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余秋雨:以脚丈量丝绸之路文化

这位走得最远的文人认为,丝绸之路的价值无与伦比,丝路文化的本性就是中华文明的本性

图片 1

甘肃敦煌7月3日电 (记者 魏建军
冯志军)“此次展览通过吐蕃时期和丝绸之路沿线的艺术珍品,展示吐蕃文化艺术的历史渊源及其与丝绸之路文化的相互影响。”敦煌研究院院长赵声良表示,吐蕃时代敦煌石窟与当时及其后吐蕃地区持续发展的佛教艺术,是今天认识和研究汉藏历史文化重要而珍贵的资料。

走近余秋雨,宛若品味一场文化盛宴,享用一次文化饕餮。

原标题:中美共话千年丝路:百余件吐蕃文物讲述汉藏文明

图片 2

从学术研究、教育行政到实地考察、随笔写作,余秋雨经历了不少彻底的拦断和转换,每次都是在别人认为状态最好的时候离开,一遍遍地从零开始。他说:“我是个行路者,不愿意在某处留连过久。”余秋雨认为,“行走”本身比写作重要,脚板比笔头重要,文字只是脚步和情感“现在进行时态”的实录。

7月2日晚,丝绸之路上的文化交流:吐蕃时期艺术珍品展在敦煌莫高窟开幕。
魏建军 摄

图为嘉宾参观吐蕃“贵族服饰”。魏建军 摄

他曾为远行而辞职,并给自己下了一个任务——穿越百年的苦难,去寻找千年的辉煌。“我们要寻找到我们所立足的这个文明的根基到底是什么。我觉得千年的根基是在于大汉、大唐是怎么起来的,这个一定和丝绸之路有关,它让中国变成一个世界性的大国。”丝绸之路推动着亚、非、欧地区之间的商贸往来,也交织着中华文明与波斯文明、印度文明、希腊罗马文明等诸多文明的对话。余秋雨说,如果将“一带一路”建设与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相结合,建立起一条宏伟的文化交通线,那么不仅可对外传播中华文化,还可帮助亚洲文化在多元交流与碰撞中得到提升。

此次展览通过吐蕃时期和丝绸之路沿线的艺术珍品,展示吐蕃文化艺术的历史渊源及其与丝绸之路文化的相互影响。敦煌研究院院长赵声良表示,吐蕃时代敦煌石窟与当时及其后吐蕃地区持续发展的佛教艺术,是今天认识和研究汉藏历史文化重要而珍贵的资料。

2日晚,“丝绸之路上的文化交流:吐蕃时期艺术珍品展”在敦煌莫高窟开幕。来自全球的120余件套精美文物,将立体呈现吐蕃时期文化艺术的历史面貌及其与丝绸之路文化的交流互动。这是全球首次以吐蕃为主题的文物大展,对丝绸之路文明、吐蕃及中亚历史、文化、艺术的研究都具有重要意义。

让人费解的生活方式

图为嘉宾参观吐蕃贵族服饰。 魏建军 摄

8世纪后期至9世纪前半叶,是敦煌历史上的吐蕃时期,这时佛教在敦煌持续繁荣发展,敦煌莫高窟新建洞窟56个,续建前代洞窟20多个。藏经洞保存的文书中也发现了这一时期的大量经卷文书。

余秋雨的妻子马兰是著名黄梅戏演员,18岁登台献艺以来,先后在黄梅戏的舞台和影视剧中精心塑造出张玉良(《风尘女画家》)、李碧翠(《无事生非》)、红杏(《遥指杏花村》)、贾宝玉(《红楼梦》)、祝英台(《梁山伯与祝英台》)以及云花公主(《龙女》)、严凤英(《严凤英》)、崔莺莺(《西厢记》)等等艺术形象,光彩照人。

2日晚,丝绸之路上的文化交流:吐蕃时期艺术珍品展在敦煌莫高窟开幕。来自全球的120余件套精美文物,将立体呈现吐蕃时期文化艺术的历史面貌及其与丝绸之路文化的交流互动。这是全球首次以吐蕃为主题的文物大展,对丝绸之路文明、吐蕃及中亚历史、文化、艺术的研究都具有重要意义。

赵声良说,这些石窟艺术以及文献,展示了吐蕃时代的宗教、历史文化诸多方面的内容,反映了当时敦煌一地多民族文化交流、融合,并共同发展的历史。这一时期的敦煌艺术,既有汉民族传统风格,又有吐蕃民族的时代风格;既有中原唐代的特征,又有中亚乃至印度的新风格。

2000年,已离开舞台的马兰决定陪伴丈夫余秋雨共走“千禧之旅”。“千禧之旅”是一次以探寻古文明为目的的文化考察,是一档电视节目,也是余秋雨写书的素材来源。“千禧之旅”始于希腊奥林匹克,终于中国万里长城,历时4个多月,跨越4万多公里,踏遍了全球10个国家。观众们跟着余秋雨一起,重游了四大古文明发源地和三大宗教发祥地,一起探索、破译、感悟古文明的演变和兴衰。

8世纪后期至9世纪前半叶,是敦煌历史上的吐蕃时期,这时佛教在敦煌持续繁荣发展,敦煌莫高窟新建洞窟56个,续建前代洞窟20多个。藏经洞保存的文书中也发现了这一时期的大量经卷文书。

图片 3

马兰曾说,余秋雨是上帝给她的最珍贵的礼物,她的人生因为余秋雨而完整。但在世俗的眼光里,人们总是习惯性地不去看好那些年龄差距较大的夫妇。因为尽管爱情没有年龄的界限,可年岁的区别总是容易带来思想的差距。为此,马兰做出了许多方面的努力,尽力去弥补与余秋雨之间的思想差距,让两人的心灵处于同一起跑线,保持爱情的温度和婚姻的长久。余秋雨说:“马兰不仅仅是有外貌美,在古典概念中,读书的权利全部交给男子这一方,现在情况发生变化了。她不仅仅只是看重我的才,我也不仅仅看重她的貌。”

赵声良说,这些石窟艺术以及文献,展示了吐蕃时代的宗教、历史文化诸多方面的内容,反映了当时敦煌一地多民族文化交流、融合,并共同发展的历史。这一时期的敦煌艺术,既有汉民族传统风格,又有吐蕃民族的时代风格;既有中原唐代的特征,又有中亚乃至印度的新风格。

图为民众参观展览。魏建军 摄

即使因为工作原因,两人时常分开,可感情也没有因为相守时间的减少而变淡。大部分时候,余秋雨和马兰都会携手出席各类社会活动,两颗心因此贴得更近。余秋雨接受采访时说:“几乎每三个月总会传一次我和妻子离婚了,我和妻子一听总是哈哈大笑,觉得他们真正关心过头了。”

图为民众参观展览。 魏建军 摄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胡冰在致辞中表示,西藏地区创造性地吸取周边民族特别是中原地区文化精华而形成的吐蕃文明,成为中华文化体系颇具特色的代表。敦煌文化历史厚重,与吐蕃文化历来有着不可分割的渊源,莫高窟壁画和敦煌遗书,都真实地呈现了汉藏文化交流的生动场景。

“我们感情很深,感觉很好,思想同步,我们属于一见如故,从始至终关系都是非常的和谐和密切。我们既是夫妻,又是艺术伙伴,我们都非常尊重对方的父母,我的文化活动跟我的专业有关,也跟我妻子的专业有关。”看得出余秋雨对妻子的真情。绝大多数的社会活动,余秋雨和马兰都会携手出席,这样两颗星星发出的光芒比一颗星星更加灿烂。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胡冰在致辞中表示,西藏地区创造性地吸取周边民族特别是中原地区文化精华而形成的吐蕃文明,成为中华文化体系颇具特色的代表。敦煌文化历史厚重,与吐蕃文化历来有着不可分割的渊源,莫高窟壁画和敦煌遗书,都真实地呈现了汉藏文化交流的生动场景。

“这也正是展览落地敦煌的原因所在。”胡冰说,与历史相呼应的是,此次中美联办的大展,不仅在主题上聚焦“丝绸之路上的文化交流”,而且在筹备过程中,国内外近三十家机构和私人收藏家,也都求同存异、通力合作,用这场高质量的展览,积极致力于文明交流互鉴。

余秋雨的每一篇文章出来,马兰都是第一个读者,她用不太演员腔的自然方式读给他听。他闭着眼睛听,觉得在她读的过程当中有点绕、或者有点卡的地方,他就会拿笔记下来,再回书房改,他说这等于照镜子,因为马兰可能代表很多读者的感觉。

这也正是展览落地敦煌的原因所在。胡冰说,与历史相呼应的是,此次中美联办的大展,不仅在主题上聚焦丝绸之路上的文化交流,而且在筹备过程中,国内外近三十家机构和私人收藏家,也都求同存异、通力合作,用这场高质量的展览,积极致力于文明交流互鉴。

甘肃省政府副秘书长王锋表示,中华文明有着多元一体、兼收并蓄的发展脉络。吐蕃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古老成员,敦煌的壁画和敦煌遗书都真实再现了吐蕃文化与丝路文明的影响与融合,此次展览正是集中展现丝绸之路鼎盛时期的多元文明交流史,对于彰显和传播丝路精神具有特殊而重要的意义。

为了潜心治学,余秋雨至今还坚持着“不订报、不用电脑、不上网、不用手机”的原则。现代资讯如此丰富而日新月异,余秋雨的这种生活方式的确让人难以接受。“作为一个社会的观察者,您不担心自己会与时代脱节?”他笑了笑,答道:“不会脱节,我还看电视中的新闻节目,做一个新闻评论员也基本合格。我不上网、不看报,主要是没有时间去接受大量过眼云烟的信息——我以前的博客是两个女孩帮我弄的。我不参加会议,甚至从来没有手机。要找我,只能打我妻子或秘书的手机,由他们筛选。要想保持头脑的疏朗、空阔,这样才有可能面对长天大地,静思生命的价值。”他说,他很想安安静静地生活。“我也不印名片,也不会开车,这是算过命的,说不能开车。我不全信,且也姑妄听之。”

甘肃省政府副秘书长王锋表示,中华文明有着多元一体、兼收并蓄的发展脉络。吐蕃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古老成员,敦煌的壁画和敦煌遗书都真实再现了吐蕃文化与丝路文明的影响与融合,此次展览正是集中展现丝绸之路鼎盛时期的多元文明交流史,对于彰显和传播丝路精神具有特殊而重要的意义。

“致力于对西藏、喜马拉雅及南亚艺术的保护和弘扬,与国家文物局已经密切合作了二十余年,期间一直助力西藏地区文化遗产的研究和保护。”美国普利兹克艺术基金会创始人兼主席汤姆·普利兹克从自己三十多年的西藏考察经历及中国情缘说起,梳理了此次办展的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