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孔子故事系列》之一 磨難見信義

 
  九十年代,得識鄭尓非,知道他是已故篆刻大家藍雲先生的入室高足,他在天津古文化街開講篆刻課,我是參加者。

《孔子故事系列》之一

一直有一個這樣的問題, 為什麼優秀的人總是不合群?

我愛好篆刻,平日也經常握刀奏石,聽了老師兩年近六十課時的篆刻講座才感覺自己真正進入了篆刻之門。

磨難見信義

網上有句最經典的答案是: 

鄭老師講課不帶講義,但內容嚴謹,涉獵廣泛,深入淺出。比喻准確,生動幽默,根據學員的實際情況逐漸深入地進行指導和講解,用他的話說他講課是“鬼附體”。即以藍老先生的篆刻理念爲根基,用自己的理解和實踐來教學。


“優秀的人也可以和群, 只是他們的和的群裡沒有你而已”

通過學習,我們進步很大,很多學員加入了天津印社,有的還成爲當今印壇的佼佼者。我對鄭老師的初步印象是:真誠、實在、好交,知識面博。是一位真正的篆刻家。

【原文】:

講到這個話題讓我想起了自己的一些故事,

十年后,我和學長相約拜訪老師,老師家中挂的四條屏深深的吸引了我,這是老師親手寫的,才知道老師在書法上的非凡造詣。四條屏用四種書體來寫。嚴格的說五種書體,依次爲顏楷、漢隸、北碑、晋經,因內容是道德經四章,帶釋文,釋文全用小楷行書寫就,那特有的高古氣,金石氣,使人不得不佩服。才知我的老師非但是津門杰出的篆刻家而且是杰出的書法家。

孔子厄於陳、蔡,從者七日不食,子貢以所
齎貨,竊犯圍而出,告糴於野人,得米一石焉。顏回、仲由炊之於壞屋之下,有埃墨墮飯中,顏回取而食之,子貢自井望見之,不悅,以為竊食也,入問孔子曰:「仁人廉士,窮改節乎?」孔子曰:「改節,即何稱於仁廉哉?」子貢曰:「若回也,其不改節乎?」子曰:「然。」子貢以所飯告孔子,子曰:「吾信回之為仁久矣,雖汝有云,弗以疑也,其或者必有故乎?汝止,吾將問之。」召顏回曰:「疇昔,予夢見先人,豈或啟佑我哉?子炊而進飯,吾將進焉。」對曰:「向有埃墨墮飯中,欲置之則不潔;欲棄之,則可惜,回即食之,不可祭也。」孔子曰:「然乎?吾亦食之。」顏回出,孔子顧謂二三子曰:「吾之信回也,非待今日也。」二三子由此乃服之。

大學時, 我遇到了一個非常有能力的學長。

又隔幾年,聽說老師在鼓樓文化商業街有工作間,就携友去拜訪。約三十多平米的室內挂滿了老師的書法作品,有唐楷八條屏、漢隸四條屏等大幅巨作,還有漢篆磚文,六朝多體墓志等系列作品,還有幾幅精致的不同體的小楷作品,簡直是從古至今的書法陳列,我感到震驚,這竟出自老師一人之手!

——《孔子家語?在厄第二十》

當時,他是我們學校文學社團的負責人,

 


交際能力很強, 發表過很多作品, 運營著團隊, 有很多頭銜,
也有自己的校園報刊雜誌。

 图片 1

【白話易解】:

社團是一個靠興趣組建起來的團體, 尤其是文學社, 因此到後來, 人漸漸少了,
留下我們幾個骨幹成員。

 

有一次,孔夫子與眾弟子們在陳、蔡的地方被圍困,連續困了七天,沒有食物可以吃。

他對我們幾個人非常好, 帶我們加入了青年作協, 參加過作家會議,
也帶我們和一些作家, 畫家之類的人吃過飯。

現在的書法家,僅會寫一種或兩種書體,已自稱大家。但我的老師非但體體到位,筆筆到位。還能融會貫通并具有個人特色。而老師竟不自我標榜和炫耀。

弟子們被餓了七天,個個面黃肌瘦,有的弟子,心中因此而懮慮。但此時,孔夫子依然每天不斷地學習,弦歌不絕,沒有一絲毫的埋怨與擔懮。

他教了我們很多社交禮節, 也讓我們以後和飯桌上那些老師多聯繫, 多學習。

從楷書講,老師的顏、褚、柳、唐人墓志哪一幅不是精品。

子貢見同學們如此饑餓困頓,便用自己身上的財物,突破重圍,到外面換了少許的米回來,希望給大家解解饑。

於是我們興奮的留了人家老師的手機號碼和facebook, 之後也嘗試著聯繫, 然後,
就在也沒有然後了。

從漢隸說,老師的隸書,熔張遷、衡方、曹全、石門頌、漢簡為一爐,有似摩崖,有似廟堂,有似表頌,哪一幅不具漢人之氣象。

人多米少,顏回與子路便找了一口大鍋,在一間破屋子里,開始為大家煮稀粥。

記得當時我回到宿舍還炫耀一把: 跟我的學弟學妹說, “今天我見到某某作家,
某某詩人。”

老師寫伊秉綬隸書,也是別出機杼,今人寫之,不飄即板,而老師寫之,沉重渾厚,頗有銅鐘大呂之氣概,興伊筆道何其神似。但字的造型比之又美了很多。我才明白老師是在寫伊中結合了黃牧甫。后來又看到老師伊黃加夏承的寫法。老師告訴我這是即興寫之。

子路有事離開了一會兒,恰好此時,子貢從井邊經過,一扭頭,正好看到顏回拿了一小勺的粥往嘴里送。子貢看了有些不高興,但他沒有上前質問顏回,而是走到了夫子的房間。

心裡還想著以後好像可以和大神交流了, 但事後想起來, 真是太年輕了,
啪啪打臉生還在耳畔, 簡直是一個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