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回望中夏族民共和国今世艺术40年:从陈逸飞到“90后”景象

周春芽和曾梵志将人们的视线引向权力与资本的世界;徐冰、蔡国强以中国文化和历史为本体展示中国的当代艺术;向京以特有的女性视角讲述对女性自身的“身体性”的认识,在经验的世界之外,寻求精神之手触摸到的地方。

该专场亮相的105件中国当代艺术品被认为是目前最重要、最完整及最有系统的当代中国艺术收藏之一,涵盖了上世纪80年代至新世纪的中国当代艺术创作。拍品中最受关注的是张晓刚的《生生息息之爱》。估价为2500万至3000万港元的该件作品一上拍,立马受到现场和电话委托者的激烈竞拍。最终,该件作品以高出估价近3倍的7906万港元成交。这不仅刷新了张晓刚的个人世界拍卖纪录,也成为世界上最贵的中国当代艺术品。此前,世界上最贵的中国当代艺术品由曾梵志创下。

  曾经作为瑞士驻中国大使的希克谈到,他起初与中国结缘并非因为艺术,而是因为公务。1970年代末期的时候希克还是一名瑞士电梯公司的员工。

展览“文革”以后陈逸飞的《踱步》转而进入“星星美展”,当时参与的艺术家黄锐、马德升、钟阿城、李永存(薄云)、毛栗子等的作品均有展出,通过对这些艺术家的研究,能帮助我们对艺术史转折因素的寻找。在“星星”成员早期的作品里,印象派、表现主义、象征主义甚至立体主义的风格都有呈现,但艺术家们更多的是希望利用这些新的艺术语言去表达自己的内心感受。

岳敏君的作品《处决》于2007年10月12日在伦敦苏富比拍出590万美元。

  当毛泽东去世之后,按照希克的话说,中国当时的大环境可谓“风云变幻“。虽然当时希克对中国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是回顾当时的中国艺术界,希克说并不为自己所看到的“感到兴奋”。

澎湃新闻记者 黄松

最贵中国当代艺术品回顾

图片 1

图片 2

当代艺术市场恢复信心

  “M+
希克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四十年“将于香港西九龙M+艺术博物馆展出至2016年4月5日。

李爽,《梦》,1980

曾梵志的《面具系列1996No.6》于2008年6月在香港佳士得拍出7536.75万港元。  

  来源:artnet新闻

展览现场

专家分析

  经过多年系统性的收藏,希克说他大约收藏了2300件艺术品。在收藏数年间,希克大约见过超过2000位艺术家。在当时并无完整画廊买卖体系的状态下,很多作品都是希克直接从艺术家手中购买的。

20世纪90年代初,中国当代艺术在全新的社会和不同的文化语境中展开。随着大批艺术家陆续参加威尼斯双年展(1993年)、圣保罗双年展(1994年)等国际大展,中国当代艺术逐渐融入到全球化的语境中,其中“政治波普”和“玩世现实主义”两股艺术创作浪潮,在国际舞台上有了一席之地,也引发了关于后殖民话语、全球化语境中的地域经验以及中国艺术界对“国际身份”这一问题的热烈讨论。

张晓刚的《生生息息的爱》以7906万港元成交

图片 3

图片 4

除了张晓刚的三联作《生生息息之爱》外,张培力(《X?系列三号》2306万港元)、王广义(《毛泽东:P2》1914万港元)、耿建翌(《灯光下的两个人》1858万港元)、丁乙(《十示之90-6》1746万港元)、余友涵(《1985-4》1410万港元)、刘炜(《不准吸烟系列》
1410万港元)等艺术家的个人世界拍卖纪录也在此次春拍专场上被刷新。艺术评论家顾振清指出该专场因这些拍品的重要性而具有不可复制性。至于是否会鼓励中国当代艺术的投资潮,他称:“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信心在恢复,但其成长、价值建构还需时间。”

  在经过对中国当代艺术数年的观察研究后,希克决定系统性地开始收藏自1970年代末开始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这种规模和体系的收藏开创了个人搜藏家和艺术机构收藏的先河。

到了80年代的中期,各个城市出现了不少年轻艺术家团体,这些团体发表宣言和艺术主张,并举办自己的展览。批评家后来将发生在这个时期的艺术运动称之为“85美术运动”。正是这些艺术运动,让艺术界更清楚地看到过去艺术为政治服务的问题,年轻艺术家们通过各种艺术语言方式打开人们的视野。舒群、任戬、王广义等人组织的北方艺术群体,毛旭辉、张晓刚、叶永青的“新具像”和“西南艺术研究群体”,张培力、耿建翌、宋陵的“池社”都是这个时期现代艺术潮流中的重要部分。

据了解,《生生息息之爱》与张培力、王广义的高价作品都是被同一买家电话竞投得到,据圈内人事后分析可能是位纽约藏家。在拍卖现场的艺术评论家顾振清表示,张晓刚此次作品有理由拍出高价,“市场对张晓刚的作品信心比较足,因此他的好作品还是有好的价格”。

  瑞士艺术收藏家乌利·希克(Uli
Sigg)日前为美国有线新闻网CNN撰文,从第一人称视角谈论了自己逾四十年的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经历。希克的收藏目前正在位于香港西九龙的M+艺术博物馆中“M+
希克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四十年“(M+ Sigg Collection: Four Decades of
Chinese Contemporary Art)中展出。

而后以高小华、罗中立、程丛林、何多苓等艺术家构成的“伤痕美术”,他们当时的作品与建国以后很长一段时间“积极”和“健康”的作品不同,其中带有的悲剧性的主题和灰暗的情绪代表了人性的苏醒,也为80年代的现代主义运动提供了基础。由“伤痕美术”引出的“乡土现实主义”也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思考。

蔡国强的“为APEC作的计划”(14幅一组)于2007年11月25日在香港佳士得拍出7424.75万港元。

  目前正在M+展出的展览包含了50位艺术家的80件作品,参展艺术家包括艾未未、方力钧、耿建翌、黄永砯、张培力以及张晓刚。这个展览是首个以时间轴为参照展出中国当代艺术的展览。

从1978年陈逸飞在《踱步》中反思历史,到当下曹斐、胡为一的数字媒体装置,每个时代的艺术家都以自己的敏感留下属于自己的时代印记,也留下了自己在摸索时期、未成熟、但最真诚的艺术状态。这些作品虽带着“伤痕美术”、“乡土现实主义”、“85美术运动”等标签,但记录的是时代的变化和个人艺术道路转折。

前日,香港苏富比春拍“尤伦斯重要当代中国艺术收藏:破晓———当代中国艺术的追本溯源”专场,张晓刚的三联作《生生息息之爱》以7906万港元
(约合6660万人民币)成交,不仅刷新了他个人世界拍卖纪录,也成为世界上最贵的中国当代艺术品。与此同时,张培力、王广义、耿建翌等艺术家的个人世界拍卖纪录也被刷新,该专场也交出了100%成交的好成绩。不过专家称,该专场具有不可复制性,是否会带动中国当代艺术新一轮火爆的投资潮还不能有定论。

  希克解释道:“当时,中国艺术家刚刚开始从禁锢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艺术中解放自己,进行自由创作。“而中国艺术圈真正发生变化是在近十年之后。希克意识到,自1989年之后,中国当代艺术“迅猛地向着政治化”方向发展了起来。

时代和经历时代的人在变化,但艺术作品最忠实地记录了鲜活的时代和时代中的人。

图片 5

  张晓刚《血缘——大家庭17号-1998》(1998),来自希克向香港M+的捐赠收藏。
图: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West Kowloon Cultural District Authority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年,回溯40年前的1978年,这一年可谓中国历史进程的转折点,也是中国当代艺术的转折点。以此为界,6月16日,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以“转折点——中国当代艺术四十年”呈现自1978年以来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历程,以及在这个历程中近百位重要的艺术家及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