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读懂国画先从品画开首

中国画艺术会给人好的心情
中国画艺术会给人美的享受
中国画艺术会给人带来养颜
中国画艺术会给人带来长寿

图片 1

最近看到英国批评家欧宪沃德用白版来重新界定当代艺术的文章,要求观者清空大脑,回归到初始状态
去认识、去体验作品。这观点有点类似中国古典美学的澄怀观道。一件艺术作品摆在面前,沃德提出首先要花时间去观察、思考。将作品与自身的经历相联系,
以个人经验去解读画作。当然还要掌握艺术的语境,了解创作背景,才能提出自己个人见解而不是人云亦云。这些方法无论看中国传统山水画或是当代艺术作品都是
合适的,都与东方心性哲学洗心静观论相通。当代艺术的娱乐性和反思,也可看成是游于艺和冥想,面对作品,用观想来代替观看。正如沃德所
说:我们至少可以做到,驻足、深呼吸、放松,然后不再思考,只需观想。这真是宗炳提出的澄怀味象、应目会心之说翻版!作者、观者与作品融为一
体,在物我两忘的心态中体味艺术的魅力,作品的内涵会因人而异,也可能是同一人在不同时间、地点对作品的观想都有所不同,这是一个无止境的心理过程,一如
中国之道家太极,没有起止,进退于圆。

图片 2

开幕式现场

在艺术也走向消费市场全球化时代,东西方都在吸收对方合理成分,而古老的中国画论的基本观点
越来越被西方认同。但西方画坛兴起的超现实主义、后现代主义,以至近二三十年才流行的当代艺术,都在追求一种荒诞离奇的梦幻的场景及毫无表情的人物形象,
如日前阿海在香港一艺廊举办个展,以中国彩墨工笔配合西方抽象的构图,其作品充满梦境意味。他试图用传统的水墨画的体制来回应当代的问题:孤独、伤感、矛
盾、犹豫,在超现实的场景中的梦中人,是那样郁郁寡欢。这与中国画传统意义上艺合于道,是为精神的内美要求,以及中国文人以笔精墨妙的品赏美学观
大相径庭。

       
通过对中国画艺术的了解,才能对中国画全面认识。但中国画艺术不能用简单的语言叙说。先要谈一谈感觉是什么,找到共同的语言谈论,传统艺术是一块大的蛋糕。充满生命旋律的艺术。自古以来用他们特殊的语言符号,表达艺术生命,特有的艺术生命,表现出特有的旋律。
     
 中国画画家用自己的学识、素养在宣纸上表达自己的生命,他们真诚地献身艺术,看成毕生最重要的事业,也绝不掩饰绘画的功利,做平淡耕耘。如近代50年的艺术家中有蒲华、黄宾虹、潘天寿、顾坤伯等一代艺术家。对传统绘画艺术的敏感,对传统绘画的爱恋,是对生活的真诚缔造和信念。那就是他们充满生命的旋律线条文化。
   
当现代艺术呼啸而来,对传统审美习惯的审视,传统又变得清晰起来。三千多年来中国绘画的发展过程,它是那么超乎寻常的单纯。简单的点、线、面的形成,为绘画最主要的构成元素。人们发现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都具有独特的审美形式,会惊奇发现西方文化中也具备中国文化特点,如凡高、马蒂斯、康定斯基等把线条推倒了绘画本身一部分的位置,线条成为了一种有生命意味的形式。中西绘画对线条本身是抽象的审美视点,有着共性文化。所以中国绘画线条艺术组合,不是单一的语言文化。它独特的表现方式,以及虚实、空凌的处理具有抽象倾向。宋代大家巨然、范宽、马远的山水画就不难发现抽象意味。但给人的感受仍是一种生命的刺激,而不是被绘画形式、苍凉的人格精神掩盖了线条、笔墨的抽象意味。传统绘画发展是心灵和自然结合,尤其清代到近代众多大家对绘画语言的表达。如八大山人、石涛、吴昌硕等,大家对传统书画线条有着独具的韵律和体现。让笔墨具有独立审美价值,可用八字来概括“似曾有法、似俗无尘”的独特绘画境界。
     
 中国画是绘画语言,是很讲究诗情画意的,绘画是一种符号的表现,是人与自然的结合,是哲学审美观念,像空山鸟语境界,而后者在寻找一种天籁之音。古人讲“以形写神,气韵生动”把绘画的神与韵提升到精神追求。石涛在他的话语中言道:“夫画者,从于心也”,以简明语言传达画者的心声。画者讲究的就是气韵、神、品体现绘画的风格。
中国画讲的是用笔、用墨、用水,如宋有四家,元有四家,到了清山水画中有四家,在用笔墨上将松、秀、润、圆讲究是干、湿、深、淡、轻重、快慢的变化。用笔讲究转折、虚灵、含蓄、从笔墨技巧上,笔墨美本身是中国画最具有生命潜力的象征。笔墨有着它不可替代的艺术性和特有的艺术魅力。古人赋予笔墨骨气、气韵、风神以及宁静、超远、空灵等内涵。
       
时代在变化,生活空间在扩展,对艺术欣赏,心灵世界的充实,对大千世界的挖掘和认识,了解过去的历史,才能对今天中国画艺术欣赏打好基础,也就是对艺术、对自然、以及对于艺术一处恒常的理念。正是在于的艺术欣赏特色,对国粹文化具有强大的向心力。黄宾虹先生说:“中华大地无山不美,无水不秀”,绘画艺术,最能突出而丰富的构成因素。对绘画欣赏就是对生活的品值及乐趣。绘画就是人品的体现,修养的了解。此地人品的“品”是什么?品就是思想,是我们对绘画的欣赏品位提高。这里“品”的认识就是对绘画的思想人品修养的了解。所有“品”是没有对错之分,只有高低之别,通过这些了解就能对如今新浙派中国画的发展没有什么疑问了。
       
新浙派是人们关注的艺术,是活跃在杭城为中心的浙江画坛上的画家艺术,有三代人的努力为
代表,使得浙派中国画的发展今天。对浙江三代画家的艺术探索耕耘是分不开的。当前有这么多爱家乡的人为浙派绘画事业做贡献,有理由说新浙派艺术发展前景越来越宏大。
       
说到这里就得对新浙派画家概念中一文去分析,才能谈到新浙派中国画的欣赏,谈到哲学就得了解人文文化,以黄宾虹、潘天寿、陆俨少、李震坚、方增先、卢坤峰、吴山明、童中寿、刘国辉、何水法、陈向迅、林海钟、何加林、张捷、张伟平等代表,给新浙派诞生非常重要的,从50年代来浙派画派的推陈出新,其成就的展现,给世人带来有目共睹的感觉。
   
他们对传统已不再是“文人”画家的那种“怀旧”与“玩”的心态,亦不是笔墨中做“观念”的“实验”与“延伸”,而是将其置于现代语境下来的审视,切入。使传统文化与现代人文有效地整合,融合,在传统元素与现代意味中寻找到最自然的融合方式,将创作具有“原创性、前瞻性和学术性”的中国画新语典。
       
如果真正做到了解和欣赏,就好如山无云不灵,山无石不奇,山无树不秀,山无水不语之感。去感受优良的传统艺术,为发展之动力。传统绘画是处理构图透视的多种多样的方法,充分说明了我们祖先的高度智慧,这种透视与构图处理上独特的灵活性和全面性,是中国传统绘画上高度艺术性的风格特征之一。西方绘画的焦点透视,表现方式,中国绘画,不论人物、山水、花鸟等等,均特别注重于表现对象的神情气韵。我们都知道,人们生长在宇宙之间,所生存的环境中一山一水一树一不一序一舍一花一草一虫一鸟,都跟我们有着难解难分的神韵关系。这就是人文精神文化,谈到精神文化,即就是人类精神之营养品。如音乐为养身、美味养口、绘画养目、茗茶养心。绘画的欣赏就是给我精神的食粮,精神之品,为人所共享之乐。
       
古人云:“学出用以养心愈疾,君子乐之”书者,抒也。散也抒胸中气散胸中郁,故书家以无疾而寿“人们以书画自娱自乐,不仅可清除胸中块垒,解闷除愁,还可以怯病愈病”,因为书画联系可以集中精神,净化思维,心平气和,放松全身的筋骨,是一种良好的健身运动。如能持久练习,可以减少烦恼,起到养心愈疾作用。可以陶冶性情,静心养气,延年益寿之感。人在联系中挥笔泼墨时,要凝神静虑,端已正容,秉笔思升,临池志逸。对身心健康养颜长帮有益之处。
       
新浙派文化艺术发生着巨变,是杭城古韵文化的养育,给绘画艺术增加了营养及内涵,对新浙派的人文了解,艺术品的欣赏。通过对绘画的了解,及特殊符号认识和欣赏,能给你带来对艺术的享受,从而激发对地域文化的热爱和保护,对国粹文化艺术发展做出贡献。
   
不管中国画情感多丰富多激烈,想象多么奇妙,如果搞不懂中国画的奥秘,那么一切都是寓言。只有理解和了解中国画的风格、神韵,就能对奇妙的艺术有所突破。

2018年8月25日,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美术馆、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浙江省美术家协会、西泠书画院、正泰公益基金、浙江长三角传媒联合承办的千岩竞秀陆秀竞中国画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盛大开幕。

中国画汇画法、画理和画评融于一身,并非仅仅是画一幅图画这么简单,本身蕴含着深刻的文化内涵,画家借助笔墨抒写心灵,
由笔墨衍生演绎出各种独特图式,能折射出作者内心精神世界的梦幻之光。这画作中蕴含着文人的全部气质,反映高尚的人格力量,倾吐常人无法言宣的悲戚与幽
愤,从而成为中国文化的一个重要部分。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致辞

要谈中国画的艺术精神,首先碰到的就是品评、赏鉴的问题。不懂画的人着眼在似不似、像不像的
层面上。懂一点的往往凑热闹附庸风雅,被动接受人云亦云,满足于外观的华丽,不分雅俗。其实从美学角度来看,华丽等同甜腻,形似就是俗。品评赏鉴虽有侧
重,却不可截然分割。观画,就包含欣赏;读画,就是品读。品其味,定其位,此中又含鉴别和评论。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介绍到,陆秀竞生于浙江绍兴,长于杭州,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陆秀竞的山水画艺术远溯石涛、石谿,先后汲取黄宾虹、顾坤伯、陆俨少等山水画家之所长,并师法造化。值得称道的是他不囿于成法,不泥古,以传统丰厚的底蕴和素养,以文化包容的胸怀和宏阔的视野领会、对话西方20世纪视觉艺术革命的形式与意味。在抽象与构成中找到与中国画章法相契融的表现语境,以自己的努力为20世纪中国绘画的创新作出贡献。很高兴为陆秀竞先生这位在中国画创作、理论研究与教学实践三方面均有建树的艺术家举办画展。相信先生千岩竞秀的画境一定会给观众带来美的感受与思考。

欣赏一幅画,感会其中情景交融之处,要透过画面去体味其内涵,首先要看画家绘画具体釆用的技巧技法。中国画技巧技法归纳为笔墨,一种带有书法意味的骨法用笔,也即系指笔法(墨法)要有一
定的来历,要有传统功夫,对笔墨的钟情,是中国人在对中国书画习练与品赏中,长期形成的审美心理积淀。具体说,如用笔刻露轻薄,导致线条滞呆或油滑,画即
为俗;反之,则雅。明代唐志契说过:写画亦不必写到,若笔笔到便俗;落笔之间,若欲到而不敢到便雅。惟习学纯熟,游戏三昧,一浓一淡,自有神行。神到,
写不到,乃佳。画是写出来的,不是做出来的,趋雅避俗,没有扎实而纯熟的传统笔墨功夫是办不到的。人俗画俗,但人雅画未必雅,可见画雅比人雅更难!

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徐里致辞

常言品其味,定其格,即是在辨识雅而不俗的基础上,去确定其艺术的品位。黄宾虹说:画有初观之令人惊叹其技能之精工,谛视之而无天趣者,为下品。初视为佳,久视也不觉其可厌,是为中品。初观不甚佳,或近不见佳,谛视其佳处,为人所不能到,且与人以不易知,此画事之重要在用笔,此为上品。在具体评论作品
时,往往从作者人品入手,以品为依据,对画家画作直接进行定格:分为逸、神、妙、能四品来分出其艺术高低,然相对而言,还是从艺术品评的角度去加以定格,如顾恺之的传神说、宗炳的畅神说、谢赫的气韵生动说。这些画论观点的提出,受悠久的历史涵养和文化熏陶的影响,体现出中国文人特有的精神气质和文化修养。

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徐里评价,陆秀竞继承和发扬了浙派山水酣畅淋漓、清雅俊逸的风格特点,并在遍游大江南北和世界各国的基础上,创造出设色丰富、气势辽阔,深具历史感和人文性的中国风格和时代精神。从近现代美术发展的大格局来看,陆秀竞的艺术人生无不体现出现代中国社会变迁以及现代中国艺术发展的宏观趋势,从具体的创作实践来看,他的创作又体现出鲜明的个人特征和创新思考。从艺50余年,陆秀竞不但创造了个人耀眼的艺术成果,同时还曾任职多个艺术机构,担任领导职务,组织艺术活动,出版画集教材,并富有成效,为中国美术和浙江美术的繁荣发展奉献了心血,贡献了成果。

中国浙江省文化艺术界联合会党组书记田宇原致辞

浙江省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书记处常务书记田宇原则认为,陆秀竞在从艺五十余载的春夏秋冬中,越峰登岭、踵事增华,一如既往地磨砺笔墨,寄情山川而不事张扬,在继承中国画优秀传统的基础上,吸收西方绘画艺术的营养,广纳中华文化发展的时代精神,从而形成了他山水画创作独具个性的艺术语言和鲜明风格。他的作品笔墨厚重,格调高雅,气势磅礴。其山水画源于自然,又不停留在自然的具象上,笔墨精到,浑厚华滋。他的花鸟画受艺术大家黄宾虹的影响,画风轻捷,用色唯美,自在而优美。为浙江文化艺术事业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中国美术学院教授、西泠书画院院长吴山明致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