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3

储楚艺术摄影和书法之间

 

爱普生影艺坊上演复数艺术——举办《复数的看法》青年摄影家联展

第五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PHOTOFAIRS |
Shanghai)于今天在上海展览中心拉开帏幕,并将延续至9月23日。本届“影像上海”聚集来自15个国家、27个地区55家国际顶尖画廊,通过五大板块呈现国内外当代摄影,探索影像艺术的边界。“澎湃新闻·艺术评论”走访现场发现,其中,“焦点”特展聚焦日本著名摄影师杉本博司的《天国之扉》系列;“洞见”特展则让两代艺术家在今天展开对话。

终于坐下来决定写完这段文字。此前不是无暇而是不能够,纠结于对于储楚的艺术,很难找到一个得以清楚表述的方法。

2009年11月14日,《复数的看法 Multiple
Visions——储楚、刘珂、刘韧、杨泳梁四人联展》在北京爱普生影艺坊拉开帷幕。此次影展创新性地采用了灯箱片等多种特殊输出介质,力图向观者传递中国年轻一代摄影家在全球复数艺术革命中的个性表达。

从上海展览中心的二层看下去,一楼的展厅被不同画廊的影像作品及前来参观的人群布满。在今天的开幕导览中,影像艺术博览会集团总监Georgia
Griffiths表示,今年的“影像上海”聚集了国内外55家画廊的影像作品,其中85%来自亚太地区,共有12家画廊已连续五年参加博览会。博览会将全球摄影艺术的现状和发展聚焦于上海的语境中,体现出对于中国本土艺术界的信心和关注。

  一方面可能是曾经的师徒关系和一向的友情反而会影响评价的客观性,另一方面她的艺术跨度、方式和趣向与众不同,令作品难以类归定性,很多含混不清间杂闪烁的东西或无法捕获或无法表述。不过,幸好我们之间从艺术趣味到手段之间都有着默契,我想索性选择随性散漫的方式来漫谈,希望有所会义。

图片 1

据悉,此次艺博会将于9月22日、23日对公众开放。

  “物非物—工具”系列,应该是储楚在就读中国美术学院新媒体系研究生期间选择确定静态影像研究方向后最早期的作品之一,也是她最重要的作品。我认为这也是她后来一系列以“物非物”命名的作品中具有灵魂地位的作品。

复数的看法

图片 2

  当时作为一个在新媒体艺术背景下初涉摄影创作的学生,储楚在这最初的作品中表现出的细腻情感和胆识远超常人,加之此前的源流无迹可寻,更是令我非常意外和欣喜。

图片 3

展览现场

  它的与众不同之处首先是慑人的力量,而且意外地来自无生命的工具。其次是有效驾驭并超越了符号化的危险陷阱,换句话来说,她所使用的作为景观的道具——日常工具——那些架设于天地间的剪刀榔头,符号化甚至偶像化特征是非常明显的,在今天这个泛观念化的艺术作品成为乏味与新教条代名词的时代,在我看来这绝对是冒险的事情,然而储楚以她的独特能力化解了这种宿命。照片中虚化与连绵的灰阶笼罩下,工具主体的强势地位本因带有的那种冰冷的、符号化的特征褪去,令人惊奇地化为某种诗意:对来自平常物的尊严表示的敬意、对过往生活的温情追忆。不知道是不是女性艺术家共有抑或储楚特有的气质,反正“物非物—工具”系列作品成功地实现了一种转换,从类型学式美学的外表,转向极度个人化的内省和体验;从有机体被剥夺个性到赋予无机物性情。

展览现场

图片 4

  我觉得这还不是储楚的全部意图,因为有两位对她产生很大影响的艺术家:被称为哲学摄影家的杉本博司和阿布拉多·莫雷尔,这两个名字应该能帮助我们进一步找到储楚作品的脉络。杉本博司致力与拍摄“物的历史”与把时间作为主题;阿布拉多·莫雷尔则揭示了去除经验参与后的天真而直接的观看。两位艺术家借助大画幅黑白银盐图像展现定力与思辨,对储楚的影响是全方位的,或许哲学意味是她的初衷,也是她作品的合理内核。

图片 5

展览现场

  此后储楚的另外一件巅峰作品:物非物系列的“物非物—容器”面世,这套作品也许会令观看者感受到失语的震憾。我羡慕她的那种直觉与感受的能力,能找到最最合适的方式宣泄出来。相比工具系列,“容器”不是温情脉脉地移情与怀旧,而是制造巨大能量。微不足道的日常容器形成的超现实纯黑在我看来是力的美学,确实少见。排除观念价值,这套作品的视觉魅力更是极为值得称道的。与储楚其它作品一样,对于作品的视觉呈现方式与细节推敲和创作过程中的百般折腾,极端不厌其烦是我的视野中绝无仅有的一例。摄影传统大画幅以及银盐影像的偏爱,造就储楚作品的影调与结构的考究,也正是这种带有修行色彩的创作方式赋予影像以内敛深沉的气质。物非物系列的陆续展开演进出“物非物——城市”、“物非物——果实”等系列,我们把它看作同一脉络同一源流,就不难被解读了。顺便提及,除了以上提到的外,她的作品“拥抱”是我最爱。

展览现场副标题

图片 6

  我说储楚的作品思想闪烁与难解,除了以上原因还必需包括她的学艺经历与涉猎跨度,还有性格上的特征:随性、自由、情谊——造就在艺术上的敢于恣意妄为,敢于为众人先。这不,她又一次出乎所有人的意外,成为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系的博士生。当然,作为好朋友,我和我夫人(她的至交好友)都一边发自内心地恭喜,一边晕头转向着。可是,要对两个完全不同文化背景发展出来的视觉艺术形式保持同样的热情和相当修为是罕见的事例,我甚至觉得她可能是无意间试图从摄影艺术这个沿袭西方的文化脉络的视觉艺术领域里,摸索一个出口,发现竟连上了中国传统文化。

传统上,可印刷、复制的版画是复数艺术的代表,随着计算机技术和网络的发展,摄影已站到复数艺术的前沿,嬗变为前卫艺术家们从事精神创作活动的一种新媒介,并由视网膜的艺术上升为思想的艺术。本次展览的策展人顾铮认为,作为艺术形式的摄影,年轻一代的中国摄影家绝对不会受阻于它的记录性,如何更好地让记录性服务于自己的艺术想象,可能更具挑战性。作为业界顶级的数码影像展示中心,爱普生影艺坊本次将四位艺术家的作品在照片类介质、粗面类介质和灯箱片上进行输出,年轻艺术家富于个性的摄影探索与爱普生高超的打印技术相结合,为观众带来全新的视觉感受。

展览现场展出的欧文·佩恩摄影作品

  无论如何,这无疑是一条意外且富于灵感的通道。究其原因,虽然摄影起初作为一种西方语境下的艺术形式在中国天生水土不服,具象、被动、即物的方式与中国古人所趣背道而驰,可是摄影之为艺术的隐性特征:本体语汇、移情与沉浸,包括意念交流、身体感、仪式感、偶然性这些超越视觉的价值尤其是近来更加拓展的传播特性,使得摄影大大超越了它原有的范畴。种种可能性令它与中国传统艺术的美学拥有平行或类同的意趣和境界,乃至修身养性,返观自觉。

图片 7

文化的流动

  因此,这种内在贯通全然不是无稽之谈,至于如何与中国传统艺术与美学之间打通脉络,尤其是内因与个人化被作为艺术价值来考量的今天,更是一个意味深长的话题。

媒体记者向摄影师提问

作为一个国际化平台,“影像上海”以摄影为媒介,推动了不同文化的交流。展览开幕前夕,上海摄影艺术中心创办人刘香成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表示,摄影是一种“先进”的媒介,可以让大家领会另外一种文化的内容。“摄影可以很快地介绍一个话题,一个不同国家的文化价值。”

  今天,储楚更是野心勃勃地要亲自建立两者的联系,现在想来,“光之书”“花间词”系列的生涩外表可以被理解为暗藏她的玄机了。尽管直到现在这个联系也还没有实质性的进展,但她也许真是合适的人选。

图片 8

在海牙和台北两地设有分部的贺裴尔艺术空间带来了荷兰艺术家鲍斯·米优斯(Bas
Meeuws)的作品,米优斯的作品通过数码摄影的现代媒介,使17世纪荷兰的花卉静物画风格重新焕发活力。“我用21世纪的技术来沿袭荷兰画家的传统,在我看来,它们是同一类艺术,如果17世纪有数码相机的话,也许当时的艺术家会创作出同样的作品。”米优斯向
“澎湃新闻”表示。

图片 9

摄影爱好者向摄影师提问副标题

图片 10

图片 11图片 12

鲍斯·米优斯(Bas Meeuws) 向常玉致敬,由贺裴尔艺术空间提供

摄影师储楚(女)与摄影师刘珂(男)

从巴黎来到上海的杜梦堂已连续第五年参加“影像上海”博览会,这次带来了比利时艺术家亨克·范·任斯伯格(Henk
van Rensbergen)与法国摄影艺术家埃里克·裴欧(Eric
Pillot)的作品,其中亨克·范·任斯伯格的作品是第一次在中国展出,任斯伯格既是摄影师,也是一名飞行员,他乐于探索这个时代留下的无人建筑,作品集“荒芜之地”(Abandoned
Places)
展示了建筑的静默之美和可怕的衰变,摄影师和飞行员的双重身份使他善于在作品中呈现空间、建筑、地理文化的面貌。

本次参展的四位年轻摄影家,来自于顾铮的精心选择。刘韧的《梦游》系列,就是运用电脑技术所描绘的梦境世界。她以摄影方式深入自身的内心世界并将其视觉化。如果说杰里尤斯曼式的暗房魔术是要摆脱一种现实的话,《梦游》系列总要时不时把我们拉回到现实来。
顾铮说。杨泳梁的参展作品,则根据中国传统绘画的构成原理,经过电脑的生成,构成一个既传统又现代的另类臆想空间。既指向严峻的现实,也指向了与文化传统的对话层面。储楚的《物非物之工具》系列作品,强调的是一种观看的实验。在她看来,物只有在非物的时候,物的力量与魅力才能获得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呈现与展示。这种对于事物的富于哲学意义的理解与表现,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一种认识世界的新看法。刘珂来自于四川,他从无数的侧面去接近三峡风景这个概念,通过照相机获得的片断与零碎的视觉印象,重构有关那个已经被人们埋藏的记忆。

图片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