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5

油画民族化探索的自觉与超越(策展手记)

靳尚谊前期的油画肖像创作主要对象是伟人。早在20世纪六十年初,他创作的《毛主席在十二月会议上》、1964年创作的《长征》(原名《踏遍青山》)以及1956年《在和平讲坛上》等肖像油画,把毛泽东、周恩来等领袖的形象风采刻画得栩栩如生,引起美术界和社会的广泛关注。这些肖像创作反映了当时的时代特点,凸显了靳尚谊肖像创作的艺术表现力。

图片 1

一幅《塔吉克新娘》,被美术界誉为中国
“新古典主义”油画的开山之作;一幅《归侨》,让我们在源自西方的油画中感受到了中国传统壁画的魅力;一幅《画家黄宾虹》,完美地将中国的山水画与西方的油画融为一体……

图片 2

塔吉克新娘 靳尚谊 中国美术馆藏

盛夏时节的一个午后,我们登门拜访绘成这些经典之作的著名油画家、中央美术学院原院长靳尚谊。自十五岁入学手执画笔以来,已经八十四岁高龄的靳尚谊始终保持着作为画家的朴素姿态,为中国油画事业的发展鞠躬尽瘁。改革开放四十年中,他在探索中耕耘,在创造中前行,以独特的笔触表达着他对时代、对社会的理解与感悟。

《毛主席在十二月会议上》

鼓励艺术家、收藏家和社会各界向国家捐赠优秀美术作品,是政府加强国家美术收藏、保护和弘扬优秀民族文化、发展和繁荣美术事业的有力举措。4月11日至21日,由中国美术馆和中央美术学院主办的“文化和旅游部2019年度国家美术收藏和捐赠奖励项目:靳尚谊捐赠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举行。已在艺术之路上与新中国同行七十载,今年85岁高龄的靳尚谊先生,其艺术和捐赠义举,成为近期社会关注的热点。

在改革开放四十年之际,人民网与您一同走进这座靳尚谊亲自构筑的肖像画廊,透过一张张刻画细腻、饱满生动又意味深远的肖像画,感受靳尚谊画笔下的时代变迁。

随着社会的进步与时代的变迁,靳尚谊的创作对象和审美眼光发生了转换。20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他的画笔开始转向了普通人。采取侧光的方式,一半亮一半黑,用强烈的明暗对比凸显人物造型,借助西方油画技巧,以柔润的笔触、单纯而强烈的红黑两色,描绘了一位羞涩、含蓄的美丽姑娘。这便是1983年靳尚谊的标志性转型代表作《塔吉克新娘》。后来,他的《青年歌手》、《医生肖像》、《画家》、《晚年黄宾虹》等作品相继问世,并成为当代油画的代表作而得到广泛传播。靳尚谊说:“艺术不关注现实就没有意义,我的画笔转向老百姓就是关注活生生的现实生活,这一系列的作品,实际上是通过人物表达我当时的心境和对理想主义的追求。”
当年,靳尚谊选择学油画,是因为他喜欢油画而不喜欢中国画。可是,随着年龄增大、修养加深,他却越来越喜欢中国画了。“我觉得中国画特别的妙。油画需要画一大堆才能表达的东西,中国画几笔就能表达出来了。”靳尚谊分析说,油画与中国画是两种体系,前者用阴暗、黑白造型,后者用线条造型。油画写实,中国画写意。中国画妙在哪里?他用一句话形容:“妙在似与不似间。”

2008年,靳尚谊曾向中国美术馆捐赠39件作品,此次又向该馆捐赠35件作品。74件均经本人精心挑选的捐赠作品,时间跨度从1954年至2017年,语言形式有油画和素描,创作题材有风景和人物,作品类型有写生和创作,体现出靳尚谊博大的艺术情怀和不懈的求索精神。此次捐赠使中国美术馆收藏的靳尚谊各时期绘画作品总数增至81件。为筹备本次展览,主办方又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中华艺术宫和北京画院美术馆借展6件作品,共展出作品87件。相较于靳尚谊旺盛的创造力,此次展览仅呈现出他漫长艺术创作生涯的一小部分,却折射出新中国成立以来油画艺术探索的基本脉络与成就。

图片 3

图片 4

1949年,靳尚谊考入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成为新中国美术教育体系培养出的第一届专业人才。此后,他的艺术思想、创作理念均与时代发展同频共振。20世纪50年代,靳尚谊进入苏联油画家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学习创作;70年代末,伴随改革开放,他潜心对艺术语言本体进行探索,接纳并研究欧洲古典主义绘画造型和语言风格;90年代,随着对油画民族化的广泛讨论,他在古典主义风格中融入中国水墨画的视觉样式和写意笔法,创立了写意与写实相结合的独特风貌。可以说,通过梳理靳尚谊艺术创作的基本面貌,得以从中窥见中国油画民族化不断探索、超越的历程。

“改革开放给中国油画增添了新的活力”

《晚年黄宾虹》

“油画民族化”并非突然出现在靳尚谊的创作中。1957年,靳尚谊的老师董希文先生就曾在《美术》杂志发表文章《从中国绘画的表现方法谈到油画中国风》,提出要想创作具有中国风格的油画,就要有“自己的气质,自己对于生活的想法、看法和表现法”,要学习中国传统绘画追求“形象、质感与生命的三个因素的结合”之表现方法,最终找到属于自己的油画艺术之路。在靳尚谊的肖像画创作实践中可以清晰感受到,随着时间推移,他愈发深刻地认识到,老师关于中国油画艺术发展之路的展望拥有着超越时代的感召力。

人民网:您的作品《塔吉克新娘》被称为中国“新古典主义”的开山之作,率先将中国传统美学观念同欧洲古典油画相结合,当时为什么会采取这样的创作方法呢?

1978年靳尚谊考察山西永乐宫和甘肃敦煌,中国古代壁画优美的造型、流畅的线条、艳丽的色彩令他叹服不已。随后,他访问西德和美国各地艺术博物馆,西方古典绘画大师们高超的绘画技巧也使他赞叹流连。从此,他开始尝试将西方古典油画技法与中国传统绘画神韵相结合,使作品独具东方情调和现代特点。

为更加全面立体地呈现靳尚谊的油画民族化探索之路,策展团队在中国美术馆1号厅的弧形墙面上对比展出其油画肖像艺术创作的两种主要风格:一种以80年代创作的《鲁迅》《瞿秋白在狱中》《塔吉克新娘》《医生》等作品为代表,一种以90年代中期创作的《画家黄宾虹》《晚年黄宾虹》等作品为典型。通过将这两类肖像画在同一空间中并置,使观众能够清晰、直观地感受到靳尚谊不同时期油画创作理念的变化。

靳尚谊:《塔吉克新娘》是我在1983年的作品。在1979年前往欧洲学习之前,我认为自己的油画基础还可以,但那年在欧洲看了大量从古典到现代的原作以后,我将自己的油画作品与之对比,才觉得自己的水平远远不够。无关作品的主题和内容,是基础问题中的造型问题没有解决,在国内许多人都认为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所以都认为自己画得很好,我就是其中一员,如果不看西方原作的话,根本没办法发现这个问题仍旧存在。

靳尚谊认为:“中国油画应根植于中国传统的民族文化,中国的油画艺术必须在掌握西方的油画技术和基础之后,再把中国水墨的写意性和油画结合起来,创造中国的画风,从而使油画具有中国风格。”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创作的老画家画像《晚年黄宾虹》,把中国水墨的写意性融入油画创作,而凸显油画的中国风格。1997年创作《老桥东望》以佛罗伦萨为背景塑造意大利修女形象。2001年创作的《醉》,以屏风为背景表现日本艺妓醉态,反映东方社会现代化后的“醉生梦死”现象和画家本人对社会的看法。

很明显,80年代,靳尚谊注重再现性的塑造,力求刻画出人物的空间感和体量感,风格上呈现出沉稳、内敛的气质。这一时期创作的《塔吉克新娘》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油画艺术家回归油画艺术语言本体研究的重要成果,可谓开创中国油画新古典主义语言风格的扛鼎之作。

此前我们的油画创作都是用现代的、写意的手法,边线的处理比较虚,这样的处理方法就造成了体积转折不够、厚度不够。1980年我在美国探亲时,尝试利用古典的形式,把体积做得彻底一点,边线很清楚地转过去,让作品的厚度加强,这样一来,画面就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图片 5

到了90年代,靳尚谊更重表现性,追求油画艺术语言中内容与形式的和谐,风格上显现出灵动、圆融的气质,这种审美倾向接近于中国画学理论中强调的“气韵”,意味着此时他已开始探索不同于西方的、融入中国文化精神的新油画艺术。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在谈到靳尚谊这一时期作品时认为,“这些倾注在人与画、形式与意境,技法与审美中的诗性,以及在油画中渗透的水墨意象,实质上是靳先生长期以来的艺术心象。”这些“表现中国传统文人的肖像画,具有无与伦比的独特性,超越于一般所理解的中西结合的油画民族化概念”。

回国以后,我用这个办法画了一些人体肖像画,其中就包括《塔吉克新娘》,我们的教员看过后,认为我的风格变发生了变化。当时画界和理论界认为,中国出现了新古典主义。实际上我没有刻意追求什么风格,只是通过研究基础问题而提高了水平,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