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武昌都府堤有栋“状元楼” 每家都有孩子考上重点大学

图片 1吕娜的母亲看到女儿的获奖证书就打开了话匣子
实习记者
马捷文图片 2都出在2号楼3单元,年龄基本在27到30岁

图片 3

新学期即将开始,为了让孩子节省一切时间学习,西安的不少家长演绎现代版“孟母三迁”——在学校附近租房陪读,照顾孩子的生活起居。

一个单元出了这么多高材生,家长(微博)有啥高招呢?

一个小院里的3栋小楼里住着19户人家,竟有2位博士和4位硕士,而且每家每户都走出了重点大学的学生,有的家庭3个孩子全部考上了重点大学。身处武昌区中华路街都府堤112号的这3栋小楼被街道和社区冠以状元楼,不想却成了来此旅游的游客新的打卡地。

  记者调查

一次偶然聊天,西安城北太华路社区主任发现了“隐藏”在家属院一个单元里的“秘密”:2个博士、6个硕士和6个本科生,集中在同一个单元里。居民听后开玩笑说,啥时让我们也住进去,沾沾喜气儿!

“听说这每家每户出人才,特意过来沾沾喜气。”3月19日上午,来自江西的黄女士在“状元楼”前拍照留念,祈盼给自家即将考学的孩子带来好运。

“名校”附近一房难求

居民羡慕

20日,记者慕名来到小院。这里曾是武汉市博物馆职工宿舍,里面有一栋3层小楼,两栋2层小楼,但见青砖黑瓦令小院古色古香。都府堤社区书记孙琴介绍,这个院落每家每户的小孩都有考上重点本科,因此,2017年,街道和社区为院子挂上“状元楼”牌匾。

“本人因9月份孩子上学,诚心求租(购)××小学附近单元房一套,希望小区

“啥时也让我们搬进去,沾沾‘状元’喜气儿”

记者联系上状元楼里的15户居民,得知仅这15户居民家中就有24名大学生。其中,部属院校在读和毕业大学生13名,其中不乏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等名校大学生,重点军事院校大学生2名,国内读完本科出国留学3名。

环境好一点。急急急!”7月底开始,西安市友谊西路西段、大学南路一些社区的公告栏和小区门口,这样为孩子上学而求租房子的广告就没断过。

“我们小区每年都有‘放卫星’的,考上清华北大很平常。”啤酒厂家属院的杨孝斌,说的“放卫星”就是子女考上大学,提起这事,他总是一脸自豪。

骑自行车跑遍三镇买教辅

记者拨通了一则求租广告上的号码,电话里一位姓王的女士说:孩子将上一家有名的附小,虽然自家有140平米的大房子,但在灞桥离学校太远了。为给孩子省出学习时间,她和丈夫便想在学校附近租一套或者买一套房。“广告贴出去半个月了,一直没回应”,王女士说,学校附近的房屋中介她都走遍了,得到的答复都是离学校较近的房子都租出去了,而且租金都挺高。

“小区有人上哈佛了。”“好事呀!我们单元也出了不少‘高材生’”。今年4月,太华路社区主任唐雪荣和居民程润德闲聊,俩人掰指头一算,还真是,2号楼3单元18户竟出了不少博士和硕士,都差不多大。

71岁居民王莉华的两个儿子先后考取华中科技大学,并获得硕士学位,如今都担任知名企业重要职务、事业有成。说起两个儿子,王莉华满脸骄傲。

8月1日,记者在白庙村、沙井村、青龙小区等附近有知名中小学的地方走访时也发现,许多小区的院门口都贴着这种为孩子上学而求租房子的广告。

随后,她多方走访,逐户询问,整理出了一份本单元的“状元名单”。“有的租房,不在这住了,一个个打听到的。”她提供的名单显示:2个博士,6个硕士,6个学士,出自同一单元,年龄基本在27岁到30岁。

1989年,王莉华大儿子许巍参加高考,由于成绩优异,获得北京师范大学保送名额和北京大学优先录取资格。担心好学校难选到好专业,许巍放弃保送资格,考取了华科大十分难考的光电子专业。王莉华说:“本来可以去北京,感觉还是有点亏。”1995年,小儿子许瑞也考入华科大,与哥哥成为校友。

陪读花销

“啥?咱小区还有个‘状元单元’?”小区居民听后开玩笑说,“啥时也让我们搬进去,沾沾‘状元’的喜气儿。”

王莉华的爱人许泽清退休前在市革命博物馆担任美工。王莉华说,自己和老公喜欢看书,许巍许瑞兄弟俩从小也喜欢看书、看画。虽然生活拮据,王莉华仍然每个月从工资里挤出钱给孩子买书,培养兄弟俩阅读兴趣。两个孩子一直没什么玩具,只有妈妈给他们买的一个地球仪,他俩对地球仪很着迷,每天都会拨弄着小小的地球仪。

每个月最少需要2000元

自那以后,“状元单元”的说法就在小区里传开了。

让王莉华印象深刻的是,许巍读中学时,老师建议每个学生买一本数学教辅资料,可当时这本资料十分难买,王莉华骑着自行车把武汉三镇跑遍,最终在水果湖的新华书店里买到。回来后,看着疲惫不堪的妈妈,许巍和许瑞两兄弟默默地找到武汉地图,在母亲跑过的每一个新华书店,都标注上一面红旗。

“60多平米的房子,租金要1100元,就这还是朋友介绍的。”10日上午10时,边给新租的住房里添置家具,赵先生边“诉苦”。他说自己在西门附近有一套110平米的三居室,因为7岁的儿子今年要在电子城一所著名小学上学,才租下了这间房。原想将西门的房子租出去冲抵房租,但考虑周末和假期孩子没有地方去,还是决定空下来。“租房陪读的目的其实就是为让孩子多睡半小时,吃上可口的饭菜。”10日下午2时,西安南二环青龙小区租住户段女士说。她算了一笔账,现在租住的50多平方米房子租金为900元,再加上为保证女儿的营养,每天采购的新鲜食材、订的鲜奶等,一个月下来至少需要2000元,但为女儿明年能考上重点大学,花多少她都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