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霍克尼北大讲座文字版

大卫霍克尼作为当今国际画坛最具影响力的大师之一,创作出了近半个世纪以来极具识别度的生动图像。他的作品使用的媒介十分广泛,形式包括油画、水彩、摄影、版画等等,近年来以使用iPhone手机、iPad等设备进行创作为人乐道。

不过与毕加索不同,霍克尼年轻的时候很喜欢歌剧。而他也认真地做过三年的戏剧舞台设计。所以当有问题问到他的舞台设计问题时,他很高兴地表扬了这个问题。他说他之前在设计舞台时,有一幕的舞台是一艘船。而他在设计这艘船的时候,并没有使用焦点透视,而是制造了10个视角消失点,这使得舞台空间看起来要大得多。

讲座中,霍克尼先生主要讲述了一个月后将要在英国伦敦举办的展览,并放映了这个展览的相关作品图片及视频资料。霍克尼首先解释了他在图片中所使用的逆转透视,即应当改变观者本身的单一观看视角,在同一画面中使用多种透视,使画面信息更加详细亦强调了一种现实主义精神。霍克尼说到通常图片只有一种透视方式,而单一透视的方式是应当被逆转的。霍克尼运用图片展示了裸眼3D的效果,即物体的透视不一样使你不能一次性看尽图片中所有的对象,而需要逐一的观看。霍克尼以图片中的人物举例,说到每一个人物要由大约10张图片合成,如此才产生了3D的效果。霍克尼提到这是对中国卷轴画传统的运用,其变动的焦点使得观众不能在一个时间点完整的观看画面的全部信息。

霍克尼在讲座结束后又进行了很长时间的问答环节。因为他的耳朵已经不太灵光了,所以所有的问题都以文字的形式被提交上来。实际上霍克尼早在1979就开始佩戴助听设备了,而刚好也有一个现场问题是关于他的耳朵的。他很认同提问者的观点,觉得他耳聋这件事情,真的让他对视觉依赖更多,于是他对于空间的感受也就更丰富了。他还举了一个例子,说毕加索一点儿也不喜欢音乐,因为他是个音盲,但是当你观看毕加索的画作,则是音乐感十足。

讲座随后进入提问环节,问题部分来自讲座前的网上征集,部分来自现场观众。

大卫霍克尼在北大讲了什么?

2015年4月13日下午4点,英国著名艺术家大卫霍尼克(DavidHockney)应北京大学视觉与图像研究中心、中国现代艺术档案、北京大学现代艺术学会联合组织之邀于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2号楼一层阿里巴巴报告厅举办讲座。本次讲座由北京大学历史系主办,主题为谈当代美感的建立,由北京大学朱青生教授担任主持。此次讲座吸引了大量观众,座无虚席,现场气氛十分热烈。

霍克尼在这里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观点,他认为,在摄影术产生之前,总是有人的手在其中操作。而化学材料的显影技术代替了人手。但是数码技术的发明将创作交还给了人的手这一定程度上解释了这位年仅八旬的老人会选择用
Photoshop 这种数码后期技术来辅助创作,因为对他来说,PS
同绘画一样,都是由艺术家去操作的,手又重新掌握了主动。

在回答到艺术家追求手工的创造,打破和超越机器的限制,而现在您以iPad等新的科技媒介来进行创作,是否是一种向机器的投诚?时,霍克尼说到他并不认为使用iPad创作是对机器的投诚,iPad只是一种新的媒介,手依然在被使用。为了更生动的回答这个提问,他展示自己用iPad创作的画作,并利用iPad的功能回放了整个画面完成的过程,并笑言:这也是我第一次看自己画画。其后的问题关于摄影与绘画的关系,霍克尼认为摄影和绘画显然有关系,中国画是不会消失的,西方绘画亦如此,图画记录了一个人在看见一件事物后的真实感受,这是摄影做不到的,如果只剩下摄影那将是十分无聊的。在回答到逐渐失去听力对自身创作带来的影响时,霍克尼说到耳朵不方便的人对视觉有着更强的依赖。正如毕加索对音乐毫不感兴趣,通过绘画看到的音乐比音乐本身更加丰富。随后的问题关于丙烯颜料的使用,霍克尼说到自己曾尝试用丙烯颜料绘画了几年,又回过头去使用油画颜料画了12年,最近又在重新使用丙烯颜料。他认为丙烯颜料干得更快,更适合后期的调整,也更适合现在自己的绘画。最后的问题十分简单为何钟情于蓝色?霍克尼说道:弗洛伊德一点都不喜欢蓝色,但我喜欢。继而笑言道:蓝色和我的衬衫相配。

Perspective Should Be Reversed, photographic drawing printed on paper,
2014,David Hockney / Richard Schmidt

随后,霍克尼先生展示了长达9分钟的影片,其中使用了卷轴画的视角,而非照相术的技巧。这个影片采用多台摄像机同时拍摄,不仅人物在动,连背景也是移动的,影片中的人物抛接各类物品,表达了电影中的运动概念。他认为应该用同时使用多台摄影机的技术来拯救当下摄影与电影所面临的困境,只使用一台机器,视角永远是单一的、反立体主义的,视角这个问题或许被很多人忽略。

Perspective Should Be Reversed.

The Group XIII, 4-9 August, acrylic on canvas, 2014,David Hockney /
Richard Schmidt

问题中还有人提到了霍克尼似乎很钟情于蓝色。他立刻就承认了自己对蓝色的偏爱,并吐槽他的老朋友本文最前面提到的卢西安弗洛伊德几乎不使用蓝色,他去看弗洛伊德画画,发现他的调色盘里蓝色那格几乎不往里添加颜料的。而他却很喜欢蓝色,并半开玩笑地说他有很多蓝色衬衫等衣物,和颜料很搭配。而他用iPad画画就还有一个好处是,你永远不用担心颜料不够用。

A Bigger Splash, acrylic on canvas, 1967,On display at Tate
Britain,来源:tate.org.

The Arrival of Spring in Woldgate, East Yorkshire in 2011, 5 May, iPad
drawing printed on paper, 2011,David Hockney / Richard Schmidt

霍克尼曾经在采访中提到,他11岁时就知道自己要当一个艺术家了。而现年78岁的他依旧没有失去观看这个世界的热情。在他的访谈录《更大的信息》中曾经提到,寻找美景这件事,只有长时间努力观看的人才会发现它的魅力。而就像前面提到的,观看的乐趣正是霍克尼创作永远的动机。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那么关注透视、单一视角等问题正是这些似乎已经被习惯于是很少有人去关注的问题,使得霍克尼成为了霍克尼。

回到图上的那句话:摄影从绘画而来,现在又将回归绘画。这也表明了霍克尼自身对待摄影的态度:那只是另一种形式的绘画而已。实际上,经常使用摄影来创作的霍克尼自身对照片和绘画的偏好在明显不过了。他在讲座中直截了当地表示,如果这个世界上最终只有照片留存,那未免也太无聊了。因为绘画作品不仅记录了一个人看到的事物,还记录了他看到事物以后的感受。所以当你观看绘画,观看的是另一个人再现世界的方式。而照片并非如此。他在之后的问答环节中提到色彩时再次批评照片拍下的颜色是一种local
color,对于他来说并不够用。

霍克尼北大讲座现场 右二:讲座嘉宾大卫霍克尼 右三:讲座主持朱青生教授

4月18日即将在佩斯北京画廊开幕的展览春至就记录了东约克郡从冬天到春天不断变化着的风光,而此次展览也是霍克尼在34年之后重新回到中国的机缘。那么问题来了

霍克尼在稍后的讲座中多次提到了关于焦点和透视的问题。拿影像作品举例,他认为,如果只使用一台机器去拍摄,那么作品就永远只有一个视角。这样看图时,你就只能从机器所在的这个视角去看观者被固定在了一个点上。他说,很多人可能没有意识到单一视角会是一个问题,但是他认为这的确是个问题。

现场还有一位观众问到了油彩颜料和丙烯颜料的区别,因为霍克尼是艺术界最早使用丙烯作画的艺术家之一。霍克尼回答说,他确实很早开始用丙烯颜料,但是他很快就回归油彩了。实际上丙烯和油彩最大的区别在于颜料晾干的速度。而那个时候,丙烯颜料干的速度太快了,以至于他无法进行更多细节上的调整。但是最近情况发生了变化,他发现最近几年,丙烯干的速度变慢了,所以他又重新用回了丙烯。他觉得现在最新的丙烯颜料干的速度是那么的恰好,就好像是专门为他造的一样。

注明:乌云装扮者和佩斯北京共同授权转载

霍克尼在他几十年的艺术生涯中,除了绘画,还做过影像、舞台设计等等尝试。所以对于学习绘画的人来说,他是一个伟大的画家,而对于学习摄影的人来说,他也是一个伟大的摄影师。但是后者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摄影对于霍克尼来说,更像是绘画的辅助,归根结底是为了解决如何观看并再现这个世界的问题。

78岁高龄的大卫霍克尼被称为最出名的英国在世画家,并获得英女王颁发的英国功绩勋章,在他之前,唯一拥有功绩勋章的画家只有卢西安弗洛伊德。而这位画家弗洛伊德也是霍克尼多年的好朋友。

在了解他的讲座内容之前,让我们不妨先先花1分钟的时间来简单了解一下这位艺术家:

讲座现场:主会场和几个分会场全部满员

透视需要被扭转。

在霍克尼的讲座中,他为观众展示了很多图片、视频。其中有两张图片上面写着这样的句子:

霍克尼在美国居住了很久,以至于拒绝了期间英国皇室想要颁给他的爵位,但是1997年,在他刚好60岁的时候,却因为机缘巧合回到了他的故乡英国,并在东约克郡重新燃起了对英国风光的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