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胡文昌书画艺术管窥

图片 1

图片 2

上海姚杰兄给我刻过很多印章。最多的一次是我在北京上班,请他在西安给我刻了上百方印章。几乎把赵之琛的印谱里的好句子都刻完了。

 
 2014年,积石兄在微信里开了个《今日印相》专栏,每天一印,倏忽已过365日,其勤奋可嘉。圈内艺友如时安、鹏举、长江、子序、龙宝、少校、福宝、许可、鸣华、梦石、继平等,还有韩门师兄,常作点赞,豆庐韩先生也时来评赞几句,好不热闹。

胡文昌 彩墨作品

和姚杰合作,很少有和其他搞篆刻的人那样扭捏的事情。

  每日坚持一印,实不容易,要有充足的底蕴。曾问他是否有以旧充新,他倒也不否认。但那也要有积淀才行。他过去曾出过《香港百年风云》《上海国际友好城市》《民族魂—历代名人名句印集》《百佛印图集》等印谱。做专题印系列,他是老手高手,天长日久,库中有货,并不惊奇,所以他才敢天天出招数,博大家天天笑笑。

我欣赏过很多的绘画作品,读过不少的艺术评论,大多经眼即忘,难留记忆。可是当我看了胡文昌的画后,却如饮了一杯乡村土酿,回味绵长。或许这是我对家乡这方厚土太痴爱了吧!

姚兄鬻印向不造作,润例不变,赠送颇多,有时候反倒叫我觉得给的太多了的歉疚。

  积石治印,不追求奇怪之态,善以平淡出之,但是淡而有味。他常说:“没有味道就不灵了”。那么,他的印味道在哪里呢?就是厚实,用艺术行话来说,布局是平中有不平处,线条是拙朴而不直白。如“有信人间不再颛”一印,笔划伸缩中分出疏密;如“大吉祥”一印,点画欹倾却自然坦然。他的印常无定式,随缘变形、变势、变化。他的解释是“想怎么刻就怎么刻”,摆脱技法的束缚,不要为自己作框框,所以古玺印到了他的手下,便成了“类古玺”,不似之似,如“贫富由来都是客”印,字是金文,式如汉晋。他偶尔也刻鸟虫印,但不作繁缛,以简笔出之,净透着简约朴实的风情。

家乡居鄱阳湖之南,古称锺陵,今曰进贤。境内军山湖,烟波浩渺,水天相接,气势夺人。沿岸连绵起伏的丘陵低山,辅之烟云水气、和风细柳,舟楫往来,构成一幅妙笔丹青。因了烟云供养的滋润,造就了湖岸传承有绪的画家群。从古之董源、巨然、徐熙、徐崇嗣、蔡润而近时李瑞清及当今的李秋鸣等,无不出类拔萃,声名远扬。胡文昌是这文脉的又一承接者。他科班出身,从名师,博学勤修,融会贯通,字画皆有自家套路。他的字,初从古法,临帖上手,后渗性情,率性为之,呈现天真烂漫,稚拙素朴直入孩童澄明之境。观他的字,结体左倾右状、竖不取直横不求正,多用圆笔而少转折,善收笔而少出锋。字体圆润敦实,细微处又见性灵。他的字在当代书坛普遍轻碑重帖,书法风格千面一律、方向迷失、审美疲劳的大背景下,犹其显得卓尔不群,耳目一新,体现出他的可人之处。文昌的画又是另一番风景。线条洒脱奔放,粗粗细细、纤纤弱弱,或具象或抽象;构图大胆又独具匠心,抒发的都是他内心孤寂、苦闷、彷徨的情感。他善长水粉、油彩、国画,创作时诸法兼融,表现在画面上呈现意态空灵、色彩丰富、计白守黑的层理境界,直接冲击赏者的感观神经,让人有无限的遐想空间。此外,他还喜好摆弄篆刻,虽然无师自通,却也得自然之趣。他篆刻秉承中国传统的艺理“印从书出,书从印入”的古训,以书法入印,印字即是书风,很好地诠释了他的心性和快乐所在。篆刻“杜杜门山人”、“田个园”、“清玉园”、“清心”、“田”等字号斋名闲章,奏刀劲挺,阴阳相济,布白松弛,有诡异之风;“胡文昌”、“文昌”、“胡”等名章,又规整有度,破立相生,有浓郁的汉印古风气及萧疏的金石味。

湘潭朱建光小兄弟前几日送我书联,大抵也如此,这就不由得我再给他寄一些东西过去。

  《今日印相》上最被人称赏的,是他的佛像印和肖形印。他印中之佛,常以一道道的线段表现衣袍帷幔,这线段大见功力,能与文字印中的拙朴、平淡互通神仙的。其次是佛像的面庞,不论大还是小,简还是繁,都是面相丰和,含笑善祥。韩先生称赞他的佛像印更胜于文字印,是对他佛像印精湛造诣的高度赞许。

古人以艺术修身,习字练画,讲究诗、书、画、印并重。文昌从艺“四为”而得其三,不能说他的艺术不够全面。当然,艺术上还有其他值得称道的地方,因才蒙笔拙,不能尽叙其妙,憾哉!

秀才人情纸半张,这都是我百年之后,后来人见我所藏的念想。所以我给自己钟意的画都想钤‘曾在宝宋堂中’的朱痕,现在物我家,过若干年人事变迁,又不知道会是什么情形呢。

  在积石兄的微信上,常见他以宾虹之法写的山水画,简淡氤氲,如梦似幻。他说他不是画家,“画画只是白相相的”。白相相三个字,对他来说就是自娱自乐,不当其真,故而没有压力,放得开。放得开,不拘束,恰又是做画家的条件之一。他的“白相相”大有禅味呢!他偶尔也在微信上发发议论,也是随意发挥但又深刻、自信,如说“当下艺术之审美理念,不在作品之丑与美,而在权与利体现的造势。我等自娱,一笑观之”。言词之外,颇有讽刺意味在。

责任编辑:紫一

订姚杰印章时,别人也给我说过我订的印很多是他徒弟带刀,我并不以此而停滞不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