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田横四百士》、《矢志不移》等源于美术大师、雕塑文学家徐悲鸿(1895-1954卡塔尔之手的大小说

图片 1

图片 2

徐悲鸿画作《田横五百士》

图为徐悲鸿的著名画作《九方皋》。本报记者 饶强摄

新京报快讯(记者
倪伟)历时9年,徐悲鸿纪念馆改扩建工程完成,今天(9月16日)举行开馆仪式,9月17日9:00正式向公众开放。

  11月15日,《田横五百士》、《愚公移山》等出自绘画大师、美术教育家徐悲鸿(1895-1953)之手的名作,将首次与来自奥赛博物馆、小皇宫博物馆、巴黎高等美术学院美术宫等法国8家博物馆美术馆的国家收藏作品在中华艺术宫并置展出,展览旨在阐明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法国学院派艺术对中国现代绘画大师徐悲鸿的一生与其作品的重要影响,展览将持续5个月。

今年是艺术圈不折不扣的“徐悲鸿年”。新年伊始,中国美术馆与北京画院美术馆即相继推出以徐悲鸿为题的大展。昨天,即将迎来百年校庆的中央美术学院也为它在新中国成立后的首任院长推出特展“悲鸿生命——徐悲鸿艺术大展”。

120余件徐悲鸿经典画作将与新馆一起与观众见面,《愚公移山》《田横五百士》等徐悲鸿经典亮相。同时,“大师眼中的大师——徐悲鸿与齐白石”研究展将两位艺术大师作品并置,呈现了他们的艺术交往和友谊。

  展览共有162件作品参展,其中59件作品来自法国8家博物馆、美术馆,45件来自私人收藏家,参展的徐悲鸿作品共有64件,均来自北京的徐悲鸿纪念馆,还有4件徐悲鸿纪念馆收藏的徐悲鸿藏品。
  1919年,徐悲鸿前往法国学习美术及其艺术教育体系,他对法语的掌握相当熟练,并且于1921年通过了极为严格的入学考试。徐悲鸿充分汲取19世纪法国学院派绘画的养分。在1920年间,他曾与这一绘画传统的最后一批领军人物有着深厚的师生关系,例如专注于历史画的弗朗索瓦·弗拉孟,专注于自然科学知识的费尔南·柯罗蒙·阿尔伯特·贝纳尔以及帕斯卡·达仰-布弗莱等等。徐悲鸿曾在德拉克罗瓦的作品《希奥岛的屠杀》前哭泣,但策展人菲利普·杰奎琳认为,徐悲鸿最终更加青睐的是骇人的、有节制的力量,例如大卫或安格尔的绘画。

“于公众而言,徐悲鸿是一位看似非常熟悉,实则陌生的大师。”本次展览策展人郭红梅透露,为了让人们看到一个真实、鲜活的徐悲鸿,此次展览集结了各方之力,除了从徐悲鸿纪念馆馆藏近3000件作品中精选出200余件外,还从国家图书馆、天津博物馆、北大图书馆、中华书局、吴作人基金会、梅兰芳纪念馆、常沙娜敦煌图案研究设计工作室等机构借得大量图文资料。它们中相当一部分系首次公开展出。

徐悲鸿纪念新馆。摄影/新京报记者 浦峰

  回国后,徐悲鸿受高美教育模式的启发,创立了中国当代艺术的教育体系。但是,对于法国人来说,这位来自于中国的画家,既不熟悉,也不容易理解,策展人菲利普·杰奎琳承认,目前徐悲鸿的作品在法国的影响力还是比较小的。“中国一直以来在推广其本国大师这方面都有所欠缺。在法国乃至整个西方,中国文化的受认可程度都不是很高,这就和日本文化的普及程度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与早前在中国美术馆展出的“民族与时代——徐悲鸿主题创作大展”相比,除了继续带来三件国家一级文物《愚公移山》《田横五百士》《徯我后》外,央美此次增加了徐悲鸿的大型中国画《九方皋》;而且单独辟出典藏板块,让世人一窥这位艺术大家的收藏眼光——它们中既有徐悲鸿收藏的傅山、文徵明、陈洪绶、张大千、潘天寿、傅抱石等人的中国书画,也有西方大师达仰、贝纳尔的油画。

历时9年改扩建 收藏2400余件徐悲鸿画作和藏品

其中,油画板块最重要作品当属《田横五百士》和《徯我后》。高1.97米、宽3.49米的《田横五百士》,是徐悲鸿1928年到1930年赴法留学回国之后的第一张代表作,也是徐悲鸿第一次大尺幅以人物为主的创作,打破了中国传统绘画只重视山水而不重人物的老观念。《徯我后》取材于《书经》,据传夏桀暴虐,商汤带兵前往征讨,老百姓盼望得到解救。徐悲鸿是中国写实艺术教育体系的开创者,但他偏偏在自己最重要的巨幅油画创作中鲜少描绘当时的现实人物或场景,而是借由古代传说或寓言来映射现实。《美术》杂志主编尚辉认为,这与徐悲鸿早年在法国留学8年有关,他当年就读的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极为推崇主题性历史画,也就是从古代传说、宗教故事里找寻素材,这样的艺术传统无疑内化到徐悲鸿艺术创作的骨髓里。

1953年徐悲鸿逝世后,其夫人廖静文将徐悲鸿1200余幅画作和1200余幅唐、宋、元、明、清及近代著名书画,以及徐悲鸿生前从国内外收集的1万余件图书、图片、碑拓、画册与美术资料,全部无偿捐献给国家。

此次展览也较多呈现了徐悲鸿留法期间的作品。如创作于1920年的油画《持扇人像》完成于徐悲鸿25岁时,所画人物系他的首任妻子蒋碧薇。完成于1922年的《老妇像》还参加过法国国家美术展览会。据郭红梅介绍,留法时期的徐悲鸿在全班一次专业考试中名列第六名,成为外国学生中排名最靠前者,直接获得免费入读资格。

为纪念徐悲鸿杰出的艺术成就和对中国美术事业的贡献,1954年,原文化部以徐悲鸿北京东受禄街16号的故居为馆址,建立徐悲鸿纪念馆。1967年,因北京修建地铁,徐悲鸿纪念馆被拆除。1973年,党和政府决定恢复重建,历经十年,1982年12月,徐悲鸿纪念馆新馆在西城区新街口北大街53号落成,占地面积2180平方米,建筑面积3250平方米。

徐悲鸿的书法一般常见于其作品的题跋,很少在展览中看到他单独的书法作品。本次展览专门展出了徐悲鸿各时期各种形态的书法精品,包括楹联、信札、扇面、诗词书法等共计80余件。而这样的罕见珍品还有很多。如从国家图书馆借展而来的《傅增湘像》从未公开展出过,创作于1935年的这件作品再现了当年资助学生出国留学的时任民国教育总长,从中可以一窥徐悲鸿“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之心。

因展出面积有限、展览设施陈旧,2010年9月1日徐悲鸿纪念馆闭馆在原址进行改扩建工程。2019年9月17日,徐悲鸿纪念馆新馆将正式向社会开放。

至于展览名缘何拟定为“悲鸿生命”,中央美院院长范迪安透露,徐悲鸿无论从艺术创作还是艺术教育层面都有很多开创性成就,最终他们从他为之几乎倾注了全部身家的一件作品里找到了最为恰当的词汇。“上世纪三十年代后期,徐悲鸿用他手头仅有的一万元现金,以及附带好几张自己的作品作为交换,从藏家手中买下一幅古画,并将其命名为《八十七神仙卷》,且将一方刻上‘悲鸿生命’的印章落在其上。”郭红梅介绍说,徐悲鸿收获至宝后亲自在长卷题跋,认为此卷之艺术价值足可与欧洲最高贵名作相媲美,此后更是与之不离左右。后来因为这件作品一度流失,让他好几天寝食难安,自此留下高血压的病根。以《八十七神仙卷》领衔,此次展览从他所藏12000余件中国历代书画中,精选60余幅精品,涵盖从唐、宋、元、明、清,直至徐悲鸿同时代的名家作品。据悉,展览将持续至4月22日。

徐悲鸿纪念馆新馆占地面积5363.235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0885平方米,其中藏品库区面积1799平方米(含两间文物修复室),展览陈列区面积4163平方米,观众活动区5000余平方米。

纪念馆共有藏品2416件,将长期向社会介绍徐悲鸿生平和各时期代表作及收藏品,突出徐悲鸿的主题性创作及融汇中西、博大精深的艺术成就和他伟大的爱国情怀、不断创新的艺术品格。

右一为徐悲鸿1941年中日第二次长沙会战时创作的《奔马》。摄影/新京报记者
浦峰

120余幅徐悲鸿作品现身常设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