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7

王延军 易山水画

慈善书画家沙正鑫

图片 1

要:笔墨作为中国绘画艺术的表现语言,它承载着华夏民族上下五千年的历史积淀和审美内涵,是中国画的艺术理念的集中体现。在中国画的不同时期里,它以骨法用笔,化墨彩风韵,呈千姿百态,构成了历代传承的经典之作。现今我们不单从表面与形式上去理解,而是更要从理性上去认识,继承传统,开拓创新,彰显笔墨本性,跟随时代的发展,从而创造出具有浓郁民族气息的绘画作品,使中国画笔墨走向多元化的艺术境界。现在很多美术学院也已经开启了书法的专业课。

 
通过对中国画艺术的了解,才能对中国画全面认识。但中国画艺术不能用简单的语言叙说。先要谈一谈感觉是什么,找到共同的语言谈论,传统艺术是一块大的蛋糕。充满生命旋律的艺术。自古以来用他们特殊的语言符号,表达艺术生命,特有的艺术生命,表现出特有的旋律。

【艺术简介】

时代的变迁会产生新一代的笔墨,这是中国画笔墨发展的核心特征。清代石涛最早也是最富变革的提出“笔墨当随时代”1提出了笔墨具有时代性。每一个时代的烙印或多或少体现在笔墨中,而笔墨的时代性也是随之不断变化的,这主要是由于不同时期社会政权的变革更新,促使当时的审美理念与之相适应,产生富含美感的笔墨。

   
中国画画家用自己的学识、素养在宣纸上表达自己的生命,他们真诚地献身艺术,看成毕生最重要的事业,也绝不掩饰绘画的功利,做平淡耕耘。如近代50年的艺术家中有蒲华、黄宾虹、潘天寿、顾坤伯等一代艺术家。对传统绘画艺术的敏感,对传统绘画的爱恋,是对生活的真诚缔造和信念。那就是他们充满生命的旋律线条文化。

王延军,字古易,号:居砚散人,男,1951年生人。易山水创始人,已注册。吉林人,定居北京。现为首都师范大学特聘教授,清华美院驿站特聘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画家协会副会长、中国当代书画研究院理事会副院长,中华书画学会副主席,中国国际书画研究院副院长、中国翰林书画艺术院副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吉林省分会会员。原为某报美术编辑、摄影记者。毕业于吉林师范大学汉语言专业和中国书画函授大学,进修鲁艺美院山水画班,深造于北京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国画创作高级研究生班。受教于恩师程大利、崔如琢、李松、娄述泽,又得到史国良、王菲、周志龙和中央美院著名教授诸多名家指教。经中国文化部艺术水平考级,山水专业为最高级十级。润格2010经中国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评估为5000元/平尺。

一、骨法用笔

   
当现代艺术呼啸而来,对传统审美习惯的审视,传统又变得清晰起来。三千多年来中国绘画的发展过程,它是那么超乎寻常的单纯。简单的点、线、面的形成,为绘画最主要的构成元素。人们发现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都具有独特的审美形式,会惊奇发现西方文化中也具备中国文化特点,如凡高、马蒂斯、康定斯基等把线条推倒了绘画本身一部分的位置,线条成为了一种有生命意味的形式。中西绘画对线条本身是抽象的审美视点,有着共性文化。所以中国绘画线条艺术组合,不是单一的语言文化。它独特的表现方式,以及虚实、空凌的处理具有抽象倾向。宋代大家巨然、范宽、马远的山水画就不难发现抽象意味。但给人的感受仍是一种生命的刺激,而不是被绘画形式、苍凉的人格精神掩盖了线条、笔墨的抽象意味。传统绘画发展是心灵和自然结合,尤其清代到近代众多大家对绘画语言的表达。如八大山人、石涛、吴昌硕等,大家对传统书画线条有着独具的韵律和体现。让笔墨具有独立审美价值,可用八字来概括“似曾有法、似俗无尘”的独特绘画境界。

2010年多次参加全国性书画大赛,其中:有八幅作品获金奖,一幅作品获银奖。作品分别录入《图说中国当代美术》、《中国当代书画家精品集》、《中国书画名家经典》、《中国当代最具收藏潜力书画名家》、《中国书画名家群英荟萃》、《中国当代书画界精英作品大成》等画集,并授予“中国书画名家”“中国当代书画界精英”
“中华百强书画名家”“中国美术百杰”等荣誉称号。

   
中国画是绘画语言,是很讲究诗情画意的,绘画是一种符号的表现,是人与自然的结合,是哲学审美观念,像空山鸟语境界,而后者在寻找一种天籁之音。古人讲“以形写神,气韵生动”把绘画的神与韵提升到精神追求。石涛在他的话语中言道:“夫画者,从于心也”,以简明语言传达画者的心声。画者讲究的就是气韵、神、品体现绘画的风格。

2010年《狼牙山浩气图》被中国博物馆收藏。2011年与中国书协理事高庆春等人合作“大爱无疆”20米书画长卷被中国民族爱国英雄巴什拜博物馆收藏。2011年河北燕郊32号大酒店,盘锦市宾馆等宾馆收藏丈二山水作品。部分作品被日本、新加坡、港台、美国、朝鲜等国家的政府要员和大使馆官员及外国友人收藏。国内也有企业家等领导人收藏。

图片 2

中国画讲的是用笔、用墨、用水,如宋有四家,元有四家,到了清山水画中有四家,在用笔墨上将松、秀、润、圆讲究是干、湿、深、淡、轻重、快慢的变化。用笔讲究转折、虚灵、含蓄、从笔墨技巧上,笔墨美本身是中国画最具有生命潜力的象征。笔墨有着它不可替代的艺术性和特有的艺术魅力。古人赋予笔墨骨气、气韵、风神以及宁静、超远、空灵等内涵。

图片 3

中国画笔墨是运用中国绘画特有的毛笔、水墨等工具材料依照一定程式和技法在纸绢上产生方圆、曲直、枯润、光涩等绘画效果。笔墨是中国画技法的总称,是中国画的基本功,它泛指中国画的用笔与用墨的基本方法,在历代画家的传承中对笔墨尤为重视,李可染先生这样说:“笔墨是形成中国画艺术特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2“笔”通常指勾、勒、皴、擦、点等笔法和下笔的轻重、疾徐、偏正、曲直等变化,“墨”则是指墨色的浓、淡、干、湿、焦等墨色变化和烘、染、泼、破、积等用墨方法。笔墨作为中国画独特的方法手段和表现语言,是画家内在思想情志的合理展现,它是历经千百年的艺术探索而形成的一套完备的绘画手段,是历代画家不断探究传承的笔墨之脉。

   
时代在变化,生活空间在扩展,对艺术欣赏,心灵世界的充实,对大千世界的挖掘和认识,了解过去的历史,才能对今天中国画艺术欣赏打好基础,也就是对艺术、对自然、以及对于艺术一处恒常的理念。正是在于的艺术欣赏特色,对国粹文化具有强大的向心力。黄宾虹先生说:“中华大地无山不美,无水不秀”,绘画艺术,最能突出而丰富的构成因素。对绘画欣赏就是对生活的品值及乐趣。绘画就是人品的体现,修养的了解。此地人品的“品”是什么?品就是思想,是我们对绘画的欣赏品位提高。这里“品”的认识就是对绘画的思想人品修养的了解。所有“品”是没有对错之分,只有高低之别,通过这些了解就能对如今新浙派中国画的发展没有什么疑问了。

【什么是易山水画?】

笔墨同其他事物一样,需要一个不断更迭渐进的发展过程。早在新时器时期,原始人类的彩陶纹饰和西汉时期的马王堆帛画是笔墨产生的雏形,当时人们创造的艺术形象与他们进行的巫术活动有关,它们承担着一种实用价值,在潜意识里流露出文化与审美的自觉。真正把笔墨提升到绘画理论方面的是南朝齐谢赫的《六法论》,其中提到“六法者何?一、气韵生动是也;二、骨法用笔是也;三、应物象形是也;四、随类赋彩是也;五、经营位置是也;六、传移摹写是也。”

   
新浙派是人们关注的艺术,是活跃在杭城为中心的浙江画坛上的画家艺术,有三代人的努力为代表,使得浙派中国画的发展今天。对浙江三代画家的艺术探索耕耘是分不开的。当前有这么多爱家乡的人为浙派绘画事业做贡献,有理由说新浙派艺术发展前景越来越宏大。

易山水画就是天地与人类灵魂的合成物。易山水画用传统做支撑,在创作中融入了“易”的哲学思想。其核心是意在创造和追求人与环境和谐气场的中国山水画。

这是较早关于笔墨的论述,谢赫以“气韵”为绘画品评中的最高准则,其次,既是“骨法”,用笔要以“骨法”见骨力,人无骨而不立,不立则不见其活气,所以“强其骨”才能现其气。骨法用笔是绘画中相当重要的用笔方法,通过用笔表现对象的外形结构,并刻画对象的精神状态。笔墨作为绘画的方法手段,它不仅是服务于创作内容的,还要传达画家意志情思,东晋顾恺之说:“若轻物宜利其笔,重以陈其迹,各以全想。譬如画山,迹利则想动,伤其所以嶷。用笔或好婉,则于折楞不隽;或多曲取,则于婉者增折。不兼之累,难以言悉,轮扁而已矣。” 4历代画家运用笔墨创造作品,所能传给人们的只是一些的基础技法,精致技艺的奥妙藏于其中却传授不出来,因而,用笔用墨更在于领会其中蕴含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意味。

   
说到这里就得对新浙派画家概念中一文去分析,才能谈到新浙派中国画的欣赏,谈到哲学就得了解人文文化,以黄宾虹、潘天寿、陆俨少、李震坚、方增先、卢坤峰、吴山明、童中寿、刘国辉、何水法、陈向迅、林海钟、何加林、张捷、张伟平等代表,给新浙派诞生非常重要的,从50年代来浙派画派的推陈出新,其成就的展现,给世人带来有目共睹的感觉。

图片 4

二、水墨至尚

   
他们对传统已不再是“文人”画家的那种“怀旧”与“玩”的心态,亦不是笔墨中做“观念”的“实验”与“延伸”,而是将其置于现代语境下来的审视,切入。使传统文化与现代人文有效地整合,融合,在传统元素与现代意味中寻找到最自然的融合方式,将创作具有“原创性、前瞻性和学术性”的中国画新语典。

易山水是哲学的。因为易山水画融入了“易”的思想。《易》的基本构成有三:1、简易2、变易3、不易。构成易山水画的最基本要素是:1、黑白;2、黑白间的变化;3、黑白的对立和统一。苏轼云:“书必有神、气、骨、肉、血,五者缺一,不成为书也。”书法如此,绘画亦如此。
从易学的角度出发,神为木,金为骨,水为血,火为气,土为肉,从中可以发现阴阳、五行在易山水画中的神奇内蕴。一代山水画宗师黄宾虹先生也说过;“书画秘诀在太极中”。

   
如果真正做到了解和欣赏,就好如山无云不灵,山无石不奇,山无树不秀,山无水不语之感。去感受优良的传统艺术,为发展之动力。传统绘画是处理构图透视的多种多样的方法,充分说明了我们祖先的高度智慧,这种透视与构图处理上独特的灵活性和全面性,是中国传统绘画上高度艺术性的风格特征之一。西方绘画的焦点透视,表现方式,中国绘画,不论人物、山水、花鸟等等,均特别注重于表现对象的神情气韵。我们都知道,人们生长在宇宙之间,所生存的环境中一山一水一树一不一序一舍一花一草一虫一鸟,都跟我们有着难解难分的神韵关系。这就是人文精神文化,谈到精神文化,即就是人类精神之营养品。如音乐为养身、美味养口、绘画养目、茗茶养心。绘画的欣赏就是给我精神的食粮,精神之品,为人所共享之乐。

图片 5

图片 6

   
古人云:“学出用以养心愈疾,君子乐之”书者,抒也。散也抒胸中气散胸中郁,故书家以无疾而寿“人们以书画自娱自乐,不仅可清除胸中块垒,解闷除愁,还可以怯病愈病”,因为书画联系可以集中精神,净化思维,心平气和,放松全身的筋骨,是一种良好的健身运动。如能持久练习,可以减少烦恼,起到养心愈疾作用。可以陶冶性情,静心养气,延年益寿之感。人在联系中挥笔泼墨时,要凝神静虑,端已正容,秉笔思升,临池志逸。对身心健康养颜长帮有益之处。

易山水画精神内核是“笔墨”,用传统的笔墨为法。用南齐谢赫“六法”为标准,以线为阳墨为阴,线为骨墨为肉,线为刚墨为柔。线以中国的书法为基础,求骨法。谢赫的“骨法用笔”,唐代张彦远解释为“生死刚正谓之骨”。这其中有人格要求。明代的文徵明说:“人品不高,落墨无法。”笔,往往表现为具有高度生命力的线条。“形神兼备”是易山水艺术创作的最高准则,也是易山水画创作的一个基本规律。易山水画的境界:笔精墨妙,其美在内。用黄宾虹的话讲是“内美的境界”。黄宾虹认为:“其美在内,不在外观。”易山水画追求笔简“笔愈简而气愈壮,景愈少而意愈长。”能用最少最精确的绘画语言表达最深远的意境是高手。寥寥数笔,笔简意繁,足以抵得过满纸笔墨,甚至比满纸笔墨的容量更大。诗是无形的画,画是有形的诗。书画创作固然需要技巧,但过分强调技巧,或者说技巧的痕迹过露,反而小家之气,给人以拙劣之感。如果率性而为,将技巧的痕迹减到最小程度,在似是与不似之间,看似稚拙,却反而有一种天真质朴之美。老子提出“大巧若拙”,是追求拙境的理论核心。易山水追求自然天成的是静、朴、简、古美的和谐境界。易山水画强调修为。有人问我,古人和现代人的画有什么区别?我回答说,本质上没有区别,只是现代多了一些五花八门表现形式。古人淡泊,现代人浮躁。古人喜画心、画魂,今人爱画形、画皮,古人画家都会书法,现代有些人画完画,自己都不敢提字。古人做画的都有文学修养,现代人没有文化也可以当画家,当然这是20世纪的产物。这就是区别。易山水画最独特的一点即笔墨性,其特点是书写性,易山水画是“写”出来的。

唐代以水墨画兴起,笔法和墨法开始呈迅速发展的趋势,初唐以来,以用笔为主,重彩设色,讲求骨力;中唐之后则是对用墨也有所重视,墨法发展到了一定高度。五代荆浩在《笔法记》里评论:“笔者,虽依法则,运转变通,不质不华,如飞如动。墨者,高低晕淡,品物浅深,文采自然,似非因笔。”5说明唐代时期的笔墨正处于变化探索的阶段,吴道子线描绘画冲破传统画法,使用铁线描、蚯蚓描、兰叶描,勾勒精细随意,用笔变化多端。王维开创水墨画,在墨中加水,将墨分出浓淡不同的层次,不用勾勒,形象随意自在,用笔点簇而成。

   
新浙派文化艺术发生着巨变,是杭城古韵文化的养育,给绘画艺术增加了营养及内涵,对新浙派的人文了解,艺术品的欣赏。通过对绘画的了解,及特殊符号认识和欣赏,能给你带来对艺术的享受,从而激发对地域文化的热爱和保护,对国粹文化艺术发展做出贡献。

图片 7

中国画用笔用墨的历史就是中国画发展变化的历史。唐代绘画理论在用笔类型和墨法研究上,对后世有着极为深刻的影响,对中唐兴起的泼墨法进行研究,确立了此后一千余年的“文人水墨画”的形态特征和理论特征,奠定了中国传统绘画的笔墨基础。唐代提出“运墨而五色具”6的理论,从道家哲学角度出发,推崇水墨至尚,贬斥五色之风,顺应汉魏以来以儒家美学为基础向中唐以道家美学过渡的时代进程,使斑斓的“五色”由独有的墨色分为“五彩”来代替,走向笔墨自觉的历史进程,对笔墨的发展产生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不管中国画情感多丰富多激烈,想象多么奇妙,如果搞不懂中国画的奥秘,那么一切都是寓言。只有理解和了解中国画的风格、神韵,就能对奇妙的艺术有所突破。

易山水画的“意境”是来自对“易”的领悟。《易》道的最基本精神,就确立着天人合一的宇宙模式。天人合一的本质特征就是阴阳合一。它也是中国一切审美文化的灵魂。中国文化本来就不是将人与自然相互对立,并强调物我相通,主宾相融。不偏不倚,平衡和谐。易山水画的气、魂,尽在阴阳中!不识阴阳太极,天人合一又何从谈起。有人说过;有了内在的真理,才开始有艺术。气韵是生命,意境是灵魂。“六法”首先提到“气韵生动”。实际“气”是自然能量的代词,人是会感觉到的。气韵的本质特征是“生命律动
”。宇宙本身就是一种生命形式,而意境恰恰就是这种生命律动的表现。艺术意境本质上是一种心理现象,一种人类心灵的生命律动。画家不是站在世界的对岸来看待世界、欣赏世界、描绘世界,而是应该到世界之中,把自己看成世界的一分子,世界的一切都与自己的生命密切相关。画家所写,不是眼睛看到的景物,而是在瞬间生命体验中有所“发现”。是“天人合一”、“物我两忘”、“物我合一”的境界。

三、立意之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