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数的政治”对吴山专的意识形态解读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在吴山专自己看来,他所从事的是一种民主的政治。吴山专的政治与一切现行的政党政治、国际政治以及文化政治无关,他的资源是墙上的政治和街头的政治,其中包含着日常的荒诞与幽默。通过一系列个体化的意识形态实践,他创造出一条积极的个人化的道路,一种私人的政治。与他的所有同代人相比,吴山专在政治化的道路上走得更深更远。

吴山专的意识形态国度是由一系列吴的物支撑起来的。吴的物是一系列无用的、无意义的物,是一系列不明物体。其实艺术品本来就是一些不明物体,它们超出了我们所习见的意义,只是因为我们无法承受无意义的真实,所以它们的意义才必须由艺术史话语和博物馆机制加以追认。然而,意义一旦被认定,就不可避免地被纳入日常话语-意识形态之内。吴山专的工作就是尽可能地将被追加了意义的艺术物还原为无意义的物。在这个意义上,他的工作是艺术史中所讲述的杜桑的反题。吴山专坚持认为艺术品只是一些例如物,一些凑巧进入这一CASE的东西,就其本身而言并不具有任何意义,它只是偶然出场的证据,一些容器,没有权力拒绝接收和存放。由此,吴山专大胆地在博物馆和超市之间建立起一个物流的循环系统。在这一系统中,吴山专本身(每个人都有权不是吴山专)也就由艺术家转而成为劳动力、中间人、观光者,成为买-卖者和被买-卖者。相对于超市化的吴的物来说,他自身又可以被视为那个在博物馆和超市之间被不断误用的条形码。

从1980年代中期开始,吴山专的政治已初露端倪。在他一系列散漫的工作中,潜伏着一种鲜明而独特的政治概念,超出了60年代以来国际当代艺术的政治想象。

在吴山专最重要的文本《今天下午停水》中,他将这一文本自我界定为一个文字的集装箱。在他的概念里,通过劳动者吴山专的不断添加(如同文革大字报在墙上的反复张贴),这个难以归类的文本将达到一种文字的民主状态。同样,吴山专在欧洲的日子里始终将自己当作一个观念、符号与形式的垃圾箱,任凭各种事物和价值不断倾倒入自我的容器之中。这就是吴山专的加法。在此,民主并非简单的随机和无原则,而是一种本质性的复数状态。在权力系统内部无法达到根本性的民主,在一元的现实体系中,即使是对权力的反抗和革命都依然是独裁式的。惟一可以做的,是添加,使系统成为复数。或许,民主的形式就在于这微小的复数。吴山专的所作所为处处体现出这一复数原则:物权是人权的复数,单性主义是双性文明的复数(在吴山专看来双性文明只是伪装为双性的),伪字是文字的复数,私印是公章的复数,无用之物(因其无用所以可以派任何用处)是大是大非物的复数,国际红色幽默是国际共产主义的复数。

加法与复数:非代表式的民主

赤字伪造者的红色幽默

毋庸讳言,中国当代艺术1990年代以来在国际上的成功首先是政治的成功。从王广义对文革政治形象的符号化挪用,到黄永砯对中国古代文化资源的意象化发掘,再到蔡国强关于国际政治争端的隐喻性、节日化转义,中国当代艺术家对于政治的运用可谓丰富而精彩。然而,与西方艺术的政治对象一样,这一切针对和利用的都是既成事实的政治,被给予的(the
given)政治,其基本表现是不同文化族群间的身份政治,而身份政治正是现代代议制政治的一种不可救药的简单化形式。

今天下午停水这一表达是独裁式的,因为它仅仅通告你停水,甚至不做解释,你必须无条件接受;今天下午修水管同样是独裁式的,它解释了原因,也提供了方法,却仍然限定在现行体制之内,结果依旧是今天下午停水,没有解决问题。

吴的政治与吴的物

澳门微尼斯人手机版,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吴山专将今天下午停水发展为一套吴的想法(Wus
thoughts),用来解释他关于独裁和民主的理念:

吴山专的政治不是被认可的政治,不是自然化的政治,不是既成事实的和对象化的政治。从形式上讲,吴山专的政治是文革政治与西方日常话语政治的双重对应物。然而,吴的政治的深刻与魅力却在于它是吴的东西作为例如物的吴的物。如果说黄永砯创造出一个自己的图像形态(iconology),蔡国强创造出一系列个人化的奇观式的节日,吴山专却致力于编织起他个人的意识形态一个私人性的、假的(因而无法判断对错的)、意识形态的相似物。

吴山专的政治是独特的,其重要性的发显应以艺术界和学术界对自身习以为常的认识论基础的彻底反思作为前提。吴山专坚持认为自己的工作是民主性的。而我们对于民主的认识却总是与某种代议制政治联系在一起。代议制是一种代表性的政治制度,也即一种代理-中介(agency/medium)制度。通过舞台化的代表会议,通过对抗性的辩论与表演,现行代议制度以其合法程序将公民的政治生活简化为二者之间的选择。然而可选择性却仍旧不是民主,因为选择总是在二者之间,非此即彼。况且,在这种现行的权力结构之内,无论是对权力的认同还是反对,无论站在争执的哪一方,我们都不可避免地成为代表式的。我们不得不成为政治主体,同时也无可避免地成为某物之代表。就艺术家而言,无论是女权主义还是男权主义,无论是西方还是非西方,无论是白人还是黑人、中心还是边缘、主导的还是被压抑的,都是迫使我们成为代表/代理人的程序。然而,艺术家为什么必须有所代表?一种非代表性的民主政治是否是可能的?在吴山专看来,要实现这一点,只有通过一种加法,吴山专的加法。

1980年代吴山专所参与其中的中国新潮美术与其说是实验性的,不如说是政治性的。它不仅以一个重大政治事件(文革的结束)为起点,而且以另一个重大的政治事件(天安门事件)为终点。更加重要的是,新潮美术一直是以革命性的前卫话语为旨皈,以整体主义的意识形态观念为背景的。然而,在大词盛行、充斥着革命-反叛意识和浪漫主义激情的新潮话语之中,吴山专却无疑是个异数。

1985年的吴山专将自己定义为一个赤字伪造者,他是最早生产伪字的中国艺术家。他的伪字不但是意义的冒名顶替者,而且刻意地冒充那些大是大非的字墙上的红字。在吴山专的世界里,红绝非简单的色彩,红是一种观念,一种意识形态的装备。红是正确、革命、正面、积极进步总之,所有红字都是些大是大非的字。而吴山专所经营的,无非是这些大是大非的文字中的一个个错字、伪字,如同在完美的米饭中掺入一颗完美的沙子。然而,这颗沙子所引起的后果却令人惊愕:当文字具有大是大非时,伪字意味着什么?一张写着今天下午停水的别字奖状、私自镌刻伪字的公章、在写着伪字和错别字的旗帜(一个无可置疑的正确的事物)前宣誓这一切又意味着什么?

最后,吴山专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民主表达的例如物今天下午加水管。在此,吴山专用他的加法使系统成为复数,这个动作虽然微小,在广阔的意识形态背景中,却具有深远的意义,正如同他设计的那个完美的括号,敞开又封闭,既标示出虚无,又意味着无限。

吴山专作品

今天下午停水作为日常通知紧挨着:不准堆放垃圾第三(季)度粮票可领土完整(以下残缺)16号楼倒混信箱买便宜石灰在观音桥对面根治痛苦病电话22104(位数正在上升)胎价修补娃(袜)底僧鞋万岁公告院长小便者打气2分绿化环境人人有责自白线内禁设摊位保护妇女儿童河底下有沟泥堵塞油漆招工精修国(产)手表垃圾箱刻字刻章立等可取弹花加工骆驼毛皮16号楼公共财产自觉地大坏蛋王小芳罚欠人民币5元转弯处危险

在1980年代那场充斥着整体主义和英雄主义的艺术革命中,吴山专毫不掩饰他对琐碎、庸常事物的津津乐道(正如他崇拜街头的真理与智慧);在文化革命或艺术革命的真理与口号中,吴山专充满迷恋地制造着他那些小小的完美的错误、一目了然的假相这一切都可以被看作吴山专与那崇高的意识形态客体开的一个小小的玩笑一种红色的幽默。那是个体的卑微的快乐,却比无数伟大的幸福、大写的幸福更加值得珍重。而这快乐的名称,国际红色幽默,同样是吴山专跟国际共产主义开的一个小小玩笑。

在一系列早期作品中,吴山专借用了文革最具代表性的视觉形态(visuality)铺天盖地的文字和铺天盖地的红色。当然,这只是文革大字报的一种视觉相似物,在此,文革记忆中那些最具真理性的内容已经被无数琐屑的日常事物取代了,这正是
今天下午停水 作为吴山专话语的首要意义:

在欧洲的十余年间,吴山专一直煞费苦心地研究和模仿着超市逻辑他认为的资本主义的真理购买即创造,从而将艺术关怀从(终极的)价值转换为(交换的)价格。价格依据交换价值,而交换价值取决于商品的有用性,吴的物却都是无用之物,无用主义正是针对资本主义逻辑的一种策略。无用之物不只是陌生物,也不只是被遗弃之物,无用之物还包括作为商品的超市中的钱一个市场经济的价值论盲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