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6

刘大为:关于速写

速写首先是解决造型问题最快捷、最可靠的手段,是画家了解、熟悉对象形体结构、运动规律的手段。画好速写有许多因素,最首要的是观察方法。学画者首先应训练眼睛、观察对象、研究分析对象,从整体出发,全面把握对象的整体形态,突出重点,突出主要特征,强化主要特征,抓住第一印象,迅速把对象动势、结构、神态描绘出来。在抓大形的同时,亦要注意主要特征及重点细节的深入、精微刻画。

在画家采风活动过程中存在着这样的现象不带画板,而准备的是几千或几万元的数码相机。当然使用现代先进的数码相机并没有错,与时俱进吗!何况数码相机使用起来快捷方便,不喜欢可以直接删除,减少不必要的浪费,谁能当得住它的诱惑呢?可是我们又不得回头细想,画家的艺术创作离不开速写,速写是画家在体验生活与观察生活中灵感的结晶。并是画家在较短的时间内表现出来,以达到记录艺术感受的目的,。我们也常常以一个艺术家的速写水平来检验他的艺术才能的高低,这是一种最简单的方法,也是我们对绘画艺术最原始、最真切的追求。速写为艺术家的艺术创作铺垫了道路,增强了画家对艺术表现对象的深刻感受,这是毋庸质疑的
。那是不是画家在艺术采风中就不能使用相机?就应该用最原始的方法记录生活、体验生活呢?速写与相机孰轻孰重?正视现代的高科技产品,巧妙的运用到艺术创作中去,是我们值得深思的问题。同时艺术创作离不开速写它的魅力是你我无法征服的。

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艺术来自真实生活体验

时间:2015年08月24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吴华

艺术来自真实生活的体验

——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谈“深入生活、扎根人民”

  时隔两个月,再次见到刘大为,胳膊上手表遮住的皮肤和别处的反差更大了,“从四川大凉山采风写生回来,又去了内蒙古,我曾经生活成长的地方。”这半年多来,下乡采风是他生活的常态,事实上,不间断的写生,早已成为刘大为几十年如一日的生活方式。他端坐在椅子上,翻开了手中的画册《史诗与牧歌》,其中的《工地组画》是一组反映建筑工地工人劳动场景的作品。“有人认为工地有什么可画的,都是些钢筋水泥冷冰冰的东西,尘土飞扬,国画也不好表现。”刘大为这样看当代工业题材的中国画表现,“长的钢筋很软像荷花秆一样,盘条跟藤条很像,建筑工人劳动的场景、休息吃饭的情景都很生动。工业题材也一样可以用水墨表现。”“文革”后期,刘大为大学毕业,曾经被分配到工厂当工人,他对于劳动者有着天然的感情,不管身处什么样的环境,这种质朴的本性似乎很难改变。在当代艺术多元化国际化背景下,他认为现实主义创作并不过时,所谓“现实主义创作”,并不是你要“再现”或是“超越”现实,而是生活中仍然能够发现让你感动的人和事,“真、善、美”是人类永远不过时的价值观。

  作品《绿荫》,现场写生葡萄架下的维吾尔族老人。为表现其光感,刘大为在用传统中国画笔墨表现的同时,将西画的色彩、明暗运用到笔墨之中,“虽然不是传统的国画笔墨,但整体上看还是中国画,是新的中国画。”刘大为坦言,“只有长期深入生活,才能更全面地表现生活、记录生活,作品才能更感人。”刘大为认为,现场写生,人物的五官特征、衣服特点、动态表情、性格特点等都能观察得细致入微,这样在表现上就会更生动。

  作品《巴扎归来》,表现新疆老人和少女骑着毛驴赶集归来途中的欢快情景,如摄影抓拍的瞬间场景。人物形象鲜明,兼有细节刻画。老人面部和胡须上的光感异常强烈,少女面部光泽温润细腻。

  工笔作品《阳光下》,一个老喇嘛和一个小女孩在寺庙前晒太阳。身着绛红色罩衣的老人和一袭白衣的少女,异乎寻常的宁静气氛,构成一幅超越时空的画卷,在浓重的宗教氛围和时代气息下,几代人沐浴着同一片阳光,憧憬未来……

  作品《鼓手》,水墨酣畅、一气呵成,将一位少数民族演奏者忘我投入的表演形象,刻画得呼之欲出,感人至深。

  刘大为说,这些作品的完成得益于生活中不经意的感动,“如果没有生活的体验,我不可能有钢筋比作荷花杆儿的灵感,如果不是一次次到最底层,也体会不了乡亲们赶集能如此快乐喜悦。有时候在老乡屋里写生,外面下着小雨,竹楼里的火塘、腊肉、黑黢黢的屋子,这些都会让我莫名感动,会拉近彼此的距离。”

  坚持创作从生活中来的刘大为,曾在上世纪80年代,数次带领学员深入老山前线,在战壕里戴着钢盔写生。不远处随时传来枪炮声,他还趴在战壕里画速写,学员们说,“刘老师,都什么时候了?还画速写!”“其实我第一次上去也很紧张,自己心跳的声音都能听见。”

  刘大为当过工人,当过记者,在教学岗位上耕耘了20余年,无论在什么岗位,无论工作多忙,他从来没有间断过写生和创作。他的写生足迹遍及祖国各地,走得最多的是边远少数民族地区,内蒙古、新疆、青海、云南、贵州、四川、甘肃、陕西、西沙……并多次出入人迹罕至之地。今年以来,他三次赴云南体验生活,偏僻的翁丁佤族村寨、布朗村寨、爱伲村寨等,都留下他写生的身影。

  今年4月23日,在云南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独龙江乡普卡旺村,刘大为给老县长高德荣画了一幅水彩人物肖像画。慈祥和蔼的老县长形象跃然纸上。

  “这个县长不一般。”刘大为说,“过去这个地方一年有半年跟外界隔绝,只有积雪融化后才能进出,村庄里一贫如洗。高德荣退休后,放弃县里舒适、安逸的生活,就住在公路旁的简易工棚里,指挥为各个村寨修路。一条长20公里的穿山公路终于修好,使得村里脱贫致富。”刘大为被他的奉献精神深深感动。“作为艺术家,能够与这样平凡中不平凡的人物交流并为其塑像是我的荣幸。”

  其实,刘大为一行也为云南山区修过路。

  2012年12月,刘大为曾带领中国美协画家采风团来到云南省西双版纳南糯山哈尼族丫口老寨采风写生。

  “丫口村寨位于山顶,是南糯最偏远的一个茶寨。当地老乡为了我们上山方便,特意把唯一一条上山土路用土垫平,结果我们到达的前夜突然下了一场暴雨,新垫的土全变成泥浆,反倒使车轮打滑,行驶愈发困难。”历尽艰辛抵达寨子,老乡们用最传统的民族方式热情招待了远方来的画家们。丫口老寨是百年古茶树的生长地,是古茶树资源最丰富的山寨,但是由于交通不便,茶叶很难运出去,以及孩子上学、百姓看病等种种不便。刘大为当即建议大家集资为当地修一条通往山下的路。

  半年后,水泥路如期修好。正式通车时,刘大为一行再次来到丫口老寨,村民们载歌载舞早早地在几里外迎接,画家们在锣鼓喧天的喜庆气氛中再次挥笔作画。对他们来说,高山上的云雾、空气里的茶香、歌声中的笑脸,足以激发取之不尽的创作灵感。而对“隐居”于山中的哈尼族人来说,艺术带给他们的是超越日常生活的触动。

  “首先是老乡们感动了我,只有真正深入到他们的环境中才能体会和感受他们最真挚、发自内心的情感。而我们只是为他们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对他们有一点帮助,也是种缘分。”

  不同于重大历史题材的严肃沉重,刘大为的小幅水墨作品更多宁静放达,具有安详的审美感受。尤其在反映少数民族同胞的生活时,更是充满着牧歌式的情怀。刘大为说:“虽然少数民族的生活条件大多艰苦,自然资源、气候条件大都恶劣,但是他们个性纯真、乐观积极。以前当记者下去,经常住蒙古包,毡包里非常寒冷,但是牧民们围着火炉,唱唱歌,跳跳舞,就觉得很幸福。他们的乐观和善良对我年轻时的精神世界影响很深,在作品中希望能把这些曾给我带来激励、感动的东西展现出来。”

  刘大为认为,深入生活不是浮光掠影、走马观花,要在群众生活中体验和亲身感受,在和百姓的交流中,在一件件感人的故事中去领悟、思考和创作。

  刘大为速写本不离手,走到哪里,画到哪里。“有必要提倡画家多练习速写,特别是到丰富多彩的现实生活中去写生。在面对生活、手执画笔去认真完成速写的同时,恰恰是画家全身心地去观察生活、研究生活、体验生活、全面认识生活的过程。”他说,艺术家要勤奋,就像皮球一样,拍得越用力,弹得也越高,压力越大,动力也就越大,要不断激发自己的创新能力,紧随时代生活步伐,不断创作出更多、更好的精神食粮奉献给人民。

——摘自《北京大学艺术学院2015中国画教学文献》

其实世界上的任何事物的产生都有它的饿客观意义,也自然存在本来个体的优缺点。速写满足了画家艺术创作的直接需要,艺术创作需要积累,艺术技能需要锻炼,速写的可操作性与测练性等方面就满足这些需要。在相机没有的年代里,所有的艺术采风都是画家对自然的直接速写。画家在速写练习的过程中可以锻炼自己的注意力、观察力、记忆力、想象力等。速写在快速的记录中帮助画家感受艺术对象的典型,也强化了艺术对象的特征。在艺术对象转瞬即逝的过程中通过观察对象的记忆积累作为辅助帮助完成记录过程,这是照相没有办法完成的。《韩熙载夜宴图》充分显示速写的这一独特魅力。在五代画家顾闳中要在一个晚上的时间观察、记录韩熙载的生活片段,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而画家能巧妙的截取典型的夜宴片段加以描绘,运用速写的方式,夹杂一些想象是作品完整又生动。作品巧妙的语言屏障隔开而又连贯一气,画面人物众多、情节复杂,却又安排的宾主有序,繁简得当。画面中乐曲悠扬,舞姿曼妙,筹交错、笑语喧哗,突出主人公韩熙载心事重重,郁悒无聊的精神状态。

(刘大为:关于速写)

画中的人物如此传神,体现艺术家高超的艺术水平,也看出顾闳中有很强的速写功力。不在平时的速写锻炼中如何练就这身速写本领,其实,西方的许多艺术家也都是用速写记录生活,在速写联系中真正提高自己的艺术水准。像米开朗基罗的《创世纪》全画300米,有300多个比真人大两倍的人物,不论是女巫、预言者、奴隶还是裸体青年,个个形象生动,力度非凡,拱顶似无法承受其重量颤抖,这样的艺术表现难道米开朗基罗没有精湛的速写技艺吗?现代女画家周思聪的写意人物传神朴实、笔法洗练、设色淡雅,具有很强的感染力。周思聪的精彩的作品背后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画家的勤奋、认真的速写态度。无论上山还是下乡采风,都是背着画板速写生活,用心、用笔、用情感受生活,洒脱的留下的永远是自然的美。

图片 1

速写像你我写日记,随笔记录生活的所看所想所闻。用直接的笔触、线条记录自己的感受。线条在腔与纸的交融中抒写着它的灵动。速写应该是一块敲门砖;是一种最朴素的
艺术表现形式;是让你走进艺术殿堂的第一快磊石。是造型和创作的基础。每个画家在学习与创作作品不得不从速写中汲取养分,汲取广阔生活中所有的营养。综观绘画史,古今中外的绘画大师豆油大量的速写作品存世,席勒的速写让你看到它与油彩作品风格的一致性。线条与色彩的朴实与统一性,甚至可以看到油彩作品知识对速写作品的追加与丰富。近代画家
蒋兆和的〈流民图〉,叶浅予的新疆少女的美妙舞姿、徐悲鸿的奔马、黄胄笔下的毛驴、黄宾虹的山水、齐白石的花鸟等,都是通过大量的速写练习、观察写生才取得成果。速写与艺术家的
艺术人生呈现着直接的连接关系。速写片段地记录画家生活的点滴体验,全面系统、直观的展示画家的成长历程。速写一页一页诉说着画家的风雨历程。

刘大为,1945年生,祖籍山东诸城。1968年毕业于内蒙古师范大学美术系。198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研究生班。现任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教授、主任,解放军美术创作院院长,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速写是绘画之母。素描是一切造型的的基础,而速写的基础则是速写。素描顾名思义一单纯的色彩表现艺术形象,而用较短的时间或较快的速度画出单色的画就叫速写。可以说速写就是一切绘画之母。从孩童的涂鸦形式就可以清晰的看到速写的痕迹。孩子在涂鸦的过程中将观察到的客观事物用稚嫩的画笔表现出来,形象的描绘同样包括孩子们的理解、概括、创造。这样的速写作品仍具有生命力。在远古时期先民们就用最简单传达远古时代的文明。人类在涂鸦中成熟,现代的涂鸦过程中一样产生大家。涂鸦速写的原始形态,速写的生命的开始与人类“涂鸦”开始一样,扩开了人类文明的大门,让拥有绘画天赋的人如鱼得水,速写人生。

图片 2

速写也有自己灵活的技巧性。在一幅幅大师的速写作品中一样可以欣赏到大师的速写表现技法。说到这很多人自然想到象铅笔、水笔、钢笔、柳条等去描绘对象旧叫速写,其实不然,只要你能在较短时间内表现艺术对象的典型就叫速写。像刘海粟、叶浅予先生等速写作品,有许多都是直接话在宣纸上的,画面上而且丰富的色彩,值得称赞的是海粟先生三上黄山。

关 于 速 写

文/刘大为

艺术实践是锻炼造型能力的根本途径,而速写这一最为基本的艺术实践,近些年来似乎不为学画者所重视了。究其缘由,无非是现在手中有各式照相机,一拍全有,用不着日晒雨淋、费神劳力去画速写。速写靠的是水滴石穿、铁杵磨针的精神去修行的,当前急功近利、浮躁享受之风日盛,这桩苦差事,自然就被荒废了。加之前些年艺术流行鄙视表现生活,鼓吹虚无主义、自我表现,盲目模仿、照搬一些现代流派,迫求荒诞、怪僻之风,对速写这一重要基本功的干扰,自不待言。

图片 3

想当初做学生学画时,口袋里时时揣一本自订的速写本,手不释卷,笔不停挥,在食堂排队打饭时也不失速写良机,到寒暑假探亲时,火车车厢内更是速写的好课堂,各式人等,尽情写来。当时各艺术院校中,有不少在火车上因画速写误会闹出的笑话。即使做了大学教员后,这一习惯仍未改。那时,带学员到边陲山区、高原牧场写生,没有相机,全凭一支画笔。早晨一起床,就喊醒学员,背起画夹,怀揣干粮,骄阳烈日,风雨无阻。碰到好形象、好景物,激情大发,席地而坐,摊开画夹速写起来,好不痛快。回住所后,再一页页翻看当日收获,分类整理,喜不自禁。每次体验生活,我所作的速写数量竟大大超过学生,故有些学生戏言,跟着我,把他们全都画“绿”了。多年来乐此不疲,画稿积案盈箧,这一苦功修炼,得益匪浅,现在作画时,不论尺幅小帧,或者是鸿篇巨制,都不至于在造型问题上汗颜。

图片 4

有鉴于此,我觉得现在很有必要着力提倡速写,特别是到丰富多彩的现实生活中去速写。

图片 5

在完成速写过程中,要始终相比较,上下左右相互联系,在比较中正确地描绘对象。观察对象时还应注重由表及里深入研究,不要被表面衣着、服饰所迷惑。

速写不同于长期素描之处,在于对象稍纵即逝,从观察到记忆、落笔的过程,密切眼和手的配合,很快抓住对象最典型、最生动的动态、形象,把这一强烈印象反映到纸上。

在进行速写训练时,一般要先慢后快,先静后动,先简后繁,先写后默,循序渐进,持之以恒才能奏效。我在教学时采用的强化训练法,不失为较快提高速写能力的好途径,即在艺术院校低年级时,拿出一段时间(约一个学期左右)加大速写量,强化速写训练。在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中,集中力量突破一些问题,勤能补拙,熟能生巧,使速写能力达到相当水平,在这之后方可不断去巩固、提高和深化。

图片 6

有关速写的技术、技巧问题,在此就不一一赘述。速写有其技艺性的一面,更重要的意义、价值在于它是画家与生活联系的媒介。在面对生活、手执画笔去认真完成速写的同时,恰恰就是画家全身心地去观察生活、研究生活、体验生活、全面认识生活的过程。长期的速写使画家广泛深入地接触社会、自然与人,去捕捉生活中最美好的形象、场景,去发掘动人的艺术创作素材。在不断提高审美意识中,速写也体现着画家的艺术品位、风格。好的速写本身就是最为真率、质朴,最为生动、自然,最能代表画家感情色彩与艺术修养的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