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山专谈89现代议程大展:“大生意”那东西不坏_画画大教师的天分讯_雅昌新闻

采访时间:2009年1月8日

图片 1.jpg)

采访方式:手机短信

吴山专早期红色幽默作品身为85新潮中涌现的红色幽默专家、89现代艺术大展中轰动一时的行为艺术大买卖的始作俑者,吴山专在专业艺术圈内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赢得了名声与尊敬,但在社会公众中了解他的艺术创作与造诣的人却很少。上海外滩3号沪申画廊近日举办吴山专个展,期间开展的国际红色幽默俱乐部活动,也许可以帮助有心的读者一窥吴山专的观念世界的门径。

也许,艺术最重要的精神向来就是天马行空、放浪不羁、不拘一格。采访吴山专先生时,我在北京798,而他正在浙江舟山老家办私事。几个短信的磨合之后,我们竟然以手机短信方式的展开了访谈。就这样,我一只手发短信,另一只手做电脑记录,用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终于完成了这篇看起来有点玄的访谈。这样的访谈,言简意赅、惜字如金自是不用说的,但这不是最重要的,在整个过程中,我似乎感觉到他的短信一直在寻找一种没人用过的语言,正像他的艺术创作一样。

聚焦今天下午停水

从85开始,吴山专就以寻找一种似乎没有人用过的语言而最早采用文革宣传画形象创作红色幽默系列,这些糅合波普语言的创作,不仅是20世纪90年代大行其道的政治波普的先声,更重要的是形成了他借用符号化的形式来从事反观念的创作。

沪申画廊的吴山专个展The
More:物权09,其实是他与合作伙伴英格的共同个展。策展人高士明子展览期间组织了国际红色幽默俱乐部的活动,邀集文学、艺术、哲学、戏剧、建筑各界朋友,分别在9月20日、27日、10月1日、24日、31日举办吴山专文字作品今天下午停水的阅读专场。在9月20日的第一次活动中,吴山专与高士明、香港汉雅轩老板张颂仁的高论,为我们理解吴山专的作品提供了线索。

在1989年中国现代艺术展上,吴山专实施了他的新业务《大生意》。他从家乡舟山群岛弄来了几箱新鲜对虾,当场就做起生意,连当时的中国美术馆馆长刘开渠先生都买了,不过后来被处以20元的罚款。吴山专在一篇名为《关于〈大生意〉》的文章中,谈到他所反抗的两个对象:美术馆的权力和美术理论家的权力;前者的权力不仅导致美术馆空间的浪费,而且使作品受到法庭式的审判。后者权力不仅造成稿酬浪费,而且使什么都不是的东西变成什么都是的悲剧。尽管吴山专的大对虾价廉物美,《大生意》做的不错,但是半个小时后,两个便衣男子勒令停止,并撕毁他事先写的布告。最终,吴山专在今日盘货,暂停营业中有点小伤心的结束了他的《大生意》。

高士明认为,理解吴山专与国际红色幽默,今天下午停水不可或缺。这项综合工程融图绘、装置、小说、诗歌和思想实验于一体,已经跨越二十多年,并仍在不断地蔓延生长。俱乐部的阅读活动,集中面对这一工程的若干文字产品以原本、诗本与注本等不同形式存在的50万汉字集群。这部小说据吴山专说是他1986年开始创作的,其注释部分则写于1994到1996年。他曾有专文指出:蛋糕厂修车补胎打气由此进弹花加工花圈出售罚款五元通知:今天下午停水这些日常生活中最乏味的中文字句同时地迸列地涌进我的脑墙,使我脑子产生异常的幻意。这种幻意产生的基础是这些中文字句具体实际意义的耗尽。这就是吴山专走向观念艺术的路:从红海洋的文革美术遗迹中,他发现了抽空文字意义的基本方法。这是他的红色幽默的精髓,也是他的观念艺术探索之旅的原点。

事过20年,回头倚望,不仅是那场展览,整个中国当代艺术不就是一场大生意吗?只不过这样的寓言早被吴山专在89的舞台上提前预演并预言。

画廊中庭里的《The More》

康学儒(以下简称康):在1989年中国现代艺术展上,为什么你要避开以往的艺术思路而作《大生意》这件互动性、行为性很强的事件性作品?

吴山专为每个项目做logo

吴山专(以下简称吴):《大生意》也是红色幽默系列的一个业务。

重提卖虾

康:你所说的业务具体指什么?

张颂仁回顾了与吴山专的交往,他说,第一次认识吴山专,是在89现代艺术大展上看到吴山专在卖虾。其实,这是一个意味深长的作品,吴山专当年发表在报纸上文章可谓他的创作的宣言:在美术馆卖对虾,即对审判美术品的法院美术馆的反抗美术馆的这种权力,将导致美术品受到法律般程序的审判。在许多艺术家把参加89现代艺术大展看作功成名就的荣耀时,吴山专做出这样的反抗实属不易。

吴:当时的皮包生意。

如今,20年风云已逝,吴山专面对我们仍侃侃而谈,他说:在卖虾中:从生产者A到顾客B中,他注意到了C,那个做皮包生意的人,那是创造神话的人。他还坦言,当时身为前卫艺术家,每个人已经意识到生存的问题,已经考虑到生存的必要性。确实,这个大买卖,既预示了艺术家在此后的西方商业社会的人生经历与创作方向,也预示了中国大步进入商业社会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康:是皮包生意触动了你的《大生意》的神经?

红色幽默成了七彩幽默

吴:对,当时流行皮包生意。

吴山专上世纪90年代初来到冰岛,开始了身为海外华人艺术家人生之旅。他在西方的观念艺术创作是从超市开始的,正应和了大买卖留下的线索。在超市里他发现了消费社会的秘密,通过贴上条形码,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都成了消费的对象。由此他看到了商业社会的另一种红海洋。于是,如张颂仁所指出的,红色幽默成了七彩幽默。

康:在你的艺术思维中,皮包生意又意味着什么?

在红色幽默里,吴山专看到了红海洋中的赤字:既表现为意义的亏空,也表现为字形的乖离他创造了许多伪字,像徐冰、谷文达那样成为用中国汉字进行观念艺术探索的先驱者。到了西方,他又用自己生造的英语,开始拼音文字的观念艺术实验,从物权宣言,到物权词典,再到造句:比如他的名言买就是创造,还有权利=物所当然等等。

吴:人间小桥之一。

吴山专对此的解释是,物权比人权更包容;物有九用:物被囚禁在使用价值、使用功能里;艺术家也有九用:艺术家这个称呼是个容器,就像一个垃圾箱,无论是有机垃圾还是无机垃圾,甚至是废电池都可以装。他强调,艺术家是思想家,艺术家又不只是思想家。

康:这应该是你现在的看法,1989年的时候,我想你不是这么看,也不会这么轻描淡写。

确实,吴山专的观念艺术由于其思想的穿透力而常常会让你误会他是思想家,但他表达的却仅仅是一个艺术家在特定上下文中的感觉。

吴:当时我的一部分生活也来自那小桥。

编辑:admin

康:小桥仅仅是小桥,你站在小桥之上,望眼欲穿的不只是小桥吧?

吴:对,人不能生活在桥中间。

康:桥中间可以极目两岸,这有什么不好呢?

吴:桥中间没水啊!

康:今天下午停水?

吴:那是为水管的通知。

康:《大生意》又是为谁通知?

吴:人民。

康:为人民通知,意味你就是领导或者是先知了。

吴:最多是那不存在的东西的小组长了。

康:你想为人民通知什么?

吴:警惕那夹包神话制造者,如果有。

康:警惕意味着你发现了某些不良症候?

吴:应该说是街上的一种现象之一。

康:这种现象从何而来,起于何时?

吴:1978年,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的特色,大概。

康:为什么选择89大展上实施《大生意》?

吴:当时只有它请我参加展览。

康:你申报你的方案给大展的组委会了吗?

吴:申报了,他们默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