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骗罪辩护词范文

过失致人死亡罪,是指行为人因疏忽大意没有预见到或者已经预见到而轻信能够避免造成的他人死亡,剥夺他人生命权的行为。认定犯罪要从哪些方面入手呢?具体案件要具体分析,下面我们来看一篇辩护词,希望你可以从中学到一些经验。

  辩 护 词

过失致人重伤罪,指过失伤害他人身体,致人重伤的行为。在刑法里处于第二百三十五条规定已满14岁不满16岁的未成年人不对本罪负刑事责任。在涉嫌过失致人重伤罪进入刑事司法程序后,应该如何进行辩护?请看下面一篇辩护词。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辩 护 词

?

  云南圆合圆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被告人王某某的近亲属王金昌的委托并经其本人同意,指派张仕龙律师担任被告人王某某的辩护人。辩护人在庭审前查阅了本案卷宗材料,并会见了被告人。案件已经过法庭调查,事实已经清楚,辩护人对公诉机关对被告人王某某指控的基本事实没有异议,但对公诉机关的定性和量刑意见有异议。为维护被告人合法利益,特作如下辩护意见,谨供法庭参考:

  审判长、审判员: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北京市岳成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孙威母亲的委托,指派徐尊立律师作为被告人的一审辩护人,接受委托后,我们及时与贵院联系,复制案卷证据材料、领取起诉书,后会见了被告人,并征得了被告人本人同意作为其辩护人,依法履行辩护职责。在办案过程中,我们对贵院给予的支持表示由衷的赞叹和感谢。辩护人仔细阅读了公诉机关的起诉书和案卷的证据材料,并通过参加今天的法庭调查,本案事实已经查清,刚才辩护人又认真听取了公诉机关的公诉意见,现发表如下辩护意见,希望法庭在合议时予以考虑:

  一、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认定被告人王某某行为构成诈骗罪错误,其行为具备合同诈骗罪构成要件,应定性为合同诈骗罪。理由如下: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及相关司法解释,合同诈骗罪是指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的构成须具备以下要件:(1)侵犯的客体是市场经济秩序和公私财产所有权。(2)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3)主体即可是自然人,也可以是法人或单位。(4)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且须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辩护人认为被告人王某某为偿还债务,虚构主体李红强与受害人XX经贸有限公司我们签订合同,是在履行运输合同的过程中将所运输物品转卖,其行为完全具备上述刑法规定关于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对其行为应定性为合同诈骗罪。而且根据刑法的规定,本案诈骗罪与合同诈骗罪是一般与特殊的关系,辩护人认为以合同诈骗罪对其进行追诉其才与事实相符,也符合刑法规定。

  山东华林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人张某某的委托,指派我作为其一审辩护人及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依法参加本案庭审调查。通过多次会见被告人,查阅卷宗材料,参加开庭审理,我已对本案有了比较清楚的了解,现依据事实与法律发表如下辩护意见,供合议庭合议时参考:

一、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犯过失致人死亡罪的定性,辩护人持有异议,被告人不应对受害人死亡的结果承担法律责任,应构成过失致人重伤罪。理由如下:

  二、辩护人除了对公诉机关对被告的罪行定性有异议外,还认为被告人具有以下法定和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请法庭在量刑时参考。

  首先,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张某某犯过失致人重伤罪罪名没有异议,但纵观本案,被告人张某某存在以下几个可以从轻、减轻处罚的法定、酌定量刑情节,希望合议庭在合议时予以考虑。

1、《人体重伤鉴定标准》44条规定,颅脑损伤致使硬脑膜外血肿、硬脑膜下血肿或脑内血肿属于其他对人体健康的重大损伤。本案中,受害人入院后,通州区潞河医院的入院初步诊断和出院诊断病历中都显示,受害人王长春的伤情为硬膜外血肿、多发性挫伤、急性闭合性颅脑损伤、蛛网膜下腔出血、外皮裂开头皮血肿和上唇皮肤挫伤。故被告推倒被害人所致伤情完全符合属于过失致人重伤的鉴定标准。

  1、被告王某某积极配合公安机关,使公安机关将赃物追缴并退回受害人手中,挽回了受害人的损失,减少其行为的社会危害性。

  一、
被告人张某某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2、出院时病历显示病情已经治愈。

  本案被告人犯罪情节轻微,社会危害性不大。被告人所诈骗的财物数额经相关鉴定部门鉴定,其价格为122000元,其数额不是特别巨大,没有其它严重和恶劣的情节。被告王某某在案发后,积极配合公安机关,如实提供赃物信息和动向,使公安机关及时追回赃物赃款,并退回给受害人,减少其行为的社会危害性,依法应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事故发生后,被告人张某某在莱芜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第一大队事故处理中队如实陈述了案件的全部事实,当得知案件由交警支队转交到莱城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并已立为过失致人重伤案以后,立即主动到花园派出所投案接受调查。根据《刑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被告人张某某在未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情况下,主动投案,属于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病历显示,被告的推倒行为致受害人硬膜外血肿,急性闭合性颅脑损伤等伤情经过通州潞河医院的及时抢救,到7月9日已经有特级护理改为Ⅱ级护理,体温和心跳等生理指标都已经正常,7月10日后又降低了护理等级,头部伤口处清洁干燥,不再有无体液溢出,能进普通饮食,四肢活动自如,能自行排尿,但仍继续给予脱水降颅压、补液治疗。说明伤情已经稳定。按医疗常识,此种情况下只要继续给予脱水降颅压(一般每隔6小时左右静滴降颅压药物)、补液治疗,再加之卧床休息
4~6周就能痊愈.
另外,根据通州区潞河医院出院诊断病历中显示,受害者出院时神智清醒,查体配合,肢体活动正常,病情已经治愈。说明按照住院时的伤情不会出现死亡的结果。

  2、被告人王某某是为偿还欠他人汽车修理费及信用社债务等,加之因法制观念和法律意识淡薄而走上犯罪道路,王某某系因偿还债务引发,其主观恶性不大,应该酌情给予适当考虑。被告人之所以走上犯罪道路,一是因其不懂法造成,二则是因善良的本性使然。尊敬的审判长,大家想想,如果被告人是一个十恶不赦罪犯,对于债务,他完全可以耍赖不还,但他没有这样做,为了还债,不惜冒犯罪的风险,所以从主观上看,其主观恶性不是很大。当然,他的善良不是逃脱法律制裁的理由,但应该与那些主观恶性极为恶劣的罪犯不能相提并论,所以辩护人恳请法院在量刑时适当考虑,酌情从轻判决。

  二、
被告人张某某系过失犯罪,且已经尽到了谨慎驾驶和危险提示的义务。

3、受害者死亡与被告推倒行为间因受害者家人要求出院、出院后超体力活动、昏倒后未及时送入医院和再次入院后家属不同意采取有效治疗等行为的介入而中断刑法上的因果关系。

  3、被告人王某某以往表现较好,无刑事处罚记录,无前科劣迹,而且在犯罪后认罪态度好,有认罪悔罪表现。案发后,王某某对自己的行为追悔莫及,其认罪、悔罪态度积极,应该酌情从轻处罚。自案件发生后,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对案件的侦查予与配合,希望法庭能对他从轻处罚。

  一般人都不知道叉车不属于机动车,而属于特种车辆,需要特种设备作业人员操作证。即使是交警也无法立即确认这一点;被告人张某某在购买该车辆时,卖方没有告诉他驾驶叉车需要特别操作证,也没有按法律规定附随文件;被告人张某某自1989年取得A1A2驾驶证,一直开车,有着丰富的驾驶经验。按照公安部颁布的机动车驾驶证准驾车型对照表,持有A1A2驾驶证可以驾驶除火车之外的所有机动车。基于以上认识,被告人张某某决定将叉车从博山开回泰安,没有想到在莱芜发生了该次事故。

2009年7月13日,受害者家属看到受害者意识清醒、能进食、四肢活动自如。就认为出院回家静养即可。强烈要求2009年7月14日出院,并对一切后果负责。医生劝阻无效后,在告知“受害者正处于脑水肿高峰期,脑部份受压,应继续降颅压治疗,否则可能出现生命危险,严重时危机生命(潞河医院出院记录)”后果后签字出院,出院后直接坐地铁到北京火车站,并在火车站候车出现昏厥现象,直到被送到医院昏迷已达5个多小时,再次入院后受害者家属放放弃采取任何手术,又错过了一次抢救机会,最终导致受害者死亡。

  4、被告人王某某家庭情况特殊,请求人民法院在定罪量刑上特殊考虑。王某某现下有无人照管的三岁女儿,上有七十多岁需人养老的父母,更为严重的是妻子张焕珍已经离家出走,失踪多年。法律无情,但人是有情的,辩护人恳请人民法院考虑其特殊情况,能够酌情考虑,对其适用缓刑,让其能够在家照顾小孩,赡养老人。

  从博山到莱芜一路安全行驶,到事发地点后,因路面不平,颠簸过程中方向失灵,导致车辆失去控制,被告人立即紧急刹车,并大声呼喊提醒别人,但由于是个下坡,才导致本案的后果。

所以,辩护人认为,受伤后,卧床休息和配合医生治疗是基本的常识,在夏天室外和空调室内温差很大,正常人都很难适应温差的强烈变化,尽量减少户外活动并采取防暑降温措施,何况有严重脑外伤的病人,而受害人妻子强行要求出院,没有重视医生的医嘱,出院后在高达37度的室外高温下长时间奔走、站立,却未采取任何防护、未能及时补液和采取降颅压措施导致急性颅内压升高才使病情再度陷入危重,昏倒后长达5个小时才送到医院,再次入院后家属停止一切有效急救进而形成脑疝导致死亡。出院行为导致的一系列不良后果是受害者家属主动作出并能够预见到的。那么在此种情况下,要求本案被告人承担死亡的结果显然是错误的。

  三、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过重,法院不应以此作为对被告人王某某量刑之依据:

  综上所述,由于对叉车性质认识错误,被告人张某某才驾车上路,由于车辆方向失灵导致事故发生,本案属过失犯罪。在事故发生过程中,被告人张某某采取了一个驾驶员所能够采取的一切谨慎驾驶和危险提示的义务,其过失程度相对较小。

二、被告拥有下列从轻、减轻情形。

  1、辩护人认为刑事附带民事原告人不是本案的直接受害人,被告人没有积极赔偿其经济损失不能作为加重被告人刑罚依据。上已述及,本案被告人涉嫌的是合同诈骗罪,根据合同诈骗罪的规定并结合合同法关于合同相对性原理的规定,合同是具有相对性,本案中合同双方当事人是被告人王某某和红河罗次物流经贸有限公司,被告人的诈骗行为侵犯的客体是其与罗次物流经贸有限公司所签订的运输合同,而不是本案附带原告人,所以附带原告人的损失以本案量刑无关,被告人没有赔偿其经济损失对被告人量刑没有关系。

  三、
从事件发生的位置来看,受害人对本案发生存在明显过错,应适当减轻被告人张某某的刑事和民事责任。
辩护人为了履行律师职责,分析说明受害人有过错,请受害人及其家属能理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