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微尼斯人手机版】“泼皮”画家的光头情结——方力钧作品《第二组No.2》赏析

方力钧光头系列

  在当今的中国美术界,方力钧可谓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的腕级人物。

1992年,方力钧在圆明园画家村的工作照。

  出生于1963年的方力钧是中国新生代艺术的代表画家之一,他的绘画风格被当代艺术评论家栗宪庭称为玩世写实主义。这缘于方力钧自1988年以来在一系列作品中所创造的光头泼皮的形象。他本人是光头,他的作品中的男性人物也全是光头,光头,成了方力钧作品的标志,更成为一种经典的语符。用泼皮幽默来描述方力钧和玩世写实主义的特征,是栗宪庭把中国的一个处世俗语引作为文化概念,含义兼有玩笑、痞气、放浪、无所谓,看透一切意味。

方力钧,职业画家。1963年生于河北,1989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现任中国国家画院当代艺术研究中心主任。作为中国后89新艺术潮流最重要的代表,方力钧与这个潮流的其他艺术家共同创造出一种独特的话语方式玩世写实主义,其中尤以方力钧自1988年以来一系列作品所创造的光头泼皮的形象,成为一种经典的语符。

  方力钧的作品《第二组No.2》(《打哈欠》)曾在1993年被《时代周刊》以中国为主要报道内容的一期用作封面。画面画了一个穿T恤衫的人张着大嘴像要呼喊,而呼喊的原因则让观察者难以洞察,不清楚究竟是呼唤、命令还是惊叫,而后面则是四个表情麻木的人。无论是呼喊的人还是表情麻木的人都显得极其无聊,使画面表露出一种无意义感觉的情绪,而带有泼皮感的光头加上无意义表情,就形成一种以无意义消解现有意义系统的带叛逆、嘲讽意味的形象。画面的背景是飘着丝丝白云的蔚蓝天空。这些空旷的场景代替了最初人物背景的堵塞处理,作为一种意象,它实际上表达了一种从内心压力中自我解脱的感觉。既不屈从意识形态,也不采取对抗的方式,这种泼皮式的滑稽、无聊的形象,便成为一种事不关己和不在场的角色,使自己在内心获得一种海阔天空的感觉,作为一种诗意的对比因素,反衬和加强了泼皮与无意义形象的强度。在技法方面,方力钧强调非表现性的无笔触处理,使画面始终保持一种无情绪性的中性感,表达出平静与冷漠,突出不在场的气氛。而画面的色彩则始终倾向纯净、鲜亮,保持内心从自我解脱、净化出的愉悦。

早于洞穴时代,人类即已与艺术结缘,通过艺术来表达我们的生活,表达我们内心的情感。在我们回望中国古代艺术家创造的灿烂艺术的同时,也应看到,现当代艺术家也创造出了许多能震撼我们心灵的作品。在这些艺术家和艺术创作的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

  上个世纪80年代西方现代艺术思潮大量涌进中国,培养了80年代中期出现的85新潮艺术家群,他们以模仿西方现代艺术为标志,而强调文化批判和从形而上角度关注人的生存状态则成了方力钧等第二代艺术家作品的标志。他们抛弃80年代中期对西方各种现代语言模式的模仿,而重新从写实主义这个近代从西方引进,至今统治中国艺坛的写实主义中寻找新的可能性,方力钧的作品正是在这种时代背景下产生的。玩世、泼皮幽默成为方力钧一种在精神上自我解脱的方式,正如他所说:随着对绘画技术的把握,我迷失了方向,越来越对或者唯美主义或者理想主义或者形式主义迷惑不解,这些对许多艺术家极富诱惑的理由,对我个人而言,越来越苍白。光头泼皮这个符号的产生,一方面作为一种生存感觉的产物,另一方面,它也是方力钧个人化的形式嗜好光头在这里是简洁的代名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