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左右为难,中国移动的“移动”难题

分析人士指出,飞信新合同由原先按照活跃用户数考核分成转化为按照工作量考核,没有太大的收入上升空间,封顶6亿元

图片 1

中国移动北京公司一则《短信转飞信业务下线》的公告,“意外”地将飞信再次推到了公众视野面前,并在业界引发了对飞信运营前景的质疑。  尽管中国移动否认了“飞信将停止服务”的说法,但活跃用户数量和市场规模的快速下滑早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5月24日,《中国经营报》记者致函中国移动子公司中移互联网有限公司了解情况,一位飞信项目经理回应称,将对飞信品牌再次塑造,产品也将升级。“借融合通信契机做一次大翻盘”。  不过,飞信此番转型能否获得预期效果还很难预料。  用户急速流失拖累转型  “由于业务调整,短信转飞信业务将于2016年6月30日下线,届时终止提供服务。”近日,中国移动北京公司一则《关于短信转飞信业务下线的公告》再次将中国移动飞信推上了舆论关注的风口浪尖。  据了解,短信转飞信功能是中国移动北京公司的独立业务,可将客户手机接收到的短信转发到飞信PC客户端上,同时原短信正常发送到客户手机上。  尽管中国移动北京公司在公告中强调“本业务与飞信无关,飞信的原有功能和服务均不受影响”,但是依然引发了媒体对飞信发展前景的质疑。  “飞信定位于满足用户通信+社交的需求,是中国移动重要的战略业务,未来将利用融合通信技术为飞信业务注入新的活力,为用户提供通信升级新体验。”中国移动飞信在辟谣的同时表示。  飞信是中国移动于2007年推出的一款即时通讯应用软件。有数据统计,在鼎盛期飞信的注册用户接近3亿,活跃用户数接近1亿。不过,随着微信等新兴聊天工具的出现,飞信将逐渐淡出中国移动核心业务。  除了外部的竞争压力之外,运营商的保守固有体制决定了其做互联网产品的局限性。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目前飞信日均覆盖人数354万人,网民到达率1.0%,在活跃用户数量和市场规模方面与鼎盛时期已“不可同日而语”。  根据去年媒体披露一份中国移动内部文件显示,受到腾讯旗下微信等OTT软件的冲击,飞信人均业务量由2014年12月的42条降至29条,零消息量用户由55%增至83%。2014年飞信平台收入9亿元人民币,年跌26%。  飞信业务近年来收入水平有较大程度的下滑,从侧面证实了飞信一步步走向没落的事实。记者梳理发现,在近两年时间里,中国移动并没有对外公开披露最新的飞信运营数据。不过,从飞信合作方北京神州泰岳软件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神州泰岳”)年报中可见一斑。根据神州泰岳2015年年报,全年收入/净利润为人民币27.73
亿元/3.51
亿元,分别同比上升9%/下降44%。  高华证券分析师金俊表示,飞信因受限于电信运营商的因素而销售下滑,成为神州泰岳营业收入增速明显下滑、净利润出现负增长的主要原因。  而对于飞信由盛转衰的原因,资深电信分析师马继华分析认为,飞信是中国移动等电信运营商增值业务思维的仅存硕果,但飞信的急速繁荣假象,严重误导了中国移动的转型操作。“飞信曾经的成功给中国移动甚至整个电信运营商圈子形成了一种错觉,以为依靠KPI和优势业务资源补贴就可以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有所作为。但完全违背互联网发展规律的策略,成为电信运营商互联网转型失利的原因之一。”  融合通信能否救飞信?  尽管用户规模已无法和鼎盛时期相比,但中国移动并未放弃飞信重生的希望。根据中国移动对外披露的最新内容,将对飞信品牌再次塑造,产品也将升级。“借融合通信契机做一次大翻盘”。  不过,针对飞信将采取哪些具体措施为其业务注入新活力的疑问,记者致函中国移动旗下子公司中移互联网有限公司,但未获明确回复。  中移互联网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0月,是中国移动全资子公司,负责全网互联网业务集中运营,其前身是中国移动互联网基地,为中国移动打造了MM、飞信、139邮箱等面向个人和企业的互联网产品。  据了解,中国移动正将融合通信业务与飞信业务进行融合升级改造,形成“和飞信”产品品牌,以满足用户多元化通信需求。这项工作将由神州泰岳全资子公司——北京新媒传信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新媒传信”)负责具体实施。  根据双方签订的融合通信与飞信融合合同,新媒传信负责为中移互联网公司提供2016年中国移动个人融合通信与飞信融合北方节点和PC客户端定制软件项目技术服务,主要包括中国移动融合通信北方OTT节点、群管理与群列表、PCAS以及扩展业务平台融合改造等的建设工作。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基于融合通信与飞信业务而生的“和飞信”新品牌将提供“新通话”“新消息”“新联系”业务,新的“和飞信”客户端目前正处于试商用期间,仅限受邀用户使用。其中,“新通话”可进行一对一音视频通话,多方群通话;“新消息”将实现用流量发短信,传送图片、语音、视频、位置、文件、流量红包;“新联系”可以实现通讯录社交,最多6人组建群聊。  事实上,为应对互联网公司
OTT业务造成的冲击,中国移动早在2013年就已布局融合通信技术。而2014年,中国移动就已推出搭载“新通话”“新消息”“新通讯录”三大核心功能的“三新·和”手机,彼时被认作是中国移动反攻
OTT
领域、尤其是微信等社交产品的重要战略举措。不过,并没有取得显著效果。  据业内人士介绍,中国移动很快将会对“和飞信”展开大规模营销推广,包括广告以及送流量之类的活动,其预算或达数十亿人民币,目标就是将“和飞信”打造成下一个微信,成为一个大的入口。  不过,飞信此番转型能否获得预期效果还很难预料。马继华表示,从“综合通信服务”到“融合通信服务”,要想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活下去,中国移动必须用互联网的方式去发展互联网业务。

已拖延半年的飞信合同终于续签,在石头落地的同时,新合同内容的变化对神州泰岳来说喜忧参半。新合同内容限制了飞信业务收入的成长性,为了降低单一客户风险,也为了寻找新的利润“奶牛”,神州泰岳已开始尝试向电子商务等方向转型,其中不乏向餐饮业的探索。

中国移动的净利润已经连续7个季度下滑。

服务价款6亿元封顶 增加新工作内容

在前不久中国移动公布的第一季度财报里,中国移动一季度净利润为238.3亿元,同比下滑5.6%,已连续第七个季度下滑。

4月11日神州泰岳与中移动就飞信业务签署了《飞信系统技术实施与支撑合同》。基本上符合市场此前预期,即飞信业务支持仍归属于神州泰岳,但就分成方式做了修改,由原先按照活跃用户数考核分成转化为按照工作量考核,封顶价格6亿元,合约改为一年一签。

颇为讽刺的是,移动数据流量4903亿MB,同比猛增158%,环比增长20%;总通话分钟数为10296亿分钟,同比减少1.3%,环比减少5%;短信使用量为1462亿条,同比减少4.5%,环比减少6.3%。

此前按活跃用户数考核分成,2009-2011年神州泰岳飞信收入分别为4.4亿、4.9亿、6.1亿。而转化为按照工作量考核,在海通证券(600837,股吧)分析师陈美风看来,没有太大的想象空间,封顶6亿。并且原先三年一签,现在改为一年一签,如此,合同就每年都要面临续签与否的风险。

这也意味着,中国移动正用它的流量培养了越来越多的移动互联网用户,却相应地减少了通话和短信两项传统核心业务的营收。

新合同这枚硬币的另外一面是,合同的工作内容增加了飞聊、社区的产品开发、技术实施与支撑服务等工作。陈美风指出,除了支撑费之外,还会有附加产品,这方面或能分成。

移动互联网爆发后,互联网公司纷纷在移动端抢占入口。即时通讯和本地生活类应用都从不同程度上蚕食了传统电信运营商的生意,中国移动首当其冲。中国移动也试图通过资本投资以及内部孵化的方式向移动互联网突围,但收效甚微。

民生证券分析师李锋认为,考核方式的转变,为公司提高工作效率、减少人工成本提供了激励机制,也同时为公司获得超额收益留下了空间。合同的结算价款由三部分组成,分别是季度基本款、季度考核款、年度考核款。其中,季度基本款和季度考核款是价款的主体,占总金额的90.73%,分别为43,550.4万元,总额为10,887.6万元。而这两项收入的核心考核依据就是“实际工作量”。例如,“季度考核款=核定的季度工作量×人员单价×20%”,也就是说移动公司要支付多少的人工维护费用,并不是按实际使用了多少人员来决定的,而是按“实际工作量”用了多少人来决定。

飞信错失机会 现已成鸡肋

涉足餐饮产业链 寻找新利润“奶牛”

中国移动本来是有机会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大放光彩的。可惜的是,中国移动接二连三的昏招,让飞信这个本可以成大器的产品,变成了如今的鸡肋。

新合同的尘埃落定,也就意味着飞信收入的定局。事实上作为当事者的神州泰岳早已意识到了不能仅仅依靠中移动这棵大树。近年来公司不断延伸产业链,积极向互联网、运维管理、电子商务、物联网等业务拓展。

1、神州泰岳开发,卓望信息运营

值得注意的是,
2011年底神州泰岳公告称公司及控股子公司奇点新源计划与北京中利丰贸易发展有限公司(简称“中利丰”)、北京中秀明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中秀明天”)共同出资设立合资公司。合资公司业务定位于构建与运营面向餐饮行业的电子商务平台,开展包括食材业务在内的电子商务、餐饮企业管理软件、第三方订餐服务、互联网信息服务等业务。

神州泰岳2006年承接了中国移动飞信开发的项目,但运营权则由中国移动控股的卓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运营。这给三家公司日后的利益分配,以及产品开发运营带来切肤之痛。

根据公开资料,合作方之一的中利丰专业从事面向餐饮行业的粮油制品销售,与益海嘉里、中粮集团等大型粮油生产企业以及海底捞、宏状元等知名餐饮企业有着长期合作关系。

2011年,中国移动收回卓望的飞信运营权,交给广东南方基地。时移世易,彼时的飞信的活跃用户骤降,PC+手机月活数仅有7879万,而腾讯QQ的月活数超过5亿。

对于涉足餐饮业,神州泰岳表示,随着餐饮行业的发展,食材行业亦将保持较大的市场发展空间,同时面向餐饮行业的电子商务、第三方服务(如订餐)、互联网信息服务、餐饮企业管理软件市场等均面临较好的市场发展机遇。本项目通过构建与运营面向餐饮行业的电子商务平台,开展包括食材业务在内的电子商务、餐饮企业管理软件、第三方订餐服务、互联网信息服务等业务,同时亦将发挥公司自身在飞信平台、农信通平台的网络资源等方面的优势,促进公司互联网业务规模的增长,有利于形成新的利润增长点,有利于提升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

飞信流失人数高居不下。数据显示,手机飞信人均业务量从去年12月的42条下降至29条,零消息量用户量从55%增长至83%。用户活跃度较2013年的9000万户出现下滑,比例超过20%。

公司称,根据对面向餐饮企业的食材采购整体水平分析,以北京市场范围进行测算,经论证该项目预计实现年均实现净利润1,956.20万元,静态投资回收期6.18年。

2、只开放移动用户注册,自建高墙

然而,该项目能否成为公司新的利润“奶牛”也面临诸多风险。

飞信出来后,只有中国移动才能注册使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并没有使用的机会。

其一,由于我国饮食文化多样、多餐饮业态并存,中式餐饮标准化较难,餐饮业集中度较低,餐饮行业是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由此,也带来为餐饮行业提供产品和服务的上游行业(包括食材行业、第三方服务等)呈现充分竞争的态势,神州泰岳认识到这将给公司的市场开拓带来压力。

即便如此,飞信也在短时间内获得爆发式增长。上线不到2年的时间里,飞信的注册用户达到了1.8亿。试想,中国移动向其他运营商的用户开放注册,那么飞信的用户赶超腾讯也不是没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