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八大山人花鸟画的美学意蕴: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名胜

章先怀是一位有才华的青年画家,来日方长。我们期待他有更多、更具独特意境的作品呈现。

意境美是中国绘画艺术之灵魂。在中国绘画的传统技法中,虚是指画面中笔画稀疏的部分或留白的部分。它给人以想象的空间,让人回味无穷。实,是指图画中勾画出的实物,实景以及笔画细致丰富的地方。“虚实”是中国传统哲学与美学的重要范畴。在中国传统哲学中得以超越是有而与“有无”,“阴阳”等抽象概念取得了沟通,从而使“虚实”范畴在精神层面上得到了极大的拓展与升华。

施云翔指出,历代画师匠心独运的构思和创作态度值得效法。如“四王”的浅降淡彩,王石谷和王时敏画秋景只用很少一点儿赭石和花青,石涛大笔淋漓的泼墨山水之“法无定法”等,都是“绝活”。

 

图片 1

施云翔认为,对中国传统绘画的了解不能越过唐宋盛期的作品,尤其是宋代山水画的严谨画风和笔墨技法的精工,如宋代赵伯驹的《千里江山图》,其巨制长卷之精绝令人惊叹!还有马远的水墨山水那种寓意深刻的意境也令人入迷,值得昼夜临读。

 

图片 2

施云翔主张继承传统但不因循守旧,并对来自域外的现代抽象夸张变形艺术给予欣赏。

艺术之路之艰辛、其中之付出唯艺术家自知。章先怀是一位勤奋与刻苦的画家,他的作品常常是一个月、半年、甚至是一年画一张,在当代艺术家中,章先怀是一位怀着对艺术的虔诚,默默耕耘、孜孜不倦的追求者。如果没有对艺术执着的坚守,没有全身心的投入,没有对名和利的淡泊,是很难做到的。

己亥年

施云翔强调,如何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有所突破和发展,是每一个中国画家应该思考的问题,悉心求变和不断提高自己的主观认识,应是每一个艺海之子的不断追求。

“这是一幅无以伦比的画”。这是德国前总理施罗德在欣赏章先怀作品《正气歌》时给章先怀的题词,这表达了一位外国领导人对章先怀作品的认可和对中国艺术家的尊重。当然,要真正画出无以伦比的画,章先怀在漫长的艺术道路上还必须付出更多,必须不断勘实文化底蕴,不断提升艺术涵养,不断超越自己。在“术”的变革中,达到“艺”的升华,从而进入出“神”入“化”艺术创作之“自由王国”的最高境界。

八大山人(1626—约1705)是清代杰出的花鸟画大师,由于时代特点和身世遭遇,他抱着对清王朝誓不妥协的态度,把满腔悲愤倾泄于诗书画之中。因此他的画面中浮现是鼓腹的鸟,瞪眼的鱼,甚至禽鸟一脚着地,以示与清王朝势不两立,眼珠向上,以状白眼向青天。他常常用草书把“八大山人”四个字联缀起来,形似“哭之”、“笑之”字样,表达出人生的大悲哀与大感叹。

施云翔说缘于自己的严谨好静的个性,故创作题材常以描绘巍峨雄伟的大山和讴歌苍茫无际的白云为主调。

 

编辑: 云上文化

甚至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传统文人画家笔下所画的物象,都是一种“载体”。他们终极目的不是要追求外物,而是要通过描绘物象,展现内心,寓指他们在现实中无法兑现的理想。

章先怀的工笔重彩是对传统工笔画鸟画的继承和创新,其大尺幅的宏大巨制,无论是构图、线条、色彩及艺术家赋予作品的思想内容和所要表达的意境,都体现了艺术家的艺术水准和创作实力,与传统的工笔花鸟相比,已在继承中展示了其独特的创新。近一两年来,章先怀对传统中国画有了更多的探索,在原有的创新基础上他运用不同的笔墨手法和不同的技法呈现出更具个性的创作风格,以独特的艺术语言不断超越自己。

打开音乐

施云翔是一位水墨山水画家,作品多次在国内外展出并获奖。他在绘画艺术上勤奋探索的同时,对国画艺术的传承和创新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用艺术语言来表达艺术家对现实、对社会、对人生的哲学思考,我认为,这就是艺术家的本质。

中国传统绘画讲究虚实相生的艺术手法。中国画意境的传达有赖于画中的“虚实”。画家化自然之境为胸中之意是画家主观精神境界和艺术修养的体现。运实于虚,无虚无实,“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妙境”,虚中有实,实中有虚的表现手法体现出中国传统绘画美学的一大特色。“虚实相生”是黑白结构的中国水墨画的基本命题。

艺术家要想具备独特个性的艺术风格,还应当在自我文化修养上下功夫。古人云:“置笔墨运心而无力,求法而意不到,所失物象神韵,皆为下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