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贾方舟:群体意识与个体精神–中国女性艺术散论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女性艺术:她语还是物语

图片 1

以性别归类艺术,在近年中国不断受到质疑。有青年女性艺术家已明确表示不参加此类展览。回想20世纪90年代,是中国女性艺术异常活跃的时期,群体性的女性艺术活动层出不穷,由此构成90年代中国当代艺术中的一大景观。她们从对外在世界的观照转向自身,从对外部世界的思考转向对自身的审视,进入一种以自身经验为资源、以性别身份为出发点的自我探寻。但进入21世纪之后,情况发生明显的变化,20世纪90年代的群体性特征和文化对抗的因素大大弱化了。大多女性艺术家放弃了作为群体的性别视角,或者试图超越性别进入人性叙事的层面。她们对女性主义特别是女权主义这样的概念表示反感,不愿与其为伍,更不想了解女性主义理论的价值所在。从而对这个依然如故的父权社会的反应更加漠然,当然也包括无奈、姑息与容忍。她们不再是一味地批判和抵抗,而是更多了些宽容和策略。她们试图超越性别,不再单纯留恋于性别身份和个人经验的层面,展现出一种不断从内心向外拓展的精神视野。或许,这种去女性化的艺术取向正是后女性主义阶段的艺术特征?

雅昌艺术网讯
2012年3月31日时尚之巅首届当代女性艺术邀请展由北京798艺术区悦美术馆、《Lets
新城记》联合主办的一次学术性展览。首次把女性艺术展与时尚联系在一起。以时尚之巅为主题的本次展览,提出了三个相关的概念连接:时尚与艺术、艺术与女性、女性与时尚及其它们之间的关系。18位女性艺术参加了展览,参展艺术家有喻红、向京、林天苗、徐晓燕、刘曼文、陈庆庆、陈曦、申玲、崔岫闻,以及后起于新世纪的彭薇、陶艾民、陈秋林等。

如果从上世纪90年代算起,中国女性艺术已经走过了20年路程。女性艺术无论是作为一个概念、作为一个话题,还是作为一个事实,它的真正的始发点是90年代。在1989年的《中国现代艺术展》上,有一个轰动一时的枪击事件,开枪者是年轻的女性艺术家肖鲁。现在想想那是一个多么意味深长的暗示:新潮美术的谢幕和女性艺术的登场。

展览学术研讨会现场

肖鲁枪击作品对话 1989年2月5日上午11时10分

当日下午在馆内二层学术报告厅举办由贾方舟老师主持,艺术圈内众多权威艺术评论家参与的以女性艺术时尚
为主题的展览学术研讨会。进入展厅首先看到的是参展艺术家向京的作品《马》,灵感源自于电影《法国中尉的女人》中女主角在防波堤上回首的瞬间,它的鬃毛如同女性的长发般纷披在一侧的颈项之间,回眸的神态里满溢妩媚与哀伤。作品中,这匹马丰满、成熟的体态和颇具屋漏痕的趣味隐含了诸般丰富的文化信息和女性气质。在一楼大厅内许静宇的缝补、编织作品以女性方式搭建了一个会客厅。奇特的是,这个混搭着故事危机爱幻想秘密奇异所有(许静宇语)的界,完全是用手工一针线缝出来的,更奇特的是一片片纠结、缠绕、缝合起来的棱股,血管一样密布肢体的某个部位,像胎记,给这心界打上生长而纠结的印象。展厅的二楼崔岫闻的影像作品《自性》,艺术家希望把大脑思考的过程转换成视觉语言呈现出来。她认为人的大脑也是个载体,或者是人和未知世界领域的信息通道。影像作品《自性》,以人在思考中会有习惯性的动作,如敲击桌子、抖腿、摇晃、发呆等作为切入点,把手指和桌子之间不断的加入餐巾纸,会发现敲击的声音随着每一张增加的纸不断衰减,直至纸张加到没有声音的试验过程。最后是一张一张不断加厚的纸和敲击桌子的声音。敲击桌子的手指和多余的元素都抽离掉。

在中国80年代的新潮美术中,不存在一个性别问题,也没有女性艺术的在场。不仅没有女性艺术这个话题,连女性艺术这个概念也没有。从1990年八位年轻的女画家举办《女画家的世界》展以后,在中国当代艺术中才真正呈现出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女性家的世界,女性艺术家的活动也日益频繁起来。到1994年,女性主义批评家徐虹在《江苏画刊》第7期发表徐虹《给女艺术家和女批评家的信》,这篇宣言式的文章呼唤着女性意识的觉醒。95年8月又有世界妇女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女性艺术作为一个话题更形成一个热潮。1998年,女性艺术在一个更为开阔的时空中展开:三月份在北京的《世纪女性艺术大展》、四月份在台北的《意象与美学台湾女性艺术展》,以及六月份在德国波恩的《半边天中国女性艺术展》,这三个展览各自所具有的阵容和学术力度,足以构成世纪之交中国当代艺术中的一个重要景观。

向京作品《马》

女性艺术出现的一个前提是女性艺术家首先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女人,意识到她们有自己的视角,有自己的经验领域和判断标准,有自己特别关注和感兴趣的事物。而且她们对于这个世界的感知方式、经验方式与思维方式也与男性不尽相同。因此,所谓女性艺术,即指它是否凸显出一种女性特质和女性视角。因为正是这一特征,才构成了九十年代女性艺术家不同于以往任何年代的女性艺术家的特殊之点。正是这种性别差异,成为建构女性艺术的基石,也正是在这一基石之上,女性艺术才凸显出一种独立的美学品格和精神指向。才形成中国当代艺术中的一个最新话题。

在上世纪90年代以前的许多年中,虽然有相当数量的女性艺术家活跃于中国画坛,但却不曾意识到她们是作为一个群体存在着,也很少用群体的方式进行活动。那时的女性艺术家,大多是沿用男人的标准、用男人创造的程式去画画,并没有对自身性别的认同和自觉意识,更没有想到也不允许从自身经验中发掘绘画主题。在中国,从女性意识的萌动到女性话语的出现,曾经历了一个相当长的过程。当她们开始建立起一种对自身性别认同的自觉意识,开始从性别差异中发现自己的价值,当她们尝试从自身经验出发,用女性视角去诠释这个世界的时候,她们的作品不仅与男性艺术家不同,也与以往任何时代的女性艺术家的作品拉开了距离。也正是这一实践,才使女性艺术这一概念在中国的提出成为可能,才使女性艺术这一话题具有了全新的内容和当代性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