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访军旅书法家张坤山:入乎其内 出乎其外

图片 1

访军旅书法家张坤山:入乎其内 出乎其外

时间:2015年02月02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吴 华

图片 2

  赵孟頫《兰亭十三跋》句 张坤山

  由中国书法出版社出版发行的《篆隶楷行草——张坤山五体书法研究》近日与广大读者见面。该书是当代第一部集五体书法创作、理论研究、碑帖赏析、书家评论为一体的综合性专业性大型个人经典著作,是书法家张坤山篆隶楷行草五种书体创作研究成果的集中展示,全面系统地反映了书家在当代书法领域的创作水平和综合修养。

  该作品集共分创作思考与漫谈、碑帖理解与赏析、众家观察与评价、人物解读与述评四个部分,收录了张坤山篆隶楷行草五种书体作品271件,理论文章62篇、碑帖赏析20篇、评论文章41篇。“他擅长写碑,而且五体皆擅。他的作品大气开张、古朴苍茫、生辣奇肆,有雄强之气,有朴茂之风。”书法家李铎这样评价张坤山的书法作品。

  混着写,杂着练

  “我没有专心留意地去关注某一书体,而是兴趣所至,广泛涉取,尽量多地接触一些经典名作,面对浩瀚书海,我无法作出选择写哪一种,我的内心审美,一直处在一种变化动荡之中,从来没有稳定过。我喜欢多种书体混着写、杂着练,从中提炼出属于自己的创作思想。”张坤山告诉记者。“我10岁从楷书练起,开始学柳公权的《玄秘塔》,进而写颜真卿的《多宝塔》《勤礼碑》《麻姑仙坛记》,此后开始写碑,喜欢北碑墓志,诸如《龙门造像》《广武将军碑》等,我写碑写得比较多,专心写了十几年。”张坤山坦言,之所以写碑写了这么久的根源还要追溯到受康有为“遍临百碑,自成一家,融会贯通,博涉约取是为成功之路”的影响。清朝末年,包世臣、康有为等率先力倡碑学,打破了书坛千余年来一味帖学的沉寂,加上当时北碑及民间墓志、造像、摩崖等大量涌现,其拙朴、粗犷、野肆的风格适应了当时人们呼吁文艺革新的思潮和主张,使人耳目一新。

  这之后张坤山又喜欢上了“二王”法帖,写过一段《圣教序》《十七帖》等,再后又沉浸明清,如傅山、祝允明等,近当代主要是谢无量、于右任,还写过较长时间的章草,如王世镗、沈曾植等。“颜真卿的字磅礴大气、雄浑厚重,适合我的性格;王羲之的书法是经典,很雅逸;于右任的书法,豪放开阔,让人看了振奋精神;谢无量,行书好,诗词好,很有情趣很有意思。”张坤山说,多种书体换着写,这样有兴趣,也从中得益不少。在他看来,写篆书增加了把握线条的能力,有了古风古意;写隶书受益朴茂,字形横向走,尽量去掉燕尾,奇趣纵横,往往使字形结构有意料之外的效果;写楷书,能培养耐心,对去除狂野习气有好处;写行书则疾徐有致,情韵兼得,如遇太极,如沐春风,显轻松自然之态;写草书激情荡漾,节奏迅疾,直抒胸襟,痛快淋漓,多能尽兴,舒展情怀。五种书体都涉猎,可以互相滋养,互为提高。如写篆隶,可使行草得其圆润古朴厚重之感;写行草,能使篆隶灵动多变、造势奇险、用笔痛快、气息绵绵;当然这些书体的练习对楷书也有非凡的益处,能使楷书变得不再呆板滞涩,而呈轻松、活泼、随意、自然之势。

  “遍临诸家,博涉五体,让我感受到了书法这门古老艺术之博大、之宽宏、之丰富、之辽远、之厚重、之沧桑,书写状态亦随着书体的变化而兴奋喜悦,跳跃激宕。”张坤山说。可以说,张坤山以碑学为根基,吸取帖学之养,既不墨守成规,也不因袭故我,而是博采众长。“张坤山走的是碑帖结合的学书道路,有很好的写碑根基,大气粗犷、拙朴豪放,又经帖的润泽,魏晋书风的补充,故其书法既古且新,有了新的内涵和表现形式。”书法家沈鹏如此评价张坤山的书法。

  要打进去,更要打出来

  张坤山重视对字势结构的合理夸张和改造,加强对书法线条圆润涩感的锤炼,在章法、墨法上做了一些探索,同时在书法的继承与创新上也有着他自己独到的见解。“对于书法继承与发展这一问题,很多人认为古人写得很多了,还有什么可发展创新啊。而我赞成李可染的观点:对于书法来说,光继承没有发展只走了一半。”张坤山认为,创新是必要的,“李可染曾说,用最大的功夫打进去,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不打出来怎么会有李可染呢,能不能打出来是另外一回事,但是一定要打,但是光打,不出来还不行。要继承传统文化,在传统的基础上打出来,而不是随便打,随便打也打不出来。要深入进去,扎扎实实地把中国的传统文化研究透,在此基础上,不要以为借古人的光就行,还要发展变化,变成区别于古人的属于自己的风格面貌”。在张坤山看来,书法的创新主要在于提高和加强书家的风格面貌。“不能在古人的面貌中走,跳不出来,要在笔法、墨法、章法上创新,要有自己的鲜明个性。一个成熟书法家,风格面貌独立是标志。”张坤山说。而他本人也在大胆突破,另辟蹊径中不断摸索着,以至风格强烈而又独具风神。张坤山同时也指出,创新也要注意适度,要正确处理好书法里的辩证关系——黑与白、浓与淡、干与枯、大与小、长与短等,不能盲目创新。

  “顺其自然地写,随着性情去写,不要给自己带上重重的枷锁,轻松点。心要闲静,性情要灵和,气格自于人品。尚精专一或许是一种理想,我不具备这种天资,只能加大容量,随心地写,若能写出一些虽不专精尚能精彩的作品,便足以是安慰。”张坤山如此释然,书法于他已然是一种情趣了。

感悟笔墨 情融笔端 —— 刘琰书法作品欣赏

 
 
张坤山无疑是当今书坛一位有影响力的军旅书法家,他以碑学为宗,经历过数十年艰辛磨砺,成就斐然。他在碑学领域的成功,真实体现着当今书坛碑学领域的创作观念。

图片 3

 

刘琰简介

著名书法大师赵朴初生前曾这样评价张坤山的书法:“艺苑奋进数经年,华骨终现今人前,书坛奇葩又一朵,阳春白雪张坤山。”

现为中国书协会员,中国书法研究院艺术委员会会员,江苏省书协会员,江苏省国画院、江苏省书法研究院特聘书法家。书法作品获“宝地杯”《书法》风云榜(2009—2010年度)提名奖、全国首届“杏花杯”书法大展银奖、山西芮城“永乐宫”第二届书画大展优秀奖、“建文杯”全国书画大展优秀奖、“世昌杯”全国书画大展优秀奖、“临川之笔”全国书法大展优秀奖、纪念杨守敬诞辰
169
周年“杨守敬杯”全国书展优秀奖等奖项;入展全国首届手卷书法展、首届“云峰奖”全国书法展、全国“王安石奖”书法作品展、首届王羲之书法艺术展、第二届“观音山杯”全国书展、纪念老子诞辰
2581 周年《道德经》书法展等展览。

从开始学习书法到能够写出一般性的书法作品,再到如今得心应手的书法创作,张坤山经历了若干艰辛的实践和理性的思考。这些实践和思考,也伴随着其创作的不断深入,逐渐调整、演变和提高,从而构建了别于他人的艺术风格。

书法作为一种抒情的艺术形式,每个人的作品无疑都在流露和传递着书写者内心对美的追求。而我认为,草书最能表达书写者的情感,更容易宣泄内心,表现其精神世界。

8月10日,记者在张坤山位于北京的书法工作室,采访了这位当代书法艺术大家。
记者 田根承 张亚军

刘琰便是一位以大字行草书见长的书家。他在追求线条丰富性的基础上,又在面上下了不少功夫,特别是忽略了字与字之间的实用性,以高度投入的艺术心态将草书表现得淋漓尽致,实在精彩!他在基调上追求大气,显得博大浑穆、燥润自如、浓淡相间,于率意处见精微,展现出一种纵中含敛、熟中含生的艺术效果,较好地统一了内在美和外在美,大大地增加了作品的审美价值。

涂抹账本走上书法路

观赏刘琰的书法作品,总会有走在广阔的田野上,路边有野花和蝴蝶的欢快之感。书法首先是写给自己看的,其次才是让他人产生不同的审美感受的。而书写者自己心灵的那种优美,是通过笔墨线条的流露,让他人也由此获得愉悦。

1952年,张坤山出生于淄博博山。受到家庭影响,十几岁时,他就开始接触毛笔字,接触书法。“父亲开了一间小文具店,经营各种文具。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那一摞用毛笔写成的厚厚的账本。”

颇为难能可贵的是,在急功近利、自我标榜之风盛行的当下,刘琰十分注重追本溯源,绝不信笔为体、盲目跟风。从作品中也可看出他注重对传统经典作品的吸收并能合理转化,传达出富有自我见地的艺术语言。他深知,只有继承,才能发展。于是,平时他既注重深入学习历代经典碑帖,又留意参加各种展览,在历练中提升和检阅,寻找自身的差距,体现了他成熟的艺术理念和独到的眼光。

张坤山回忆,父亲常教育年幼的他,必须要做好两件事情,一是写好毛笔字,二是学会打算盘。为此,年幼的张坤山开始拿着毛笔,在父亲的账本上写字和临摹。没想到,就是在这不经意的涂抹,竟使得张坤山走上了书法艺术之路。

为了更进一步地学习和深入了解书法艺术的精髓,刘琰每天除了利用大量时间临摹《曹全碑》《史晨碑》《石门铭》以及颜真卿的《勤礼碑》《麻姑仙坛记》和褚遂良的《雁塔圣教序》,还从书法史入手,探求书法产生的规律及各个时期书法的特点。因此,他精妙的书论被专业媒体连载,在给读者以启迪的同时,也受到了好评。

上了小学后,张坤山又遇到了喜爱书法的孙炳跃老师。谁写的字好,孙老师就在谁的书法字上画圆圈。“那时候年龄小,都想让老师表扬自己,所以就拼命练习毛笔字。”

在对楷、行书打下坚实的基础后,为适合自己的个性,近年来刘琰又转向草书的学习。他自订计划,决心用三年的时间以王铎、徐渭、傅山等明清时期的书家法帖为临写对象;用五年的时间对孙过庭、怀素、张旭、黄庭坚等唐宋时期的经典进行拉网式研习;然后,再用十年的工夫,以魏晋法帖作为范本,借临取法。

然而,虽然爱好写字,在那个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根本就找不到多少与书法相关的资料,张坤山就把目光盯在了村公社的大仓库。“那时正是文化大革命反‘四旧’时期,公社仓库里堆满了从各处搜出来的东西,我就偷偷跑到仓库里,专门找各种字帖,其他东西看都不看。”

刘琰坦言:学习书法不仅要勤学苦练,而且要博采众长,融会贯通。他认为,如果一个人只知道苦练,到头来只会成为井底之蛙。因为书法有成,不外乎功力、学力、才力这三者。他说:“功夫到家,而才力不足者,是为书匠也;学识积养,无过人之处者,是为书痴也;非继往开来,独树一帜者,皆为书奴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