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纪念的回望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徐勇民:90周年校庆《老艺术家纪念文集》系列
《为了纪念的回望》纪念唐一禾先生诞辰100周年

1920年,武昌艺术专科学校创立。
当人们在回忆中国近代美术教育史上闪光的这一页时,武昌艺专四个字显得格外浓郁而厚重。我们回首一下它创立的年代并不太遥远的过去:那一年,是爆发在武昌的辛亥革命推翻满清王朝,人们剪掉头悬辫子的第9个年头;波澜壮阔的五四运动激起的轰鸣还在中国大地强劲地回荡;那一年,中国大地还孕育着即将改变历史进程的风暴。对那个年代的回忆,就好像我们在老照片上所看到的情景一样,烟雨苍苍。
这样的时刻,一座美术学府在武昌城创立了,蒋兰圃、唐义精、徐子珩让我们永远地记住他们的名字,中国的高等美术教育,将在古老斑驳的武昌城掀开它的第一页。现在,我们已经没有更多的文献资料记录和显示当年创办的情形,在充满了激烈社会变革引起各种矛盾交织的旧中国,用倾情倾力奔走呼号这样的词语,是我们现在可以想象当时武昌艺专创始者们应有的行为方式的描绘。
唐一禾先生,武昌人。1928年毕业于这所由远见卓识的志士仁人创立的学校。之后,得其兄长唐义精先生资助,远赴法国巴黎美术学院学习。回国即投身美术教育事业,执教于武昌艺专。自此,中国中部的近代美术教育着上了色彩绚丽的一笔。就是这一笔在挥洒的同时,伴随中华民族的前途命运,也承载起了奋起呐喊的使命。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唐一禾先生在法国勤工俭学近5
年,终日浸润在艺术之都,数以千计的素描、油画,显示出了他的天赋、勤奋和极有才智的前景。然而,当他回到阔别的祖国,面对民族的苦难与社会的动荡时,在艺术的审美自律与艺术的社会功能之间的抉择,是当时有良知的中国艺术家们必须面对的。唐一禾先生决然并迅速地将自己极有塑造力的写实风格与表现社会现实的题材结合在一起,创作了大量为时代,为社会,为民众所需要的作品,这是多么全心的投入,显示了多么坚定的决心!这,在当年归国的许多艺术家中是不多见的。我们还可以想象,战乱的阴霾,沉重地压在当时的武昌城上空,武昌艺专的师生面临环境严酷,生计艰辛,连作画的材料都紧缺,这对从飘散着塞纳河气息的艺术氛围中归国的唐一禾先生,心理感受上形成的是多么巨大的反差!但唐一禾先生凭借对故土的依恋,对劳动者的热爱和对日寇的仇恨,将社会责任感倾注成了艺术家旺盛的热情,呼唤正义,爱憎分明,使艺术之都的花朵,播撒出时代的气息,傲立地绽放在万里之外中国的武昌城。
让我们仅列出唐一禾先生在19351944年期间创作的作品名称,就足以描绘塑造出一个青年艺术家的热血形象:《伟大的行列》《正义的战争》《还我河山》《敌军溃败丑态》《铲除汉奸》《伤兵之友》《七七的号角》《女游击队员》《胜利与和平》《村妇》《田头送茶》
在日寇入侵中国那段最黑暗的日子里,唐一禾先生与武昌艺专的师生一起,为保存学术薪火不绝,逆长江而上,克服千难万险,毅然举校迁至四川江津。这使我不禁想起在同时期因相同的原因由北平迁至昆明的西南联大这一段史实,在那样的年代,中国的版图上,出现了以鲜血和生命作为代价的艰辛的学术迁徙,无疑,这是一种壮举。在战乱中呵护学术薪火,在野火中承续知识传播,中国高等教育史的光辉闪烁在这样一条迁徙之途,武昌艺专的影响也由此在中国高等美术教育的坐标上得到拓展。唐一禾先生向往进步,追求光明,不屈不挠,其志向、气节与胸襟形成了中国知识分子令人如慕的人格力量。他所培养的优秀学生,秉性相承,且无一不坚忍、大义、执著、刻苦,可谓卓绝辈流。
当我们品读唐一禾先生的作品和这本纪念文集后,回望历史,学院在艰难中同心、同德,奋进、精进,终形成学校发展至今兼收并蓄的学术精神和关注时代、表现生活、服务社会的人才培养宗旨。武昌艺专历经时代变迁,文脉绵延,薪火永继,我们可以举出许多贤达名士,他们的身影和举止,为这所学校留下了不能忘怀的美好记忆,令人景仰。正是武昌艺专这四个字所蕴涵丰厚的精神财富,形成了学院生机勃发的源泉。今天的湖北美术学院,以武昌艺专作为学术的精神基石,与共和国高等教育事业的发展荣辱相随,潜心惨淡经营,全心致力发展,巍屹于中国的中部。面对未来,我们的学术信念,来自这里;我们的发展信心,同样,也来自这里。
武昌艺专的创立者们挚爱艺术教育,铸就大德,
唐一禾先生献身艺术教育,鞠躬尽瘁。这些,灌溉给了这片土地鲜活自由的艺术养分,也酿育了中国高等美术教育的沃土。今天,在这片土地上,修竹茂密,大树参天,一派生机。
此时,我想起熊明谦先生,这位武昌艺专创立发展的见证者,在她回忆唐一禾先生文章的结尾,写下了这样一句话:他是属于人民的。
是的,他永远是属于人民的!

为了纪念的回望

2006年3月19日为纪念武昌艺专创立建校发展85周年唐一禾先生诞辰100周年作徐勇民
中国画画家,湖北美术学院教授、院长,湖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1920年,武昌艺术专科学校创立。

当人们在回忆中国近代美术教育史上闪光的这一页时,武昌艺专四个字显得格外浓郁而厚重。我们回首一下它创立的年代并不太遥远的过去:那一年,是爆发在武昌的辛亥革命推翻满清王朝,人们剪掉头悬辫子的第九个年头;波澜壮阔的五四运动激起的轰鸣还在中国大地强劲的回荡;那一年,中国大地还孕育着即将改变历史进程的风暴。对那个年代的回忆,就好像我们在老照片
上所看到的情景一样,烟雨苍苍。

这样的时刻,一座美术学府在武昌城创立了,蒋兰圃、唐义精、徐子珩让我们永远的记住他们的名字,中国的高等美术教育,将在古老斑驳的武昌城掀开它的第一页。现在,我们已经没有更多的文献资料记录和显示当年创办的情形,在充满了激烈社会变革引起各种矛盾交织的旧中国,用倾情倾力、奔走呼号这样的词语,是我们现在可以想象当时武昌艺专创始者们应有的行为方式的描绘。

唐一禾先生,武昌人。1928年毕业于这所由远见卓识的志士仁人创立的学校。之后,得其兄长唐义精先生资助,远赴法国巴黎美术学院学习。回国即投身美术教育事业,执教于武昌艺专。自此,中国中部的近代美术教育着上了色彩绚丽的一笔。就是这一笔在挥洒的同时,伴随中华民族的前途命运,也承载起了奋起呐喊的使命。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唐一禾先生在法国勤工俭学近5年,终日浸润在艺术之都,数以千计的素描、油画,显示出了他的天赋、勤奋和极有才智的前景。然而,当他回到阔别的祖国,面对民族的苦难和社会的动荡,在艺术的审美自律与艺术的社会功能之间抉择,是当时有良知的中国艺术家们必须面对的。唐一禾先生决然并迅速地将自己极有塑造力的写实风格与表现社会现实的题材结合在一起,创作了大量为时代、为社会、为民众所需要的作品,这是多么全心的投入,显示了多么坚定的决心!这,在当年归国的许多艺术家中是不多见的。我们还可以想象,战乱的阴霾,沉重地压在当时武昌城的上空,武昌艺专的师生面临环境严酷,生计艰辛,连作画的材料都紧缺,这对从飘散着塞纳河气息的艺术氛围中归国的唐一禾先生,心理感受上形成的是多么巨大的反差!但唐一禾先生凭藉对故土的依恋,对劳动者的热爱和对日寇的仇恨,将社会责任感倾注成了艺术家旺盛的热情,呼唤正义,爱憎分明,使艺术之都的花朵,播撒出时代的气息,傲立地绽放在万里之外中国的武昌城。

澳门微尼斯人手机版,我们仅列出唐一禾先生在1935-1944年期间创作的作品名称,就足以描绘塑造出一个青年艺术家的热血形象:《伟大的行列》、《正义的战争》、《还我河山》、《敌军溃败丑态》、《铲除汉奸》、《伤兵之友》、《七七的号角》、《女游击队员》、《胜利与和平》、《村妇》、《田头送茶》

在日寇入侵中国的那段最黑暗的日子里,唐一禾先生和武昌艺专的师生一起,为保存学术薪火不绝,逆长江而上,克服千难万险,毅然举校迁至四川江津。这使我不禁想起在同时期因相同原因由北平迁至昆明的西南联大这一段史实,在那样的年代,中国的版图上,出现了以鲜血和生命作为代价的艰辛的学术迁徙,无疑,这是一种壮举。在战乱中呵护学术薪火,在野火中承续知识传播,中国高等教育史的光辉闪烁在这样一条迁徙之途,武昌艺专的影响也由此在中国高等美术教育的坐标上得到拓展。唐一禾先生向往进步,追求光明,不屈不挠,其志向、气节与胸襟形成了中国知识分子令人孺慕的人格力量。他所培养的优秀学生,秉性相承,且无一不坚韧、大义、执着、刻苦。

当我们品读唐一禾先生的作品和这本纪念文集后,回望历史,学院在艰难中同心、同德、奋进、精进,终形成学校发展至今兼收并蓄的学术精神和关注时代,表现生活,服务社会的人才培养宗旨。武昌艺专历经时代变迁,文脉绵延,薪火永继,我们可以举出许多贤达名士,他们的身影和举止,为这所学校留下了不能忘怀的美好记忆,令人景仰。正是武昌艺专这四个字所蕴含丰厚的精神财富,形成了学院生机勃发的源泉。今天湖北美术学院,以武昌艺专作为学术的精神基石,与共和国高等教育事业的发展荣辱相随,潜心惨淡经营,全心致力发展,巍屹于中国的中部。面对未来,我们的学术信念,来自这里;我们的发展信心,同样,也来自这里。

武昌艺专的创立者们挚爱艺术教育,铸就大德,唐一禾先生献身艺术教育,鞠躬尽瘁。这些,灌溉给了这片土地鲜活自由的艺术养分,也酿育了中国高等美术教育的沃土。今天,在这片土地上,修竹茂密,大树参天,一派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