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法院闹离婚 “小三”趁机索要儿子抚养费

昨日上午,商丘市宁陵县人民法院正在审理一起离婚纠纷案件时,法院门口就来了一群人堵门,其中一名女青年大声呼喊,非要见原告李男(化名),并要求原告给予其相应的名分,支付非婚生儿子小虎的抚养费和经济补偿费。

夫妻恩爱、家庭和睦既事关社会平安稳定,也是人们幸福美好生活新期待的重要内容。然而,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与深刻变化,人们的价值观念、思想意识和生活、工作方式也处于急剧变化之中,日益呈现多元化趋势,加之享乐主义、自私自利、责任心淡化等不良因素的影响,使目前夫妻冲突、家庭纠纷多发、频发,离婚率居高不下,给社会秩序和人民生活带来一定影响。

而李男的妻子得知丈夫在外私养情人并生有一子的事情后,天天跟李男闹得不可收拾。把李男弄得身心疲惫,苦不堪言。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李男只好和妻子上了法庭,要求离婚。7月14日,宁陵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父母不履行抚养义务时,未成年的或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有要求父母付给抚养费的权利。

紧急关头,法院利用监控及录音录像设施稳控混乱的局面,并耐心做于某的思想工作。法官告诉她解决问题的办法,要相信法律并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最后,法官们终于做通了于某的工作,一起重大恶性事件避免了。

□ 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 赵红旗

当日上午11时许,宁陵县人民法院正在审理一起离婚纠纷案件时,法院门口突然来了一群人。其中一名女青年情绪十分激动,称自己是原告李男的情人,已经找李男一个多月,一直找不到。听说李男来到法院出庭,才找到法院来。

宁陵县法院院长王宏伟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坦言,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家事案件事关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事关社会和谐稳定。宁陵县法院处理家事案件兼顾审判效率和社会效果,积极转变家事审判理念,改进审判方式,能调则调,当判则判,创新办案机制,继在全省率先成立家事法庭,开启家事审判制度改革之后,又在全省成立首个家事诉讼中心,使家事审判改革探索进入新阶段,打造了独具特色家事审判新理念,家事案件调撤率在75%以上,服判息诉率高达95%以上,取得了良好法律和社会效果。记者选取了宁陵县法院在审理的的4起案件,以期通过以案释法,对化解家庭矛盾有所帮助。

2009年3月,李男与女青年于某开始关系暧昧,之后两人同时外出打工,并以情人的关系同居生活。一年后,女青年于某怀孕,生育一男孩。自从孩子出生后,李男感觉事情闹大,不好收拾,就玩起了“失踪”。孩子的“爸爸”突然联系不上,这让于某非常伤心和生气。由于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艰难,且无经济来源,于某便开始四处寻找李男,希望李男给他们母子一个说法。

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

于某听说李男要到法院打离婚官司,就招了一伙人在法院大门口等待李男。李男看到门口的“阵势”,吓得混在人群中不敢露面,想绕过“小三”逃出法院。不料,被情人在大门口拦截住。双方交谈中因分歧较大发生争执,李男想趁机乘车逃走,被情人及其亲朋好友挡在车前,没有跑掉。此时,原告李男方和于某方的亲朋好友都参与争执、辱骂,矛盾很快激化,双方眼看就要发生群殴。

其次,人民法院应当不断更新家事审判理念、创新家事审判方式、提升家事审判能力,配强配齐配优家事审判法官,能调则调、当判则判,既注重社会效果、公序良俗,又注重法律效果,严格依法按程序审理,通过一个个案例传播、弘扬法律知识和法治精神。

法院认为,原、被告双方办理了结婚证,系合法夫妻关系。虽然原告在婚姻期间与他人同居生活,并生育一子,但是现在被告表示只要原告李男和“小三”划清界限,看在婚生儿子的分上,被告可以既往不咎。为保护双方当事人合法的婚姻关系,法院当庭宣判,驳回了原告李男的诉讼请求。

法院作出判决,准许原告陈某与被告薄某离婚。薄某甲由原告陈某抚养,薄某丙、女孩薄某乙由被告薄某抚养。

原来,原告李男与妻子早在2005年就按农村习俗举行了结婚仪式,并办理结婚证,婚后还生育一个男孩,现在已四岁。

分手后当付抚养费

2019年4月24日,因同居关系纠纷,周某向宁陵县法院提起提出两项诉讼请求:同居前财产各归所有;同居期间生育一男孩由被告抚养。

胡勇

法院结合本案实际情况,判决彩礼的返还数额以还11万元为宜。

法院开庭审理时,被告薄某经法院合法传唤,未出庭。考虑到原被告之间有3个孩子,两人有感情基础,法院判决不准离婚。

法院认为,彩礼是指基于婚约,按照当地风俗习惯,一方或者其家庭成员给付另一方的贵重礼物及数额较大的礼金等。婚约不受法律保护,但因婚约引起的财产纠纷,属民法调整的范围,原被告婚约当事人按农村风俗订立婚约属民事活动,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善良的公序良俗在民事活动中是应提倡和遵循的,当事人在民事活动中的地位平等。彩礼款项中,有原告向被告一方赠与行为,且被告已用于购买衣服、购买礼品且已经消费,故对原告的该部分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对彩礼现金10万元及举行仪式前给付的10万元,双方共同生活半年以下,且彩礼数额较大,原告要求被告返还彩礼款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被告应酌情予以返还。

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至子女能独立生活为止。

老胡辩称,他可以承担抚养费用,但应依法按照原告居住地的城镇居民收入或农村居民收入标准计算抚养费用。

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无劳动能力的或生活困难的父母,有要求子女付给赡养费的权利。

关于子女生活费和教育费的协议或判决,不妨碍子女在必要时向父母任何一方提出超过协议或判决原定数额的合理要求。

2017年7月4日,陈某将薄某起诉至宁陵县法院,诉请离婚。理由是,双方婚前缺乏了解,婚后无共同语言,无法沟通。薄某从2013年开始,就经常外出不回家,对家庭事务和孩子也不管不问,至于其外出干什么,挣多少钱,陈某都不知道,薄某从来没有给陈某和孩子邮寄过生活费,家里所有的开支和孩子上学的费用都是陈某一人打工挣钱来维持。

第二十五条
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

法院审理查明,原告小红系被告老胡与李某非婚生女儿,2015年8月10日出生,一直由母亲李某抚养,被告老胡未支付任何费用。

两次起诉获准离婚

第三十二条
男女一方要求离婚的,可由有关部门进行调解或直接向人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

男子武某与女子何某均为1992年出生。2018年12月,两人举行婚礼,没有登记结婚。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重视家庭、重视亲情。近年来,河南省商丘市宁陵县人民法院在审判实践中发现,家事案件呈现不可逆转的增长趋势,同时,交织着各种道德与伦理方面的矛盾,不仅直接影响了当事人婚姻家庭的稳定,而且给和谐社会建设埋下隐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