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开先河 笔墨定流派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当代是传统的延续,但不是表面上的延续,而是传统美学精神的延续。在今天,中国的当代艺术在表现形式与创作手段上与传统大相径庭,看似与传统决裂,但事实上它在更高的层面是与传统一脉相承的。中国传统美学精神的本质便是反传统式的,它提倡离舍、无住、无为,反对标准和偶像崇拜,艺术鉴赏不应该是看对象符合或不符合某种标准的价值判断,而应该是对它以何种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超出一切已经存在的标准和趣味的态度体验,这从来都是传统教给我们的东西。

2013年4月18日继武汉美术馆和北京今日美术馆再水墨展览之后,根往地下长古根-春芽沈爱其最新个展在其武汉的工作室开幕,此次活动展出了沈爱其近期的新作和部分未露面的前期作品,置身其中可以感受到传统文化的精神含量,体会到水墨的笔墨不仅仅是笔和墨,而是承载着文化精神的述说方式,深刻的精神内涵和由此彰显出人格力量是笔墨的魅力所在。艺术家的创作不仅仅是绘画,是借笔墨抒写心灵,是画家精神世界的剖白,才情的彰显,学识的记录,这点从对艺术家的采访中也可以看到。

今西方之当代艺术,早在中国古时就已有之设计师按照风水原理和道德讲究来设计建筑结构、室内摆放和坐落朝向(比如为了让人谨记谦虚的德行,把上梁做得很低),这是观念艺术;马祖磨砖成镜、丹霞烧木佛以及唐朝和尚义玄对着佛像大便(破除偶像崇拜),这是行为艺术;在帝王陵墓前刻无字碑(据《论语》民无德而称焉,《道德经》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不彰显而为之大),这是装置艺术。它们一直以这种不成熟的状态存在着。

99艺术网:在70年代您认为创作要打散笔墨,传统中国画要用传统的笔墨、点、线、气力来作画,当时您是怎样考虑的?

幽幽几重天外意 布画装置 2013年 香港巴塞尔艺术展(2015)

沈爱其:现在很多人在谈传统,有的人反传统,有的人注重传统,但不管是反还是注重都没有从本质上认识传统,在我看来传统是一种精神而不是外在的形式、形态、格局。比如从绘画方面讲笔墨,从思想上讲思维,打散笔墨、点线,重新组合,密密麻麻,浑厚深沉,外观墨乎,一片墨像,视范收缩,外则空明透亮,一片松阔,有很大的通达空间。人在大自然的怀抱里,滋深无限的温暖和自信,大自然的温情孵化人新奇的想往,人对大自然充满感激,自然、人、物混合成爱的团体。自然之美,人生之美,生活之美,组成生命的气息,在点线的组合,穿插和勃荡中透放深沉而缠绵的画意,表现出自然与人的亲近,相依相从。

在20世纪,中国美术界的审美趣味向西方古典艺术靠拢,人们逐渐建立了这样一套大异于过往的审美标准:凡是画得像的,就是好;凡是画得逼真的,就是好;凡是画得越有立体感的,就越能彰显水平。这种审美风波很快就席卷了全国,从城市到农村,人们普遍认为一个美女应该是双眼皮、大眼睛、高鼻梁;一座好看的建筑应该是罗马柱、浮雕墙,再镶石膏像。是的,对中国人而言,传统审美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陌生过。

99艺术网:您在70年代结合艺术实践提出了哲人画的概念,该怎样来理解?

我们的缺失在于,不仅在自己的传统上断层,而且也没有正确地接受西方文化这种全民化的西方式审美是对西方艺术的一种不得要领的模仿、盲目的追随与对艺术景观的感官迷恋。西方艺术在这里堆聚为一个庞大的艺术景观,这是一种与它的本体完全剖离的极具观赏性的表象,人们在这表象中寻求感官刺激从而忘乎所以。没有人知道这些表象产生的真实原因,也从来没有人去了解西方艺术的真实面貌,鲜少有人知道它们是起源于古希腊悲剧精神,那些庄严灿烂的外衣实是古希腊人的自我救赎悲剧英雄最富于狄俄尼索斯精神,体验生命的痛苦最为深切,内心也最为悲苦,然而没有走上因绝望而自我毁灭的道路,就是因为通过阿波罗精神的拯救,使自己从表演者跳到旁观者的位置,由热烈而冷静,人生的一切苦难得以转化为这种可视的艺术外衣(西方戏剧、音乐与绘画的艺术精神同源于此)。现在,中国对西方艺术的继承方式仅仅是对外衣的迷入性模仿,而忽视了最为深刻的内在本源。

澳门微尼斯人手机版,沈爱其:哲人画主要是体现,文人画是表现,画家画是再现;画家画,重形象;文人画,重意象;哲人画则注重超象。画家画偏于自然的陶承与赞美,文人画偏重于情意宣泄,哲人画更强调人与大自然与万生万物,与宇宙、时空的密切深索,表达一种时空的思维,宇宙思维,大自然思维,万生万物思维的深化与意念,以及生命的总体神态和运动演化的途迹,注重生命的无限发展性与爆发的伟力。画家画从观察入画,人文画从感情入画,哲人画则以思维入画,哲人画应发展画家画的画法,爆发文人画的笔墨以创造哲人画的精神气象。哲人画就是空间的不断扩大不断地壮阔,跟着笔墨就要更强大、更野、更狂,表达的更淋漓尽致。

与此同时,也有一些例外的人,他们注重对中国传统审美的训练,专注于对古法的研究。他们往往从外部入手,以求达到某种古法的标准;或者从法本身入手,去按照它的规则在宣纸上驰骋翱翔,无论是其中哪一种,他们都在奉承一种现成法的存在,并以这种所谓的传统之博大精深而自居。但事实是,谁越是提倡传统,谁就越是丧失传统的根本他们之中鲜少有人知晓道家虚空纳万物(意思是心若虚空,然后才能容纳万物,强调的是空与有的辩证关系)以及无知而知、无法而法、无为而为的逍遥理想,禅宗不立文字、离法离相乃至自性建立万法而又无一法可得的对最上乘法的追求,甚或是对儒家中庸的理解,这些传统思想都无不提倡一种内心不受拘束而灵动自在的境界。现在,传统艺术圈内存在着各种各样的法执,他们忽略掉了一种法之所以存在的原因和目的,而去追求这种法本身的外在形式,于是,那些本来微妙、殊胜的就变成了僵死的、教条的

99艺术网:您在狂草这方面的造诣非常的深厚,您所说的更野、更狂是否与此有关?

沈爱其先生便是一路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从他的画中我们便能感知这种沧桑其一,与大多数老一辈艺术家一样,沈爱其先生的传统笔墨功力深厚,对气韵的掌控尤为登峰造极;其二,当他数十年如一日的勤奋钻研,最后取得所有人都渴望拥有的那个硕果之后,居然能够将它放下,心中既没有要传承它的念头,也没有一定不要传承它的念头,这样就完全不受它拘束,没有被拥有所束缚。所以,沈爱其的画面才能给人焕然一新的体验,它既是从传统的道路中一脉延续下来,同时又是当代的。

沈爱其:中国画的核心是笔墨,笔墨很多是和书法联系在一起的,将来的画更要这样,把书法贯通融为一体,画的更自由、更洒脱。

对中国传统哲学观的回归,是沈爱其作品的主旋律。在他的作品中,从外观上讲,我们看见的只是线,以及线的各种变化,但是从其缘起上说,那实际上是气,是从心中焕发出的生命能量。气在中国传统哲学中的地位甚高,《道德经》中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老子认为宇宙是由阴阳二气和合而生,阴阳二气是由最初的混沌(道)相互离散后又分别聚合形成,它们两者按照量多量少的比例相结合,于是派生出第三者,而由于按照比例分配的不同,这样的第三者会有很多种,于是就会有万物,所以,在万物的内部,矛盾按照阴阳二气的形式相互依存,对立而统一。

99艺术网:就像是古人说的书画同源、以书入画,是在讲书法与绘画之间的关系,这种关系您是怎样理解的?

因此,沈爱其从自然的万事万物的运动规律中,把气提取出来作为很重要的一环来研究,沈爱其发现,如果仅仅只是有气,那么运动将会没有规律可循,也不可能建立秩序,画虽然是有气韵的生命体,但如果没有一个运动因或目的因先行于它,它也就没有被驱动的可能,那样就只能是有气无韵。所以,在气的前面,还要有意,意才是气的缘起,是气的动力,但是,意指的又并非是真实具体的目的,而是指一种关乎心灵自由的形而上的合目的性法则,只有通过意,才能够御气,两者相加的结果,就是态(心与能量的统一)。沈爱其把态作为比宇宙实体更大的几近于道的存在,实际上,态是对一个对象的内在性(它的本质、来龙去脉以及生与灭的终极因)的总称,从外观上来看,它是象,象指的是仅仅对观众而言所是的东西,它属于景观或表象,是纯视觉的东西,态包藏在象中,是象的内在原因,内行人能够透过象而看到态。从量上来讲,态要大于象,禅宗有句话说须弥纳芥子,芥子纳须弥,在这里,芥子就是象,须弥就是态,芥子包藏在须弥山中,而须弥却是促使芥子产生的内在本源。所以,须弥包藏在芥子中而大于芥子。

沈爱其:最后发展肯定是书画融为一体,更为自由的运用书法,原来是讲用笔,将来会发展的更为狂放。

云水发乱流 水墨 364x170cm 2013年

99艺术网:在80年代除了哲人画之外,您还有一气运化的理论实践,同时还创作了一批经络画能否介绍下这一时期的创作?

鱼鸟抢听静水声 水墨 47x50cm 1991年

沈爱其:那时创作了幅大道通天,宇宙无门,万物一气,点线为定,我的意思是人本来在天上与日月星辰、风云雨雪相往来,由于地意识的惯性堕化,认为地不是天,地即天,当人清醒于天的时候,将有很大的升华,将有更神圣、神奇、神秘的活力,其心信将发生从未有过的生变和拓展,笔墨艺术也将随时升变。至于创作经络画,是因为在我看来大自然与人的血脉相通,经络相连,大地、苍天、树木、河流、大海均有脉搏跳动,山里也有心脏起伏。人体与大自然互相连接,不可分离。活的大自然与活的人混融一起的笔墨,生灵隐现,因此创造了经络法、脉象法、肌肉法、脊梁法……法法皆与人的气息一致,生象同一。天人不分,人亦天,天亦人,天人本一,造化无极,天人一为,自然成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