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抽象艺术版块仍处市场起步阶段

且看如今艺术圈风云变幻,云卷云舒,总归离不开一个藏字。那些浮在表面的成交数据,令人叹为观止的艺术作品,终究是要拿出来与人分享的。就在收藏与观赏之间,它成为了今天社会背景下的一道文化风景及交流的平台。当我们回到艺术的本体,你是否有反问过自己:是谁在影响着你走进艺术的乌托邦?是谁启迪着你打开生活之外的维度?是谁教会了你用色彩来对话?诸如此类的疑问,它就像一面镜子,答案自在人心。然而当艺术脱离了创作本身,进入到市场周期之中,它更像待字闺中的少女,等待着家人的审阅及遇到情投意合的对象,这中间的过程充满着未知。于是乎,我们将不同类型的艺术作品分门别类,只为更好的找到自己心仪的另一半。

图片 1尚扬《星光》布面油画
1991年早在2012年市场调整初期,市场就已经做好了用版块整合来加强市场粘性的准备,版块的重新规划或新版块的开发整合才是调整初期需要干的正经事。年轻艺术家版块和抽象艺术版块同时受到了市场关注,而今,年轻艺术家版块市场已经风生水起,抽象艺术版块是否会厚积薄发?在中国美术史漫长的发展历程中,抽象艺术作品并不鲜见,但与具象艺术相比,抽象艺术在受众、市场与大众关注中一直处于较为忽略的位置。近年来,一、二级市场都在推动抽象艺术的发展,如香港苏富比不断增加抽象艺术作品的比重,在今年秋拍中推出了50到80年代的抽象作品单元,更首次推出韩国抽象艺术家的作品;北京保利也瞄准抽象艺术,预计在夜场中推出专题。虽然放眼望去,中国的抽象艺术市场尚未形成,可是进入到拍卖市场的抽象艺术作品已是越来越多,苏富比当代亚洲艺术资深专家黄杰瑜表示:“现在越来越多的藏家关注抽象艺术,我们是顺应市场的趋势,挖掘到这个市场的新热点。”2011年起,赵无极和朱德群的市场价位同时在香港和内地走高,但由于这些艺术家早就具备足够的市场背景,导致市场只认可他们,而忽略了背后代表的“群体”:抽象艺术家们。近两年,香港市场持续重点推出吴大羽作品,作为未被市场挖掘的国内早期抽象艺术家代表,其市场的上扬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买家对抽象艺术版块的关注,而市场对吴大羽、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等艺术家的梳理,也逐渐理清了国内早期抽象艺术发展脉络。“从老一辈抽象艺术家吴大羽、赵无极、朱德群,到尚扬、丁乙、孟禄丁,再到年轻艺术家王光乐等,经过市场的整理,抽象艺术家的发展脉络已渐清晰。”李艳锋说到。与此同时,一级市场也站在学术角度为市场提供了不少艺术家名单和线索。偏锋新艺术空间已多年不间断策划推出抽象主题展览,转型后的Boers-Li也在近年关注和挖掘了一批国内具实验性的抽象艺术家。拍卖行和画廊对抽象艺术市场的同时推广迅速扩展了抽象艺术家的市场名单,这批名单则又反过来加速市场的发展。抽象版块市场扔出起步阶段实际上在此前,从赵无极,朱德群到尚扬,孟禄丁再到年轻艺术家王光乐等艺术家作品就长期出现在二级市场中,此次不过是将他们归纳到抽象艺术家的领域。李艳锋也指出,目前市场虽然在对抽象版块进行重新梳理,但并不意味着抽象艺术版块市场的整体成熟,对艺术家的梳理才是市场梳理关键。而起决定性因素的在李艳锋看来有两点,其一便是是内部环境的影响,作品的学术性及作品特色是被市场选择的首要条件,王光乐极具辨识度的作品特色便是其中的典型案例。其二则是外部环境对抽象艺术版块市场的影响。抽象艺术在中国过去几十年的艺术发展史上一直处于边缘地位,抽象艺术在世界范围却影响巨大,目前架上绘画拍卖TOP榜前列也多被抽象艺术作品占据。李艳锋也将抽象艺术未得到市场重视的主要原因归咎于此前藏家对抽象艺术版块认识的分歧。“抽象版块市场的发展跟整个藏家的趣味有直接关系,这个板块之前一直不温不火主要因为整个中国藏家对于抽象的理解。”随着日渐增多的时尚抽象艺术展,抽象艺术也越来越被国人接受。“之前很多藏家对抽象看的不太清楚,这两年在各类抽象艺术展览的带动下,对抽象的理解越来越深刻。西方抽象艺术家在市场上的优越表现,使得市场上出现了很多新兴藏家,他们大部分都住在海外,或者有海外留学、生活背景,他们对抽象艺术作品更容易接受。”李艳锋说到。林家如也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其实国内抽象艺术市场受到国际市场的影响,这几年由于整个收藏族群的年轻化,很多收藏家对抽象艺术有感觉,也带动了国内的抽象艺术市场。”藏家培育2.0计划?目前,港台和海外藏家对抽象艺术的接受度较高,但国内新兴藏家的培育才是拍行关心的重点。“因为国内市场还是需要靠国内藏家来支撑,海外藏家只是一部分。而目前市场所指的和需要培育的还是中青年抽象艺术家作品,他们的价位相对较低,例如王光乐、丁乙等艺术家几十万价格范围内的作品是能够接受的。”李艳锋表示。由此看来,抽象艺术市场在国内还仍属起步阶段,李艳锋坦言:“抽象艺术市场想在未来几年中有大突破可能比较难,这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目前的抽象艺术家市场才刚刚有好的起色而已。”北京匡时拍卖油雕部负责人谢扬也表示:“未来几年的市场小突破还是会有的,大家会对这一版块的认识慢慢加深,但是市场的反映速度我们也得看整个市场的推广,比如只有一家或者是两家做这个事情,推起来会比较慢一些,如果从上到下整个体系都在对这个版块进行强烈的关注,则会加速市场的推进。”
图片 2

今天的艺术市场,哪种类型的艺术作品更受欢迎?

林家如:今年的市场趋势是国际化,很多国际藏家参与到亚洲市场。现在一些藏家不会以国籍来限制他的收藏,而是比较一个艺术家和作品的创作能不能吸引他,对他们来讲,收藏没有国界。这跟收藏家群体和艺术家群体越来越年轻化有关系。而且,现在通讯的发达,地球村的形象也同样发生在艺术圈内,资讯信息的获取基本是同步的。

李艳锋:我认为不管是哪个时期,能够成为大家所关注的焦点的作品一定是凝聚了当时历史文化背景;承载着人文情怀;体现了特定时期的社会意识及唤起人们情感的作品。

伍劲:谈不到哪一类作品更受欢迎,可以是多项选择。

夏季风:绘画。毫无疑问依然是绕不开的收藏主流,这与绘画的认知程度以及便于收藏流通的特性有关,也与艺术家从业人数比例有关,却无关本身的艺术表达。

蒋伟:中国当下的艺术市场最主要的特征就是审美经验的多元化,当然导致了收藏趣味的多元化,没有绝对明确的更受欢迎。

杨洋:艺术市场很残酷,永远只关注两头,最贵的和最新的!从艺术类型来说,架上作品是占市场份额最大的,但是近两年,新媒体艺术是最受关注的。

越加国际化的作品是否更投藏家所爱?

李艳锋:对中国的藏家来讲,越国际化未必越受关注。我觉得这一定跟藏家的审美及其文化认同一致的作品才会是未来的趋势。

伍劲:这种说法并不成立。中国传统书画类作品中完全没有国际化因素,依然卖得热火朝天。

夏季风:未必。正如本土化的概念一样,国际化也是一种不确切的丶互为关系的状态,随时可能出现变数。

蒋伟:我个人认为艺术家真诚的作品更受藏家所爱,所谓更国际化也是一种功利意义上的标签。

杨洋:我个人不太认同国际化这个概念。

抽象会成为下一波市场的潮流吗?

蒋伟:我想会有很大可能,当然,抽象还是标签,更重要的是关注艺术家在这一领域的动机、线索、工作方法、思考方式等问题。

杨洋:抽象艺术已经流行一年了,明年会有新的流行元素。

伍劲:抽象绘画正在成为一波新潮流,之前抽象绘画在中国当代艺术短短的历史中没有成为过被市场重视的一种流派或风格,最近受到的关注度超过以往。

李艳锋:抽象这两年的关注度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至于未来有多大的进步空间,我认为现在来看还为之过早,因为中国优秀的抽象艺术家数量并不是那么的多。

林家如:这几年,市场已经开始讨论抽象了,它显然是市场的一股潮流。当然,抽象的未来会怎么走,是值得大家关注的。可是我觉得,在关注抽象的同时还有一股趋势,就是更注意它的绘画性。除了绘画图像的留存,还有关注绘画的手工感,很多收藏家也开始关注,这些在奈良美智的作品中都能得到具体体现。我觉得不会有中国版奈良美智的出现,因为艺术是非常忌讳重复的,奈良美智只有一个。现在市场趋向多元化,藏家对艺术家和作品的选择,都很自信,这跟四五年前是不一样的。

夏季风:会。这与藏家对艺术的认知和整体素质的提升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至少单一的现实主义创作再已无法满足他们的品位与需求。

80后艺术家是否可以支撑的起未来的中国艺术市场?

伍劲:80后艺术家是小鲜肉,离支撑这个市场的距离还很遥远,甚至70后的艺术家他们还尚未进入市场舞台的中央,因此,谈80后还为时尚早。

蒋伟:毫无疑问,否则我们今天的工作还有什么意义。

杨洋:下一个十年就看80后的艺术家了!

夏季风:肯定的。时间是公允的,总会慷慨地给每一代艺术家中最优秀分子预留一席之地。

李艳锋:我认为80后艺术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它不仅仅表现在作品上,更重要的是艺术家自身的创作上。

林家如:市场还需要时间积累,艺术家也同样需要沉淀。但是,80后艺术家是否可以支撑的起未来的中国艺术市场,还是比较难讲的。从近来大家对85新潮艺术家的关注看,很多藏家都从美术史的角度来衡量收藏的选择,我个人也觉得,从这种收藏选择在未来市场有一定的可靠性。

传统写实版块是否已经没有市场了?

李艳锋:传统写实板块仍然有它的使命与任务。无论是美术学院的教学上,还有从藏家的培养角度来看,它肯定不会被市场所淘汰。

林家如:对我来讲,我关注这个版块比较少,它还是以国内市场为主。我在之前的一个采访中也提到,传统写实的版块不会消失的,他是很多收藏家入门的经验过程,它在国内还会有长期的市场。现在,随着收藏的多元化,收藏群体的年轻化,这类版块好像被遗忘了。其实,如果我们用心去看去经营,这块市场还是有它的重要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