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八十载白描尘凡悲欢:追忆连环画巨匠贺友直_乐教师的天禀讯_雅昌音信

中国连环画一代宗师贺友直,16日晚在上海瑞金医院驾鹤西去,享年94岁。

图片 1

贺友直的一生清贫又传奇。这位中国画坛的故事圣手、白描泰斗,坚持一辈子只画小人书,却把作为大众读物的连环画变成了中国的艺术瑰宝。贺友直猝然辞世,风靡了几代中国人的小人书在他身后合上了最厚重的一页。

2016年11月21日,北京初雪,适逢中国美术奖终身成就奖、著名连环画家贺友直先生95岁的生日。上午十点整,由中国美术家协会、北京画院、中华艺术宫共同主办,北京画院美术馆承办的睿心天地贺友直艺术回顾展在北京画院美术馆隆重开幕。同时,展览座谈会也于北京画院六层举办。

最后时刻曾与老友诀别

展览现场北京画院副院长、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吴洪亮主持开幕式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致辞贺友直先生生前好友,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毛时安先生致辞艺术家、艺术评论家谢春彦先生致辞

获悉贺老病逝,心很痛,很难过,觉得特别突然。现任中华艺术宫馆长的画家施大畏,用亦师亦友亦同事来形容他与贺友直先生的交往。

本次展览分为我自民间来山乡巨变朝阳沟十二月历图二十四孝图新加坡双林寺建寺历史画稿等几大系列,汇聚了贺友直先生的连环画及风俗画代表作百余幅,详细而系统地回顾了贺友直的艺术历程,以共同纪念这位连环画大师。

贺友直90高龄依然眼不花、手不抖,以黄酒和连环画为伴,思维敏捷、乐天知命。人们总以为他可以轻松活过百岁。

此展是自2007年北京画院美术馆推出的二十世纪中国美术大家系列展中的第41个展览,也是继2009年方寸回望贺友直连环画原作展之后,贺友直的作品第二次亮相北京画院美术馆。

不过,生前最后几年,贺友直先生把《山乡巨变》《小二黑结婚》等最重要的连环画代表作,一起捐献给了前身为上海美术馆的中华艺术宫。就在今年春节,他还将中华艺术宫制作的捐赠纪念画册,一一寄赠友人。冥冥之中,似已对后事有所安排,将一生创作托付给国家。

艺术家、批评家陈丹青先生致辞贺友直亲属致辞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为贺友直夫人谢慧剑女士颁发捐赠收藏证书

叶落归根。贺友直还计划今年5月在家乡宁波的美术馆举办展览,捐赠作品。

睿智生活,图画里白描世间真情

他好像知道自己快要离开人世了。中国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毛时安回忆起,三天前和女婿一起去探访贺友直,就有不祥预感。

我国连环画的创作兴起于二十世纪初的上海,五十年代后进入创作黄金期。连环画在中国的产生和发展都是立足于对社会发展的记述、表现与宣传。贺友直是二十世纪最具代表性的连环画家之一,共创作《山乡巨变》、《李双双》、《白光》、《朝阳沟》、《小二黑结婚》等百余本,近万幅连环画作品。从生活中捕捉感觉,从传统中寻找语言,从创作实践中发现自己,贺友直总结的三句真经全面地概括了老先生连环画创作的要义。从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已经成为了他的创作的灵魂。贺友直的创作反映出他植根于生活的创作态度。他精心研习传统绘画技法,从传统中寻汲取养分和灵感,用富有生命力的白描形式将现实生活与中国传统绘画手段进行巧妙的结合。他在创作实践中反复探索,沉到生活中,浸到创作中,总结出四小的连环画创作规律小道具、小动物、小动作、小孩子。其重要的连环画作品《山乡巨变》经过两次反复易稿,丢掉了自己过往的创作方法与形式,从传统中找到出口,发现属于自己的艺术语言。《山乡巨变》后的《朝阳沟》,贺友直没有重复自已以往的创作,开始突破文字脚本的条框,不再用图画翻译文字,而是开始思考如何发挥绘画的创造性,在文字的要求下再度创造与阐释,有意识地带入情感化的表现。他的作品已独立于文学作品之外而具有独特的审美价值。贺友直的连环画作品走进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成为了当时颇具时代精神的艺术象征。

贺友直与毛时安是忘年交,不是父子胜似父子。知道毛时安要来喝茶,贺友直特地拿出珍藏的两只斗彩古董茶盏,亲自斟茶。不过,素来幽默的贺友直那天神情委顿,闷闷不乐,几次三番说自己差不多了,胸口很痛。

开幕现场嘉宾合影

他还情绪低落地自责说,一个冬天没画画了,不行动不出脑筋,瞎画有啥好画的。

贺友直尽管只接受过小学教育,但他却如一位大彻大悟的智者,有着独立的思考,为人低调、谦虚。贺友直曾任中央美术学院连环画年画系教授,他要求学生研究传统,鼓励学生探索创新,走出自己的路。任教期间,讲课最受学生欢迎的老师便是他。贺友直也是一位心胸开阔、乐观豁达的老者,幽默、风趣,蜗居在巨鹿路的四室一厅中持续不断地进行着创作。尽管在连环画创作上取得了一系列成就,贺友直却说我只是个画小人书的。

分别时候,贺友直送到门口,说我跟你们诀别了。毛时安急得用手去捂老人的嘴,可不要瞎说!没想到竟然一语成谶。

宽广心田,方寸间记载人文风俗

数十载白描人间悲欢

1996年起,贺友直转向风俗画的创作。期间先后创作了《贺友直画三百六十行》、《申江风情录》、《儿时玩耍》、《走街串巷忆旧事》等多组表现老上海社会风俗的系列作品及《贺友直画自己》、《我自民间来》、《生活记趣》等自传体连环画。贺友直曾说:我转到风俗画,转得自然,转得合适。老上海、旧街巷、市井生活、人间百态,这些都在我的脑海里,拿起笔就能画,得心应手。贺友直的这种转变,是他对连环画创作的坚持与豁达,也让他的连环画创作在连环画整体消退的形势之下有了新的生命与活力。他将编文与绘画二者集于一身,自编自绘。他用连环画这门自己画了一生的绘画艺术形式,记录了一处处、一件件、一种种的地域文化和民间故事,在方寸间细腻生动地记录并再现了民俗民风,具有特殊的文献价值与艺术价值。

中国当代美术史上,贺友直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连环画创作影响巨大,足以与齐白石、林风眠、潘天寿的国画丹青并立千秋。它们共同构成的美术浪潮,深深影响了中国美术界。

学术研讨会现场谢春彦先生主持学术研讨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