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回望湖山长风浩浩 寄言未来感知历历

图片 1

  3月25日,由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美术馆共同主办的“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九十周年纪念展”将于中国美术馆隆重开幕。“中国”、“美术”、“学院”三者不仅是学院的名字,也是此次校庆活动展开一切活动的核心:它们将立身于当下,又在对过往历史和文明的溯洄之中,向未来的艺术与教育发问。

光明日报杭州4月
9日电(记者张玉梅、严红枫)8日,浙江杭州,西子湖畔,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群贤毕至。中国美术学院建校90周年庆典大会在雄壮的国歌声中,在激荡人心的校庆宣介片中,在来自八方校友的掌声中开幕。以90年校庆为契机,中国美术学院近期连续推出12项重点项目和活动,既有呈现90年教学和艺术成果的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建校九十周年大展,又有凝练学科发展历程的巨著《国美之路大典》的首发仪式。许江表示,进入新时代,中国美术学院将向着建设新人文教育体系,确立视觉艺术创造与教育的东方高地,建设以东方学为特征的世界一流美术学院不断前行。

亲爱的2018级的新同学们,穿过走廊上的那尊红门,刚才,你们走进了这个殿堂,走进了中国美术学院这个学术大家庭。我代表中国美院全体师生,欢迎大家。

  九秩国美,大展在即,个中思虑,只有那些主创人员才能道得。

中国美术学院;艺术;校庆

这尊红门是一尊什么样的门呢?实际上,它是由1928年创立的我院前身国立艺术院的校方正式信笺演化铸成的。90年前,中国美术学院初建,名曰「国立艺术院」,在中国的艺术院校和大学中,90年不算最早,但中国现代高等艺术教育的本科与研究生最早的建制始于此,让我们的民族引以为傲的名师集群聚于此,「介绍西洋艺术、整理中国艺术、调和东西艺术、创造时代艺术」的一以贯之的学术旗帜树于此。这使得我们的母校无愧为中国第一所国立的高等艺术教育学府。回首征棹,心中如噎。初创的学校没有场地,用一个银元象征性租借了孤山湖畔的罗苑之舍;没有经费,但教学用具却给予基本保证。在诸般困难之中,学校树起艺术运动的旗帜,掀动湖畔特有的诗性与理论的热潮,并将「介绍、整理、调和、创造」的学术旗帜镌刻在信笺之上,引为学院的使命与担当。

  中国美术学院院长、总策划许江:为你打开国美学术的世纪之门

光明日报杭州4月9日电(记者张玉梅、严红枫)8日,浙江杭州,西子湖畔,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群贤毕至。中国美术学院建校90周年庆典大会在雄壮的国歌声中,在激荡人心的校庆宣介片中,在来自八方校友的掌声中开幕。

这面旗帜90年不撤。90年来它像一尊巍巍宏门,耸立在学院代代传承的事业中,耸立在多少国美人深深信然的胸襟里。上世纪30、40年代,我院屡迁校址,数度远徙,在山壑江渚之上,兴学育人,把战火硝烟的大地,变作漂泊的无尽课堂,让危亡之中国在这里存持天地之心、生民新命。新中国成立,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学院以育人为目标,以社会美育为使命,在时代的风云激荡中迎受洗礼,铸炼充满激情与实验理想的变革现场,更名为中国美术学院,赢得南山校区重建等一系列历史性拓展,开拓了特色鲜明、内涵丰满的国美之路。进入21世纪,学院高扬习总书记提出的「加快向世界一流大学挺进、为文化大省建设作出贡献」的建设理想,坚持以大学望境为旨归的校园建设与心灵培育模式,坚持以东方学为核心的视觉文化特色学科群建构模式,坚持以「人民中心」为旗帜的艺术创作、服务社会的推进模式,坚持以「四通要求」为标志的教学与育人模式,坚持以「哲匠精神」为灵魂的师风学风培养模式,拓建象山校区,完善五学科的学科格局与发展策略,跻身国家「双一流」建设院校行列。

  中国美院用90年的践行,四万五千师生的追求,缀成“中国艺术的先锋之旅”,“美术教育的核心现场”,“学院精神的时代宣言”这三面猎猎飘扬的旗帜。我们将其中的头一个词拈出,即成“中国·美术·学院”,这正是大展的标题,也是大展的主题。我们在学院教学研创的现状中,撷取和谋划了15个案例,以这些案例来展示这三面旗帜的内涵,揭示这种先锋、现场和宣言的力量。这15案中有献给建院、西迁、共和国、改革开放几代先贤名师的《国美春秋》四联大型历史油画和《烽火艺程》大型纪念浮雕;有展示我院高端学科绘画书法新创作的《天地绘心》、《含弘写心》、《千年版书》;有再现教学最新现场的《我织我在》、《本土营造》、《天工开物》;有视觉乡土、社会美育多年坚守的《乡土学院》;有铸炼新媒体本土关怀的《溪山行旅》、《人文影画》、《心印宇宙》;有现代设计教育与服务宣言的《汉字无疆》、《东方丝竹》。纵一叶而知全竹,窥现场以展新貌。这个大型展览采用现场的形质,创新视觉阅览的方式,构建一个生机勃勃的艺术创造的场域,让观者以历验的方式行进在教学与创作的生发之地,共享今日艺术教育的创新意识和浩然之气,共享国美之路传承不息的使命担当和东方理想。

90年前的西湖初春,国立艺术院在孤山罗苑举行开学典礼。教职员30余人、学生70余人、来宾多人,聚集湖畔。蔡元培发表演说:“在西湖设立艺术院,创造美,使以后的人,都改其迷信的心为爱美的心,借以真正完成人们的生活。”

同学们,今年的3月25日,我们学院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中国美术学院」大展,并隆重推出煌煌39册的「国美之路」大典。4月8日,就在这个大厅,我们举办了中国美院90周年校庆的庆典大会,那一天,阳光特别灿烂,校园格外美丽。抚今追昔,情往兴答,来自海内外的学术界、教育界的专家朋友们一致认为中国美院的发展代表了中国视觉文化的建设高度,展现了全球艺术学院的一种品质和理想,无愧为中国艺术的先锋之旅、美术教育的核心现场、学院精神的当代宣言。

  我们将在展览大厅中,竖立起一个门框。这个门框是依1928年建校时的校方信笺制成。它的两边写着“介绍西洋艺术,整理中国艺术,调和东西艺术,创造时代艺术”的建院宗旨。这一宗旨是学院师生心入心出的世纪学术之门。

从1928年的国立艺术院到今天的中国美术学院,无论是蔡元培主张的“以美育代宗教”、首任院长林风眠呼吁的“为艺术战”“调和东西艺术,创造时代艺术”;还是滕固倡导的“博约弘毅”、潘天寿提出的中西艺术“两峰挺立”;乃至改革开放以来美术发展中不断涌现的观念、学院新近提出的“多元互动、和而不同”主张,中国美术学院始终探索中国艺术的发展之路,践行艺术教育的时代精神。

同学们,今天是你们走进校园的最初的日子。早晨起来,远眺象山,烟霭茫茫,象山卧于天地之间,我们的校园由此分作南北。山南,山房耸立,山北,合院盘错,四季的阳光点染着我们的青春。每一年的迎新典礼之际,我都不由地想到我们当年的入学。那是40年前的秋季,当时的校园是怎样的呢?闲阶荒凉,月色潇潇,今日回想只若童话。当时的校园——当然是南山路的老校园,省京剧团、歌舞团与美院师生杂处。上课时,吊嗓之声频频滑过,陈列馆成了他们的练功房,待到陈列馆归还美院,那里便成了校园生活的中心。今天被各种校史叙事频频提起的1979年我院购买的最早的外国美术图册,就是在那里以一日一页的方式展出,从华东各地涌来的中青年读者隔窗眺望,盼眼欲穿。这个展览刚刚撤去,油画班就从春天的田陌中带回「红色」的江南写生。第二届全国素描教学会议在校园里举办,却在每一个教室、每一间寝室里引起争论。每天傍晚,大家注立在图书馆门口,等着将外国期刊抢到手,一张张地画下来。正是在这样境域中,诗与远方重新在校园中聚拢。在十年的荒芜之后,老美院的某些根深蒂固的精神如秋草薪火,渐渐跬成星、跬成光、跬成焰。那一代青年野草般燃烧、歌唱,因激情而充实,因开口而欣然大笑。在那没有电视却有星空、没有空调却充满热血的另类童话里,一代青春如鲁迅先生所言那般:「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

  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策展人高士明:校庆大展意在看到初心

在校庆会场中树立了两道“国美之门”。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介绍说,第一道门,是以1928年校方正式信笺铸成的国立艺术院大门。第二道是以今日校训“行健、居敬、会通、履远”塑成的中国美院之门,“90年,两道门熠熠相望、深情相守”。

这是40年前、改革开放之初的学院,这是你们的父辈青春芳华的岁月。更早呢?国立艺术院1928年建校于西湖孤山南麓,孤山静卧山水的核心,前山平湖,雄丽空阔;后山幽谷,玉树环波。东麓有亭翼然,一片梅林映万世风骨。西峦塔树依依,百年印社,栖此林山。沿湖蜿蜒东南,临水楼榭,正是艺院创生之地。我院已故著名教授朱金楼先生在《孤山忆旧》一文中曾深情写到:「……居孤山七载有余,与西湖朝夕相处于天光云影,晨曦落日之中,乃觉晴湖、雨湖、雪湖、夜湖、朝湖、暮湖、春湖、秋湖……俱是胜境。」他还诚切地回忆解放初期的一代国美人,「每于晚饭既毕,湖畔徘徊少顷后,」便相聚指点湖山,侃侃而谈,从这「楼居夜话」中,带出诸多教学变革的举措。

  中国美术学院是新文化运动的产物。九十年前,蔡元培先生在新文化的激越浪潮中创办国立艺术院,志存高远。九十年过去,先辈们的心愿声犹在耳。蔡元培说:要以爱美的心,“真正地完成人们的生活”;林风眠说,要“从提倡艺术运动入手,把中国的文艺复兴重新建筑”;滕固说,我们要“陶铸一个开物成务的世代,而使之绵延无际……”

90年来,中国美术学院坚持“像巨匠一般劳作,像哲人一般思考”的“哲匠精神”,创作了一大批有温度、有力量、有质感的艺术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