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艾轩:吹来又清又冷的空气

艾轩,1947年出生,现在是北京画院的油画家。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从小读艾轩爸爸艾青的诗;长大了看艾轩的油画;也许你不经意地看了个陶艺展,就有可能是艾轩的太太金涛举办的;你走在街上,一不留神看到的前卫雕塑,是艾轩的弟弟艾未末设计的,翻开期刊杂志读到的小说,也许就是艾轩另一个弟弟艾丹写的艾轩家族的影响力非同小可。

图片 1

艾轩酷爱中国的古代建筑、绘画、雕塑和民间艺术,除广泛的兴趣外,在绘画的造境上他似乎更钟情于范宽和倪瓒的山水画。

油画家艾轩就生活在这样的艺术之家,这个家族里有这么多杰出的人物,不能不让人羡慕,艾轩的妈妈早年也是位不错的小说家。艾轩,1947
年生,从小就开始接触艺术,跟着父亲画画,1963
年考到中央美术学院附中,接受正规的艺术训练,文革的开始,中断了艾轩继续深造的机会,他来到西藏军区的一个农场服役,1973
年开始转到成都军区做驻军画家,现在是当代中国写实主义绘画的代表画家,北京画院一级画家。

艾轩《秋日天高》 纸本水彩 95cm52cm 2009年

范氏的作品中表达“云烟惨淡风月难雾之状“中的朦胧、宁静和浩瀚苍茫,倪氏作品的“天真幽淡“和意境的深远凝静与艾轩的经历、修养与气质较为接近,他从他们的山水画上有所触动和感悟,并结合自己的艺术追求在油画实践中有所探索,也就是很自然的了。他的内心是孤独和凄凉的。这大概决定了他把自己的视角投向荒凉偏僻的川西地和西藏高原。关于这一点,他的朋友、画家兼评论家袁正阳有一段很好的描述:“在此之前,他已数次往返这些地方。仅仅出现于藏区风情的吸引,他画了些藏民肖像和草原风光。在一个寒冷的冬天,当艾轩再一次置身于冰雪皑皑的荒原时,他的内心被强烈地震慑住了。他感到寂静从四面八方向他袭来,他感到远方咄咄逼人的沉默。一股难言的孤寂感浸透他的全身。他仿佛置身于原始之初,凛冽的寒风掀动着枯萎的野草。冰块在脚下脆裂。从此,艾轩画幅里的那些藏民形象和景致开始慢慢地被注入新的意味。“(<艾轩和他的艺术>,《文汇月刊》,一九八九年五月号)

对艾轩的画有印象吗?在不可一世的寂寂荒原的雪地和青藏高原的灼灼阳光下,或站或卧或坐着艾轩的藏区人物,看见这神奇而又荒芜的高原,让人感觉生命似乎也随之微如蚂蚁,如时刻危在旦夕的小蚂蚁。艾轩的画面上,人物却坚如磐石,一点没有微小的感觉,映着蓝色天光的女孩脸庞,乱发随寒风飘舞,紫中带灰,亚绿色的藏袍包裹着那年轻的生命,藏民族所特有的那种,对他们世代所居住的高原之坚毅的神采,对逝去的追求和对未来的怀想,都从那女孩子的大大的,没有任何虚饰和矫情的眼睛里,不加掩饰地倾泻而出。

王向明 130cm130cm 布面油画 《向大师致敬纷乱生活下的宁静》

艾轩之所以选择描绘川西草地西藏高原的人物和风景,还因为在八十年代初大陆艺坛普遍兴起了一种艺术语言“陌生化“的思潮,从题材内容到形式语言,以期用新的符号、新的媒介手段,表达新的观念,创造新的样式。作为乡土写实主义一员的艾轩,必须找到自己的立足点。在经过一段摸索之后,他终于在荒凉的西藏高原的人物和景色中找到了表达自我感受的素材,并经过自己的反覆思考、琢磨和研究,把研究,把这种素材提炼为自己独特的语言。这样,在乡土写实主义的青年画家群中,艾轩走出了一条与众不同的新路。

那种眼神给人的冲击,不但感动了画家自己,更感动了看画的人。很多人都是通过记住了那一双双独特的眼睛,继而记住艾轩的。艾轩经常接到读者的信件或者电话,说:我看你的画都看哭了
曲高而和不寡,大家这样地喜欢艾轩,大多的观画者是想领略他的作品带给人的美感,而艾轩则漂亮地画出了观画人的期望,这充分地展示了艾轩的非凡的写实能力,对人物心灵的刻画,他达到了一种逼人的真实。艾轩的画里,孤独者带着坚毅、伤感、哀愁、无奈,陪伴着画中人的是雪地上的枯草、清澈的冰河和残垣断壁。画面的构成更加单纯,它们都被艾轩浸染在冷色调的画面上,仿佛一股又清又冷的空气迎面吹来

关键词:艾轩

艾轩风格的最大特点是“借景抒怀“。他画西藏高原景色和孤独的人物,主要是抒发自己内心世界的感情,因此,他的作品与其说是西藏风情画,毋宁说是他内心的独白。那么,在这一幅幅画中,都有艾轩的影子。沉默无语和静静思考,无名的孤独渗透在画中人物的形象和画面整个气氛之中。独自一人在一望无际的草地、雪野、荒原,他(她)们生活在与大自然皆要避开观众的视线。在极少的情况之下面对观众的形象(如《无际原野》、《山花》)也用冷漠和陌生的眼光,静观这与他(她)们有隔立刻阂的世界。艾轩在写实的物象中寄托了自己的思绪和感情,他用借景写情的方法,创造出一幅幅情景交融的、有意境的画面。

都说艺术是画家心灵的载体,是释放艺术家内心情绪的媒介。艾轩的画里,通常只有一个人物,孤独地带着伤感的色彩,这就是源于艾轩对人生的意义的理解。

他是作品年成交额超千万的富豪,也是当今中国油画领域的当红大腕,这个可能迈入殿堂级别的艺术家,还有着不为人知的显赫家世,他的父亲是影响了几代人的著名诗人艾青。

艾轩风格的另一特点是他巧妙地把孤寂的抒情性与少许的神秘感美妙地结合了起来。本来,孤独本身即会有某种神秘性,在浩瀚的荒原中孤独,其神秘的意味就更浓。但作者始终不忽视人和自然景色的优美。即使采少奇特构图(如《说不清明天的风》)加强画面不平凡的效果,作者也不忘记给观众以审美的满足。所以,艾轩是用美的魅力把观众带进那有宗教情绪和神秘气氛的艺术世界里的。他的画有象征的意念(如《也许天还是那样蓝》《说不清明天的风》、《歌声渐远》),但运用的是“点到为止“的含蓄手法,似弦上之箭,引而不发,其征服力和感染力似更为强烈。

艾轩每年都要到四川的藏区充电,甘孜、阿坝,那里还有原汁原味的淳朴的藏风,他要到那里去寻找他的故事,他的感觉。有时,他并不画什么,整天地坐在高原的荒野里,去体味人与自然的关系和心态,无奈而孤独的心态和感受,他把自己也融入了那雪域的高原,融入了藏民的灵魂。他的画不是简单地对西藏生活和风情的描述和再现,而是表达他个人的感觉和对川藏地区人民命运的感受,人与自然的关系。所以,他的画,让看画的人心里都咯噔一下,然后是发自肺腑的感动,和喜欢,而无论观画的人是否是懂画的人,因为他的画深入了人的灵魂深处,而人的心灵是相通的,对美的感受是一致的。

艾轩喜欢画孤独的人物,画中人总在沉默无语静静思考,透过每一幅画,都能看到艾轩的影子。不管世界发生什么流行什么,艾轩执著地在自己选定的路上往前走。艾轩风格的最大特点是借景抒怀。他画西藏高原景色和孤独的人物,主要是抒发自己内心世界的感情。

艾轩风格中还有一点值得特别提起的,那就是他绘画语言的沈炼与精致,这种绘画语言的求得,既与制作的技术有关,又不全是制作的技术问题。他把粗俗的生活往、雅、里面,精心安排,著意推敲。轮廓线的分明,外轮廓的大效果,和由此形成的空间分割,轮廓内的微妙关系(质地感、色调的变化等)……这都使他迷恋和陶醉。但他处理得很谨慎和有分寸,既保有来自生活的感受,又赋予理性的秩序。当然,他尽量避免“做“的痕迹。

艾轩的藏风情节,起源于他在成都军区创作室任创作员时,奉命去画红军长征的路线,一共去了二十几趟,在这个过程中,艾轩与当地的山川、百姓结下了深厚的感情,他被一种绝对的苍凉、绝对的艰难和绝对的顽强所震撼。他画了大量的川藏风情的写生,这样的生活经历,最大程度地影响了艾轩的艺术表现!1981年,艾轩开始画藏风,最初艾轩受到了美国著名的写实主义画家安德鲁-怀斯的影响,怀斯作品清冷、缜密、充满暗喻的阴影,怀斯作品极大地启发了艾轩,他找到了表现藏风的最佳手法。仅仅一年以后,艾轩的作品就受到了广泛的关注,除了多次参加全国的美展外,还多次到日本、法国、美国等国家参展,并逐渐地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画风。1987
年,艾轩在美国纽约哈夫纳画廊举办个人画展,巧的是,怀斯的儿子当时在纽约,观看了艾轩的画展,他非常惊奇,马土回家告诉他的父亲,怀斯马上邀请艾轩到他宾夕法尼亚的家里做客。怀斯给予艾轩作品高度评价,怀斯赞扬艾轩的作品井没有停留在怀斯风格的表层模仿上,而是以形象的符号去扣击精神的门扉,并从写实主义深处开掘出一种新的表达方式。

喜欢画藏族人物的艾轩不止一次去过甘南,2005年,艾轩从那里回去后,创作出画作《穿越狼谷》,后来这幅作品以683.2万元创下其个人作品拍卖最高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