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史国良谈美育——“社会发展需要懂得美术的人才”

  高泉强自幼勤练笔墨,摹写宋、元、明、清大家作品,取法龚贤、石涛。而文革期间八年的支边生活更是对他日后的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新快报记者 梁志钦

绘事尽情 即体成势——陈玉峰的山水画

绘事尽情 即体成势——陈玉峰的山水画

郑征泉

做实实在在的事,画实实在在的画,为实实在在的人,多少年来他就是这样,可说是“充实之谓美”。这人就是福建省美协主席陈玉峰。他的笔名一峰,文如其人,画如其人,不用说从他的画里就能看出他这个人。他画画时像是在劳动耕作,像是在夯土筑墙,画理也扎扎实实,有时面对丈二的宣纸也能从容地犁过耙过。画树木如农夫,画山石如石匠,画花草如园丁,画时勾、勒、皴、染,自有自己一整套程式套路。他勾勒自己的审美理想,不论布局、造型、设色,都浓缩了他的生活阅历和艺术经验。他深沉地酷爱着民族的传统文化,虔诚地执着于中国绘画艺术,特别是中国山水画。

玉峰一九六四年毕业于福建艺术学院,他学的是舞台美术专业,毕业后留校任教。当时学院是新创办的,没有什么框框条条,老师也都很年轻,引进的是一整套上海戏剧学院的教学方案,但也没有照搬,见什么好就学什么。省内外有什么美术名家能请得到的都尽量请来任课、讲学,当时福建的著名国画名家陈子奋先生就是学院的国画教师,学生得益甚多。五年的学习给玉峰打下了坚实的绘画基础。虽然他后来还担任过剧团的舞台美术设计、杂志的美术编辑,但他一直醉心于美术创作,和当时许多同时代的画家一样,他几乎什么绘画艺术形式都接触过,都了解过,都实践过,像油画、水彩、版画、宣传画、壁画、年画、连环画、插图。虽然也走了不少弯路,但门类不同的各种艺术形式,其实大有相通之处,可以触类旁通,相得益彰。玉峰加入中国美协是一九八一年,那时美协刚恢复活动不久,要入会是很难的,他硬是凭借着水粉、版画、漆画三幅不同门类的作品,参加中国美协举办的全国美术大展,走进中国美协的大门。这以后玉峰却开始醉心于中国画的学习和创作。过去虽然也画过不少中国画,有的甚至还出版发行,但用他的话说那只是玩玩,一旦他认真起来,便有那破釜沉舟的架式,凭着惠安人那股犟劲、韧劲,把水彩笔、油画笔、颜料等用具通通送给别人,一心搞起国画来,特别是一九八四年后,他任福建省美协秘书长,工作很忙,开展美术活动要应酬,求画的很多,他说搞国画可以用许多零碎时间,尤其是晚上,他有一个闲章刻“夜耕”两字。别人工作时,他也在忙着美协的工作,别人休息,他却在画画,和他住同一座楼的人说,深夜整座楼都熄灯了,还经常能看到玉峰家的窗亮着。他过去画的是西洋画,后来画的是中国画,开始时有些心不应手,毕竟画中国画和画西洋画感觉大不一样,原因在于意识形态、文化渊源、生活积累的不同,东西方两大文化体系是两种精神世界,艺术更是如此。中国绘画与西洋美术有观念本质的区别,西方以“物”描绘对象,表现物体的量感,质感和光感,包括现代的抽象绘画也是以物理运动现象轨迹为抽象内容,其表现形式和语言源于西方的艺术理念;而中国的绘画创作和欣赏更诉诸人的主观情感,传神又会意,可谓万趣融其神思,进入更高的艺术境界。在世界经济一体化背景的今天,保持倡导多元化是我们的文化思考,突出文化差异,强化特色浓烈的传统,经纬分明地把中国传统绘画与西洋绘画拉开距离,以鲜明的中国作风、中国气派独设自己的艺术审美准则,独树中国绘画的艺术权威性,创作具有时代精神的作品才能与世界对话,才能发扬光大优秀的中华传统文化。玉峰深深地意识到这一点,过去下苦功学习西洋美术的潜在理念和绘画习惯,似乎成为负担,光是把西洋画工具抛去,送人,只是表面,关键的是头脑里必须有中国画观念,首先要有传统,懂得传统。于是他又用做学生时那股牛劲,开始临摹传统古画,从宋、元、明、清及现代的名家大师,他都采取笔临、目摹,看到好画册就买,看到好文章就读,现在玉峰家的美术书籍简直可以开个小图书馆了。有人问他干吗买那么多书,他说那是我的老师。玉峰的另一个老师是生活,师法自然。一九七八年他带领由福建日报社、福建省电视台和福建省美术家协会联合组织的“闽江航行写生团”,二十六人历时一个多月,由福建母亲河——闽江的源头开始,跨过闽江的山谷直至入海口川石岛采风写生,坚定了他从事中国山水画的信念。此后他又组织赛江探源、汀江采风、漳南行、晋江写生,足迹遍及八闽山山水水。他也出省走遍大江南北,他也走出国门,美洲、非洲、欧洲十几个国家都出现过他的身影。丰富的阅历,宽阔的眼界,胸藏丘壑万千。经过无数次大自然的洗礼,“天人合一”的传统精神,使其顿悟进入了大乘。

多年来,玉峰把全部创作精力集中于中国画上。虽然偶尔也画花鸟、人物,但更着力于山水画。他找到了自己的创作之路,作山水画可以寄托画家性情,通过绘画的诸多要素,运用丰富的艺术语言,表达画家心中的意境。乐山、乐水。既可以表现秩序和理性,又可表达烂漫的神思,可谓“精鹜八极,心游万仞”。如今,他的中国山水画已形成自己的风格。从他的山水画里可以品味出文学、诗歌那种深沉的意境和成熟的理性,显现稳当、缜密、深厚和凝重,给人以深思熟虑、持重、含蓄美的享受,画面的份量同时又给人肩担负重的力量,一种坚毅和壮美。人们喜爱和欣赏玉峰的画,像可以抛去万种思绪,抽出心思去同画中的自然对话和诉说,从画面的万仞山崖中共享崇高和力量,从画中流动的水、飘逸的云得以排解和提升人的心境。中国传统文化中“心”与“物”相融,所以主张创作主体的修心养性。“夫情动而言形,理发而文见,盖沿稳以至显,因内而外者也”,而作品风格来自作者内心的情性。

玉峰喜欢中国画各种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无论是工笔重彩,还是水墨写意,他喜欢北方山水画的深厚浓烈,也喜欢南方山水画的潇洒轻快,喜欢唐、宋、元、明、清各代传统山水画,也喜欢近代富有时代气息的优秀山水画。他说“绘画门类没有高低之分,任何绘画形式都可以创作出富有神韵的好作品”。艺术家必须有容纳百川之胸襟,门户之见,派别之争,只是无形的枷锁,只会束缚人们的创造力,无益于艺术的发展,对于传统的中国画笔墨,他曾经作过认真的学习揣摩,但所谓的笔墨,指的是绘画制作中的笔调和墨韵,仅仅是技巧而已,是中国传统绘画养成了“笔墨”而不应该是“笔墨”养成中国传统绘画,中国绘画的历史不是文人笔墨的历史,笔墨的规范只是中国传统画发展的阶段性产物。不恰当地把它提升为中国画的精神,这是概念的错位,本末倒置。其实中国传统绘画题材广泛,形式多样,艺术手法丰富多彩。早期中国绘画称为“丹画”,指的是以彩色为主的绘画,而后以笔墨为主的文人画也仅是其中一支派系。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需求,在优秀传统绘画基础上,探索运用各种艺术手段和表现方法。玉峰正是这样按照自己的路子作画,他认真学习传统的国画技法,但更注重于生活体验。他把生活中所观察感受到的一切融化到绘画当中,也常常不自觉地在创作时渗和了过去实践过的,包括西洋绘画枝法在内的各门类绘画艺术的形式。玉峰今日山水画的风貌特征来自他多年的识学、酌理、研阅、心性修练而成,是非常自然的。然而艺海无垠,世界没有最完美的艺术品,虽然古今的艺术家无不追求尽善尽美,玉峰的山水当如何发展,任自然随缘吧!之所以说“随缘”,那就是说他的艺术作品境界还得随着自己修性养气,吸取外部滋养,使内心不断有所感悟,自然形成质的飞跃,使之艺术成就更放光彩。

画家简介:

陈玉峰,1943年生,福建惠安人。1964年毕业于福建艺术学院并留校任教,曾任福建省歌舞剧院美术设计,《福建艺术》美术编辑,福建省美术家协会秘书长。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福建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国家一级美术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图片 1

史国良 著名画家,中国国家画院一级美术师,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特殊的时代背景和生活环境造就了不一样的高泉强,在支边的那段岁月里,高泉强一边磨练着自己的意志和心态,一边抓住任何空隙打磨自己的绘画功底。

在史国良看来,他现在要做的是普及、推广写实主义国画的工作,让全社会都来了解它。为此,他每年都会去全国各地作大量的讲座。“有时候,会场里会有八九百人,尤其是大学,座位都坐满了,有些学生就坐在台阶上,有的甚至站着听完了讲座。”

1955年,高泉强出生在风景旖旎的西子湖畔,江南独有的诗情画意给与了高泉强清雅灵秀的气质。而坐落在南山路上的中国美院更是让高泉强萌发了对美的向往。

新快报:您个人在创作上是怎么对待新鲜事物?

  中国近现代绘画名家
高泉强:“画画要从必然逐步逐步地走向偶然,所谓的必然就是技术,偶然就是思想境界,而必然有有限的,而偶然是无限的。”

新快报:您认为搞好美育对社会发展有怎样的意义?

  中国近现代绘画名家
高泉强:“那边的生活环境,动荡的政治运动,繁重的体力劳动,让我在各方面得到了成长,尤其是思想方面。”

那一次,新快报记者在现场见证了他不遗余力地推广写实绘画以及深入浅出地推广写实主义美学,同样,也领略到了他的个人魅力,现场座无虚席,后来在主办方的有序安排下,前来学习的美术爱好者席地而坐,从他们一双双渴望观看名家示范的眼睛中可以判断,也确实有不少青少年美术爱好者对写实绘画的热爱。

  中国近现代绘画名家
高泉强:“看到牛羊画牛羊,看到劳动的场景,人家就是休息了,在田埂上坐着,我呢就会拿出速写本来钩钩,画速写,完了以后收工回家,吃完晚饭,那时候北方天还很亮,完了以后知青都会活动,在篮球场上,足球场上运动,我呢就走到哪里画到哪里。”

艺术的根就是生活,核心则在于表现真善美

  中国近现代绘画名家
高泉强:“当时美院也有很多的老师带着学生在我们附近去写生,去采风,这样的话就不知不觉地对画画有一种迷恋的感觉。”

​国家画院一级美术师,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史国良谈美育——

  1980年,回到杭州的高泉强开始中国画创作,师从包辰初、姚耕云先生,同时也深受陆俨少艺术思想的影响。在保留传统笔墨精神价值的同时,高泉强试图通过自己对水墨的理解,以个性化的实践来开拓传统笔墨。

史国良:我不完全排斥观念的,前卫的思潮,包括一些现代的元素。但是我是有选择的,就站在个人艺术创作的角度,一切以自己所需为主,吸收各行当的优点来丰富自己,让自己的艺术体系越来越强大,画出更符合当下,更贴近人们生活的好作品。艺术的根就是生活,核心则在于表现真善美。艺术灵感来自于生活给我的感受。在具体画画中,对表现内容则不择手段,技巧根据内容来变,根据内容的需要调整。

  高泉强将自己数十年的人生阅历和艺术体验融入作品,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震撼人心,勾勒出了一幅幅异彩纷呈的山水画卷。作品中既有南方人细腻的笔触,又有边疆人特有的雄壮气势。高泉强以自己独到的创作理念和审美情怀创作的一幅幅佳作,曾多次在国内多种专业刊物上发表、出版。

新快报:您对青年画家有什么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