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9

篆隶楷行草—张坤山五体书法研究

《篆隶楷行草—张坤山五体书法研究》近日与广大读者见面。该书是当代第一部集五体书法创作、理论研究、碑帖赏析、书家评论为一体的综合性专业性大型个人经典著作,是一部具有学术研究价值和专业指导意义的书法家个性化档案资料,是著名书法家张坤山篆隶楷行草五种书体创作研究成果的集中展示,全面系统地反映了书家在当代书法领域的创作水平和综合修养。

图片 1

总第一五〇一期;欢迎关注。

该作品集共分《创作思考与漫谈》、《碑帖理解与赏析》、《众家观察与评价》、《人物解读与述评》四个部分,收录了张坤山篆隶楷行草五种书体作品271件,理论文章62篇,碑帖赏析20篇,评论文章41篇。

           梅耀辉现场发言纪要

因为时间有限,我就简单说几句。关于学序的问题,从字体的选择上来讲,我觉得还是应该从静态的书体入手,苏轼曾形象的比喻楷行草的区别,他说:“楷如立,行如走,草如奔”,对于初学者,还是应该从隶楷学起,隶楷属于今文字易懂易识,而篆书却不同,篆体属于古文字,远离实用,需具备一定的古文字学基础,历史上善篆书的书家,往往具有深厚的古文字修养,徐铉、赵孟頫、吾衍、赵宧光、吴大澂等无不如此,从篆书入手有一定难度,当代写篆书的书家也相对较少;行草有很多使转的用笔,还有节奏的问题,用笔快慢缓急、张弛有度,对于初学者相当有难度,从这两个方面来分析,从隶书或楷书入手还是不错的选择,隶楷是相对静态的字体,也易于识读,用笔和结字具有一定的规律可循,相对容易把握,所以我在教学中一直主张从隶书和楷书入手,等熟习了笔性,掌握了用笔、结体的基本规律之后,再配合行草书的练习,行草书具有较强的书写性和运动感,特别是节奏的运用对于书法的学习来讲是非常重要的,对于篆、隶、楷静态书体都很有帮助,会写的更活,更具书写性。一般大家都会选择今文字作为主攻对象,无论选择那一种字体,我始终觉得回溯篆隶笔意都是不可回避的,无论从字体的演变,还是书法的传承发展来讲,篆隶都是书法的源和本,是书法的根所在,也就是书法古意的真正所在,所以自唐宋以来都不乏“以篆隶为本”的书法观念,清代碑学的兴起也是建立在篆隶的经验与审美基础之上的,此后我们对于书法的理解都脱离不了“金石的味道”。

关于第二个话题,我觉得还是要“取法乎上”,《易经》就讲“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乎中,仅得其下;取法乎下,一无所得。”应该把“取法乎上”的原则作为书法临习和创作的大方向和指导思想,但不是说近人的不可学,凡是好的东西都可以拿来学习,要善于学习,无论古今中外,只要是自己需要的、喜欢的都可以借鉴学习,清代以来人们对于书法的取法视野就非常开阔,无论钟鼎、甲骨、玺印、钱币、兵器、权量、造像、墓志、砖瓦陶文等无不成为书家借鉴师法的对象。

其次,要看自己的兴趣,我觉得这个也很重要,只要你喜欢一个东西的话你对它的那种认识会非常深刻,也愿意花时间和精力研究他,精心投入也是很自然的事,并且会很见效。另外要看自己缺什么,自己可能认识不到自己的缺陷,这个就需要老师的指导,也可以和优秀书家进行比对,作为参照,找出自己的不足,缺什么补什么。还有就是永华兄刚才谈到的,书法表情性的问题,书法要在符合书写规则法度的基础上,表达情感和个性,不可为法所束缚。

第三,要想学好隶书,大家最好反思一下唐代的隶书还有唐以后的隶书,再看看清代隶书的成功然后就知道怎么样学隶书,学隶书应该从什么入手,唐人写不好隶书的原因在于受到楷法的影响,宋元明均如此;清代受到金石考据学的影响,将视野引向秦汉,回归隶书的本源,以篆书的方法写隶书自然高古。关于民国书法,我觉得我们对民国书法的认识和重视不够,民国书法有很多是非常值得我们借鉴的,民国书法不但可以学,而且还应该加强对民国书法的研究和学习,我就挺喜欢徐生翁的淳朴生拙,沈曾植的碑帖结合,于右任的大气沉厚。于右任虽然他写的很壮,但是很润又不失扑拙。就是要看你需要什么,别人的优点都可学来为我所用,包括那些不知名的书迹,同辈人的或者是小朋友的,只要你觉得好的东西呢我觉得都可以学,但是要有一个总体的一个方向,就是“取法乎上”,还是比较重要的。

我就讲这么多,还请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编者按:在书法史上,王献之、颜真卿等大家,别具一格,开创出中国书法所独有的一种“破体书法”。以颜真卿《裴将军诗》为例分析,可以得见他们“古法与新意”相结合的“破体”思想与方法。

图片 2

当然,此文很长,但是会挑战你的固有审美。——“书法入门”

图片 3

01/

“破体”释义

对于“破体”的记载最早可追溯到唐代徐浩的《论书》:“《周官》内文教国子六书,书之源流,其来尚矣。程邈变隶体,邯郸传楷法,事则朴略;未有功能。厥后钟善真书,张芝草圣,右军行法,小令破体,皆一时之妙。近世萧、永、欧、虞颇传笔势,褚、薛已降,自〈郐〉不讥矣。”

文中只是表明了钟、张、羲、献各自所擅书体,钟繇为楷、张为草、羲为行、献为破体,未对“破体”做一解释。

那么何为“破体”,直到张怀瓘的《书仪》才有较为详细的论述:“子敬才高识远,行草之外,更开一门,夫行书,非草非真,离方遁圆,在乎季孟之间。兼真者谓之真行,带草者,谓之行草。子敬之法,非草非行,流便于草,开张于行,草又处其中间……笔法体势之中,最为风流者也。”

图片 4

王献之《相迎帖》

就如张怀瓘所言,王献之继行草之外另成一家,非行草、非行楷,而是介乎于真、行、草多种字体交融的新体势即“破体”。“破”为打破、“体”为字体,“打破字体的界限,结合各种优势创作出的新书体,即是破体”。

02/

颜真卿破体书法的成因

关于颜真卿学书取法、书风形成、书品与人品多有论述,鲜有分析其破体书风的成因,笔者认为颜真卿破体书风的形成与以下几点相关:隋碑的熏染、对张旭、王献之书法的继承、吸收民间书法、自身政治生涯的跌宕。

王献之后破体书法有所发展但未发光异彩,到隋代才有起步,极具特色的《曹植庙碑》便是其中之一。《曹植庙碑》又叫做《曹子建碑》,开皇十三年建立于山东东阿,此碑楷书中兼有篆、隶两种书体,笔法丰富多姿,包含了隋代“斜画紧结”和“横画宽结”的两种类型,宽阔有余的形体和外拓的笔法显露无疑,浑穆高古,在整体章法上,字与字之间相距较紧,各字搭配比较协调,不论是楷书、篆书、隶书三者即对立又统一。

图片 5

《曹植庙碑》局部

虽未有详实史料记载颜真卿学过此碑,但两者结体宽博,具有篆隶笔法的楷书风格颇有相似之处,作为有唐一代真正的革新书家,势必会关注此类特殊书风进而受此风的熏染。朱关田先生曾在《中国书法史隋唐卷》的论述中证实了这一观点:“颜真卿的《裴将军诗》,楷书中掺杂行草,便是隋时的遗风”。

颜真卿对张旭书法的学习除了笔法、书学思想还有对其与王献之破体书法的接受。王献之破体书法最具代表性的是《十二月帖》,这幅作品是楷书、行书、草书融合而成,三种字体通过渐变式形成强烈的章法对比,整体来看浑然天成,标新立异。

图片 6

王献之《十二月帖》

首先此幅作品开头“十二月”三个字以楷书开篇,通过字形的倾斜变化引出“割”字,而后一改前规步入行草书的基调,通过字形大小,字与字的疏密对比和作品中大面积的布白与整个章法相成呼应,尤其是帖尾的“庆等大军”四个字通过拉长字形与“军”字竖画来展现笔势的奔放,与开头楷书形成鲜明的对比,给人以极强的冲击力。

由此破体书法应运而生,但后期发展并不是特别顺利,甚至很少人关注,直到中晚唐颜真卿的出现才得以再次崭露头角,这与王献之在唐代的遭遇相关。

唐初由于王羲之书圣地位的确立,献之的地位一落千丈。但是随着社会经济的繁荣、审美观念由瘦劲、灵巧向丰腴豪放、痛快淋漓转变,王献之的书法又一次峰回路转,极具时代特征的“外拓”笔法再次被关注,重回“四贤”之位。

孙过庭《书谱》中载:“夫自古之善书者,汉魏有钟张之绝,晋末称二王之妙”,“余志学之年,留心翰墨,味钟张之馀烈,挹羲献之前规。”李嗣真《书后品》:“子敬草书逸气过父”,“钟、张、羲、献,超然逸品”。

从当时着名书法理论家的论述中可看出中唐王献之的书法地位是二王共尊,并驾齐驱的。随着王献之地位的逐步提高,学其者自是不绝,此时张旭应时而出,“议者以为张公亦小王之再出也。”张旭不仅继承了王献之的连绵草书,同时也关注了其新体。

图片 7

张旭《肚痛帖》

以《肚痛帖》为例,可看出他的书法在王献之的基础上更加开张恣肆,动态和静态书体的对比愈加明显,连绵笔势的书写,个人情绪的表达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同时也开启了向浪漫主义书风转变的契机,颜真卿通过张旭求得笔法,遥接王献之,深受二人的影响。

从《祭侄文稿》的最后部分的草书即可看出草圣对其的影响,也表现了颜真卿的草书成就,他的草书促进了行书的流畅性,此稿是行、草破体的完美结合;《争座位帖》有行、楷相容的现象,颜真卿成为破体书法的又一实践者。

颜真卿对破体书法的创新还来源于对民间书风的接受,关于民间书风对颜真卿书法的影响多有文章论述,此处不赘述,只表明笔者观点,“颜真卿对唐代民间行书进行了整理和提升——民间行书的雅化。这些因素共同作用(取法王系、家学渊源),成就了颜体行书的特征——篆籀味”。将篆籀笔法揉进行草、楷书作品中是颜体破体的一大创新。

图片 8

图片 9

颜真卿《裴将军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