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1

粉笔画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朱锡林老师在浙江美术馆现场作画

“小朋友们,我和你们一样,因为我也没有牙齿”北京晚报专栏作家何维仁老师爽朗地说着笑着,一句话就和孩子们打成了一片,场面欢乐极了。

昨天毕业答辩,上午8点开始。在一个教室,由4位老师审查。需要同学们一个一个进去,单独进行,轮到谁叫谁。每个同学都看不见听不到教室里其他同学的答辩情形。所以还没有答辩的同学,就站在门外等候。

   
朱锡林说,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看画,看着看着心情就会舒畅起来。他说这是他气功水墨画的磁场效应。这话有点玄乎,我不懂气功,不过我看他的画倒是觉得有几分心旷神怡的感受。
  图片 4

图片 5

有很多老师,分设到七八个寝室同时进行。我的答辩教室在4楼,跟这间教室挨着一个位于教学楼左侧、门口正对走道、成南北向的一件空教室。所以有一些没有轮到的同学就跑到那间教室等候,毕竟有桌子、有凳子。

朱锡林老师在浙江美术馆现场作画

5月31日,北京体育广播FM102.5《老年之友》栏目芳华老师、小雨姐姐和四位身怀绝技的老年朋友走进了青青藤幼儿园,举办了一场“老少同乐庆六一的活动”。说到身怀绝技,来自《老年之友》栏目的老师们真是厉害了,孩子们的好奇心和探索欲完全被激发了,小编有幸也在现场开了眼界。

我也就走了进去。教室里有两个女生,我的同班同学,其中一个在给另一个讲她们的毕设软件系统,大概被讲的那位属于想浑水摸鱼、滥竽充数吧。还有其他一些人。而讲台上,是一个四五岁的胖嘟嘟穿着红色衣服的小女孩在拿着粉笔画画,是彩色的。

  “我的水墨救过人呢。”朱锡林笑眯眯的说,“我心情不大好的时候就看自己画的画。有一次,我遭受别人的恶毒攻击心情不太好,就去城隍山走走,遇见有一
对母女,女儿眼睛红红的,好像哭过一样。我问她怎么了,她说她女儿晚上失眠,已经半年了,有点神经病了。我走过去,给她看我画的梅兰竹菊书签,问她觉得怎
么样,她说这个画得好啊。于是我把书签送给她,再后来看见她的时候,她已经痊愈了。用气功画画,画中有磁场,这个磁场让大脑休息。她天天看的话,失眠就能
解决了。”
 图片 6

图片 7

讲台上有两张桌子,一张是金属制电脑桌,因为我们是软件学院,经常需要用到电脑来讲课,另一张是普通的殷红色木制讲座。两张桌子中间有一人多宽的空隙,我走到那个空隙,从第一排的的桌子下边抽出来一个凳子,然后坐下,背倚着第一排的桌子,头朝着黑板。我并不十分担心答辩不通过,我有8成的把握。

朱锡林老师在浙江美术馆现场作画

第一位表演制作的老师是胡守庆老师,胡老师在课桌上放了一条鱼、丙烯颜料和画笔,还在用纸擦掉鱼身上的水,难道老师今天要表演的就是画鱼吗?

这时发现,小姑娘画画并不十分容易。因为黑板相对于她并不低,她的手刚能够到黑板下边稍高些位置,再高就够不到了。所以她如果想画出有些规模的画出来,黑板的下边放了一个方凳子,他常需要爬高上低。对我们学生来说,这凳子并不高,体格健壮的同学是可以平地蹦上去的;而她需要先两手扶住凳子两侧的边,俯下身,左脚先爬上凳子一边的撑儿,然后另一只腿跪在凳子面上,接着爬撑的腿再上到凳子面,最终站到凳子上然后继续作画。虽然连续几个动作,她完成的还算娴熟,一气呵成;应该是常在这院校的黑板画画,当然,其实是我们学院一名老师的女儿。可是仍然不免使人揪心。此刻我坐在讲台的边缘,是离他最近的一个人,我觉得我有义务监护她。然而我并没有上前扶她,也没有扶凳子,或者随着她作画走动总离她很近的位置。我只是坐在不远的桌子的空隙看着她,如果有什么异样,我会去冲过去扶她。因为,我觉得她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跟她也不熟,不便;而且可能她也不希望画画的时候,有个人来打搅;可能她觉得:我有能力保护自己不受伤,你站在我旁边,会显得我很娇弱,我才没那么娇呢?

  尽管这一辈子几次三番遭到流氓地痞的恶毒攻击,朱锡林说起话来依然如一个涉世未深的孩童那样单纯,就像清水芙蓉般不染世故。他把心爱之画送给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他还怀揣着用文化艺术来构建和谐社会的理想……这就是他作为一个艺术家的天性吧。

通过胡老师的演示和讲解,知道原来是用鱼作画,叫鱼拓画。赵老师的鱼拓画都在国外展出了呢。表演的时候,孩子们睁大了眼睛,认真的看着,生怕错过一个步骤,一张张惊奇的脸,都说要回家练练。

以前我爸爸叫我一人去做什么事,总要再三叮嘱。可是我总讨厌我爸爸一而再的叮嘱,忙:“爸,你别说了。这事你不说我也能做好;但你说了,倒好像是你说了我才能做好似的。”老实说我这人丢东忘西,多叮嘱几句也没错。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朱锡林老师在浙江美术馆现场作画

第二位表演制作的老师是赵伟老师,赵老师带来的绝技是彩蛋绘制,神奇的是赵老师可以把仔不破坏鸡蛋的情况下,把蛋壳一分为二,然后蛋壳套蛋壳作画。这“蛋壳文化”在赵老师的手里已经多次走出国门,当做礼物送给国际友人。

我刚进去的时候,她已经完成了右侧的两个女孩和一所房子,但房子还没炊烟,她正要画房子旁边的彩虹。我之所以知道炊烟、是彩虹而不是别的东西。因为后来求证于她,而且她画画也不是静不作声,比如会在画彩虹的时候,嘴里嘟囔“彩虹画得不对,应该再多一种颜色”,就去粉笔盒找那种颜色的笔了。这时,坐在第一排的一个男生问


赵老师说自己从五岁就开始画画了,作画的时候讲解道,这部分用中锋,这部分用侧锋,问“小朋友,你们知道笔锋和侧锋是什么吗?”,青青藤幼儿园小朋友们准确的回答让小雨姐姐和老师们都夸赞不已,“孩子们都知道,真是厉害”,“祖国的未来肯定会更好”。

“你叫什么名字?”

图片 11

小姑娘:“朱奕fán”

第三位表演制作的老师是李莲英老师,李老师带来的是超轻黏土制作,带来的“十二生肖”作品,李老师用的很多工具都是旧物利用,还有圆珠笔芯呢。

“哦,黑板上是你的名字啊。哦,那个字是‘朱’啊,你姓朱?那个字不是该念fān吗?不是fán吧?”,黑板上写着“朱奕帆”,但因为“朱”的一撇拉的特别的长,更显得像“床”。当时黑板上还没有靛色的大“朱”。男生拿出手机,百度“帆”字的另外读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