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手记——随中国文联中国美协2010赴革命纪念地采风团所作

自古客栈皆为聚散之地。投宿者到此无不怀归家的设意。而依店家看来,无非只是又多见一张新面孔,带来可以丰润口袋的银票而已。千百年来,这人生驿站上演了多少离合悲欢。

井冈山手记——随中国文联中国美协2010赴革命纪念地采风团所作

南昌八一纪念馆前身是江西大旅社。看油画南昌起义,旅店外轰轰烈烈,灰色楼面、天空与人物戎装,在暖光中泛出了生气。今日店内依旧是连廊贯通客房相邻陈设依旧,供参观者想象八十年前的情景。在仅四层的临街旅社中,众人纷纷猜测是在哪间房内谋划出了南昌起义的惊世之举。不知当年店主或其后人有没有想到,这幢灰色的客店在中国共产党建军史上已具何等重要的象征意义。纪念馆内立有军旗升起的地方石牌。一拨一拨来自全国各地的参观者,或聚首擎旗存照或摹拟历史画中叉腰挥臂的英武状,引来笑声一片。

自古客栈皆为聚散之地。投宿者到此无不怀归家的设意。而依店家看来,无非只是又多见一张新面孔,带来可以丰润口袋的银票而已。千百年来,这人生驿站上演了多少离合悲欢。  南昌八一纪念馆前身是江西大旅社。看油画南昌起义,旅店外轰轰烈烈,灰色楼面、天空与人物戎装,在暖光中泛出了生气。今日店内依旧是连廊贯通客房相邻陈设依旧,供参观者想象八十年前的情景。在仅四层的临街旅社中,众人纷纷猜测是在哪间房内谋划出了南昌起义的惊世之举。不知当年店主或其后人有没有想到,这幢灰色的客店在中国共产党建军史上已具何等重要的象征意义。纪念馆内立有“军旗升起的地方”石牌。一拨一拨来自全国各地的参观者,或聚首擎旗存照或摹拟历史画中叉腰挥臂的英武状,引来笑声一片。  由南昌经永新、三湾,沿途见不着有土色裸露,山峦清新,枝叶密嫩,如同洗刷了似地。抵黄洋界时,翠绿孕出了一片宁静,令人心爽。  当地党政负责人介绍,我们抵达前,井冈山大雨如注,眼下雨霁初晴,并笑言有三种人登井冈山,凡遇雨则必转至放晴,一是有恩于此地的革命者,二是有敬于井冈的崇仰者,我等一行自然属于有情于井冈的,听罢,颇有快意。  曾经的战场,今日水秀山清。在已如公园般的景致前为红军后代造像,他们无一不恪守志节与信念,一如他 (她)们祖辈。言谈中了解到历史惨烈与冤屈的惊人细节,更丰厚了我重读历史这一章节的心得。文革期间来过井冈的同伴挥指眼前回忆,当年此处全是农景,亦可见来自亚非拉不同肤色着军服者,在辟为操场的泥地上接受中国军人操练受训的场景,学习实践着中国游击战经验。输出的红色革命,引得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诞生于此地的毛泽东游击战争思想,影响至二十一世纪的世界今日。依湖水栈台小憩,看远山云开云和,赏近景嫩绿沁香一派平和。今之视昔,真可谓:绿色井冈,红了中国,染了世界。谁曾想八十余年后,罗霄山脉中段喊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暴力革命动员令,已成中国乃至世界发展史中的经典章节。  一个执政党将曾经的战场辟为纪念地,延续并坚定自己事业的信仰,自然景观也同时被赋予了特殊寓意。用迷人的景致撼人的事迹和揪人的事件,一浪高过一浪地撞击八十年后人们的心胸,显示出执政的智慧与理念。看永新县“贺子珍纪念馆”和南昌近郊“小平小道”,想苦难的中国发展至今,何曾有过坦途?禁不住胸涌悲怆。  以颜色迥异寓不同政治集团的意志与喜好,在近代中国尤甚。红色铺天盖地呈星火燎原之势,色泽浓烈,意亦吉祥。苏区将武装力量称之 “红军”,敌方则指为“赤匪”。政权谓之红色,与其说是象征光明热情希望,毋宁说是不屈的鲜血浸透。少小时所受教育,已习惯将其中所寓政治含义融入视觉化为自觉。数年前学术访台,亲见国民党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帜高悬,始知红色亦为昔日宿敌所喜,颜色本无阶级属性。  古来帝王定都,必依天工造势,择风物富庶之地,方显出江山永驻泽被万民之意。而揭竿而起,游走江湖山川者必选易守难攻,囤粮养兵无虞之地。观今日黄洋界,树木叠嶂,仰不见天,然度其年轮,当在1949年后所植。全景画馆中可见当年山峦荒颓实境,毛泽东诗句 “山下旌旗在望,山头鼓角相闻”其景其情,历历在目。今举目远眺,风动碧翠,如翻麦浪,一望无际。  第二次世界大战距今已过七十余载。20亿人口被卷入浩劫,亘古未有,人类精神创伤至今未得愈合。仅以电影与文学观二战悲壮主题的更迭,从盟军反击到卫国战争,由西线至东线,表现国家、家庭、生命乃至人性频现不同视角的切换。不再是线条脉胳单一的事件,也不再有标签脸谱式的人物,对战争本质开始有了深切思索。  看革命史遗存展列,想到美术史即是人类信仰的图解史。古今中外, “披图可鉴”,概莫能外。塑造国家形象,其实,是用形象表达信仰。重新用图像叙事,实际上也是形成并完善当代审美取向。  反观时下一些重大题材创作,实在应有重新审视再度升华的必要。若一味强调“重大”,则 “重大”往往被事件场景架空而仅留下旧照的拼贴与罗列。  看眼前展柜中陈列当年徒手画出的党旗,还保留有错别字的入党誓词……,稚拙朴素,然而真诚,与当年生活战斗的用具并置,将岁月用真实二字写出。并未见刀光血影,却让你心头滴泪不住震颤。

由南昌经永新、三湾,沿途见不着有土色裸露,山峦清新,枝叶密嫩,如同洗刷了似地。抵黄洋界时,翠绿孕出了一片宁静,令人心爽。

湖北美术学院院长 徐勇民 2010年5月记

当地党政负责人介绍,我们抵达前,井冈山大雨如注,眼下雨霁初晴。并笑言有三种人登井冈山,凡遇雨则必转至放晴,一是有恩于此地的革命者,二是有敬于井冈的崇仰者,我等一行自然属于有情于井冈的,听罢,颇有快意。

曾经的战场,今日水秀山清。在已如公园般的景致前为红军后代造像,他们无一不恪守志节与信念,一如他(她)们祖辈。言谈中了解到历史惨烈与冤屈的惊人细节,更丰厚了我重读历史这一章节的心得。文革期间来过井冈的同伴挥指眼前回忆,当年此处全是农景,亦可见来自亚非拉不同肤色着军服者,在辟为操场的泥地上接受中国军人操练受训的场景,学习实践着中国游击战经验。输出的红色革命,引得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诞生于此地的毛泽东游击战争思想,影响至二十一世纪的世界今日。依湖水栈台小憩,看远山云开云和,赏近景嫩绿沁香一派平和。今之视昔,真可谓:绿色井冈,红了中国,染了世界。谁曾想八十余年后,罗霄山脉中段喊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暴力革命动员令,已成中国乃至世界发展史中的经典章节。

一个执政党将曾经的战场辟为纪念地,延续并坚定自己事业的信仰,自然景观也同时被赋予了特殊寓意。用迷人的景致撼人的事迹和揪人的事件,一浪高过一浪地撞击八十年后人们的心胸,显示出执政的智慧与理念。看永新县贺子珍纪念馆和南昌近郊小平小道,想苦难的中国发展至今,何曾有过坦途?禁不住胸涌悲怆。

以颜色迥异寓不同政治集团的意志与喜好,在近代中国尤甚。红色铺天盖地呈星火燎原之势,色泽浓烈,意亦吉祥。苏区将武装力量称之红军,敌方则指为赤匪。政权谓之红色,与其说是象征光明热情希望,毋宁说是不屈的鲜血浸透。少小时所受教育,已习惯将其中所寓政治含义融入视觉化为自觉。数年前学术访台,亲见国民党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帜高悬,始知红色亦为昔日宿敌所喜,颜色本无阶级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