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5

张玉馨:一个东方艺术家与西方艺术的真诚对话

 
 
当现代艺术呼啸而来,对传统审美习惯的审视,传统又变得清晰起来。三千多年来中国绘画的发展过程,它是那么超乎寻常的单纯。简单的点、线、面的形成,为绘画最主要的构成元素。人们发现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都具有独特的审美形式,会惊奇发现西方文化中也具备中国文化特点,如凡高、马蒂斯、康定斯基等把线条推倒了绘画本身一部分的位置,线条成为了一种有生命意味的形式。中西绘画对线条本身是抽象的审美视点,有着共性文化。所以中国绘画线条艺术组合,不是单一的语言文化。它独特的表现方式,以及虚实、空凌的处理具有抽象倾向。宋代大家巨然、范宽、马远的山水画就不难发现抽象意味。但给人的感受仍是一种生命的刺激,而不是被绘画形式、苍凉的人格精神掩盖了线条、笔墨的抽象意味。传统绘画发展是心灵和自然结合,尤其清代到近代众多大家对绘画语言的表达。如八大山人、石涛、吴昌硕等,大家对传统书画线条有着独具的韵律和体现。让笔墨具有独立审美价值,可用八字来概括“似曾有法、似俗无尘”的独特绘画境界。

一个东方艺术家与西方艺术的真诚对话

图片 1

 他们对传统已不再是“文人”画家的那种“怀旧”与“玩”的心态,亦不是笔墨中做“观念”的“实验”与“延伸”,而是将其置于现代语境下来的审视,切入。使传统文化与现代人文有效地整合,融合,在传统元素与现代意味中寻找到最自然的融合方式,将创作具有“原创性、前瞻性和学术性”的中国画新语典。
 
     
如果真正做到了解和欣赏,就好如山无云不灵,山无石不奇,山无树不秀,山无水不语之感。去感受优良的传统艺术,为发展之动力。传统绘画是处理构图透视的多种多样的方法,充分说明了我们祖先的高度智慧,这种透视与构图处理上独特的灵活性和全面性,是中国传统绘画上高度艺术性的风格特征之一。西方绘画的焦点透视,表现方式,中国绘画,不论人物、山水、花鸟等等,均特别注重于表现对象的神情气韵。我们都知道,人们生长在宇宙之间,所生存的环境中一山一水一树一不一序一舍一花一草一虫一鸟,都跟我们有着难解难分的神韵关系。这就是人文精神文化,谈到精神文化,即就是人类精神之营养品。如音乐为养身、美味养口、绘画养目、茗茶养心。绘画的欣赏就是给我精神的食粮,精神之品,为人所共享之乐。
 
     
古人云:“学出用以养心愈疾,君子乐之”书者,抒也。散也抒胸中气散胸中郁,故书家以无疾而寿“人们以书画自娱自乐,不仅可清除胸中块垒,解闷除愁,还可以怯病愈病”,因为书画联系可以集中精神,净化思维,心平气和,放松全身的筋骨,是一种良好的健身运动。如能持久练习,可以减少烦恼,起到养心愈疾作用。可以陶冶性情,静心养气,延年益寿之感。人在联系中挥笔泼墨时,要凝神静虑,端已正容,秉笔思升,临池志逸。对身心健康养颜长帮有益之处。

——书画家张玉馨的创作探索与可喜收获

水墨大写意有着悠久的历史和丰厚的文化底蕴,她是中国独特的人文思想、思维方式、审美意识的产物,中国人贴近自然、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水墨大写意是中国的知识精英千百年来孜孜矻矻创造出的一种十分高雅的艺术形式,她是建立在理性绘画的基础之上,同时依据对自然、对社会、对宇宙认识上的主观情感进行艺术的提炼和概括的艺术形态。在“形与神”、“主观与客观”的关系上,我国古代画论早有精辟的论述,从顾恺之的“以形写神”、张璪的“外事造化,中得心源”,到石涛的“脱胎于山川”、“与山川神遇而迹画”物我交融的论述,再到齐白石的“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的名言,饱含了一系列艺术创造的经验和理论,既有艺术创造的一般规律,也独具鲜明的民族风格。这些“得意忘形”、“物我两化”的崇尚人的灵性和睿智的发挥、注重画家情感和气度的意象表达观念,是我们民族艺术的优良传统,王凤年在水墨大写意画的研究与创作中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 王晋军(文艺评论家、著名作家、高级记者)

 

作品赏析

图片 2图片 3图片 4图片 5图片 6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图片 10

图片 11图片 12图片 13图片 14图片 15图片 16图片 17

图片 18图片 19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中学为体,西学为用”,长期游走于东、西方的张玉馨无论是传统书画,还是现代水墨,加上油画,皆渗透着一种天人合一、气韵生动的神秘力量。她对东方水墨的理解,对油画色彩乐章的驾驭,对东西方艺术表现元素的融会贯通,达致传统、当代和西方艺术三重奏的唯美境界,使作品产生出一种新的魅力,创造出一种新的意境。她的作品凸显出巨大张力,具有鲜明强劲的艺术表现力、感染力,流淌着一个东方艺术家与西方艺术的真诚对话。因此,人们对她的创作前景特别看好。

图片 20

图片 21

 王凤年认为,意象手法最能体现中国画崇尚自由的艺术理想,具有最为开阔的自由表现空间,它既不属于具象,也有别于抽象,而介于主观与客观之间、抽象与具象之间,这个“之间”并没有明确的界限,如何把握,正是艺术的奥妙所在。意象是通过形象而又超越形象的表现,它不受时空观念的制约,去自由表现画家的理解和性情,抒发画家的精神。作为视觉艺术的一种表现手法,意象造型是水墨大写意的独特现象,造型原则是弃相求意、以貌取神,强调“神、妙、逸、能”重在神情趣味的表达,而有意回避写实造型的羁绊。

西观荷塘系列(油画)

  意象,属美学范畴,是文艺家构思的意趣和物象的契合,“意象”一词由南北朝时期刘勰所著《文心雕龙·神思》篇提出,之后不仅在绘画,而且在舞蹈、诗歌、戏剧等诸多艺术门类中都有借用,已融入中华民族的血脉之中,霍去病墓的石雕、高颐阙辟邪、唐代虚幻敦煌壁画、民间木雕、泥塑、剪纸等都充盈着很强的“意象”意识,中国画强调的“意境”,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由“意象”笔墨所引发的。水墨大写意的意象造型,是画家对生活的高度提炼、夸张、概括、取舍而超出自然物象之外的意象之美。大写意作画妙趣天成,水墨运用淋漓率真,意到笔随,一气呵成,若有若无,似又不似,其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笔情墨趣充分体现了中国人的审美需求。意象这一既具象又抽象、既传统又现代的观念为解决当代中国画所面临的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为从事现代水墨写意画的开拓提供了无数种可能,为画家提供了广阔的天地,可使传统、现代、个性之间得到最好的结合。

图片 22

 

花好月圆叶妙舞 温情传语小蜻蜓 不明不暗蒙蒙影 留得苦心两地思

图片 23

图片 24

 谈到水墨大写意,一个无法回避的概念就是笔墨,笔墨是中国画艺术的基本要素和基本特征,笔墨以其独特的绘画材料和以书入画的特殊技法,成为中国绘画区别于西方绘画的标识性语言。运笔的轻重疾徐,墨色的干湿浓淡无不体现了中国画家的传统功力,笔墨之于水墨写意画,既是造型的语言形式,更是一幅画格调高低和气韵是否生动的重要标志。千百年来,历代画家无不将笔墨作为重要的基本功,唐代张彦远提出,“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清代画家石涛说:“夫画者,形天地万物者也。舍笔墨其何以形之哉!”现代画家黄宾虹说:“画中之味,舍笔墨无内参语。”可见,中国画有无笔墨,是绘画功力深厚与否的关键所在。笔墨是画家师法自然表现主观意念的手段,说到底是中国画家“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艺术观念的产物。王凤年根据自己对客观世界的感受进行夸张变形和提炼升华从而揭示对象的本质,在此过程中,吸收了书法艺术的技巧,在点线的变化中倾注了画家的情感、气质与学养,使笔墨具有了既状物又抒情的功能。魏晋以来历代画论中多有对书法意味的追求,唐代张彦远指出,“工画者易善书”,郑板桥“以书之关纽人于画,又以画之关纽透人书”,正是他一生追求书画融合的总结。

白云深处有人家(国画)

  对于现代中国画家,笔墨训练,应重在笔墨意识的培养,“书法入画”只能从本质上来要求,强调“书意”和“画意”,并且不仅限于毛笔本身,才有利于发展现代写意画。水墨写意画历经千百年的演变、继承、发展和创造,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程式化艺术语言,并通过笔墨纸等特定媒材的利用而赋予中国画一种特有的审美情调,其笔情墨趣已经成为欣赏中国画内容的重要组成部分。古典画论往往把笔墨说得太玄。然而,当今的中国画又把笔墨弄得过于简单,似乎只要是用毛笔在宣纸上画素描就是中国画,只要是用西画取代中国画就是创新。中国画一百多年的创新实践反复证明,对待笔墨的态度就是对待传统的态度,离传统笔墨太远或太近的尝试,都是不成功的。

  写实与写意之间达到了靓丽平衡

图片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