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那些年 被誉为“油画天才”的刘小东与赵半狄

湃客:收了Sola

图片 1

11月初,陈丹青在北京推出新作《与陈丹青交谈》,另两本则是修订旧作《纽约琐记》和《多余的素材》。在新书发布会上,陈丹青坦言,自从他回国后,“说了很多话,有些被媒体放大了,一直说到《退步集》出版,以及从清华大学辞职”,“我已经走得太远,需要反省一下”。美术家陈丹青作为艺术海归曾指教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因不满中国教育体制又向该校提出辞职。

这次刘小东没有画写实油画,他的新作尝试了之前从未使用过的形式——新媒体装置,他尝试去测量那种悲伤的重量。

1990年5月,旅居在美国的陈丹青无意间在纽约的一家中国书店里看到第二期《美术》杂志扉页上的一幅油画。画中,一男一女两个打扮时髦的年轻人站在红砖房前,远处是田野。阳光下的青年凝眉垂目,女孩的半边脸在阴影里。该画是1989年刘小东带女朋友喻红回老家金城时画的自画像《田园牧歌》。当时,陈丹青根本不知道刘小东是谁,但他心里猛然一动:中国可能出了一个天才。

陈丹青继今年四月推出《退步集续编》之后,近日连续推出了新作《与陈丹青交谈》和两本旧作《多余的素材》和《纽约琐记》的修订版。前日在万圣书园的发布会上,画家刘小东前来捧场,陈丹青说:“我很佩服刘小东。有人问我,为什么不画,在刘小东面前,我望尘莫及。”

陈丹青说:

《田园牧歌》。图片来源于网络

陈丹青对刘小东极为推崇,他说:“在绘画里我只做到了结束‘文革’,但用写实的笔触去描述当下,我做不到,因为我意识到自我的断层,但刘小东不是,他是新写实里最活跃的画家,他做了我想做却没有做到的事。他稳重,很猛的往前走,我现在完全不在这个状态。”

“世界范围内活着的写实画家,比不过刘小东。”

时间快进回27后的2017年8月4日。当天下午,以熊猫人被大众熟知的赵半狄,带着他迄今最大规模的个展赵半狄的中国Party,登陆了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据某艺术专业媒体现场发出的报道,每位来到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观展的观众说得最多的是30年前那个油画天才赵半狄,又回来了。

有人问陈丹青何时做回画家,可在他看来,和写书相比,画画是更私人的事情,他已不需画什么来证明他还能比以前画得好。在修订版《纽约琐记》里,新增加了312幅美术照片,包括列宁、塞尚等晚年从未曝光过的照片。陈丹青表示,反省这几年的作品,有时觉得画画比写作自由,有时又相反,常常处于分裂的状态,《纽约琐记》恰好是两种经验的糅合。

但这次刘小东没有画写实油画。

赵半狄的中国Party展览现场。图片来源hi艺术

陈丹青提醒读者不妨读几篇被人忽视的文章:《艺术与自由》,《艺术与良心》,他再次讲了晚年毕加索拒绝1946年纽约现代美术馆发给他的求援信,信里指出美国的艺术家受到政府的迫害,希望得到这位象征着自由的大师的援助,毕加索不愿回电“支持艺术自由”,将电报扔进纸篓,毕加索说“要是有朝一日,允许艺术畅行无阻,那是因为艺术已经被淡化,显得软弱无力,不值得为之奋斗了。”陈丹青也把毕加索的回答送给了正在举行的“85新潮”展览。对于月底将拍卖的油画《清华国学院》,陈丹青介绍,当初在清华大学成立90周年时,他画了这幅画,他认为画上除了赵元任,其他都是失败者,“这是一段被刻意忘却的历史。”(记者曹雪萍)

他的新作尝试了之前从未使用过的形式

不一样的视角 现实的生猛vs古典的典雅

编辑:admin

——新媒体装置。

出生于1963年的刘小东与1966年的赵半狄,由于技法和艺术形式的出众,都被公认过为在世的天才;而两人,虽然不同龄,但都是同年进入及毕业于央美的油画系。前者加入了,由詹建俊、朱乃正带领的
油画第三工作室;而后者进入的是中国新古典主义写实油画的宗师靳尚谊所带领的油画第一工作室。

画家 – 刘小东

1988年,两人毕业。刘小东留校担任老师,一直至今;而赵半狄则被分到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结果实习不到一年就撤出了,因为他根本不想当老师。1989年后,赵半狄开始了自由职业者的生涯,画画、办展览,参加欧美国家的展览。

他尝试去测量那种悲伤的重量,

刘小东《违章》在2014年香港苏富比以6620万港元成交,目前为艺术家最高成交价作品。图片来源于网络

人悲伤的时候会站不起来,

赵半狄《蝴蝶》在2012匡时春拍中以2760万元成交,目前为艺术家最高拍卖价位作品。图片来源于网络

像有某种重量压着,

工作室的不同也影响了两人以后的艺术道路。

这个作品就是想把这种状态翻出来,

央美的油画第三工作室的教学纲领,强调以艺术表现带动平面造型规律的研究,把色彩、素描、创作课串在一个整体艺术要求下进行学习。要求学生面向古今中外的艺术发展历史,向一切优秀的文化艺术传统、向丰富的民族、民间文化遗产学习,广泛采纳并吸取所有有益的经验与营养。培养学生热爱土地、热爱人民、对生活充满表现的愿望与热情。

让我们能够看到,能够摸到。

青年时期的刘小东。图片来源于网络

多媒体装置作品 – 《失眠的重量》

刘小东以写实、现实主义而闻名。写生式的创作方法,赋予他的近期艺术一层更加确凿的社会学的气氛与形式感。三峡、和田、金城、鄂尔多斯这些地理位置的选择本身就蕴含着丰富的研究意义。我去的好多地方和少数民族有关,主体民族和其他民族的关系、政治策略、国家发展,涉及到每个人的生活。但他拒绝就背后的动机深入谈下去,这也是他一贯的立场,什么事都说清楚了就没有意思了。对艺术家个人而言,选择的标准只有一个,要么有意思,要么没有。如今我们回看刘小东所创作的方式,以及他不断前往世界各地,不断走出去的缘由,或许脱离不开第三工作室所要求学生广泛吸收各民族、各地域文化的教学。

装置作品在三座城市完成。

刘小东近十几年所写生过的场所。图片来源于余晓丹

刘小东在北京三里屯、上海外滩和家乡金城

在刘小东与赵半狄初出茅庐的90年代前后的时期,正是国内新生代绘画蔓延的阶段。1989年到1995年期间是一种弥漫着九十年代初的政治无望和情感无聊的不确定时期。而此时诞生的新生代绘画反映了一种晚期社会主义或者政治社会末期的情感特征,即抵抗的情感仍然具有明确的人格化的指涉对象,但不再陷于一种强烈的集体被害妄想和天谴意识,而是表现为一种后知识分子式的无望的末世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