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可百余国画力作在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油画馆展出

小可的步伐是踏实的,他一步一步地探索着前进的道路。70年代末期的作品带有明显的可染先生风格的痕迹,实在、繁密的对景写生如《鸡公山农舍》(1978)等,说明他有良好的造型能力和笔墨功夫,这为他进一步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进入80年代中期之后,他的画风逐渐在变,他努力摆脱可染先生画风的影响,着重在继承他父亲艺术精神的基础上,力图寻找适合时代要求的个性化语言。他坚持写生,坚持走以西润中的路,坚持探索与创新。用自己的语言写自己的感受,成为他80年代中期之后的强烈愿望。从《归帆》(1986)等作品开始到《梨花》、(2001)《宫墙》、《京巷》(2002)、《宫雪》(2003)、《天坛》(2005)、《墙外春风》(2008)等反映了他走过的这段艺术道路。

在日新月异的观念和潮流背后,当代水墨艺术没有舍弃的是贯穿其中的“写意精神”,这种“写意精神”不但表现了客观事物的内在精神、内在美和形态特征,还表现出画家们借助笔墨语言表达出的独到的审美情趣。以“写”入画,以“意”为度,强化水墨艺术时代意象精神指向。

本次展览还将呈现李小可先生近年来遍访时所留下的数百件写生作品,体现了他对大自然赋予艺术家的感动与传统程式化表现、个性化审美选择连接起来的成果。这是李小可先生对客观世界的深度体验后,对自然、传统的再发现与再认识。

小可正在经历着从自觉追求包括构成因素在内的形式语言创新到逐渐摆脱刻意追求、走向自由表现的过程,从有意吸收西画构成法到运用笔墨自由地体现构成意识的过程。他做的努力和取得的成果已经得到画界和社会的关注,并给予了应有的评价。当然,他的探索过程还在继续,不用说这是一个艰苦的但也是非常重要的过程。这既标志着小可艺术创作正在走向成熟,也表明小可向自己提出了更新、更高的要求,这是他艺术人生中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的重要一搏。相信小可会在现有成绩的基础上,不断提高自己的修养,保持自己对艺术、对自然真诚,在这至关重要的一搏中取得更丰硕的成果!

改革开放40年,水墨随着时代进程自我蜕变以适应动态的社会环境与人文环境,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注定了思维方式和审美方式也同以往截然不同,这对新时期的艺术家们提出了新要求。20世纪80年代起,“新潮水墨”一反传统异军突起,“表现性水墨”“实验水墨”“抽象水墨”“观念水墨”等在传统水墨媒介的基础上重新融入新的艺术概念,试图挖掘水墨于传统绘画范畴之外的更多可能性。在时代的召唤和对艺术的虔诚心的促使下,当代水墨艺术家们力图重新体验水墨材料,在创作中极力寻求水墨艺术的自身表达语言,建立现当代水墨理论体系,寻求中国本土性艺术的当代发展之路。大批优秀的艺术家和作品因此而诞生,在他们的努力开拓下,与时俱进的水墨艺术不再落后保守,也拒绝固步自封。

编辑:张长收

在上述系列作品的基础上,小可经过长期酝酿和精心准备,最近又完成了三幅山水的宏构巨制:《水墨家园》(2009年,150x690cm)、《远古的回声》(2012年,180x990cm)、《黄山天下无》(2012年,145x721cm)。可以说这是他前一阶段以北京、西藏、黄山三个主题系列作品的总结之作。这三幅宏大构图的共同特点,是他选用了“茂密”的山水体貌,分别表现北京文化古都的宏伟、博大与宁静,西藏大自然的豪放、雄健与神奇,黄山峰峦起伏、云雾缭绕景象的瑰丽与壮观。运用茂密体的章法与笔墨创作大幅山水,画面易琐碎而失去整体感,但小可紧紧扣住全局,像乐队指挥似的密切关注整体与局部的关系,机智、巧妙地运用点线面的组合和黑白、虚实、浓淡、疏密调剂节奏,使其在变化中造成富有韵味的旋律,赋予画面兼有大的气势和细节实体的质美。

作者简介

此外,展览更以文献方式呈现他所生活过的,也是李可染、董希文、李苦禅、黄永玉等多位艺术大师居住过的大雅宝胡同的景貌。以一点勾勒出前辈艺术家的生活状态,也同时形象展现出李小可艺术学养的渊源与背景。

80年代中期,在中国画界一些中青年艺术家中出现了“构成热”,试图用西画的构成方法来補充和丰富传统的笔墨。这种尝试当然无可厚非,但是成功者寥寥。原因是中国传统水墨语言结构中含有丰富的构成因素,这种笔墨中的构成因素来源于对客观物象的提炼,极其生动、自然。西画中的构成含有更多的理性成分,将其挪用到中国写意水墨之中,必须与写意笔墨有机结合,两者的交融难度很大。小可的许多这类作品,也反映出他曲折的探索历程。我觉得,在他的作品中凡是成功的,都得益于他对自然景象丰富的切身感受和把构成因素纳入笔墨结构之中,从而在保持了水墨写意特色的基础上的创新,例如他的一组描绘古都北京林荫街道的作品如《秋》(1996)、《夏》(1997)、《睛雪》(1999)、《古都老屋》(2000)等。小可在谈《夏》的创作体会时说:“感受于北京东郊民巷浓郁的街道那舞动的树干与浓郁透光的树荫,繁茂、深邃的印象使自己产生了强烈的创作欲望,而其深层的内涵则是体现自然界中生物旺盛繁茂的生命力,以及与自然生态环境与人文环境有关的思考,同时也是自己对光明、单纯、宁静的心理追求的一种表达。为达到这种目的,在创作中我运用泼彩、积墨、光感来表现浓郁的氛围,用具象、抽象交错运动的粗线来表现繁茂、蓬发的树干。骑三轮的人物则体现宁静的环境与心境。”从《古都老屋》起,小可似乎更醉心于在传统笔墨的单纯与丰富中探寻构成的美感,用来表现北京古建筑结构与自然景色共同形成的迷人节奏与韵律。这种意向与趋势在他之后的作品中表现得很明显。这些作品既有中国传统写意水墨画的品格,又有鲜明的个性和现代意味,有强烈的形式美感。虽然它们的内容反映的是对传统生存环境的依恋,含有怀古的情愫,但在精神内含和语言表达上,则和我们这个充满了变革旋律的时代是息息相通的。

在当代艺术观念语言实践日趋多元的今天,我们希望站在历史的高度再次品味东方水墨“写意”魅力,重新树立传统文化核心精神,认识中国画审美取向与艺术规律发展方向,站在中国文化的立场上深入艺术精神层面,从东方特有的美学体系中寻求传统与当下转换的方向,延展写意精神与水墨力量!

作为李家山水的传人之一,1973年开始随父亲李可染学习山水画的李小可一直受到业界的关注。此次画展较全面地展示了小可的艺术生涯和心路历程,既是绘画成就的总结,也是探索创新的发端,展览将持续到7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