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公司派员工赴酒店买假打假 向其索赔240万元

其次,杭州华美达大酒店大堂内出售的“LV”产品,只有专卖店价格的十分之一左右,这不符合正品LV的价位。再则,杭州华美达大酒店大堂内出售的“LV”产品无论在面料的质量、色泽、造工、款式、标称和厂名等均与真品存在明显差别。

南亚商城在收到LV公司的警告函后,没有积极回复函件,协商纠正方法,亦没有请求当地行政管理部门对销售侵权产品的商户采取检查、处罚措施,更没有对警告函所列明销售侵权商品的商户采取管理措施,制止各商户的侵权行为。

“大堂内部精品商场出售假冒LV产品的行为我们并不知情。”作为被告的杭州华美达大酒店一方在法庭上辩解,精品商场是由酒店外面的人承包经营的,酒店在双方当初签订租赁合同时,就明确要求对方不得销售违法和侵权的商品。

LV公司在发出警告函后3个月,该商城的摊位仍在销售侵权产品,说明商城未尽到管理者的义务,主观上存在过错。

打假人员“潜伏”一家四星级酒店,以4500元买到“LV”6件套

庭审中,南亚商城是否存在侵权和取证程序是否合理等,成为双方辩论的焦点。

依据有关法律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在被侵权期间所受到的损失,LV公司的8个案件240万元的“天价索赔”显然过高,而且有胁迫之意,有些案子还有重复起诉之嫌。

在南亚商城内销售的涉案产品,使用了与上述注册商标相同的标识,而且销售价格畸低,制作工艺粗糙,应当判定为假冒注册商标的侵权商品。

事后,经LV公司专业技术人员鉴定,该6款产品均为假货。LV公司人员昨天在法庭上解释,认定杭州华美达大酒店大堂内销售的6件套产品为假货的依据主要有三方面:

另外,前后两次取证过程中,同一摊位的经营业主已发生变化,并不存在重复侵权行为。

“天价索赔”有胁迫之意

前天,温州中院一审宣判:责令南亚商城立即停止侵害LV公司涉案4枚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8万元。

LV公司在法庭上出示证物“LV”6件套。

房客卖假货,房东要不要承担侵权责任?国际奢侈品牌路易威登马利蒂(法国)公司(以下简称LV公司)为了这事,把温州南亚箱包服装商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亚商城)告上了法庭,因为之前他们两次发现,这家商城里某些摊位,低价销售假冒LV商品。

原来,有人在华美达大酒店住宿,并在这家酒店内部精品商场以LV专卖店正品出售价的十分之一价格买了
“LV”6件套产品,而这人正是法国LV公司的打假人员。法国LV公司以杭州华美达大酒店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为由,起诉至法院,每个案子向杭州华美达大酒店索赔30万元。

温州中院相关人员介绍,LV状告南亚商城侵权案,是国内继北京秀水豪森服装市场之后,又一起市场管理者,为商户出售假冒名牌商品提供便利,最终成为被告的案子。

此外,LV公司确认与杭州华美达大酒店没有任何关系,也没有委托或授权杭州华美达大酒店或任何与之有关的个人、机构在中国国内经营带有LV商标的任何产品。

房东称只是租摊位

在双方协商调解期间,LV公司一方提出,在被告杭州华美达大酒店一方愿意道歉认错并停止侵权的前提下,索赔金额可以商量。不过,昨日双方就调解还是未取得一致意见。法院将择日对本案作出一审判决。

最终连房东也被告上法庭

LV公司人员在杭州一酒店买假打假

实际上,今年4月26日世界知识产权日前夕,温州中院曾罕见地连发3份知识产权警示,提醒企业勿踩三类知识产权地雷:经营场所播放背景音乐,应当取得授权许可并支付报酬;在店面装潢时应规范,不要傍名牌或打擦边球;已形成一定经营规模、具有较高商誉的企业,从其他小生产商购入成品后进行贴牌销售时,尤其应提高知识产权风险防范意识,对购入成品是否侵害他人专利权、著作权等知识产权进行检索。

LV公司一方认为,像杭州华美达大酒店这样的高档星级酒店,在酒店大堂等客流集中场所开设零售设施,已经成为酒店经营的新模式,该种销售模式利用星级酒店所吸引的高端消费群以及旅客和其他顾客对星级酒店形成的高档、可信形象,为酒店取得了比一般零售商场更高的额外利润,而杭州华美达大酒店利用高端顾客群的信任使顾客误以为其销售的假冒LV系列产品均来自法国LV公司,这比地摊或其他地方的售假行为显得危害性更为严重。

然而,今年3月1日,LV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再次和公证员来到该商城调查,发现仍有6个摊位(本案涉及一个摊位,其余5个涉嫌重复侵权被另案起诉),仍在继续销售假冒LV商品。

原告认为酒店售假

法院最终一审判决:责令南亚商城立即停止侵害LV公司涉案4枚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8万元。

被告称240万元

法院审理认为,LV公司对涉案的四枚注册商标享有专用权,受法律保护。

昨日,这起索赔240万元(不包括律师费、公证费等费用)知识产权案件在滨江区法院公开审理。

LV公司温州集中打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