原因。他将江先生安排在储藏室,使江先生处于一种极有可能发生煤气中毒的危险境地,又没有采取安全有效的保障措施,最终,导致江先生死亡。可见,他的行为已具备了过失犯罪所要求的客观条件——过失行为。所以,周某的行为构成过失犯罪。

(3)业务过失常常发生在生产、作业等过程中,通常意义上其实际的危害结果也较普通过失严重,往往包括人员的伤亡、财产的巨大损失和公共安全的严重破坏,且涉及面广、影响恶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