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无照酒驾故意轧人被判死缓

不具备工程车辆驾驶资格的李某,受雇于老板帮人开铲车,不慎造成他人死亡。随后,李某在同事王某的“好心帮忙”下,伪造事故现场。日前,李某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通州警方刑事拘留,案件正在审查中。

驾车出村时,刘某被一辆铲车挡住了去路,而在自行挪动铲车时,刘某不慎将附近的李某碾轧致死。今天上午,被告人刘某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在怀柔法院受审。

驾照被吊销的李某,不仅违法驾车,甚至还酒后上路。在通州一工地门前,李某恰巧与因噪音问题到此维权的居民相遇,双方进而发生了口角。其中一位居民万某多次倒在车前打算阻止李某进入,但李某一脚油门驾车从万某身上轧过,导致万某当场死亡。近日,北京市三中院对该案进行宣判,法院以故意杀人罪,一审判处李某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工地内倒车撞死男子

铲车堵路 挪车轧人

无照酒后驾驶伪牌车

据案卷资料显示,李某25岁,河北省邯郸市成安县人。案发前,受雇于某工地老板,负责驾驶工程铲车。

今年4月30日深夜,刘某和几个朋友去山里遛狗出来,驾驶着自家的桑塔纳轿车从怀柔区大蒲池沟村出发,准备回家。刚刚出了村口桥头,他就被一辆铲车挡住了去路。

39岁的李某是北京人,此前他曾因酒驾被公安机关吊销驾照。不过李某全然不顾,案发时竟是酒后驾驶一辆伪造号牌的汽车。

1月3日凌晨1时许,李某在通州区于家务乡东垡村一工地土坑内,驾驶无牌照铲车进行填坑施工,倒车时将刚从一辆翻斗车上下来的司机周某撞伤,经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周某为车辆挤压致创伤失血性休克死亡。

“我一看是老张的车,就给他打了一电话。”刘某说,他丈母娘就是村里人,他也和车主老张相识。当时铲车上还坐着一个人,他和那人说了几句,那人便下车离开。随后他便打电话给老张,老张说钥匙在车里,让刘某自己挪车。但事实上,刘某并没有驾驶铲车的资格。将车挪开后,刘某便走下铲车。

去年7月1日下午1点至晚上9点,李某一直在和朋友喝酒,共喝了十几瓶啤酒。之后,他开着表弟名下的一辆奥迪A6轿车,从小区出发到事发工地,“我打算干工地装修,想去新小区看看户型,白天工地不让进,晚上管得松,所以我就晚上去了。”

“我下车往回一走,发现地上躺着一个人。”刘某说,“当时我不知道是我车轧的还是怎么的,就赶紧回村叫人,打了120。”

恰巧,因为事发工地存在施工扰民问题,附近居民前往该工地维权,其中就包括被害人万某。李某驾车驶到工地门前,被万某等居民拦住。“我看见有人坐着小板凳堵门,就让他们让路,但他们不听。”李某下车后,与对方发生了口角,李某还用手拍了对方一人的脑袋几下,万某见状则直接躺在了奥迪车前。

被害人李某的女儿则称,在事故发生后,刘某并没有及时拨打急救电话:“都多长时间120才到的,你要是当时就打电话,我爸就死不了。”李某女儿说,当晚是她的叔叔打电话报信,她才得知父亲出了意外。

辩称非故意未获认可

停辆铲车 为防偷鱼

“我看见那人躺在地上,就用脚踢了一下他的脑袋,但他刚起来又躺下了。”李某说,万某前后躺下三次,在第三次躺下时,他以为车前没人,就开车过去了。本案开庭时,李某一再说轧人前没看到万某,是等他开过去了才感觉到车下轧到了什么东西。“当时我想掉头回家,没想到轧到了人。”

那铲车到底是怎么堵在村口的道路上的呢?大蒲池沟村书记说事发当天,李某主动找到他,说看到两辆车进了村,怀疑他们“要去干坏事”。

虽然李某在法庭上极力辩解自己并非故意轧人,但根据公诉机关提交的监控录像显示,事发前李某曾特意倒车,将车头对准了万某。在实施辗轧时,李某启动汽车加速冲了过去。公诉人认为,从录像上可以看出,李某肯定能看到被害人当时是躺在地上的。

“我跟老李说,村里矿上没什么东西了,可能是去钓鱼的吧。”村书记回忆,当时铲车车主老张也在旁边,他说要“让偷鱼的出不来”,就开着自己的铲车把路堵上了。

被判构成故意杀人罪

“当时老张还让我爸去看着车,要不我爸干吗在车上待着。”李某女儿说,当天李某一直在铲车附近看守,这才导致了意外发生。而在得知父亲出事后,李某女儿立刻报了警,随后刘某便被警方带走。

法院审理认为,根据监控录像显示,李某曾看到万某前两次躺在车前,均下车将其劝开,故万某第三次躺在车前是在李某视觉盲区的辩解及辩护意见没有事实依据。而根据证据显示,李某对于万某连续采用躺在车前的方式阻止其进入工地的行为应当明知,但放任车辆碾轧万某结果的发生。最后,李某倒车后又挂挡加速向前行驶,车辆前后轮均碾轧过被害人身体,造成车辆大幅颠簸后仍未停车,而是继续向前行驶,调头后回到工地门口。李某停车后先关掉车辆大灯再下车,并未查看被害人情形,其上述行为不符合过失碾轧被害人的主观心态所应当表现出的客观行为。

经鉴定,李某符合被机动车碾轧导致创伤失血性休克死亡。

综上,法院认为在案证据足以认定李某与万某持续争执后,明知万某第三次躺在车前,仍驾车碾轧万某的事实,李某的主观方面既不属于疏忽大意的过失,也非过于自信的过失,而是明知自己的行为会造成的结果而放任危害后果的发生,构成故意杀人罪。

这已经不是刘某第一次被警方逮捕。2005年、2006年、2011年他曾三次受到刑事处罚,今年还因吸食毒品而被警方行政拘留五日。此次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刘某再次被捕。

据此,法院认定李某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人死亡,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鉴于本案案发的具体情节,法院一审判处李某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