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清凉_美学家资讯_雅昌音信

2013 年 1 月

《夏景山口待渡图》 绢本水墨设色 董源

车窗外,移动着的南方田野连着未融的积雪,像是铺了一层迷彩服。

近年来,中国古代绘画展总能引起观众的轰动,排队观展成了常见的现象。无论是2012年上海博物馆举办的“翰墨荟萃——美国收藏中国五代宋元书画珍品展”,还是2017年《千里江山——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引发的排队热潮,甚至为了一睹古画《清明上河图》真容彻夜的排队,都反映出观众对古代珍宝的尊崇心理,也从一个侧面看出了民众对于文化意识的提升。近日,辽宁省博物馆中国古代书法展、中国古代绘画展终于正式对公众开放,笔者朋友圈的不少艺术爱好者已经准备动身了——这估计又是一个引发观展热潮的艺术大展。

走出博物馆,站了一会儿。想起早上排队进馆,身后两名男子交谈,口音听出都从外地赶来。不时埋怨展览何不巡回到自己所在的城市,弄得放假还少不了舟车劳顿。语气流露出的却是兴奋。再往后,几个老外操英语像和谁比嗓门似的。身边走过一群看上去像东南亚的游客,嘻嘻哈哈将排队的人当他们合影的背景。几尊古代猛兽雕塑复制品,涂得白刺刺的,一溜排开绕着外墙,似街头偶尔晃过的小白脸。

原标题:艺术的盛宴

900年前这位宋朝皇帝怕是做梦也没想到,闲情中绘于绢素之上的御花园一瞥,会沦泊到千年后的大洋彼岸。眼前,与时光同样宝贵的这只倦鸟(立在枝头已有千年)漂洋回到故土,看隔着玻璃向它张望心绪纠结的痴迷观众今夕何年?

《瑞鹤图》 绢本设色 赵佶
此画宋徽宗用瘦金书题诗并记,款署“御制御画并书”,并有“天下一人”签押及“御书”印。宋徽宗赵佶能书擅画,传世作品颇多,但大部分是代笔,此卷作为其“亲笔”弥足珍贵。

宋徽宗画的御花园即景,望去便知是依写生稿所作。一片乳色小花,已分明嗅到春天气息。正猜测是桃花还是杏花,一旁已有激动的观众跟同伴说这是杏花。杏花多产自北方,汴梁城也位于黄河以北。我只能自惭平日疏于花类识别。花朵团簇,独有一朵是以正面完整形象闪烁其间。是精细观察的写实?是拱云托月的经营?抑或是君王意识的本能流露?如此清俊孤傲的春意,想必在赵佶眼中正是如此。

《千字文》局部 书法 赵佶

我们习惯以社会进化中形成的功过是非积蓄赞赏与鄙视,却常常忘记文明发展应有的连续性。19世纪卡尔马克思曾提出一个若按社会进化法则不易回答的问题:如果艺术与社会历史发展的特定阶段有着密切的联系,那么为何我们仍可发现,比如说,古典希腊雕像是美的?看来,艺术繁荣不一定以社会发展作为前提。我们只有在心灵中找寻到文明积累的闪光节点,才可以从新的视角赏识历史中一个又一个旷世奇才。

宋徽宗赵佶大部分是代笔 亲笔《瑞鹤图》弥足珍贵2018/8/22
17:27:32大洋网-广州日报 浏览37次/0评论收藏分享到

癸巳正月

《簪花仕女图》 绢本设色 周昉

宋代赵佶亡国,一直被后世指为沉溺书画小道。几百年后,明代首辅张居正对年少的万历皇帝晓以大义,应担当国事,勿迷恋已具模样的书法,也一定是想起了这位沦为亡国奴的可怜皇帝。梦魂惊起转嗟呼,愁牵心上虑,和泪写回书,我无论如何也难以想象这悲凉彻骨的诗句,与画御花园杏花翠鸟署印天下一人的作者,竟同出一人!

《古诗四帖》局部 书法 张旭

六十件作品,五代、宋、元,四百年跨度。在印刷品中不知见过多少次的画面此刻就在眼前时,自诧却并未有年代久远的隔世恍惚。兴许,是自己每日执着毛笔闻着墨香想些相似的问题做着同样的事情吧。绢帛上印痕清晰的线条和色彩,像是好友雅集拿在手中把玩观赏看到的一样。

作者:陈运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