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微尼斯人手机版】方力钧:艺术是生命的副产品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导读:方力钧的新作正在北京798艺术区泉空间展出。这次个展呈现了方力钧最近两年在绘画、雕塑领域新的探索和表达。对于方力钧来说,绘画仍旧是最核心的艺术手段。自我的图像和他者的图像,那些表情丰富的自己、朋友和家人,是他一直钟意的绘画主题。只不过,随着时间和空间的转变,表达的角度和情绪发生了不同的变化。无论油画、版画、水墨,皆如此。

方力钧从不抗拒别人对他作品的各种阐释,也似乎并不在意阐释是否准确。对他而言,真正重要的是无时不在变化的生活和情感状态,那是刺激他艺术创作的源动力。采访方力钧时,生命、需求、欲望和体验是他常挂在嘴边的词汇。生命有客观的指标,痛感就是最重要的指标。方力钧如是说。没有对自我存在的丰富体验,也许就没有对
痛感的深刻体悟。

记者:这次的水墨作品,多以线描为主,作品中线条本身的多样变化呈现出的视觉品质是引人注意的一个方面。而我印象中,你以往的水墨创作更着重于对光影和体积的表达,是一种更接近于你油画和版画的造型方式。

方力钧:就是因为水墨、素描手稿类作品展出很少,所以大家比较陌生。这些水墨的技术基础,主要来自十几岁时在火车站、汽车站的生活速写练习、学习陶瓷美术时的各项传统画种课程,及毕业后不同时期的尝试。但相当长时间没有想到学画时的练习的方法可以直接用在创作中,最近才想通了。另外,最近这段时间,审美比较偏向于用线条来表达,线条只不过是一个选项之一,或者说达到的手段之一,随时会回到光影,回到块面。

记者:每个阶段跟当时的状态和情绪的关注点有关系?

方力钧:对,很多客观的原因,比如说当时的生活状态,喝酒多少,是不是买到了顺手的毛笔,用到的纸张或者画案是什么样子啊,都有关系,这些都促成了现在呈现的品相

记者:从这次的作品来看,你更强调媒材的物质属性。可以说说你创作的一些思路吗?

方力钧:不同媒材的使用有如下考虑:首先是物理特性,油画适于深入讨论、刻画;木刻直接,不可更改;陶瓷作品艺术家不介入现场;水墨的即时性和可以不断追加另外,为了保持对工作的热爱、新鲜感,起到交替工作达到休息的目的,以及提高时间效率,同时使用多种媒材都是必要的。

《2014-2015》方力钧 布面油画 400700cm 2015

记者:也就是说选择何种媒材,只不过是为了表达得更贴切?

方力钧:一个是贴切,一个是和现实合拍。比如画水墨的时候,你是在旅行当中,它就可以随时拿出来画,对于其他的材料来讲几乎是不可能的。它和油画比起来是很方便,油画是油性干不了,很麻烦的限制。它和现实的这种搭配,这个也是非常重要的方面。

记者:长久以来,你的多数作品都回避描写具体的社会现实场景,这种对具体情境的抽离,也给阐释你的作品提供了更多可能的空间。你是怎么考虑的?

方力钧:由于生命的状态是累积的结果,具体就变成了一叶障目的悖论,变成接近目的的最大障碍。我尽可能舍去眼见的真实,追求生命领悟的真实。对于艺术家来讲,对象更多的是一个载体,你呈现得更多的应该是艺术家本身的状态和认识。所以当这个认识不一样的时候,你在落笔画画的时候就会产生非常大的差异。你只不过是呈现出来你自己的状态。写生是我们艺术教育中无法回避的题目。通常我们会把写生想象成具体形象、场景,但我理解的写生是描绘生命感受和状态。

《2015秋》 方力钧 套色木刻 122x163cm 2014

记者:这次展览中有一幅油画,画了一群人赤裸着站在山巅云端,背后是艳阳升起。我感受到的是一种生命力过度张扬的虚张声势,你在创作这幅作品的时候想表达什么?

方力钧:人的梦想、英雄主义、乐观、盲目、片面、狭隘;人的能力、有限性:身高、能量补充、弹跳、记忆、知识结构等等人的自以为是、心比天高、目空一切人很难判断哪些是现实哪些是虚妄,哪些是自身需要哪些是文化伦理规定所有的都装在一个容器中,却又完全不可控地胡乱显现。英雄的无奈和无助,弱者的愤怒和抗争我们看到的任何一面都可以理解为假象;而绘画作品是通过看达到目的的,我们应当提供假象给观众看吗?

《2013-2015》 方力钧 套色木刻 244x122cm 2015

记者:那幅漩涡式构图的水墨自画像,你把自己画得比实际苍老许多,这是要传递一种什么样的情绪?

方力钧:人不是偶发的、格式化的、片面的、静止的但画面上会形成以上图像状态;如何使平面图像超出局限,更符合生命和心理状态,是工作的重点方向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