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七旬老妇公园流浪诉苦引围观 称4子女不愿赡养

图片 1

杨浦区殷行街道是个高度老龄化社区,调解工作的重点对象就是弱势群体,而在涉老案件中,纷繁复杂的家庭关系是调解工作的重点与难点。往往因苦于无力可使,调解工作难以进展。但是殷行街道调委会从调处薛荣英和其三个子女的遗弃及侵占财产得到了思考和启发。2014年6月23日,市光三村第一居委会调解主任来到街道调委会,向街道调委会反映:他们小区有个80多岁的薛阿婆,三个子女为母亲的财产矛盾,把老人丢弃在了小区内不管不问,居委干部无奈只能暂时把老人安置在旅馆内。街道调解员听到这一消息,立即与老人的三个子女联系,向他们宣传相关法律和子女应承担的赡养义务,指出他们将母亲丢弃在居委的错误做法,但却各择一词,大儿子说:我已经和前妻离婚了,老娘户口所在的房屋属于我儿子和我老婆所有,跟我没有关系了,我自己都居无定所,老娘怎么能安置呢?其女儿也在电话里表示:父亲死后,把遗产都留给了两个儿子,赡养义务也应当是由他们来尽。父亲临终前交给她的一副金饰,也被母亲要走了,现在母女情分已尽,请调解员不要干扰她的正常生活。小儿子则说:我想安置母亲,但是苦于经济实力不足,母亲工资卡和存款都被哥哥给拿走了!调解员在向大儿子所在居委会了到:薛老太原来由小儿子一人赡养,父亲死后,小儿子几次以母亲的名义状告大儿子侵占亡父的财产,双方为此嫌隙颇深。三个子女互不往来,老人一人在家不安全,小儿子将母亲送到养老院,今年年初大儿子将老母亲从养老院接出不到三个月,又将母亲送回小儿子处。小儿子又以母亲的证件和财物都在哥哥那里,又把母亲扔在了户口所在的小区,以此逼迫哥哥来尽赡养义务,却不顾老人的态度。为了化解这起纠纷,街道调委会与居委、老龄委、管段民警通力合作,协商化解方案,分头做老人三个子女工作,鉴于薛阿婆希望小儿子继续赡养她等综合因素考虑,将工作重点放在老人小儿子身上。2014年6月27日,调委会再次约谈了老人的小儿子,将其母亲的意向和兄姊的态度又转告他,又好心劝导:无论有再多的理由,也应该先把母亲安置好,接下来我们会从法律层面帮助你。老人小儿子的反映却很生硬:开什么玩笑,没有1万块钱老娘我不接的。管段民警看到调解没有什么进展,于是将他依法传唤到派出所协助调查,并再次告之:你们三兄妹的这种行为涉嫌遗弃罪,如若再没有人肯安置你母亲,就有可能触犯了刑法,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在做完笔录后,小儿子态度一下子软下来了:其实我也愿意照顾母亲,但是现在的情况,我做保安拿最低工资的。无论是外面租房安置,还是再次送到养老院都需要一笔资金,不是我不接回去,实在是没有钱。于是几位调解员和老龄委干部商议:以个人名义借钱给小儿子以解燃眉之急,并让他出具借条,明确还款时间。老人的小儿子十分感激,当天下午就将老人接回自己家。此事对调委会来说并没有画上句号,为了依法维护老人的权益,确保老人生活安定,帮助老人追回被大儿子侵占的财产和有效证件,成了调委会为老人服务的工作延伸,翌日调解员又多次尝试联系老人的大儿子,望其能配合调解,将老人的证件及工资卡还给母亲,但是大儿子不但不接受调解,还提出先让母亲户口从孙子家迁出去的要求。迫于此,调委会建议薛老太委托小儿子走法律程序维护自己的权益。为了不增加他们的经济负担,调解员帮助他们草拟了一份诉状,指导他们搜集证据,确保诉讼请求得到法院的支持。9月3日,小儿子如期归还借款时,告诉调解员和老龄委干部说:法院今天已经开庭,法院支持了母亲的诉讼请求,老母亲听到这个消息后很开心,让我带她感谢你们的帮助。街道调委会是一个群众性的自治组织,虽然由政府购买服务,但是没有更多可供支配的资源。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家庭成员之间的利益之争显而易见,在化解此类纠纷时,往往会陷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窘境,殷行街道调委会在不断摸索之后,总结出一套依托政府网格式组织结构,利用社会优势资源,借他人之力化解矛盾的太极拳。比如调解相邻矛盾时,物业参与往往有助于调解工作的展开;在调解因子女长期无业而诱发家庭矛盾的案例时,调委会求助青年杨帆活动;夫妻因家庭暴力而起纷争时,我们会请妇联的同志一同参与调解;在调处人身损害赔偿案例时,民警们的鼎力配合至关重要;在调处老人赡养问题时,老龄委、养老院、生活服务中心的助老帮困点是调委会第一时间想到的合作伙伴;而遇到当事人对法律知识一知半解时,律师专家团又是可以借助的力量渐渐的,调解员发现就算无米也能煮出美味的饭菜,薛荣英老人的案例就是个典型。如果没有居委,老龄委,街道民政,社区民警的鼎力相助,没有这些行政和社会资源,调委会单枪匹马,化解矛盾的成效就会大打折扣。

将老人送进养老机构,支付一段时间的费用之后,就不管不问了,这样的子女有一个共同的称呼甩老族。

老人抱着简单的行李在外面流浪。

前段时间,外地一些养老机构发生多起甩老事件,老人家属无一例外都是欠费玩失踪,养老机构又不能把老人赶出去,只能贴钱照顾。

居委会建议其入住养老院 但子女意见不一 老人也不愿意

其实像这样的甩老族在郑州也有,而一些民营养老机构本身运营就困难,在遭遇这些违背诚信的甩老行为之后,不仅维权困难,经营更是雪上加霜。

“她时常在公园和菜市场附近逗留,有时候好心人还给东西她吃,她说儿女都不愿意赡养她。”市民奉先生说,他多次在莞城光明市场、人民公园附近看见一位老妇人,时常有一顿没一顿,看上去十分可怜。随后,记者调查发现,老人名叫刘月,因家庭在赡养问题出现纠纷,莞城市桥居委会多次介入调解,但是因为老人子女意见不一等原因,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

各地甩老族频现

事件:老人公园门前诉苦引围观

养老院原本是让老人安享晚年的地方,然而一些不孝顺的子女却将养老院当作遗弃老人、甩掉包袱的场所。

6月24日上午,72岁的老人刘月又出现在人民公园门口,熟知老人的街坊知道,老人又没有东西吃了,而老人所讲述的经历也让不少街坊同情其遭遇。

据媒体报道,2014年,失去自理能力的南京市民陈阿姨,被大儿子送到了南京一家养老护理院,一直以来都是由大儿子负责照顾,并支付费用。

据老人说,她有4名子女,两男两女,但却没人赡养她,令她不能安度晚年。她不敢回家,也没有饭吃,所以就独自跑了出来。

去年,大儿子因病去世,照顾老人的责任就落到了小儿子的身上,然而小儿子来过几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

周围的街坊听说老人的遭遇,都为其打抱不平。见老人可怜,一名好心人买了一瓶饮料给她,老人咕咚几下就将饮料喝了个精光。“她早上肯定没吃早餐。”市民奉先生说。

老人欠下了近两万元的费用,当护理院想联系老人小儿子时发现,他不仅更换了联系方式,而且之前的住房也已经无人居住。

据奉先生说,他此前曾多次在光明市场看见老人,有不少人知道老人的遭遇,看见她没吃饭,也会给她东西吃。“我关注老人很久了,每次看到老人一个人出来,就感觉不好受,这么大年纪的人了,没人照顾她,实在是可怜。”

无独有偶,88岁的张阿姨在乌鲁木齐爱民老年公寓已经住了十多年,她已经将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

知情者:老人赡养出现问题已久

除了每月将费用打过来,儿女很少来看望她。

知情者告诉记者,老人刘月于6月23日曾到莞城区政府反映自己的情况。老人说,孙子说父母吵架,儿媳不给饭吃,于是她担心没有饭吃,就跑了出来。因此才在外流浪。

多年来,逢年过节老人都不回家跟儿女住,她说:这里比家里好,关心她的人很多。

知情者章叔告诉记者,刘月家的问题自从其丈夫死后就出现了,丈夫在世时,家中有一个出租商铺有租金可收,因此老人的生活保障没有问题,后来商铺因为子女间股权纠纷停止出租,导致老人失去经济来源,儿女间就赡养问题出现不同意见,才出现后来的问题。

这些将老人送入养老院后,不管不问的子女被称为甩老族,在各地养老院这样的子女并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