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

  从孤独到爱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我们一直在寻找,寻找一个看似可以属于我们融入进去的世界,于是拼尽一切地往前走,你以为在前方会有某个人在等着你,和你有着同样的灵魂,同样的想法,想你所想,思你所思。然而,这样的一个人终究没有出现。

在人的一生中,从小到大,从懂事到死亡一直陪伴着我们的或许就只有孤独了吧,所以说孤独是一种常态,或许你会因为这样而低落,但请求你千万别沉沦,请你熬过去。

  曾经,背着背包漫步在街头,嘴里哼着歌,只有孤独陪伴。杀入广州,做出让人如此佩服举动的我心里却不抱任何期望,那时的我唱歌,只给自己听,站在舞台的中央,却好似空旷无人,不指望有任何回声。

我们心里都有着一个明确的答案,知道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所谓感同身受这样奇妙的东西,却喜欢给自己编织一个谎言,相信会有的。很久很久以前,你是一个爱做梦的人,在你的梦里,有着所有你爱的东西,你的未来,梦醒之后充满期待的看着这个世界,清澈的眼眸,美好的世界。

大概所有的哲学家也是不能定义孤独这种情绪,这种感觉了吧。我们和孤独之间,到底是朋友还是敌人?有人在孤独岁月中创作,在默默无闻中酝酿传世经典,也有人在被孤独环绕的时候,走向了毁灭。或许是少了一种成就感或者心灵的填充物吧,我们的心灵没有得到安慰,得到满足,我们所求而不得。愤怒,然后自责,然后失落,继而苦恼,甚至沉沦。

  初唱《爱》,不知为何,有一种与观众共同屏息的感觉。曲终,明白了孤独的心灵不止我一个。之后的寻寻觅觅,都是为了找到那种霎那间的窒息感。找不到,于是失落,迷茫,摸不着边际地彷徨。

“曾经,我也是一个有梦想的人。”昨天又在朋友圈里看到这句话,是啊,我们都曾经是一个有梦想的人,曾经,我们很单纯的喜欢一些东西,也很单纯的不喜欢一些东西,我们又可以依靠的东西,那会是我们的父母,那会是因为一起交换糖果而交的小朋友,不开心可以大哭,可以哭丧着脸,开心了可以乐的开花。

海子大家也知道,海子的离去在不久以后让许多人扼腕,他的自杀原因也众说纷纭,或者说自杀倾向,或者说“短命天才说”,很多文学天才都在黄金年纪走向凋亡,比如太宰治。海子有本事,可惜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奈何!所以他把凡.高当做哥哥,或许是觉着同病相怜吧。我们姑且不谈其他,就海子个人而言,他自杀的原因肯定是有抑郁孤独在里面的,得不到赏识,在酒馆念诗被当做疯子…人世间竟找不到相知之人!多么痛苦,多么绝望,多么孤独悲哀!或许他也这么想过吧。孙仲旭先生,翻译过《麦田里的守望者》,《动物农场》等经典外文,于2014年因抑郁症自杀。这种病大概是孤独的产物吧,不知不觉,无声无息,但却一直在伴随你。文人大多是敏感的,一点儿不经意,或是别人,或是自己,或者甚至是一片落叶,一篇文章,可能就会引起自己的失落和孤独,顿时感觉自己瑟缩在一个小房子里,没有其他声音,只有自己的呼吸,外面有万家灯火,万对眷侣,但那是他们的灯火,他们的爱情。只有孤独是自己的,只有烟和思想是自己的。

  是否收获了“爱”,便失去了“孤独”,而失去了“孤独”,我又拥有什么?可我终究不再孤独,有人与我同失落,与我同彷徨,孤独路上的我,已不再孤单。于是,渐渐学会从自己的内心深处寻找声音,沉下气地吟唱每一句

渐渐地,我们长大了,我们的身边不断有人到来,不断有人离开。

人为什么是人,因为人有思想,是一根有思想的芦苇。有思想就会有困惑,就会有彷徨,有孤独。孤独是我们避免不了的状态,当我们在孤独的夜里,会失落,会难过,但请你也想一想其他好事情,不要沉沦于孤独中,变得偏激,怪癖。如果把孤独当做朋友,那么请你拥抱这个朋友,但是不能跟着它走,不能成为它奴隶;如果你把孤独当做敌人,那么请你不死不休,因为休止意味着战胜或者战败,而孤独确是无孔不入的,所以请你在孤独中坚持,请你除自己外还想想爱你的人,还有也处于孤独中的其他陌生人,你其实不是孤单的。

歌词。

有人会在你有小成绩的时候欢喜,也有人心存妒忌;有人会在你失落的时候,给你一个看似感同身受的安慰,也会有人不以为然,不做出任何回应。有人可以和你分享喜悦,有人可以和你分享悲伤,可是,他们的表面背后,却藏着你永远也不能看清的脸,那张脸,可能面目狰狞,也可能面带微笑。

在此刻,在动笔的此刻,或许有人也如我刚刚般陷入黑夜的失落中,被孤独环绕,回想往事一无所成,not
a penny to my name
,再看未来,不知路在何方,迷惘彷徨。朋友,请你收回思绪,睡个好觉,明朝醒来自然有明朝的事,路是脚走出来的,而不是想出来的,是弯路还是直路,除了前辈们的忠告,我们一无所知,所以请不用担心,睡个觉,明天继续过下去,给自己找点儿事情做,获得满足感,没必要大事儿,让自己开心满足的小事儿就行了,你就可以是个幸福的人了。就像我,写完这些文字,我感到很开心,很满足,不管未来如何,不管孤独下次什么时候卷土重来,至少我现在已经打赢它了,以后也会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