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拍出天价的中国油画名副其实吗?靳尚谊这么说

中国绘画从二十世纪开始的现代转型可以从多种角度分析,但总起来看,人物画这个领域的发展是最重要的特征,也可以说是中国绘画现代形态得以确立的标志性特征。而油画植入中土之后的历程,更加突出地表现为人物画创作的兴盛。沿着这条线索放眼中国油画的百年历程,可以看到,靳尚谊先生不仅是一位坚持在人物画特别是肖像创作上探索的画家,而且是一位在『人的主题』这个时代命题上做出独特回答的艺术家。在中国油画的宏观坐标上,他专攻肖像的选择与作为与他极为集中、充分和厚重的艺术积累,奠定了他在画坛独行特立的地位。如果说艺术贵在『自成一体』,靳先生的肖像创作所具有的『体』,是艺术风格上的『体』,更是精神内涵和文化风度的『体』。从他逾历半个世纪至今的创造生涯看,他在二十世纪后半叶这个中国社会变革与变化最为迅速的时代,不断深化着关于『人的主题』的感怀与思考,也不断在塑造的艺术形象中注入时代的特征,从而使他的肖像作品不仅是他个人心路历程的印记,也反映着亲历历史者的感怀。

图片 1

图片 2

从创作《在和平讲台上》和《十二月会议》的时代开始,靳先生就在作品中展现了致力于人的形象特征与人的精神世界统一的追求。他在肖像创作中表现出来的『塑造』而不是『描绘』的方式,是他在五六十年代与其他同辈画家相比所不同的艺术方式,也是他在前辈油画家肖像创作经验的基础上作进一步的学术深入的标志。『塑造』的方式包括对油画表现力的研究,也包括对人物个性和精神状态的揭示。在当年的油画画坛的整体风格趋于苏俄样式时,他独辟蹊径,专研欧洲文艺复兴以来的经典作品,从造型语言的体系角度理解欧洲油画的本质特征,与此同时,他也更多地从经典的经验中感悟到了形象塑造的精神性价值。这种超越当时历史条件局限的认识使他出手不凡,但又显得朴素与内在。

动辄拍出千万甚至过亿天价,上百万元一幅的中国油画更是常见。和西方油画超过500年历史的沉淀相比,进入中国仅仅100年,真正百花齐放其实不过改革开放以来的40年,中国油画作品在拍价上迅速向西方油画靠近,真的实至名归吗?中国油画目前的水平在世界油画艺术殿堂里到底居于什么位置?

塔吉克新娘 靳尚谊 中国美术馆藏

靳先生几十年的人物作品贯穿着技艺精进而观点一致的作风。他在用油画这种外来语言表现中国人、创造出中国人形象的丰富性方面卓有贡献,成为中国油画精进的一种重要代表。他的作品也总体现出他的人文情怀,黄皮肤的中国人——其中许多是普通的劳动着,也是他(她)们日常的容颜——在他的笔下,有了与油画这种雅致语言恰切的交融,并且充满生命的生机。对人的理解和对社会的理解之间的一致性,同样是靳先生艺术的特点。在这方面,我们可以看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之初他用《塔吉克新娘》系列肖像给画坛带来的清新与清纯之风。在中国社会从纷乱中解脱、人们的精神空间需要美好理想的那个年代,他的作品恰逢其时地在人们面前展开了一个崭新的世界。人物神情的含蓄,作品格调的典雅,整体意境的纯静,都对应了当时社会文化心理的希冀与向往。在靳先生近二十年的肖像创作中,还可以看出他的阶段性课题,那是他从不同侧面揭示和构造『人的主题』的努力。在创作《塔吉克新娘》和《青年女歌手》、《果实》等作品的这个时期,他表达的是回归人性、呼唤美好的社会理想。他笔下的众多青春女性肖像,成为新的文化主流中醒目的浪花;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到九十年代中期,他在进一步深研油画造型表现力的同时,创作了《医生》、《瞿秋白》、《画家》等作品,这些作品以人物身份的特定性展示了他在『人的主题』上的深化,也即用『知识分子肖像』系列提示了理性和智力的价值。在那个艺术观念纷乱、现实主义手法受到冷落的时期,他不是简单地对『写实』的风格作维护观,而是以深化『人的主题』刷新了现实主义的价值;他的『知识分子肖像』创作可以分为两条路径,一条是现实生活中的人物,从一般中凝练典型,以典型提升一般,作品充满心智闪动的清澈透明,又散发出朴素、单纯的气息。另一条是以《黄宾虹》为代表的历史人物。在这条路径上,他似乎得以更多地从语言层面入手,通达人的心灵世界。《黄宾虹》的变体(确切地说是多体)为当代肖像创作留下了特殊的蓝本,那就是通过对『人的主题』的反复挖掘和反复吟诵,使作品成为超越具体人物的文化精神的象征。在这个系列中出现的传统艺术意境和中国文化气质的手笔,实现了对中国人精神世界的传神写照。一九九六年秋天,我随靳先生访问意大利,在我只顾及探访文艺复兴名家胜迹的时候,靳先生的目光投向的已是西方现代社会中人的精神变化,也联系中国社会变化中人的精神面貌的变化。于是,从《老桥东望》那幅表达现代人精神面貌的作品开始,他画出了一幅又一幅青年女性肖像,在这个系列中,他一向整严的风格透溢出些许活泼的笔调,造型和色彩都更加新鲜,那又是一种时代生活的写照。

“仅仅学习西方就能超过西方吗?很现实的是,我们学习时发现,中国人学油画跟西方人比有天然的弱点。”中国油画领军人物、中央美术学院原院长靳尚谊5月11日在山东青岛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当天,“时代的印记·靳尚谊油画与素描作品展”在青岛市美术馆开展,靳尚谊早期和中期的41幅作品亮相。

鼓励艺术家、收藏家和社会各界向国家捐赠优秀美术作品,是政府加强国家美术收藏、保护和弘扬优秀民族文化、发展和繁荣美术事业的有力举措。4月11日至21日,由中国美术馆和中央美术学院主办的“文化和旅游部2019年度国家美术收藏和捐赠奖励项目:靳尚谊捐赠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举行。已在艺术之路上与新中国同行七十载,今年85岁高龄的靳尚谊先生,其艺术和捐赠义举,成为近期社会关注的热点。

在我的理解中,靳先生在对人的认识上含藏着历史感和现实性,这也是他作品内涵的内在支撑。这方面大致得益于他从青年时代以来的好学与深思,也得益于他透析社会变迁情势养成的冷静与通达,还得益于他这许多年来参与国家文化建设大业的见识与胸怀??所有这些——或可概括为高度的理性和集中的感性——汇集在他笔下,便催孕出一个个饱满的生命形象和一种种隽永的艺术境界。

也正因为有这个弱点存在,画油画70年、今年85岁高龄的靳尚谊对本报记者坦承:“我学到现在,几十年了,可以说画油画比较熟练了,但是要我完全弥补这一弱点,十分困难。”

2008年,靳尚谊曾向中国美术馆捐赠39件作品,此次又向该馆捐赠35件作品。74件均经本人精心挑选的捐赠作品,时间跨度从1954年至2017年,语言形式有油画和素描,创作题材有风景和人物,作品类型有写生和创作,体现出靳尚谊博大的艺术情怀和不懈的求索精神。此次捐赠使中国美术馆收藏的靳尚谊各时期绘画作品总数增至81件。为筹备本次展览,主办方又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中华艺术宫和北京画院美术馆借展6件作品,共展出作品87件。相较于靳尚谊旺盛的创造力,此次展览仅呈现出他漫长艺术创作生涯的一小部分,却折射出新中国成立以来油画艺术探索的基本脉络与成就。

佛罗伦萨那座联系乌菲齐博物馆、通往碧提宫(碧提博物馆)的著名『老桥』顶层实是一个肖像画廊。在那里,陈设着文艺复兴以来诸多名家画的肖像——既有君王的、贵族的肖像,更有在欧洲社会进程中起过重要作用的人文主义者的肖像和画家们的自画像,那是一个很大程度上浓缩了欧洲油画肖像的画廊。当年徜徉其中,我曾经暗思:欧洲绘画最有文化象征性的部分恐怕就在这里,就在那些让人的生命价值和时代精神散发出永恒光芒的作品之中,同时,我也深深感到:我身边的靳先生不也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用油画语言做着艺术上『人的文章』!这种感受延至今日,我想说的是,靳先生作品汇集起来的肖像画廊,是一本值得反复研读的关于『人的主题』的大书。

图片 3

1949年,靳尚谊考入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成为新中国美术教育体系培养出的第一届专业人才。此后,他的艺术思想、创作理念均与时代发展同频共振。20世纪50年代,靳尚谊进入苏联油画家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学习创作;70年代末,伴随改革开放,他潜心对艺术语言本体进行探索,接纳并研究欧洲古典主义绘画造型和语言风格;90年代,随着对油画民族化的广泛讨论,他在古典主义风格中融入中国水墨画的视觉样式和写意笔法,创立了写意与写实相结合的独特风貌。可以说,通过梳理靳尚谊艺术创作的基本面貌,得以从中窥见中国油画民族化不断探索、超越的历程。

中国油画大师靳尚谊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

“油画民族化”并非突然出现在靳尚谊的创作中。1957年,靳尚谊的老师董希文先生就曾在《美术》杂志发表文章《从中国绘画的表现方法谈到油画中国风》,提出要想创作具有中国风格的油画,就要有“自己的气质,自己对于生活的想法、看法和表现法”,要学习中国传统绘画追求“形象、质感与生命的三个因素的结合”之表现方法,最终找到属于自己的油画艺术之路。在靳尚谊的肖像画创作实践中可以清晰感受到,随着时间推移,他愈发深刻地认识到,老师关于中国油画艺术发展之路的展望拥有着超越时代的感召力。

同时在青岛市美术馆开展的“百年油画的轨迹·大都美术馆油画藏品展”,则展出了詹建俊、全山石等国内油画大师的133件作品。对此,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张晓凌形象地描述为,中国油画发展至今100年来,整整一代人甚至几代人都在为中国油画的未来铺路。

为更加全面立体地呈现靳尚谊的油画民族化探索之路,策展团队在中国美术馆1号厅的弧形墙面上对比展出其油画肖像艺术创作的两种主要风格:一种以80年代创作的《鲁迅》《瞿秋白在狱中》《塔吉克新娘》《医生》等作品为代表,一种以90年代中期创作的《画家黄宾虹》《晚年黄宾虹》等作品为典型。通过将这两类肖像画在同一空间中并置,使观众能够清晰、直观地感受到靳尚谊不同时期油画创作理念的变化。

中国油画路在何方?

很明显,80年代,靳尚谊注重再现性的塑造,力求刻画出人物的空间感和体量感,风格上呈现出沉稳、内敛的气质。这一时期创作的《塔吉克新娘》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油画艺术家回归油画艺术语言本体研究的重要成果,可谓开创中国油画新古典主义语言风格的扛鼎之作。

中国油画发展历程可分为三个时期:20世纪上半叶学习西方油画,产生了一批倾向于印象主义手法的作品;1950年代开始吸收、借鉴西方各种油画技法,涌现了一批写实主义作品;1980年代至今,进入了多元探索时期,出现了各种形式和风格并存的局面。

到了90年代,靳尚谊更重表现性,追求油画艺术语言中内容与形式的和谐,风格上显现出灵动、圆融的气质,这种审美倾向接近于中国画学理论中强调的“气韵”,意味着此时他已开始探索不同于西方的、融入中国文化精神的新油画艺术。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在谈到靳尚谊这一时期作品时认为,“这些倾注在人与画、形式与意境,技法与审美中的诗性,以及在油画中渗透的水墨意象,实质上是靳先生长期以来的艺术心象。”这些“表现中国传统文人的肖像画,具有无与伦比的独特性,超越于一般所理解的中西结合的油画民族化概念”。

西方油画100年前引入中国后,无可避免地面临着精微深博的国画传统语境。这两种艺术的差异如日月之显着,各自不仅受地域、时代、社会和民族生活、思想与精神的影响,反过来它也塑造着这一切。

回顾20世纪中国美术史可以发现,相当一部分油画家的绘画实践都与油画民族化的论题相关,均致力于推进中西画法的融合。靳尚谊却并未局限于此,而是希望能够“兼顾中国的文化内涵与西方油画的精湛技巧,使自己的作品呈现出一种不同于西方状态的新的抽象美”。同时,他还认识到艺术创作具有超越时空的特性,“好画不在内容,在于表现的高度,这个高度,古典和现代一脉相承”。靳尚谊对中国油画艺术的认识走向了无中西之分、无古今之别的新境界,这也恰恰证明,至高的艺术境界是超越一切概念和边界的。

可以说,中国的油画艺术作为文化形态的脉络,从一开始就面临东西两种文化交织、交融的复杂状况。而作为我国当代油画创作代表人物之一,又长期担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靳尚谊却深刻认识到了中国人画油画的一个天然弱点。

(作者为中国美术馆副研究馆员)

“中国人观察事物是线描的和笔墨的,西方人则是体积的、空间的。所有西方艺术,包括油画、话剧、电影都是写实的画种;中国的国画、京剧都是写意的,是表现型的画种。”靳尚谊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中国人画画看线、看界限,西方人看的是面、空间和体积。

他指着美术馆墙上的一幅画说:“除了观察方法,色彩也不一样,中国画颜色很简单,这幅还是工笔重彩的,要是水墨画就全是墨了;西方油画是调颜色,不同的光照向一个颜色,呈现出来就不一样了。”

“不同的风俗、文化,以及审美和观察方法,要完全改变中国人的这些,是不可能的。”靳尚谊的话,是不是预示着中国的油画永无出头之日?事实上,早在40多年前,还在学生时代的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孙景波就向老师靳尚谊请教过这个问题。“我们的艺术高峰会在什么时候产生?靳先生说‘反正不会在我们这一代’。”孙景波5月11日对记者回忆说。

让孙景波颇为担忧的是:欧洲油画500年的路,中国用了40年就给演绎了一遍,全部是以简易的方式作出来的。在这其中,只有少数人在总结教训并寻找出路。