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永砅:黄药士和她的桃花岛_乐教师的天禀讯_雅昌音信

Ehi Ehi Sina Sina

标签: 黄永砅 蛇杖Ⅲ:左开道岔 世界命运的选择 黄永砅个展 黄永砅作品

不坐亵慢人坐过的座位

蛇杖Ⅲ:左开道岔

布加拉什

Bâton Serpent III: Spur Track ToThe Left

年过花甲的黄永砅个子不高、十分清瘦,且目光慧黠。他一向不喜欢被采访,更不喜欢媒体把他拍摄成当下最为流行的高大上艺术家范儿。这个老头儿固执地坚持着自己对于所有事物的理解,从不妥协。想采访黄永砅是一件十分有难度的事情,他不会按部就班的被媒体摆弄,更不会照本宣科的阐释作品。如果谁能成功采访到黄永砅,甚至都快成为艺术媒体比拼实力的标准。索性我开始去展厅跟着他布展,看着他亲自上阵安装作品,跟着他去吃饭,与他聊起一些有意思的饮食话题,聊起彼此的猫我彻彻底底变成了一个卧底。

展览时间:2016年3月18日 – 2016年6月19日

工地

展览地点:PSA 1楼,2楼

工地

策展人:澳门微尼斯人手机版,侯瀚如

与那些醉心于名利场的艺术家相比,黄永砅显得似乎有些与这个群体格格不入,他更像是艺术圈的黄药师,不怒而威。黄药师,又名黄老邪,是金庸笔下正中带有七分邪,邪中带有三分正的人物,是桃花岛的岛主,亦是桃花岛派武学创始人。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是他一生武功的写照,武功造诣非凡,已臻化境,为金庸小说中武功绝顶的高手之一。黄药师上通天文,下通地理,五行八卦、奇门遁甲、琴棋书画,甚至农田水利、经济兵略等亦无一不晓,无一不精。个性离经叛道,狂傲不羁。性情孤僻,行动怪异,身形飘忽,有如鬼魅。如果按照武侠小说的定位,黄永砅绝对算得上是怪侠。他不喜欢推杯换盏,不喜欢解读自己,不喜欢按牌理出牌,只喜欢在桃花岛上与自己交锋。

主办: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马戏团

联合主办: 红砖美术馆,MAXXI

马戏团

赞助:当代唐人艺术中心,GladstoneGallery

楔子

票价:20元

1986年,32岁的黄永砅与朋友创立厦门达达艺术小组,该时期他创作了著名行为艺术有洗衣机作品和带四个轮子的大转盘。艺术家邱志杰曾不止一次表示过黄永砅和厦门达达对自己的影响有多重要,黄永砅的影响力以及艺术主张可见一斑。

黄永砅《蛇杖Ⅲ:左开道岔》个展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开幕

1989年,大地魔术师(LesMagiciensdelaterre)在法国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CentreNationaldartetdeCultureGeorgesPompidou)举办,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展览。这场展览汇集了来自全世界各地的100位艺术家,其中有大师,也有初生牛犊的年轻艺术家,黄永砅正是锋芒毕露之时。参与此展,源于艺术评论家费大为。当时,费大为向法国策展人马尔丹(JeanHubertMartin)推荐了黄永砯、顾德新、杨诘苍。黄永砅在当地买了很多中文报纸,用洗衣机洗烂之后做成一个乌龟形状的坟墓,乌龟是长寿的,而坟墓却与死亡有关,所以这个作品隐喻了文化在不断地死亡又不断地永生。在费大为看来,黄永砅这个作品在大地魔术师上引发的影响与争议是巨大的。

黄永砅《蛇杖Ⅲ:左开道岔》个展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开幕

如策展人侯瀚如所言:过去二十年间,动物成了黄永砅创作里的主要形象;他们被用来象征人类的社会、文化、宗教、对峙和谈判。黄永砅从福柯(MichelFoucault)所提出的知识考古学的角度,通过对古代与现代、西方和非西方等不同多样的文化典故和历史指涉-其参考系从神话故事、宗教文化到历史叙事,以致国际时事的检视,对他们进行研究与改造,同时对世界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提出了一个崭新、充满挑衅意味,甚至颠覆性的观点。

蛇杖Ⅲ:左开道岔

蛇杖

张雄艺术网讯黄永砅,原“厦门达达”创始人,旅法的东方艺术家,1989至1999年在国外完成50多件计划。在1999年第48届“威尼斯双年展”中成为法国馆推出的两位代表艺术家之一。同年获法国文化部授予的“文字艺术骑士勋章”,是华人在世界现代艺术领域中的至大骄傲。

蛇杖

“黄永砅,艺术可以有方向吗?”研讨会

蛇杖

在过去二十年间,动物成为黄永砅先生艺术创作的主要形象,它们被用来象征人类社会、文化、宗教众多领域的对峙、谈判等关系。其中最为典型的代表之一是“蛇杖”系列。从罗马的首个“蛇杖”计划艺术家关注宗教对抗,到北京“蛇杖II”聚焦领土争执,再到此次上海展“蛇杖Ⅲ”艺术家将靶子投射进本土和全球社会权利关系重组的动机,以宏观哲学的视角关注世界统治力量与世界命运的选择。

1993年,黄永砅在美国俄亥俄州哥伦布市的卫克斯那中心(WexnerCenter)仔细查看了有关非法中国移民跳船来到美国的故事,里面有种说法叫做人蛇。这是对非法移民的一种戏称,而那些人口贩子就被叫做蛇头。这个称呼当年很流行,尤其是在福建,也就是黄永砅的故乡。于是,艺术家运用了这种人成为蛇从而入侵或者是移居到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图像,并将之转化成他语汇中的一个关键要素,并且不断地对其进行演变。它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一种更普遍通用的象征,象征那些受到经济、社会和地缘政治的紧迫问题驱动而产生的流亡和人类迁徙。

2016年3月18日至6月19日,黄永砅个展“蛇杖Ⅲ:左开道岔”将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对公众开放。3月17日,“蛇杖Ⅲ:左开道岔”隆重开幕,下午,由侯瀚如主持,黄永砅、龚彦、邱志杰、刘擎、冯原作为嘉宾开展了一场“黄永砅,艺术可以有方向吗?”的研讨会。共同探讨关于世界命运的一个更广泛的本体论问题:如何选择前行的方向?面对事物的命运,正确的选择究竟是否存在?

黄永砅对蛇的图像进行了许多年的探索,他于2012年为法国南特(Nantes)创作的《海蛇》(SerpentdOcan)是《蛇杖》的兄弟版本。展出时长达180米的作品摆放在海滩上,像是蛇从大海里浮游出来上岸的海蛇,蜕去了皮肤却只剩下巨大的骨架。蛇作为一种动物象征着魔鬼和邪恶,它也象征着超自然或魔幻的力量。黄永砅为南特(Nantes)创作的作品不仅仅是一条从海洋来到陆地的蛇,同时还有着很强的地缘政治性移民的意味。但它的到来最终失去了皮肉而只剩下骨架-它就像是在海滩上被发现的尸体。与此同时,它仍然有一种不可思议的转变和复活的力量。侯瀚如对蛇的理解与黄永砅的动因不谋而合。

黄永砅个展《蛇杖Ⅲ:左开道岔》展览作品《布加拉什》

蛇塔模型

黄永砅个展《蛇杖Ⅲ:左开道岔》展览作品《骆驼》

此次,黄永砅在北京红砖美术馆呈现的个展蛇杖是其国际巡回展的第二站暨中国首展,这个展览是继2008年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个展占卜者之屋后,暌违中国七年来的大型个展。作品《蛇杖》(BtonSerpent)最初是为位于西方宗教首都罗马的意大利国立二十一世纪艺术博物馆(MAXXI)所构思。黄永砅通过对犹太教和基督教共同使用的经书《出埃及记》(Exodus)里一则故事-关于上帝在带领人民逃亡、陷入绝望之中的摩西面前展现它的力量-进行一种转化式的阅读和呈现,同时调动不同的宗教象征符号,让它们彼此共存和互动,由此勾勒出一幅受宗教冲突驱动的世界图像。当摩西带领族人逃出埃及前往以色列,在茫茫沙漠之中众人都感到绝望的时候,他遇到了上帝,上帝告诉摩西要把他的手杖放到地上,当摩西把手杖放到沙漠上的时候,它就变成了一条蛇。这个奇迹在绝望之情最严重的时候稳固了摩西的信念。这也是神奇的变化的时刻-它像是一个圣迹,一个教化开导的时刻。黄永砅再一次用到了这个有关骨架的想法-这不是一条活生生的蛇,而是从一支手杖到蛇骨架的转变,它象征着从废墟中生发出的潜力。他的作品总是存在于中间状态,它总是处于有潜能的改变之中。本次展览的策展人侯瀚如曾经在一篇访谈中详细阐释了蛇杖的意义。

继罗马MAXXI、北京红砖美术馆展览后,此次“蛇杖Ⅲ:左开道岔”
黄永砅先生共带来了25件作品,除了《头》、《蛇杖》等数件大型装置外,更回顾性地重访了其早年作品,其中多件作品更为国内首次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